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巨响(下)

山鹰2007 收藏 1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但已经太晚了!就在1班的兄弟们收枪的刹那,4支十字线已经瞬间悄然套正了他们,数十挺重机枪,数挺坦克机枪已寻着照明弹白炽的亮光向1班亮出身子的8名战友聚拢开来。

“砰!砰……”随着四声不约而同的次第脆响乍起,罪恶的子弹迅即穿透了正欲掩身蹲下的4名战友的身体里。凄丽的血花暴散当场……

我侧头一看,即见1班4个战友“扑通”一声,一头侧栽进堑壕里,温热鲜血的鲜血淌了一地,兀自剧烈抽搐着便再没了声息;一颗心顿似被那冰冷的子弹击了个粉碎。就听得侥幸得存的宗磊和其他3名战友嚎哭着匍倒在地,顶着敌人聚拢密集的火色弹链攒射,艰难向着倒下的兄弟扑腾了过去。一片暴雨似的枪响声中,凄楚的高嗥着:“江勇!许霆!王才!老薛……”

声声凄切,震颤心灵,仿佛在我的耳边盖过了一声音,但无人应答!迅即而至更密集的火力攒射穿透了厚实的的土坡,毫无迟滞的骤然向他们盖了过来。刹那间,将连同宗磊在内的两个战友被剽风似的子弹无情割倒,一蓬浩血飙溅而出,惨烈翻滚,痛苦哀号起来!

不!我心头一声悲呼,强忍着心口刀割似的巨痛,冲1班最后剩下的3名战友高嚎道:“拖下去!快把伤员拖下去!老岑,压制机枪,吸引敌人火力!快!”

“嗵、嗵!”两声100炮沉闷的声响骤然作响,炮弹凌空瞬间划出一声迫炮弹独有的长音,迅即向着肆无忌惮向我密集攒射敌重机枪阵地轰了过去。伴着两声巨响,红光闪现,轰隆一声敌人集聚的德什卡M大口径机枪霎时被击得散乱,一滞……

“老甘——”

“干!”

随着我一声暴吼,趁着敌人密集火力的间歇,我与老甘操起M16(加挂M203榴弹发射器)迅即从滚到了被炮弹撕开的大口,与之寻着射向战友的弹道,借助微光夜视仪,即在9点方向下方300米处,发现在夜色中微不可查,新翻过泥土的小土包。两支在地面微露的枪口正迅速从土包地面伸了出来,准备对向我!

“去你妈的!”我和老甘一声暴喝,举枪两枚40mm破甲弹疾若闪电一般分向着敌人暗藏在下伪装好的两处潜形工事干落下去。

“嘣!嘣!”随着两声打桩似的巨声闷响,立时两处目标如火山爆发了似的,蹦出两处四射发散的星星璀璨飞快消逝于青黛的夜色中,硝烟阵阵,扬尘漫天;在我夜视仪碧绿的视野里,两处褐红焦黑的小土包,生生被撕出大概一丈余许的大口子,袒露出因坍塌浅埋在下面正奋力挣扎的2组暗哨。与之同时,另一处黑暗的地表下,两支黑洞洞的枪口也随之偷偷在射界之内来回巡弋,迅速搜索到了亮出身影的我们,2只代表死神意志的十字线正努力靠向我们!

(PS:因为是临时的隐蔽工事,工程时间极其短促。工事蓬顶不可能太厚。由于当时的红外夜视技术还没现在这么发达,并且由于持续炮击地面平均温度仍然很高,所以难以发现。)

“土豆!土豆……”朔红的弹幕掩映着邱平长不大似的娃娃脸羊疯癫似的抽搐着面部肌肉,呵呵洒笑着,操起陶自强为隐蔽行动遗下耷拉在其身侧的M40A1。顶着涣散,却依然气势滔天的攒射,飞快用眼一扫,迅即发现了布置在自己2点位置,400余米下方,正偷偷露出两只狭长枪管。即在暗中向我和老甘瞄准准备发动狙杀的电光火石之间,邱平动了!

提枪,架起,匍地,瞄准,扣动扳机,行云流水般流畅利落的军事动作恍若狸猫迅疾灵活的本能。“砰”的一声脆响,即在其起身行动的0.8秒的间歇后猝然而至。仓促的射击似乎没有影响邱平的射击,刹那间,一粒冰冷的子弹凌空划出条犀利刺耳的声线,长了眼似的冲400米开外小土包边缘旁微微露出地面,长成半熟的竹笋似的狭长枪管奔射而去!

