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观剧:《遥远》延续士兵精神 展军人情怀(组图)

本文出自:新浪电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那遥远的地方》


特别企划/新浪娱乐电视组 文/刘杨 天虹


写在前面:


看了《在那遥远的地方》的观众,对新兵第一次登上哨塔的片段,应该都会印象深刻:镜头全程仰拍,特写中每张年轻的脸上,都带着“日晒黑”与“高原红”交织出来的粗粝,凝固着雕像般的肃穆,头顶完全澄清的蓝天,衬着五星红旗,形成夺目炫彩的对比鲜明,人庄严地静止着,而国旗却飘得神圣。一种可以滞住人呼吸的气氛,在主旋律中,给观众以充实得近乎满溢的情感。


在《士兵突击》之后,难能再一次看到国产电视剧中,能够把励志的青春张扬与主旋律的军人情怀完美融洽在一起,从故事本身锻造出一种精神,一个口号,一段激情。《遥远》中,有着和《士兵》一样的情感内涵,在故事中孕育了浓重的精神情结。煽情,不是为了催生眼泪而虐,不是苦情和儿女细腻,而是实实在在自一群强者中体味出英雄主义,是一种充满了阳刚之气。


《遥远》是一部如此纯粹的戏,它的人物是纯粹的,情节是纯粹的,情感是纯粹的,甚至连它的色彩,都带着属于那个特定年代的纯粹。《遥远》不给你看暧昧,不给你看灰暗——尽管它不缺少暧昧,也不缺少灰暗。《遥远》就像马蒂斯的画,粗犷而色彩浓烈,包含着近乎质朴而瑰丽的情感。它在剧情的画布上,用各种明晰而单纯的色调,粗线条勾勒出饱含的情感故事:荒凉、青春、恋爱、激情,还有最最重要的,军人之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昆仑山的白雪考验着每一个人


边关篇:白色高原情结


《遥远》中,袁鹰可以选择留在大军区,但是她一定固执地要留在昆仑山,那片雪山迷住了她,让她死心塌地爱上了这个无人区。无数次的镜头,展现着一望无垠的白色雪山,雪山边瑰丽的一抹夕阳,将雪山映衬出一片镀金的花边,漂亮到令人震撼。只是,这种美丽也许是诗人的灵感源泉,摄影家的常驻之地,却也是与永远半生不熟的窝头和脱水蔬菜相生相伴的苛刻条件。《遥远》借几个新兵之遭遇,给观众看这美丽背后的艰辛。学会吃饭成了上山最为重要的第一课,西红柿成为山上稀缺到珍品的无价之宝,恋人的书信会在一瞬间被大风刮飞得无影无踪——固然可笑但是也可怜。甜水的采集可以要了一个人的生命,爱情的大声呼唤可以成为雪崩汹涌的墓志铭,雪山给你白色的美丽,同时给你白色的代价。


也许正因为此,当哨卡镜头每次出现时,那种仰视的角度包融入绿色军装,蓝色天空,白色雪山,红色国旗,让画面如同雕塑般庄严与美丽,这是只有高原才会得到的画面,干净,纯粹,雪山之巅,勇者胜,边防便是一段寂寞,青春来填补这段寂寞。死亡与危机在边境线的未知中稍纵即逝,平静乃至平乏的背后是高原反应,补给困难,远离尘世的艰难。


雪山的最残酷一面在袁鹰母亲的平静叙述中展现给观众,不论敌人还是朋友,死亡面前一律平等,意外面前别无分号,无人区意味着无人生还,白色大雪掩盖住一切尸骨残骸。一开始令人震撼与赞美的一片白色,在故事发展中慢慢展露它残酷的一面,越来越令人望而生畏。


但它却仍是壮丽,那份残忍剥夺不了它的美,相反,军人的阳刚正气与魂魄,似乎也正配得上这样的雪山这样的壮丽,当山下还是牛羊成群野花遍地的美丽时,人们可以柔情万种,雪山就像一道分界线,在逐渐转化成单一白色的过渡中,人也开始变得坚强起来,刚硬起来,豪情万丈起来。这是雪山给人的转变,这是一片白色高原赋予军人的神圣之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蓝色的梦


背景篇:蓝色年代情结


七十年代初,时代的背景让青春故事抹上一层灰蓝色,那是个全民皆同一色彩的年代,是一提到便联想一片蓝一片绿的截然区分之色彩,城市中灰色生存的年轻人,和父辈一起,在混乱中懵懂挣扎于自己的前途与希望。特定年代才会产生特定故事,如果不是这个年代,也许理解不了军人这个词对年轻人来说,何以有如此致命的吸引力,能够让一个女孩子舍弃亲情,无怨无悔地追随而去。


