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啸 正文 第 九 十 三 章 拉萨暴乱

zwj3993261 收藏 23 2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85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2.html


达赖这个藏民族的败类,顶着宗教领袖的头衔,不为藏族同胞谋福祉,却干着分裂民族,出卖国家利益的勾当。每年都要窜访欧美国家,摇尾乞怜的讨要政治资本,他的这些下三滥的表演全是为了迎合西方世界。

2005年11月11日,达赖再次对奥地利、德国、加拿大、美国窜访。其中美国之行是第31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他们向达赖面授机宜,甚至许诺加大资助。

其实,美国对达赖集团的资助一直没断过。达赖自1959年出逃后,便获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及所谓“非政府组织”的资助。

美国学者迈克尔·帕伦蒂在《慈悲的封建制:西藏迷思》中指出,中情局早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就通过各种渠道积极为流亡藏人提供武器、军事训练及资金。中情局的“美国自由亚洲协会”则为西藏抵抗运动作宣传。达赖的二哥嘉乐顿珠更在中情局支持下,于1951年建立了一支情报行动组,稍后被中情局训练成游击队,空投到西藏执行任务。

据美国上世纪90年代末解密的情报文件表明,中情局60年代每年给“西藏流亡政府”提供 170万美元,其中18万是给达赖的津贴。至今,达赖仍能收到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资金,但付钱的不再是中情局,而是美国国会资助的“国家民主基会”。

“国家民主基金会”看似独立的非政府组织,但只不过是中情局秘密行动的延续。其首任主席魏因施泰因1991年便曾明言: “很多我们做的事情,都是中情局25年前秘密从事的。”

“国家民主基金会”是“颜色革命”的策划者,就是为别的国家制造动乱。中国80年代西藏的那次动乱就是他们的“杰作”。

如今,达赖再次收到了错误信号,他要行动了,他要为自己的卑鄙披上和平、仁慈的外衣。

光阴在流逝,历史在延续,时间已进入2006年。

1月 4日,美丽的日光城艳阳高照,暖风习习。上午,拉萨市民像往常一样上班、上学、逛街、做生意、转经,来自各地的游客三五成群地在街头游览。谁曾料想到,一场劫难突然降临。

上午10时许,一些僧人在小昭寺用石头突然攻击执勤民警,拉开了历时三小时的骚乱序幕。几乎与此同时,一些不法分子开始在八廓街聚集,呼喊分裂国家的口号,潜伏在城区各处的不法分子也迅速出动,并开始用棍棒、石块、匕首暴力攻击执勤民警和过往的群众。

为了收集到足够的证据,为了让民众辨明真相,西藏自治区政府保持了极大的克制。

一群不法分子在拉萨市区的主要路段,实施打砸抢烧,焚烧过往车辆,冲击商场、电信营业网点和政府机关,政府忍了。

一名公安干警、两名消防战士在救人救火中被暴徒残忍地杀害。警方忍了。

在拉萨人民路,竟然有部分违背藏传佛教教义的不法僧人,举着达赖的画像,扯出了雪山狮子旗冲击着人民银行,打伤了多名武警战士,武警们被迫退入银行,军队还是忍了下来。

忍无可忍也要忍,这是西藏党政军统一的口径。

但是西藏的百姓们却忍不住了,与人民路相毗邻的是一条著名的商业街,有数百家大大小小的商户。暴徒们在其他地点的打砸抢烧的消息他们早已知晓,气愤、惶恐之中他们串联着组织了起来。

他们知道政府在忍,他们大多数是藏族商家,不想让几代人的心血和劳动成果毁于暴徒之手,他们发誓要保卫自己的财产,他们迅速的召集了亲友严阵以待。

冲击人民银行的暴徒阴谋没有得逞,一个僧人大喊我们去烧商业街,汉鬼们会来救的,我们乘机再去烧银行。

一百多名暴徒嚎叫着冲向了商业街,与商家护卫者们对峙起来。

暴徒们的头领一名叫丹措的僧人,狂叫着让商家护卫者们滚开,不要阻挡他们焚烧汉人的店铺。在对峙中有几名商人已被暴徒用马刀砍伤。

次仁大叔是商业街德高望重的老康巴(商人),在这条街上无论是藏人还是汉人没有不爱戴他的。他见暴徒们这样嚣张,就挺身而出怒斥他们道:

“你们都是僧人,藏传佛教基本教义“不杀生、不邪淫”;“博爱于世,天下苍生是一家”。历代活佛更是崇尚和平,不与人争斗。可你们的行为简直是叛逆教义,叛逆佛祖的教诲。次仁老康巴手持转经,一片大义凛然之色。