“噗!”带着一粒M118特种7.62mm狙步弹入土,分毫不减的巨大动能;一蓬妖冶的血迹,刹那从地下飚射而出,宣纸着墨一样淡淡浸润了大片小土包面,在鬼魅苍白的月色下闪耀着阴森的瑰异。空余下一声惊叫,一声惨嗥,回荡山野。借着敌人暗藏在下最后这组暗哨酝酿的攻击戛然中断之时,趁着敌人机枪尚未寻上我们的有利时机。飞快打完发40mm枪榴弹的我和老甘借着堑壕掩蔽安全滚到了更深处,逃过一劫。

“杀!”就此时的徐渊伟两眼裹着热泪,迅即弹身而起,同时拔出了腰间的79式火箭手榴弹,黑暗中凭着NVS-300夜视仪迅速发现了300米外下面吃了邱平暗亏的敌人暗堡点,目测,拉燃,发射,刹那一声底火闷响一声在天空中划出条曼妙飘忽的抛物线,一砣鹅卵似的物什黑暗中拽出一条火色的尾焰一头扎向了浸红焦黑土壤的小土包。

“嘣!”又是一声稍轻的打桩闷响,火花与飞土四射,霍然将小土包震塌一角,划拉开一道半米多宽的大口子,显露出暗藏其中倒落一地的数人。骤然我方枪声四起!

一时幽暗的夜色里,应着敌人暴雨倾盆似的弹雨尖啸,我狙步枪,突步枪不甘示弱的奋力嘶吼了起来,火星乱坠,流弹弥天,子弹裂空的声声锐利如剽风骤雨似淋漓,惊悚颤抖着每一丝的空气,令死的莫名寒气透彻了敌我业火燃烧的澎湃热血。枪口清啸,子弹交错,血肉击飞,蓬蓬浩血飚射,生命之花在苍白的月下娇艳绽放。不过一息间,分别行动的我们就迅即数个点射,狙击将暗藏在三处潜形攻势内的敌人系数结果。在随之又3声枪榴弹与手持火箭弹的爆破巨响后,剧烈的冲击波粗暴地彻底撕裂开暗藏在潜形工事薄薄的顶盖,展露出经过严密伪装,盖上盖阴沟似的潜形沟壕。

与之同时,敌人自行高炮也随之恢复了战斗力。三条暴虐的火龙再度愤怒的狂啸起来,裹挟着厚厚的交叉火网助纣为虐,分作前2后1向我1线堑壕与2线堑壕猛烈喷发过来。瞬间,我外围阵地破袭分队全数没入敌人的轻重火力覆盖之中,形势再度危若悬卵!

趁着敌人自行高炮发动攻击前刹那的间隙,霍出命的陶自强在敌人密集的弹雨里准确测定了又一辆敌人自行炮的位置,顶着敌人一浪更胜一浪的滔天火雨,躺倒在堑壕底,通报道:“标号169,INC(倾斜角):58,SD(斜距离):1507,VD(垂直距离):117!”

许光赫怒喝道:“干你妈的,老陶,我看不见!”

刚刚挪了个地的徐渊伟同样高嗥道:“敌人火力太猛,没法瞄准!”

正领着11班战友拖着100炮在二线堑壕机动的岑献功同样叫苦道:“老廖,火力太猛,观察手无法测定目标!”

老甘同样冲我怒吼着:“大头,快叫支援!再晚点,大家都得死!”

支援?现在除了使不上的炮兵,兄弟部队全线陷入苦战,六连主力正忙于布防,无法脱身,哪里来支援?

“呜……”仿佛是回答着我心头的焦躁,一浪迫炮弹掠空的独特声响飞快就从我的左耳边传了过来。方位西北,无名高地顶!骤然间,一排迫炮顿然间冲着敌人零星散布的重机枪阵地砸落下去,一通轰隆闷雷似的巨响震颤大地,数十颗馒头大小的火球腾升起来,令所有操着重机枪的敌人惊呼惨叫起来,凶猛的机枪攒射顿然一歇——

来不及等待密位修正了,凭着高超的军事技术和丰富的经验,徐渊伟与胡金铨一对眼,抬出RPG-9来,飞快按着陶自强提供的射击诸单元凭着感觉来上了一发。

“唰!”骤然间,又一发大口径火箭弹如离弦之箭,当空划一道红色霹雳,疾如闪电一般向着刚被11班迫炮重创缓刚过劲儿自行高炮砸落下去。轰隆一声,飞泥与火星同时爆起四散飞扬,本就蹩了脚一瘸一拐勉强支撑起雄躯的钢铁怪兽顿时就好似被一刀利落的斩落了马腿,随着嘎吱一声细长涩耳的酸声接踵而至,一副带上链条的铁钴禄霎时崩裂,再经受不起怪兽坚固、壮实、硕大身躯带来的数十吨级压力,奋力挣扎着不甘的侧身一头横栽到地面上,再蓦地经起数道惊雷。