七十年代,是一个混乱年代,也是一个单调和贫瘠的年代,在这种情况下,军人生活极为现实的给年轻人展现一种更朝气更富有活力的生命指导。那是一个参军光荣的年代,年轻人挤破头想要成为一名光荣的战士。吕强(吴健饰)这样渴望在军旅生涯中投机取巧得到好位置的思维固然不在少数,丁浩天(沈晓海饰)这样纯粹为了理想而甘愿驻扎边疆的雄心激情也同样大有人在。时代特色在《遥远》中,虽然没有刻意体现,却也不经意的小细节中无处不在。袁鹰(殷桃饰)用毛主席语录反驳招兵处对她的质疑,吕强的逃兵批判会上,有战士用斗私批修来对吕强进行批判。朋友分手互赠日记本,上面工工整整写着鼓励与隐讳的爱情小诗。袁鹰唱歌时那标准的双手横扣胸前的演唱姿势。经历过的人们,会在那些小细节面前会心一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亲切与滑稽。一个时代,总是有着一个时代最为鲜明的特征。青春给那份特征一种烙印般的典范作用,在那个灰蓝色当道的暗淡年代,展现给观众回顾一段并不久远的年代回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绿色军装是很多人的梦想


梦想篇:绿色军魂情结


《遥远》在央视热播以来,常能看到一些年轻网友在网上留言,赞美该剧的同时,又多少觉得无法理解袁鹰对军人情结的执着。也许对于现在年轻人来说,军人仅仅是个和平时期的警戒符号,但是在袁鹰那个年代,军人是神圣而完美的英雄化身,是那个年代年轻人最大的偶像之梦。一身绿色的军装,毫无修饰,甚至在现代人看来谈不上美感,放在当时,却展现着青春能够得到的全部骄傲与荣誉。


军人情结,是一种英雄情结的延续,代表着熠熠生辉的一种正面典型。正义,勇敢,无畏,坚强,乃至——超人。这就是军人,这就是当年人们对军人的概念。而边防军人,更意味着艰苦与勇气,只有真正的勇者能够挺得过艰苦,耐得过寂寞。军人的那抹绿色,再质朴不过的体现着另一种精神风貌,另一种挑战自我的心灵洗礼。而雪山之上,这种洗礼简化成一句最简单也最震撼人心的口号,成为边防军人的座右铭:缺氧不缺精神。


如果说袁鹰在最初的执着尚且带着赶时髦的心态和追逐着恋人脚步的青涩,那么到了后来,军人的勇气与责任,已经成了她骨髓里血液里融入身体的标准。这就是军魂。军魂,是一种纯粹的神圣之魂,是顶级精神的化身,这种军魂体现在袁鹰身上,体现在丁浩天身上,也同样体现在坚持驻守圣女峰乃至其它任何边防哨卡的战士身上。对其它国家来说,绿色可能是生机的象征,青涩的代表,但是在中国,绿色则是钢铁长城的捍卫颜色,是神圣而庄严的阳刚魂魄之色,是真正的热血男儿之色,同样也是真正的“不爱红妆爱武装”之大女子英雄本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一个红色年代


青春篇:红色热血情结


青春就像一抹最最灿烂的颜色,它在电视剧的一开始,就用一种红到山花烂漫的绚丽和光彩,给观众展现了四个年轻孩子的年轻朝气,朝阳无限好,这部剧从开篇便透出一股子浓到极致的青春气息,如果说,军人的热血与精神是几个年轻人骨子中期待的英雄情结的动机,那么更为单纯的青春结伴好还乡,则是他们执着于共同加入一个队伍中的小圈子情感。而青涩的感情,在若有若无间,从骑自行车带着女孩子的惯例,到另一个打破规则不按理出牌的小子捷足先登,用小手段抢先赢得女孩子芳心,是只有青春剧中才会出现的纯真可爱。不管每个人性格如何,到最后各自走上了什么样的道路,这段年少轻狂的美好时光,给观众一种热得轰轰烈烈的青春炽热与激情。


在几个男孩子中间,激情尚且是男性不可缺少的男子汉标识,那么放在袁鹰身上,则变成巾帼不让须眉的灿烂涅槃,对军人生活的执着和热情,固然是军人精神的一种激励,同样也是年轻无畏热情四溢的代表。她可以为了当兵,饥寒交迫扒煤车,扁平足跑越野,不管做什么,永远是快乐和劲头十足的,这样的心态与朝气,一方面让观众感慨她对军人的热爱,另一方面也会由衷感慨:年轻真好。


红色最光彩夺目的一瞬,是新兵培训期结束,正式成为一名战士,发领章帽徽的时候,十余集单纯的绿色下来,突然被一排鲜亮的红色闪耀了整个画面,一下子便突出得夺目耀眼。观众也会赫然发觉,有了这抹红色——尽管只有那么一点点红色,一个军人的感觉也就截然不同起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感情戏也是重头戏


