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宋鸿兵:2024年将出现世界单一货币》有感

意悠然 收藏 7 1813

世界单一货币的阴谋

——二读《宋鸿兵:2024年将出现世界单一货币》

预言世界单一货币的出现,是美国正在制造的舆论。但这最终只不过是美国借某些人的口发出的梦呓,是美国想在新的国际金融秩序中仍然占据鳌头的想入非非。货币符号回归实物本位已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但是绝不会如美国所想,回归单一的黄金本位。可以作为实物本位的实物有很多种,除了黄金、白银外,还有大量的各种金属、矿产、能源(石油、煤炭)、农作物等等。世界各国都可以靠自己拥有的实物资源建立起自己所发行的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将不再是由单一的实物(如:黄金)构成,而是由多种实物的集合构成。世界上的可储备货币符号也将不再是少数几个国家的货币符号,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发行的货币符号同样可以成为可储备的货币符号(因为这些货币符号同样具有实物本位)。虽然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储备量,但是它并不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实物资源储备量,加之地球上的黄金实在太少了,它的存量和价值远远少于其他实物资源的存量和价值,作为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远远无法与其他实物资源构成的实物本位相抗衡,因此,在实行以各种实物的集合为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制的新的一套金融规则的国际金融秩序中,美国将大权旁落!美国将会为了使货币符号回归单一的黄金本位而拼命!它将会用尽各种卑鄙手段合纵连横,通过利益交换,赤裸裸的政治、经济或军事的威胁利诱,花言巧语的欺骗拉拢同盟者,目的只有一个:构建一种实行单一黄金本位制的世界货币符号来取代世界各国的货币符号,建立唯一一个发行此种货币的世界银行,而美国是这个世界银行唯一一个具有最终否决权的最大的股东!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已经为这一天的到来准备了40年!经历了美国精心策划、制造的08年金融大风暴,美国离这一目标越来越近了!美国将通过回归货币符号的单一黄金本位制成为国际金融史上绝无仅有的霸主,将绝对主宰国际金融秩序!——这就是美国现在正在做着的绮丽的“美国梦”。

这场美国梦能变成现实吗? ……

俄国熊晕里咣当的开始为这场“美国梦”摇旗呐喊了——它们已经为美国造出了第一枚世界元。

中国的资产阶级精英们也在喋喋不休地鼓吹“超主权货币”和“改造特别提款权”了。紧锣密鼓,好不热闹——为了2024年的美国目标!

“社会主义”的中国面对此情此景将怎么办?是跟在美国帝国主义屁股后面做帮凶,去欺压世界各国人民,拣一点帝国主义抛下的残羹剩饭?还是站在美国帝国主义的对立面,去维护世界各国人民包括中国人民的利益?还是继续“韬光养晦”,灭亡在昏庸无能的蹒跚中?

这是一场瓦解资本主义的最后的斗争!我坚信,在这场斗争中,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货币符号的可储备性与可流通性——谁是决定的因素?

——一读《宋鸿兵:2024年将出现世界单一货币》

目前这场令我们深陷其中的金融危机的实质是什么?

是由于金融机构出现流动性紧缩,导致一种资产价格下跌,最终演化成大量的银行资本被摧毁,以至于资不抵债吗?还是由于美元整体负债过度、或者说是美元作为可储备货币以债务的形式巨量输出所致?

都不是。以上所述只是描写了此次金融危机的表面现象,并没有触及其实质。

此次金融危机的实质是:由于货币契约的长期失范所累积产生的雪崩效应。

货币契约本来只能是货币符号对实物本位(也可称为具体的国家信用)的契约,在国际贸易中,这是一种可以用国际法管辖的契约。但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货币契约被偷换成了货币符号对抽象的国家信用的契约,而国际法恰恰无法管辖抽象的国家信用。于是世界范围内金融危机的大爆发就成为不可避免的结果了。

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美元是可以作为储备货币符号的,因为那时美元是实行实物本位制的。当美元废除实物本位制,而代之以抽象的国家信用担保后,美元就不再具备可储备性了,因为国际法并不能强制一个国家不得变更其抽象的国家信用。任何一个用债务的形式输出由抽象的国家信用担保的货币符号、并且拥有国际金融主导权的国家都可以寻找一个恰当的借口宣布抽象的国家信用破产(其标志是:大量印刷货币符号)来逃避巨额国际金融债务。这种逃避债务的行为并不会给货币输出国带来任何物质上的损失(它损失的只是印刷货币符号的成本),并且在重新更换一套国际金融规则(就像美国现在正在做的那样)后,原先的货币符号输出国又可以比其他国家更容易的重新建立国家信用。