“嘣!嘣……”随着又是数声散布式反坦克地雷的引爆声,炸起了闷声;扬尘满天里,数个敌人惊恐的身形飞快从自行炮里艰难爬了出来。瘸了的一角的自行炮就似似瞬间倒毙了的钢铁怪兽似的,一头耷拉在地上再也抬不起头了。空留下一片青烟缭绕眨眼散去,再没了半点声息。又少了一个!但还由不得我们稍稍松口,也是在徐渊伟一发火箭弹偏差修正射击再度中的之时,凭着RPG-9火箭弹发射在黑夜里迸发出的烁烁清晰的尾焰,自行高炮已经再度锁定了,再度调过炮空准备向他们轰击,而经历迅即一通我6连拍炮压制的敌重机枪也同时正在恢复,我们依然没有摆脱敌人被疯狂火力覆盖立死当场的险境。

“嗵、嗵!”两声100炮的闷声几乎与敌人的重机枪几乎同时响起;两陀眩目的红光骤然带着狭长刺耳的尖啸当空划出一道靓丽的妙曼再度向敌人一辆自行高炮砸落下去。“嘣!嘣!”两声沉闷巨响后,破片、火星飙射一地。伫立不动的钢铁巨兽随着装甲与零件被无所匹及的罡风撕个粉碎,抛落一地,就似狂奔的骏马立失了前蹄,连着炮塔带前身,在平缓的丘陵顶一头栽下滚落进更深的洼地里,引起一串鞭炮似的连珠闷响。随着连绵不断的散布式反坦克地雷的炸响,车体在坡上越滚越疾,越炸越欢快。骤然间,半道之中响起轰隆一声巨响,屡遭重创,不堪重负的防护装甲终没能抵御住再次的地雷侵袭;炮弹殉爆,火光冲天,沿坡飞滚的数十吨级的大铁壳眨眼成了大火球急速飞滚起来,在持续不绝反坦克地雷的爆炸声中,将吞噬生命的熊熊烈火越烧越旺,刹那间遏杀了恍如厉鬼悲泣的声声哀婉,让又一蓬冲天火魔与一片残殆呈现在敌我的眼前。

正此时疯狂的敌人齐齐发出一声愤恨的嗥叫,大口径机枪弹如暴雨倾盆一般铺天盖地向着我们砸了过来。密不透风的厚实火网,在幽暗的夜色中闪烁着多么的曳光,有若一双粗实的大手死死的拽住了我们怦怦跳动的心脏,空气再度凝滞起来;片刻间歇,敌人仅以侥幸的自行炮长生嚣叫起来。但在我们的眼里失去数量优势的它纵容气焰依然嚣张,却也不过是强弩之末,受伤待戮的目标对象。

这时一个令我们幸喜的声音这才从电台里姗姗来迟:

“三排长,骨头都叫你们啃,兄弟们啃啥?”肖剑卿质问着我们。迅即又一浪通炮弹轰然而至,直向敌人零星散布的众多机枪阵地砸落过去。伴着一片心惊胆寒的声声锐利,轰然爆炸间,大地又是猛的一颤,敌人密实的机枪火力、连同顿时又似打了个结似的戛然而止。

“INC(倾斜角):42,SD(斜距离):1574,VD(垂直距离):125!”抓紧机会的陶自强从立马通过观察通报道。

许光赫带着胜利似的微笑道:“风力1.4级,中空修正0.087,中空温度17.3,湿度75%。”

邱平迅即计算校正后,通报道:“HD(水平距离)XXX,扇面1-06,位差50,密位修正L 8+……”

“唰!”迅即一声骤响,在敌人错愕的惊呼中,一枚大口径火箭弹当空划出道曼妙弧线,爆发出一朵烟花炸开一般的夺目绚烂,红光闪现,一蓬烈焰冲天而起,仿佛暴散开了我们心底里压抑许久的激情。对我们致命的威胁终于清除现在是该我们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老岑,剑卿——”就在我想命令4排迫炮压制敌人机枪阵地之时,骤听得老甘手里的M203猝然一响,轰隆一声,随即是一簇紧似一簇急促的清脆点射声,一声声敌人愤怒的嚣叫与哀嚎骤然从我近处传来!

