[原创]再说——中国国家(统一)英雄施琅

宇沧空 收藏 464 4351
导读:在我的铁血博客——我曾经专门论述过“让中国领土完整者是中国国家英雄,海霹雳施琅是中国英雄” 今天有鉴于某些 皇 汉 和 台 独 对新华社和福建人民政府的攻击 特在做文章论述——中国国家(统一)英雄施琅 看待历史问题——必须明确当时的人物地位和事件结果,以及是处于什么特定的阶段和环境;更重要的是必须以今天为坐标原点,以为一切历史都是从今天开始追溯的,如果只在当时构件坐标,得出的结果也只是当时的政治事件的结果,因此必须恢复到今天的参照系,才能成为历史的

在我的铁血博客——我曾经专门论述过“让中国领土完整者是中国国家英雄,海霹雳施琅是中国英雄”

今天有鉴于某些 皇 汉 和 台 独 对新华社和福建人民政府的攻击

特在做文章论述——中国国家(统一)英雄施琅

看待历史问题——必须明确当时的人物地位和事件结果,以及是处于什么特定的阶段和环境;更重要的是必须以今天为坐标原点,以为一切历史都是从今天开始追溯的,如果只在当时构件坐标,得出的结果也只是当时的政治事件的结果,因此必须恢复到今天的参照系,才能成为历史的结果,也就是说历史必须能为今天提供类似的参照,而且必须是辨证唯物的看待历史对今天政治有什么影响和参照。

我们都知道:在台湾谁想把“中华民国”改叫台湾——就是台独,真理就这么简单

请记住——谁要改变台湾属于中国的法统

谁就是台独

谁能让中国领土完整——谁就是国家英雄和爱国者

施琅当然是英雄!

攻击施琅的人,尽管您们可以列举诸多证据,

说施琅的平台,不属于中国统一问题

但是任何证据都需要看结果,没有结果的证据是无效的

历史的结果只有一个——台湾归属于大陆

而且,您们忽视了一个关键问题

郑军是反过大清地——这个没有错 ,可以说郑成功时代是民族英雄的时代

可是郑成功之后,台湾是——郑经时期

他放弃大明改用东宁,要求效法朝鲜——从这里就改变性质了 ,如果效法完全确立

按照今天朝鲜、越南、琉球和我们的关系——台湾还会是中国的吗?

我们都知道:现在在台湾谁想把“中华民国”改叫台湾——谁就是台独,谁就中国的国贼,真理就这么简单

另外当时台湾是反清基地,还是东宁国主的私产?

效朝鲜例何解?

媚和与投降有区别吗?

反清大业为什么会变成私产?

说道反清,为什么不坚持到底?

纵然此去吕宋水路三千,为什么不打着大明的旗号,继续反清?

施琅当然是英雄!

1,他收复了台湾,保证了祖国的统一。他收复台湾不是出于对郑家的私怨,而是由于对祖国统一的目的。他攻台后,当一些部众劝施琅对郑部“急扑灭之,以雪前仇”时,他说:“吾此行上为国下归民耳,若其衔璧来归,当即赦之,毋苦我父老子弟幸矣!何私之为有?”对郑氏子孙一概不予触动。

2,投清的行为不是汉奸行为,因为当时的(康熙时代)清政府代表了中华民族的最高利益。

事实上,哪个民族做老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统治者的那个民族是否能够得到最广泛的支持与承认,是否能够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代表广大人民的最广泛利益。

中国的历史不止一次证明了,任何一个成功的完成了统一的王朝都必须具有广泛的包容力,而那些狭隘的、企图将自己的民族或者阶层凌驾于各个民族人民之上的王朝、政权都是短命的。

这个观点在现代同样能找到充足的证据,比如前苏联南斯拉夫

先前当郑成功从荷兰殖民者手中收复台湾时,康熙皇帝基于民族大义的考虑,表示“郑成功收复台湾,就是大清收复台湾”,下令暂时停止对郑成功的攻击,让他无后顾之忧地攻台。而且清朝前期很有效地恢复发展了生产,这对久经战乱的人民来说是件“久旱逢霖”的事情,当时的清政府,顺应了历史发展的要求和人民的意志,所以汉族人民接受了清朝的统治。

3,郑氏集团自郑成功死后,已经逐渐沦为分裂祖国的地方割据势力,丧失了人民的同情与支持。侍卫大臣冯锡范为代表,他积极勾结日本对抗统一,企图成立台湾国,历史与现实何其相似!

当施琅攻下台湾时,台湾民众“莫不解体归心,唯恐王师之不早来”,民心思统,这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

施琅收复台湾,是清政府收复了台湾,更是中华民族收复了台湾!