如果一种货币符号实行实物本位制(作为实物本位的既可以是金、银,也可以是其他金属、矿产、能源、农作物等等),那么这种货币符号就可以作为可储备的货币符号。可储备货币符号不必具有可兑换成其他货币符号的性能(即可流通性),但必须具有可兑现性——即必须遵循货币契约、可随时兑现成契约承诺的相应实物。或者说可储备货币符号的地位不是由该货币符号的可兑换性(即可流通性)带来的,而是由该货币符号的可兑现性带来的。

货币契约不应该是货币符号对抽象的国家信用的契约,而只能是货币符号对实物本位的契约。国际法不能管辖货币符号对抽象的国家信用的契约,因为抽象的国家信用不是一个可以量化的标的;国际法可以有效管辖货币符号对实物本位的契约,因为实物本位是一个可以量化的标的。

“只有具备可流通性(即可以兑换的)的货币符号才能作为可储备的货币符号”的论点是本末倒置的论点,其中包藏着险恶的用心——用必须满足货币符号的可兑换性来偷换货币契约的实质。正确的论点是:只有具备了可储备性的货币符号,才是具备了可流通性(即可兑换性)的货币符号。只要货币符号具有了与之相对应的实物本位,那么具有不尽相同的实物本位的货币符号之间自然就获得了可流通性(即可兑换性),而完全没有必要去强制规定可储备货币符号的流通性。

重建国际金融秩序,不能依靠构建或选择新的可储备货币符号,也不能强制新的可储备货币符号必须具有可流通性;只能依靠回归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制,只能强制各国建立其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在国际贸易中应该禁止没有实物本位的货币符号做为结算货币符号使用,以此手段使其丧失作为可储备货币符号的地位。只有这样,才能使货币契约名至实归,才能使国际金融秩序井然。


解决金融危机的最好出路

——回归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制


认真回顾人类社会的货币发展史,我们或许能发现解决当前金融危机的办法。

人类最原始的货币是一些贝壳之类的实物。随着人类社会生产活动的发展,货币的形态逐渐转变成了耐储存的金银铜等实物。货币符号的最初出现是由于大量地携带金属货币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这既有重量的原因,也有安全的原因),于是就有了银票之类的货币契约(货币符号)。当人类社会发展到资本主义阶段,商品交换活动的规模越来越大,货币符号使用的规模也越来越大,货币的实物形态进而演变为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即单位货币符号所代表的实物含量),例如:货币符号的黄金本位。

凭借货币符号,人们可以随时从货币符号的发行银行兑换到相应数量及质量的实物。而一个国家所能发行的货币符号的数量必须并且只能取决于它所拥有的实物本位的储备量。根据这个规则,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发行的货币符号都可以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符号,并且各国货币符号之间的相互兑换都是自由的兑换,兑换时的汇率取决于各币种所代表的实物本位在该兑换时间和兑换空间的市场价格。这就是资本主义本应信奉的自由、平等,但是现在却被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彻底抛弃了,它们只剩下了欺骗、贪婪与掠夺。

由于地球上黄金的储量稀少,在资本主义时代根本不能满足作为货币的量的需求,甚至也无法满足作为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的量的需求。于是美国借口黄金本位已不能满足货币符号的量的需求,而废除了货币符号的一切实物本位。这一废除是通过废除布雷顿森林体系实现的。

这里全部问题的关键在于:当黄金不能满足作为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的量的需求时,不等于其他实物不能满足作为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的量的需求,更不等于包括黄金在内的多种实物的集合不能满足作为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的量的需求。农作物、矿产、能源等实物的集合难道不能满足作为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的量的需求吗?如果资本主义所赖以延续的货币符号连这样的实物本位都要抛弃,那么资本主义现在就应该立刻死亡!

失去了实物本位的货币符号已经不再是货币符号(因为本来意义上的货币契约已不复存在),美元也已经不再是美元,它只能是颠覆商品经济秩序的祸水。1978年以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国际金融危机,就是这一历史事实的最好表述。

现在世界各国要想从金融危机的祸水中挣扎出来,必须做的只能是回归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制,重建各国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并通过一个世界性的货币法律将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制及各国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固化,成为世界各国必须遵守的铁律。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粉碎美国的金融霸权,才能彻底制止美国的金融掠夺。美国将不再能随便开动印刷机就可以掠夺世界、转嫁经济危机了。美国为了获得原材料和能源将不得不开始储备其他国家发行的货币符号。

除此以外,那些关于“超主权货币”、“改造特别提款权”等等的言论只不过是不解决任何实质问题的空谈。



本文内容于 8/5/2009 9:35:25 AM 被新铁血老战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