“大头,敌人上来了!”老甘一声高叫,与此同时敌人的重机枪、坦克机枪也向我们忿怒嘶吼起来,我偷眼冲堑壕边背炮弹撕开的大口一看,即见透过阴沟似掩蔽的堑壕里,绿色的夜视镜里一条条黑影倏地从距离我上坡口下不足5、60米的刨开的隐蔽出口冲了出来,一组的迅速举起了PПK班用机枪以持续不断的猛烈火力压制我们,一组更凶悍的透过陡坡上布置好的索道,拉着登山绳发疯似的向我们猛冲过来。

夜视仪,枪射榴弹发射器,便携式火箭筒,配用纵火弹,云暴弹一应俱全,外围阵地一线堑壕到洼地净空距离不过百余米高,此刻我们随时都处在敌人便携式火箭筒,特别是对我们威胁巨大的RPO-A云暴弹的有效杀伤范围内,来不及稍稍舒口气的我们再度命悬一线!

“照明弹!”不由分说,随着我一声高叫,迅即醒悟的老甘立马闪在堑壕缺口一旁飞快解掉微光夜视仪,一手飞快从胯侧摸出PG421便携式照明火箭弹。

“唰!”的一声,两道彗星坠落似的白炽眨眼一头准确扎向了两处阴沟口。瞬间陡坡下两处正向我掩射的敌班用机枪手同正扛起RPO来的瞄向我们的火箭筒手两眼一片白茫。敌人重机子弹呼啸乱窜的尖声仿佛在我们的耳边置若罔闻。

“死!”随着我与老甘同时一声暴喝,迅即举枪,2枚40mm破片杀伤榴弹顿如离弦之箭,飙射而出。和着敌人愤怒,疯狂的叫嚣,两朵就似球形雷火一般砸在爆点周匝两处每组4、5个人的足下,轰然一声狂暴的冲击波激射出数以百计的破片、钢珠瞬间即没入9具鲜活的肉体里;刹那就听得‘啪!’的两声脆响,两枚杀伤榴弹就似打破了充饱血水的气球,两朵触目惊心的大红花当空飙洒,随风飘逝。空余下下面9个残肢断臂的身体正痛苦翻滚哀号,一声声惨烈的嗥叫似若厉鬼抽泣!

“轰!”与之同时,一发62mm破甲火箭弹几乎贴着我们钢盔侧似的当空划出声令我们心惊胆颤的锐利尖啸,如道血色闪电迅即斜向着另一处我和老甘尚未顾及到的阴沟口砸落过去。“轰隆!”一计丝毫不亚于一枚120mm左右炮弹的轰鸣声立时惊骇全场。红光暴现,灼浪冲天,滚烫的气流砰然乍起立时烙得我面颊生痛。没有惨叫,没有哀号,残肢碎肉裹着弥天的血雾抛射满天。风的轻柔,生命的姣好就在我们的眼前翩然舞;狂猛的冲击波粗鲁的掀开了一段敌人作阴沟似的遮羞布,袒露出匍匐在不过1.2米高的沟槽里,豆鼓鱼罐头模样,一条条颤抖战栗的人影……

“嗒、嗒……”顿然就藏在我们身后散兵坑里,暗中负责火力掩护我们的唐战飞快扔掉了手里的RPG-18火箭筒,操起代管的M249即向在保留在战壕里被我们三板斧砸晕了的敌人突击部队长点起来。一时惊呼惨叫不断,措不及防的3、5个匍匐在堑壕里的敌人瞬间即被唐展凶猛精准的火力,扫倒在地。令他们借以藏身的交通壕彻底成了他们的填尸沟。汩汩鲜血泥泞着红褐色焦黑的土壤,交汇成一条淌着小溪似的血渠,令触目惊心的惨横没有丝毫减少地呈献在敌人眼前。

寻着簇簇枪焰敌人的重机枪、坦克机枪就像见了红的公牛,血红着眼睛,横冲直撞,铺天盖地就向唐展射了来;我们那点可怜的火力掩护为之一结,刹那意识到被我们挫败了战斗发起突然性的敌人,随之齐怒吼起来,喊杀着奋力掀开了盖在沟顶一层薄薄焦土或灌木枝条的掩护,亮出身子,跃出堑壕,跳上地面,举目望去,立见离上坡口最近不足70,最远不足150米的范围之内,数十条人影恍若久久桎梏于深渊炼狱中挣脱的魔鬼,蓦地从开裂的地缝中呼啸而出,映着羸弱的月光,在我的夜视仪镜视野里闪闪着森森绿意;随着一声声凶兽似的狂嗥,瞬间难以计数的BG-15榴弹枪,RPO-A一次用便携式云爆火箭筒正迅即向我们举起!