4,施琅成功收复台湾之后,清政府却爆发了对台湾的“守与弃”之争。

朝中出现了关于台湾弃留问题的争论。内阁大学士李光地认为“应弃”,“空其地,任夷人居之而纳款通贡,即为贺(荷)兰所有亦听之。”(《榕村语录续集》卷十一);廷议大多傾向“弃台”,认为:“得其地不足以耕,得其人不足以臣。”“孤悬海外,易薮贼,欲弃之”。甚至连康熙帝也一度错误地认为:“台湾仅弹丸之地,得之无所加,不得无所损。”(《清圣祖实录》卷一百十二)

对此,施琅坚决反对,力排众议力陈留台的重要性,坚持保有台湾。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12月,施琅呈《恭陈台湾弃留疏》,说他“行年六十有余,衰老浮生”,他到过台湾,了解台湾的情况,现在讲台湾的弃、留问题,他“不敢不言”。 給康熙皇帝剖析弃留利害得失。

施琅首先阐述台湾地位的重要性:“台湾地方,北连吳会,南接粵峤,延袤数千里,山川峻峭,港道纡回,乃江浙閩粵四省之左护,一日弃之, 必不免為逃軍流民土番等啸聚巢穴,或为荷兰人再据,此所謂藉寇兵而齐盜粮,沿海诸省难保安然无事,且澎湖乃不毛之地,不及台湾什一,若无台湾,澎湖亦不能守。加之寓兵於农,於治台必能有济。”明末,郑芝龙“将此地税与红毛(指荷兰殖民主义者)为互市之所。红毛遂联络土番,招纳内地人民,成一海外之国,渐作边患”。至郑成功时代,“纠集亡命,挟诱土番,荼毒海疆,窥伺南北,侵犯江浙”。他征讨台湾,亲历其地,台湾“野沃土膏,物产利博,耕桑并耦,鱼盐滋生,满山皆属茂树,遍处俱植修竹。硫磺、水藤、糖蔗、鹿皮,以及一切日用之需,无所不有”,“舟帆四达,丝缕踵亚”,实在是“肥饶之区,险阻之域”。在施琅看来,台湾土地肥沃,物产丰富,风景优美,人烟稠密,真是一个宝岛。纳入清朝“版图”,管理好台湾,可资东南之保障,可“资皇上东南之保障,永绝边海之祸患”。施琅的家乡在沿海,他小时候就听说沿海父老兄弟遭受倭寇的糟蹋蹂躏,他也亲眼看到为了割断郑氏政权和沿海人民的联系,沿海人民饱受“迁界”之苦。台湾“地方既入版图,土番人民均属赤子。善后之计,尤宜周详”。怎么能够放弃呢?

施琅高瞻远瞩,尤其注意荷兰殖民主义者的动向。他告诫说,对台湾这个地方,外国侵略者无时不想吞食,指出:“此地原为红毛住所,无时不在涎贪,亦必乘隙以图。一为红毛所有,则彼性狡黠,所到之处,善能蛊惑人心。重以夹板船只,精壮坚大,从来乃海外所不敌。未有土地可以托足,尚无伎俩;若以此既得数千里之膏腴复付依泊,必合党伙窃窥边场,迫近门庭。此乃种祸后来,沿海诸省,断难晏然无虞。”台湾一旦再被外国侵略者所侵占,那时再来“勤师远征,两涉大洋,波涛不测,恐未易再建成效”。

据此,施琅得出结论,台湾“弃之必酿成大祸,留之必永固边圉”。他大声疾呼:台湾“断断乎其不可弃。”他以敏锐的战略眼光提出建议:“汰内地溢设之官兵,分防两处:台湾设总兵一、水师副将一、陆营参将二,兵八千,澎湖设水师副将一、兵二千。初无增兵添饷之费,已足固守……”施琅还绘制台湾地图上呈,供康熙决断。

在施琅等人的力争下,康熙 权衡利害关系,最后赞同施琅的意见,决定留住台湾,说:“台湾弃取,所关甚大。弃而不守,尤为不可”(《康熙起居注》二十三年正月二十一日)。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四月台湾第一次被納入中国版图,设台湾府与台湾、凤山、诸罗三县,隶属福建省,设官治理,与厦门合设道官1员,在台澎分别驻兵1万名戍守。

5,施琅治台的历史功绩

施琅率师到台湾后,在《祭台湾山川后土文》中说:“(台湾)幅员既入舆图兮,版籍已登庙堂。”在《谕台湾安民生示》说:“念(台湾)土地既入版图,则人民旨属赤子,保抚绥,倍常加意。”同时,发布《严禁犒师示》等三个告示,严申纪律,严禁骚扰,严禁犒师,买卖公平,减租四成。

施琅的父亲和弟弟为郑成功所杀,其后,在郑经时代,他的家族又有70余人死于郑氏之后。但施琅不修旧怨,从未对郑成功的后代采用过任何的报复手段,不杀郑氏一人,郑氏人众俱得妥善安置。还在 清军攻下澎湖时,其部下向他进言:“公与郑氏三世仇,今郑氏釜中鱼,笼中鸟也,何不急扑灭之以雪前冤?”施琅曰:“吾此行上为国、下为民耳。若其衔璧来归,当即赦之,毋苦我父老子弟,幸矣!何私之有?”他还向郑氏手下的人保证:“断不报仇。当日杀吾父者已死,与他人不相干。不特台湾人不杀,即郑家肯降,吾主料不杀。今日之事,君事也,吾敢报私怨乎?”入台后,施琅果不食言,不仅不杀郑家一人,还于康熙二十二年( 1683年)八月廿二亲自庙祭郑成功,“亲为文,祭成功,语简要,得大体,而微寓其不仇故主之意。”(《施襄壮受降辩》,见《靖海纪事》第17页)情深意笃,言辞恳切,对郑氏父子 开辟台湾的功绩作了高度的评价,表示自己率部克台是为国为民尽职,对成功毫无 怨仇,充分表现了坦荡的胸怀,得到 康熙好评。

