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中兴 攘外安内 第十二章 发展风波(1)夜会恭亲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0.html


到了恭亲王府,我为了表示对他的重视,没有让人传他到门口来迎接,而是在管家的带领下直接去他的会客厅,知道了我已到了客厅,亦慌忙从书房一路小跑了过来,刚到门口就跪地大呼:“不知皇上驾到,未能远迎;臣万死,请皇上恕罪;我看是他来了,赶紧上前将他扶起说道:“皇叔快快请起,你为国操劳,衷心可嘉;朕今天晚上来就是受教来了,恳请皇叔赐教;

“皇上,臣万不敢当;何敢赐教之说!只要臣知道的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亦激动地说道”;

“皇叔啊,你走后朕仔细品味了一番你说的话,的确是寓意深远,也是朕疏忽未想周全之事;既然皇叔能提出,想必肯定有应对之策;所以,就连夜赶来向皇叔取经来了;我恭谨地对他说道;

“皇上,取经之说臣万不敢当;臣的想法是皇上刚刚亲政,根基尚未稳固之时不宜推行激进政策,特别是在现在这种内忧外患之时;更不能将内部矛盾激化,以免被敌人利用;所以臣以为现在维稳的措施有这么几个,一是实行仁政;向天下昭告,凡此前犯罪之人只要不是死罪,且要有几户人家担保以后不犯者,一律不予追究;死罪者重新会审定罪;二是处理现在的官员不宜问刑过重,只要将非法所得悉数退出应不予追究;三是土地的分配,那些原本土地就多的人家有很多也是辛苦打拼了几辈人才攒下的基业;无故收回定会引起这些人的不满,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的事情最多;臣以为此种地的收回应按市价由国家出银子收回,然后再往下分配,这样矛盾就会散于无形;如果我们做到了这点,那么官心自安,民心自会归附;上下一心的话,则大事成已;亦平缓的说道”;

“照你这样一说,事情的确是如此啊;皇叔,照你看现在应该如何办理?我问道;

“皇上,速速下旨将包继正召回,查办之事交给李鸿章去办理;亦大声说道;

“什么?皇叔,你是说让我把包继正召回来,派李鸿章去办理?此事是何理由?我大惑不解地向他问道;

“回皇上的话,臣此说原因有二,一是包继正秉性过刚,向来六亲不认;其不知道法外施恩的道理,我大清国积弱已久,贪官污吏之多恐十之六七,况且也绝非一日生成;如果照他这样做下去,想必这些身有污点的官员是人人自危;危者,向来易铤而走险,此矛头一出必生祸乱!因此,查办之事决计不能再由他继续下去;二是李鸿章此人善于迂回之术,向来不和他人起正面冲突;表面上看似中间派,实则心里尺度清楚;再则,朝中有部分所谓的浊流派都以他为首;如果让他去办此差的话,一则这些人容易接受,二则李鸿章也不会像包继正一样大刀阔斧地将那些人正法,他一定会给皇上有所交代的同时也会给那些人留一条生路;这样既宣扬了皇上的圣恩,从侧面也消除了这些人去铤而走险的威胁;至于土地分配这个方面的事情处理,臣愿替皇上办理;亦继续说道;

听到这里,我不禁对亦的政治谋略深感敬佩;同时,也为自己政治上的幼稚、鲁莽悔恨不已;就差一点,我想做的一切就全砸在自己的手里了!如果不是有恭亲王的忠诚和谋略,那天下必然会陷入动荡不安的境地,这样岂不是刚好给了贼人的可乘之机?我好糊涂啊。。。。。。想到这,我激动地对亦说道:“听了皇叔一席话,使朕茅塞顿开!皇叔,你真是我大清国的贤能之臣啊!朕决定就如皇叔你所说的办理,巩固稳定是头等大事,朕马上传旨将包继正召回;说道这,我向门外喊道:“小桂子,马上派八百里加急将圣旨传到包继正处,不得有误!小桂子转身飞奔而去;我接着对亦说道:“皇叔,你对这次多国联军来犯有何看法?我们该如何应对?