情感篇:橙色痴心情结


相对于气势十足的军旅生活,《遥远》中的爱情尽管浓墨重彩去面面俱到了,却仍然失于简单和低调。也实在是因为有了如此高度的主题,尽管有了男人与女人的交集,却被衬托得到次要得不能再次要的程度,阳刚之气如此之盛,几乎容不下爱情的角落。也因此,擅长爱情戏的殷桃在这部剧中,却几乎没有给自己细腻表现情感的特长表演留下太多余地和空间。观众记得住袁鹰的娇憨,袁鹰的特立独行,袁鹰近乎许三多一样的执着与坚持。观众会为她的遇人不淑而惋惜和打抱不公,但是却不会像看苦情戏那样期待一种爱情的悲苦亮相。诚然,这爱情犹如一抹无法确定的橘色,甜蜜还是酸涩,那种模棱两可的颜色无法承诺出更多结果。袁鹰的情感尽管如她对信仰那样一贯的报以忠诚与忠贞,可是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完美回报。然而,即便是有着这样的爱情,即便这爱情属于《遥远》纯色中的另类模糊色彩,甚至有些暗淡与低调,整个故事仍然是在一种积极向上中散发光彩,爱情色彩在这种基调映衬下,也变得明朗而坦然。虽然最终的情感随着袁鹰的逝去夭折了,但绝不能由此结论,这段深沉情感留下的,只有悲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根据成本控制理论,我认为“袁鹰”的精神值得肯定,但她的行动是愚蠢的甚至严格的是她应该受到军事处罚才对!为什么?我个人认为,“袁鹰”在最后执行那场暴风雪的任务时太过草率,一、她高估了自己的作战能力(本来就是扁平足要逞能步行去救人);二、对地形太陌生了,人家“阿里木”以及后来的“丁浩天”都在她出发的几个小时后,能及时到达那个“阿娜尔汗”的家附近,而“袁鹰”的方向感极差,居然迷路导致自己被冻死;三、由于她的草率行动导致两个班的兵力连夜在暴风雪的天气里寻找她一夜,如果是真的,我相信除了她牺牲外可能其他战士也可能被冻伤或者牺牲掉,这样的话付出的代价更大了,成本太高了,而且还有两辆车子在路上等着呢,如果是真实情况的话,那些个司机在车里要是呆一个晚上的话不是被冻死就是被野兽吃了,要么就是不停的跑步,那种现实情况有不可估计损失!所以,这虽然是故事,但我们也看到了解放军的一些弱点,一、保持传统美德的解放军战力不可估量,这种传统美德是稳定军心和边防安宁的法宝,但解放军最大的弱点也在于本身,“吕强”就是典型,“千里堤坝,溃于蚁穴”像“吕强”这种蛀虫长期在部队里驻扎而且根基越来越牢固的话,是我们人民解放军的最大敌人,而这种敌人防不胜防!二、缺少成本控制的专家,就像“袁鹰”的无辜牺牲一样,她是烈士,是为了救人才牺牲的,但她犯错误了,人家“阿里木”在她后面都能把“阿娜尔汗”救出来可“袁鹰”反而迷路牺牲了,多么可悲!也许有人说“袁鹰”是女兵值得原谅,但军队里不管男女都是一样的高标准,为什么“袁鹰”没有做到?这可能和她不是正规的被招入伍有关,按严格要求她当不了兵,所以咱们解放军的兵源一定要纯,我曾经因为没有考上蚌埠坦克学院而后悔,但现在我体会到了!只有最最正规的人民解放军才是我们安居乐业的居家保证。在八一之际向我们最可爱的人民子弟兵致敬,顺便期待“建国大业”“十一阅兵”的到来!


 以下是引用fatfish110 在第2楼的发言:
根据成本控制理论,我认为“袁鹰”的精神值得肯定,但她的行动是愚蠢的甚至严格的是她应该受到军事处罚才对!为什么?我个人认为,“袁鹰”在最后执行那场暴风雪的任务时太过草率,一、她高估了自己的作战能力(本来就是扁平足要逞能步行去救人);二、对地形太陌生了,人家“阿里木”以及后来的“丁浩天”都在她出发的几个小时后,能及时到达那个“阿娜尔汗”的家附近,而“袁鹰”的方向感极差,居然迷路导致自己被冻死;三、由于她的草率行动导致两个班的兵力连夜在暴风雪的天气里寻找她一夜,如果是真的,我相信除了她牺牲外可能其他战......

支持,你的发言很理性。不能只讲精神,不讲科学

但是,也不能只讲科学,

没了一点“精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看到题目中的独家在想,是楼主一个人看,还是铁血的专稿,进来得到答案留言而奔。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