通过这些措施,迅速地安定了人心,维护了社会秩序。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施琅上《恭陈台湾之利害弃留疏》,提出治理台湾方案。

施琅一向关心沿海百姓的安宁,一开始就坚决反对“迁界”。他说:“自古帝 王致汉,得一土则守一土,安可以既得之封疆而复割弃?”可惜,他的这一高见, 一直到1683年他率兵统一台湾后再“请于朝”,沿海迁民才“悉复其业”。于是被 弃的民田“渐次垦辟”,从福建到广东,沿海“禾麦 ”,“一望良畴”。民 众无限感激,称:“台湾未平,此皆界外荒区。平后,而荒烟野草 复为绿畦黄茂,圮墙 垣复为华堂雕桷。微将军平海,吾等无以安全于永久也。”

施琅“收台、保台、治台”绝对不是仅仅维护了满清的统治,而是为中华民族构筑了一个对抗海外侵略、保护沿海生产与发展的前沿阵地,他对台湾的对于全中国的国防体系的作用的认识与阐述超越了当时的落后的国防思维,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战略构想!

试想,如果施琅没有“收台、保台、治台”,那么现在我们是否拥有对台湾的主权恐怕很难说。

综上,施琅的历史功绩不可磨灭!是中华民族当之无愧的英雄!

首先我很想问一问什么是爱国,所爱的国是靠什么确认的?

狭义的爱国主义情节是不是就如大家所说只知有自己,不知还有别人的意思呢?

一个人爱自己的家庭是不是也是狭义的爱家情节呢?如果一个人对社会博爱,那还谈得上是爱家的人吗?

自己热爱自己的家庭,只要不危害别人的利益,不将自己的利益建立在损坏别人的利益的基础上,那么他热爱自己的家庭就没有任何错可讲。

美国人有没有爱国情节,日本呢?韩国呢?印度呢?欧洲各国呢?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有这种情节,他们为了自己的生存空间,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做那些危害别人利益的事情,他们是不是都是狭义的爱国情节呢?

人只要生活在世界,就不可能不合别人发生冲突,在自己的利益和别人的利益发生冲突时,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就难免损坏别人,这就如同自然界中优胜劣汰的道理一样,老虎、狮子为了生存,他们只有吃别的动物,他们不可能伟大到去吃草。

国家也是一样,只要在这个世界存在,这个国家就要维护自己的利益,甚至就要和别的国家抢、拼。

一些人既希望国人能自强、自尊、自信、自爱,又要将对祖国的爱定义成狭义的爱国情结,这里论调是不是自相矛盾。

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就是深明大义,不明白大义做事情就是盲目、无知的。

无论施琅在统一台湾的问题上是为了报私仇也罢、还是有其他的原因也罢,但只要他做的是为了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这个大义,那么他又有什么错呢?他所做的事业难道不伟大吗?

无论康熙是不是汉族也罢,也无论他是仇恨前朝也罢(明朝已被打败,只有明仇清的道理,那有清仇明的道理),但只要他能深明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的大义,那么他做的就是对的,有什么值得批判的?

而正是施琅、康熙这样的人,才真正是广义的爱国主义者。只有正确理解他们的人,才是真正的广义上的爱国思想,因为无论哪个民族,只要能维护民族团结、祖国统一、人民安居乐业,那么这个民族就是伟大的!无论是哪个民族的哪一个人,只要他能维护民族团结、祖国统一、人民安居乐业,那么他的事业就是伟大的,值得歌颂的!

一个连民族团结、祖国统一这个大义都不明白人,还谈得上是爱国的人吗?还谈得上什么广义的爱国主义思想,难道不可笑吗?

那些批判《施琅大将军》的人,你们深明大义吗?

皇汉极端民族主义者——所能唧唧歪歪的无非是英雄对台湾郑家的不忠,对皇汉血统的不肖,可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绝对要好过“愚忠愚孝假仁假义”。

更何况——有“天下三分之二已归周,殷商自失国统的先例”,当时清朝已经顺大位了,而且满洲同为炎黄子孙,殷商苗裔。记得于丹在讲《庄子》的时候曾经精辟地对英雄和忠臣作了阐释。英雄并不是要死心塌地地为谁效忠,只要能驾驭的住自己的心的人就是英雄。

郑经提出:“苟能照朝鲜事例,不剃发,称臣纳贡,尊事大之意,则可矣。”——江日升《台湾外记》

本文内容于 2009-8-27 14:05:08 被宇沧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6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