“嘿嘿嘿嘿……”任着敌人机枪怒喝狂嚣,危如悬卵之时,混蛋依然似抽起了羊癫风似的放下了手里砖块似的TRC540,伏在堑壕底疯笑难抑。长不大的娃娃脸上洋溢着的是狰狞的诡异!间不容发,大家立刻就明白了那是什么——

正在下面亮出身子的敌人把BG-15、RPO-A飞快上举的一刹那,大家即刻奋尽全力似的不约而同高吼:“掩蔽!”,与之同时双手抱头,捂住耳朵努力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贴在更深些的堑壕底,半个身靠紧堑壕壁,屏住气,绷紧浑身每一块肌肉。

就此时,天空“唰……”的一声奏响出一浪洞穿灵魂似的锐利尖啸声。如怒龙咆哮,如霹雳横空;焦灼的空气仿佛被骤降的沉重气流加了压,刹那间复燃起来;像无形的山岳和烈火一般,压得我们遍体生疼,烧得我们痛不欲生。在流星雨似的天花乱坠似的爆裂中,声声震耳欲聋似一层叠起一层的惊涛骇浪,随着飓风嘶吼,伴着狂雷长鸣,罡风凌厉,卷起千堆飞血挥洒天地。支离破碎的堑壕壁再经不住这般粗暴摧残,骤然随之土壁崩塌,将我们整个身子浅卖沟底,堪堪令我们避过了这无妄之灾。敌人的枪响也骤然停歇了……

飞快抖落压在身上厚实的封土,发现尽都灰头土脑,狼狈不堪的众人都完好无恙的从松土中艰难爬了出来,放下心的我迅速命令道:“继续爆破敌人工程机械,务求全歼!剑卿,迫炮继续压制敌机枪阵地!老岑,看准敲掉敌机枪阵地,打完炮弹破坏100炮快撤!继续保持对两侧山崖监视,正面还是我跟老甘、唐展顶着!立即行动,快!”

老甘也迅速高叫道:“每人一条堑壕,火箭炮封锁地面!”

“行动!”随着我又一声令下,趁着敌人尚未缓过气。我们再度迅即发起了攻击。侧滚到撕开的堑壕口的我与老甘,架起M16借着夜视仪的帮助迅速发现目标,轻快的冲被我火箭炮撂倒尚在苟延残喘的残敌点射起来;再度在我们堑壕后散兵坑中的唐展也架起了M249借助夜视仪的帮助,一簇一簇向着可疑没死透气的目标点射其来。立时,山坡下,洼地中,孤魂野鬼似的凄厉惨嗥飘荡山间,伴着一簇簇急促清澈的枪响声,戛然而止,激起更多敌人的惊呼和怒吼。

“唰!”“轰隆!”但随之而来的一道红色霹雳,就似一把锋锐的利箭穿透了漆黑的夜空,撕开了厚厚的烟幕,爆开一朵绚丽夺目的火花,令钢铁在呼呼的也风中猎猎燃烧起来。在群山环伺之间空余下敌人气得嗷嗷大叫愤恨声。骤然暴雨倾盆似的机枪又至;但与之响起的还有我6连藏身无名高地上的迫击炮。刹那寻着敌人子弹曳光砸来的迫炮弹就如一把把凌空挥舞出的铁榔头,一声巨响里,狠狠将嚣张气焰再起的敌人砸了个晕头转向,顿时又几处敌人构筑的机枪阵地湮没入我6连密集于数点间冰雹砸落似的迫炮雨里,嚣张气焰再弱了几分,其余侥幸者无奈中舍弃了陷在雷区里成了固定靶的战斗工程车,忍气吞声起来。

敌人忍气吞声并不以为着咱们就会偃旗息鼓,纵然6连主力的迫炮这样没法够上,但敌人火力一被我6连主力迫炮打歇,抓住战机的我爆破小组和11班可不会放过这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于是一发重火箭弹再起,两枚重迫炮弹再至,敌人刹那惊呼间,又一辆ИЗП,两处机枪阵地被我们掀上了天。而此刻,面对我们咄咄逼人的强势,敌人咬牙坚持着选择了沉默……