“呸,你这心向着汉人的老狗。”那名叫丹措的僧人,挥舞着马刀狂喊:“西藏独立才是藏传佛教的至理名言。反对的才是逆教徒,就要杀光。”他瞪着血红的双眼,大喊着杀杀。向着闭目摇经的次仁老康巴连砍了十几刀,可怜的老人倒在了血泊中。

人都是有血性的,溅了血的男人更是血性十足。次仁老康巴的死彻底的激怒了商户们。

“和这帮败类们拼了。”

“我们要为次仁老康巴报仇。”

几声呐喊,护商的男女老幼们拿起了一切能利用的武器冲向了暴徒。

七八百人对一百多人占绝对优势,而正义更是不可抗拒的优势。愤怒中的商户们悍不畏死,暴徒们的嚣张气焰没了,顷刻间被打得七零八落。几名当过兵的商户死盯着那名叫丹措的僧人,在打斗中他那砍杀老康巴的右臂不知被谁打得断成了几节,一只眼睛被扎瞎,左脚筋也被挑断了。尽管他声嘶力竭的求饶,剩下的那条腿还是被打断了,可见藏族百姓对这帮暴徒有多么憎恨。

多行不义必自毙,匪徒们的暴行激起了藏族同胞的极大愤慨。他们的表演该结束了,西藏政府一声令下,雷霆行动展开,达赖集团精心策划的骚乱被迅速平息。达赖的真面目再一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多吉是个藏族小伙子,三年的军人生涯让他练就了一身过硬的驾驶技术,退伍后,他想方设法买了两辆大货车,跑起了四川到拉萨的运输。日子越过越红火。元旦前,他在拉萨就听到了一些谣言,谨慎的他就把运输停了下来,拉萨的骚乱爆发了,多吉暗自感到有些庆幸,但对达赖的集团的阴谋十分反感和憎恨。特别是对外国媒体的歪曲报道更是气的七窍生烟。

他是个军事爱好者,关心祖国的形势超过了关心自己,他曾发贴道:“如果苍天有眼让他与西方媒体对质的话,他将以以一个西藏人的名义,扒掉西方媒体所谓公正、民主、自由的外衣。”虽知老天真的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

1月17日,他的家乡四川阿坝继拉萨后也发生了骚乱,一些僧人挑头闹事,发展到打砸抢烧,冲击党政机关。

多吉听说后立即劝说村里的乡亲们待在家里不要去看热闹,当得知自己的弟弟早就出去的时候,他连忙叫上同村的一个战友去找。还好,弟弟并没有去看热闹,在与弟弟回家的途中,他们遇到两个外国记者向他们问路,由于回家心切,多吉并没在意,还劝道:“你们别去了,那里是骚乱的现场很不安全。”

虽知,多吉竟听到了这样的回答:“不、不,他们都是民主自由的斗士,不会伤害我们的,只会欢迎我们。”没想到这两名外国记者竟然会说汉语,而且汉语还挺熟练的,说罢匆匆要走。

“什么?”多吉这才反应过来,立时血涌上头无名火起:“站住!”喊过之后两眼死瞪着他们。

两个外国记者停住了,诧异的打量着多吉。看到他的表情,心里直打鼓。

多吉的战友深知他的秉性,忙低声道:“别冲动,冷静点。

尽管多吉的拳头攥的嘎嘎直响,可他的心真的冷静了下来。他也低声对战友急促地说道:“用你的手机偷拍着点儿。”然后才对两个外国记者温和地道:“你们要去的地方很远,山路不好走,前面不远就是我家,不如先到我家喝口水,或许我可以开车送你们。”

两名外国记者乐坏了,一边走一边自我介绍:“我叫鲍勃,他叫克里萨,我们都是美国 CCN新闻电视台的记者,很高兴遇到你们。”年长一点的道:

多吉也礼貌地介绍道:“我叫多吉,他俩是我同村的。”

“多吉?这不像汉族人的名字。”

“当然,我是藏族人。”多吉自豪地道:看着鲍勃有些不信的样子,多吉掏出身份证道:“这是我的身份证,它可以证明。”

鲍勃接过去看了看,又指了一下同伴手里的摄像机问道:“我可以吗?”

多吉哼了一声:“你不一直在偷拍吗?”

鲍勃尴尬地笑笑,扬了扬多吉的身份证道:“拍这个,还是主人同意的好。”

一路上,交谈不多。不知为什么鲍勃与克里萨避而不谈县城里的骚乱问题,却一直打听村里的民族构成,民族关系。还有多吉一家粮食够不够吃,养了几只羊,交不起税是不是用羊顶替或是服苦役等。

已经看到不远处的村落了,一间间房舍掩映在大树的浓荫之中。鲍勃示意克里萨继续拍摄并称赞道:“多吉,你的家很美,可你是藏人,为什么要说汉语?”

多吉的反应很快,马上反问:“鲍勃先生,你是美国人,为什么要说英语?”

“你……,我……,”还真把鲍勃问住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