“回皇上的话,洋人这次来犯的主要原因应该是想打断我们中华国的发展趋势;从而进一步瓜分我们的土地,将我们的民众置于他们的奴役之下;因此,此次想通过谈判的方式解决这次战争已经没有可能,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面对战争!别无他法啊。。。。。。不过,我们可以一面进行战争准备的同时,一面派出使者向参战的其他国家去游说,让他们各自保存实力,不要卖力战斗;再给他们许以一些承诺,这样就会分化瓦解他们;让他们失去紧密联盟的统一性,如此一来,我们的胜算就会陡增!亦恭谨地说道;

“是啊,从敌人的出发时间推算,应该还有二十天左右就会出现在我们的海面;到时可真是少不了一番血战啊。。。。。在那个时候我们内部最好不要再有什么动荡,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皇上也不用太过担心,臣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可能会招来些非议,不知道皇上可否考虑一下?见我忧虑,亦赶紧说道;

“只要有利于稳定,有利于国家,朕定会考虑实行;皇叔你快说说是何方法?我急切地问道;

“回皇上的话,臣的方法是让皇上重用那些浊流派里有作为的官员,才能平平的只让他们参与即可;具体就是量才而用;这样的话,不但体现了皇上对他们的真诚 ,也是对皇上所说既往不咎的话也是个实际行动的体现啊;这样,朝中大臣都会对皇上你的信誉和威望深信不疑,他们也不会整天的疑神疑鬼去揣测、担忧了;恕臣冒昧的说一句,浊流派的官员一致的想法就是皇上要把他们这些人都赶尽杀绝的;虽然皇上也说了一视同仁的话,可是他们看到的是皇上在很多事情上对他们的压制打击;请皇上想想,如果这些人感觉到不要说受到皇上的重用了,就连对他们的信任都没有了的时候,他们会怎么想?又会去怎么做啊?更何况,外有包继正的绝杀政策,内有对李鸿章等人的监禁;再加上皇上把他们排斥在了用人之外,这些因素都加起来的话就行成了一股强大的反抗力,这样,肯定会发生很多的问题了。。。。。。如果皇上信得过臣,臣愿意替皇上去做这些收心维稳的工作;保证给皇上一个稳定发展、御敌的基础。。。。。。亦说完后,抬头看着我。。。。。

“皇叔,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分析的也很清楚通透;这样,朕就委任你为总理,全权负责处理这些事情;朕相信你一定会给朕办好的;我用感激的心情对他说道;

“臣愿给皇上分忧,臣还有一事相求,请皇上能应允;亦接着说道;

“皇上快说,只要朕做的到,就一定去做;我赶紧说道;

“请皇上去趟天牢,接李鸿章他们出来,并设宴为他们赔罪。。。。。亦大声说道;

“什么?要我去天牢亲自接他们出来?还要设宴给他们赔罪?这个恭亲王是不是糊涂说错话了?我已经当着满朝文武将他们收押进天牢了,现在又要放他们出来,这对我的权威本来就是一种影响,现在不但要我去接他们出来,而且还要设宴给他们赔礼道歉,这也太。。。。。太为难我了吧?想到这,我对亦说道:“皇叔啊,你能说说你让朕如此做的理由吗?否则的话,朕真的很难做到啊。。。。。

“回皇上的话,臣的理由是,一,皇上错在先;既然有错,那就应该给没有错的一方道歉;二,为了体现皇上的诚意,也是为皇上收服他们着想;亦大声说道;

“你说是朕错了?皇叔,只要你能指出朕错在什么地方了,朕愿意亲自前往大牢接李鸿章出狱,并给他道歉;我对他说道”;

“回皇上的话,皇上错在滥用皇权,实际上李鸿章那天说的话并无辱没皇上之意,他说的我们大清现在整除发展之中,力量根本无法于列强一战这也是事实;况且他也是为皇上、为大清国的发展着想;可皇上你却按卖国罪不容分说地将他们打入了大牢,这就是李鸿章说他不服的真正原因;皇上这样做,不但对想为国出力的李鸿章的心里是个打击,也是对那些跟在他后面的那群人是种打击,他们越发会为以后他们的命运而万分恐慌;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一定会悄悄地联络起来,谋划共同应对;如果真是这样,那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啊。。。。因此,如果皇上亲自前去释放他们,他们虽然还会有想法,但是抵触情绪必定会大大降低;如果皇上再接着设宴给他们赔礼道歉的话,他们一定会抛去一切杂念,竭力为皇上效力;这样,这样,日后他们这一派的官员也都一定会为皇上肝脑涂地,禅境精虑精的用心辅佐皇上;请皇上三思。。。。。亦沉重地对我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