沉默?敌人可能选择沉默,任由着我破袭小分队将他们困在雷区里的工程车用精确的重火箭筒一一瞧掉,用重火箭筒+重迫炮一发一发将敌人复出了惨痛伤亡才勉强构筑起的机枪阵地敲掉吗?不可能……此刻以众凌寡,无所不用其极,却久攻不下,反被我打得遍地找牙的敌人在这无奈的黯然隐忍中,终于被我6连给惹火了。自从狠狠反咬我配属炮兵重炮部队一口后就与我重炮部队一起隐忍不发的敌致胜王牌,第8自走炮兵旅终于按捺不住了。在持续保持火力压制的同时,一直保持沉默的2C1(苏制M1973 122mm自榴),2C3(苏制M1974 152mm自榴)已然悄悄于大青山隐蔽发射场调转炮口瞄向了我611瞄准。屏翳所期待的决胜契机终于即将到来了……

(PS:由于敌人炮兵实力有限,并且为了歼灭我军重炮部队雪藏了自己的主力。面对既要配合攻击部队激战,又要持续压制我军主力增援的局面。敌牵引炮兵实力本就捉襟见肘。而对611抽调本就实力单薄的牵引炮火力少了无济于事,多数了会顾此失彼。而如果发起攻击,在重炮压制下,外围阵地工事近乎全毁,情况下仍然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敌人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和火炮攻击就能复夺阵地。同时面对廖的破袭分队,复夺阵地也是挽救自己的宝贵的工程机械还有机枪阵地的现唯一可行的方法。当然忘了补充的是外围阵地由于山体阻挡,敌从南方射来的火箭炮没有我从北面射来的火箭炮可射击面宽广。在狭窄的射击面和火箭炮相对缺乏准星的前提下动用火箭炮轰击很容易误伤自己人。所以敌人动用了重炮并且是自行重炮。)

“暴破组,11班,抢攻!警戒、掩护小组,准备撤离!全体都有,做好防炮准备!”

即见敌人机枪阵地火力再出了亏后不甘沉默下去,我迅速大吼了声,提醒大家注意。老甘迅速起身,猫腰向着北路竖向堑壕摸了去,凭着自己对外围阵地的熟悉在满布地雷的竖向堑壕里,为我们立下标记。我则摸出了80式反坦克手雷向着陡坡上敌人布好的索道砸了过去……

随着一声声反坦克的手雷在深黑的夜里轰鸣,惊起山坡塌陷;一发发重火箭弹如颗颗陨落的流星划过硝烟密布的夜空中,激起一朵朵暴散的烟花和冲天的烈火;一记接着一记不紧不慢的牛皮鼓响,像越来越近的死神脚步履,步步近逼;令火星四射,令扬尘满天。就在敌人等待敌自行重炮开出隐蔽阵地,进入机动发射场,向我外围阵地投送重炮火力并凭籍此再度发动迅猛攻击复夺外围阵地的短短5分钟内;加快速度,痛打落水狗的我破袭分队,迅速完成了破袭任务。在敌人的愤怒叫嚣和敌重炮炮弹的夹道‘欢送’下,带上最后没气儿的1班战友,踏着布满地雷的竖向堑壕安全撤离。在一次迅猛的炮火准备后,迫不及待冲上外围阵地的敌人只得到了几乎被彻底夷为平地的外围阵地。

与此同时,暗布在南山崖上我南路观炮2人小组,谷汉昌和吴良登终于露出了些许舒心的微笑——

一道无形的电波随之划过漆黑的夜空,跨过莽莽的群山,窜入茂密的丛林,向着敌战区的大后方悄然投去:

“猎豹,猎豹,我是刺刀。我们已经发现目标。方位712!方位712!”

是役,我六连以阵亡6人的代价,在我配属火箭炮兵的大力支援下,通过我爆破小组以近乎神射的偏差式校正射击,以1门RPG-9重火箭筒击毁敌自行高炮3门,各式工程作业车辆11台,炸毁敌机枪阵地7处;我11班以2门100迫,击毁敌自行高炮2门,机枪阵地13处;给与敌投入的装甲工程兵部队以致命打击,并重创其敌东路进攻部队的士气。

(PS:后面敌主动撤出了机枪阵地为未成人员伤亡)

终在随后我重炮部队的行动中,击毁其布设好的车位工事,是使其妄图以对我造成致命威胁的装甲部队火力为其步兵提供火力支持的计划几乎落空;敌对我611东路发起攻势再度延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