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蜀汉政权的柱石人物法正

醉扶风去 收藏 1 1814
导读: 某些人在评论《三国》时,对法正大加诋毁,这是非常不公正的。陈寿把法正比作曹操阵营中的程昱、郭嘉,说明陈寿的目光如炬,是为定评,诚然,法正个人道德方面有一些欠缺,但是,后人以其恩怨分明这一点比之于前秦的王猛,由是观之,也只是小节和插曲了。 法正虽名正,但是,其人好出奇谋,所以,也可说不正。 第一次奇谋是在刘备入川之前,法正说与刘备:“以明将军之英才,乘刘牧之懦弱;张松,州之股肱,以响应于内;然后资益州之殷富,冯天府之险阻,以此成业,犹反掌也。”



某些人在评论《三国》时,对法正大加诋毁,这是非常不公正的。陈寿把法正比作曹操阵营中的程昱、郭嘉,说明陈寿的目光如炬,是为定评,诚然,法正个人道德方面有一些欠缺,但是,后人以其恩怨分明这一点比之于前秦的王猛,由是观之,也只是小节和插曲了。


法正虽名正,但是,其人好出奇谋,所以,也可说不正。


第一次奇谋是在刘备入川之前,法正说与刘备:“以明将军之英才,乘刘牧之懦弱;张松,州之股肱,以响应于内;然后资益州之殷富,冯天府之险阻,以此成业,犹反掌也。”


这时,虽然刘备本人有了张松的告密,但是,决心仍然在定与未定之间,法正居于定策首功,不下于庞统。而且,执行隆中对的忠实力行者法正一身足以当之。



第二次奇谋,是刘备对于许靖这样的窝囊废和高级废物点心的鄙视之时,法正再度说出了与众不同的看法,法正说:“天下有获虚誉而无其实者,许靖是也。然今主公始创大业,天下之人不可户说,靖之浮称,播流四海,若其不礼,天下之人以是谓主公为贱贤也。宜加敬重,以眩远近,追昔燕王之待郭隗。”先主于是乃厚待靖。


这和当年张良指使刘邦封建雍齿已经基本雷同,可见法正的见识不在诸葛武侯之下。



第三次奇谋,建安22年,法正说与刘备:“曹操一举而降张鲁,定汉中,不因此势以图巴、蜀,而留夏侯渊、张郃屯守,身遽北还,此非其智不逮而力不足也,必将内有忧逼故耳。今策渊、郃才略,不胜国之将帅,举众往讨,则必可克。克之之日,广农积谷,观衅伺隙,上可以倾覆寇敌,尊奖王室,中可以蚕食雍、凉,广拓境土,下可以固守要害,为持久之计。此盖天以与我,时不可失也。”


刘备因此一举底定汉中,而汉中形如一个楔子一样牢牢的楔进了雍州、凉州之地。


再有,刘备以取得同宗兄弟的益州为阴事,所以,迟迟未能在益州的基础上建号称王,而法正窥破刘备的心思,取得汉中之后,刘备随即称汉中王,汉中取自于曹操,名正言顺,对于素来号称仁义的刘备来说可谓得其所在。难怪连敌人曹操都说:“吾故知玄德不办有此,必为人所教也。”


汉中的获得可以说是军事政治双丰收,从底定四川到进军陕西,法正在刘备的帝业的勋名仅在诸葛亮之下,而一生为天下奇才的诸葛亮本人居然“每奇正智术”。


当有人弹劾法正时,诸葛亮挺身而出为法正辩护说:“主公之在公安也,北畏曹公之强,东惮孙权之逼,近则惧孙夫人生变于肘腋之下;当斯之时,进退狼跋,法孝直为之辅翼,令翻然翱翔,不可复制,如何禁止法正使不得行其意邪!”


刘备本人对法正更为看重,汉中王以下封为护军将军兼尚书令。法正死后,刘备痛哭流涕,而作为与法正以公义相善的诸葛亮更为道出了法正的关键,刘备伐吴失败后,诸葛亮说:“法孝直若在,则能制主上令不东行;就复东行,必不倾危矣。”


这不是马后炮,而是真心话,确实对于诸葛亮来说,失去荆州也是同样不能容忍的,而且,诸葛亮对于刘备讨伐东吴,虽然不抱必胜的信心,但是,至少认为可以争取一些利益回来,然而,却遭到绝大的失败,国难思良臣,这时,诸葛亮和刘备都怀念起法正,也不是偶然的。


历史不能假设,但是,可以通过假设来求证,法正若在,应该不至于让刘备狼狈如此。关于法正的德行,一是不忠于刘璋,这点可以理解,刘璋暗弱,不值得为这样的主公驱使;二是“一餐之德,睚眦之怨,无不报复,擅杀毁伤已者数人。”这点王猛比法正有过之而不无及。但是,正如王猛在历史上并没有因此而失去他应有的地位一样,法正不会因此而不正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