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汽车与希特勒的“战车”

qu123 收藏 0 1947
导读:曾几何时,拥有凯迪拉克、别克和雪佛兰等著名品牌的通用汽车是何等辉煌,如今却在金融危机的重创下沦落到了申请破产保护的境地。就在全球感叹与惋惜一代汽车巨头的沦落时,又有多少人会想到当年通用汽车曾与第三帝国密切合作、充当纳粹战争帮凶的不光彩往事?      纳粹国防军的机械化“功臣”     ――通用汽车与希特勒的“战车”(上) 近年来大量的深入调查和秘密文献研究揭示的证据表明,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两大巨头在二战期间曾为德国纳粹效力并使用战俘充当廉价劳动力。一个由几十名历史学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曾几何时,拥有凯迪拉克、别克和雪佛兰等著名品牌的通用汽车是何等辉煌,如今却在金融危机的重创下沦落到了申请破产保护的境地。就在全球感叹与惋惜一代汽车巨头的沦落时,又有多少人会想到当年通用汽车曾与第三帝国密切合作、充当纳粹战争帮凶的不光彩往事?






纳粹国防军的机械化“功臣”


――通用汽车与希特勒的“战车”(上)



近年来大量的深入调查和秘密文献研究揭示的证据表明,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两大巨头在二战期间曾为德国纳粹效力并使用战俘充当廉价劳动力。一个由几十名历史学家、律师及研究学者组成的调查小组,甚至还曾表示要对这两家公司提起一级诉讼。然而,几十年来,通用汽车一直对媒体有关其支持纳粹和破坏美国电气化公共交通的报道拒绝评论,甚至面对国会的质询或调查也一概予以否认。通用汽车辩称,之所以为纳粹生产汽车,是由于他们在德国的子公司受到了胁迫,不得已而为之。通用汽车甚至还资助某著名历史学家进行调查,并出版专著宣称这些指控都属子虚乌有的陷害。那么事实究竟如何呢?






一次意义特殊的拜会




1934年5月1日下午,通用汽车公司海外总经理詹姆斯·穆尼正驱车前往柏林坦佩尔霍夫机场,准备参加一个“国际劳动节”集会。为了这次活动,穆尼一直处在亢奋状态中,并为此做了精心的准备。因为这可不是一次寻常的集会,而是希特勒的演讲大会和纳粹阅兵仪式。会后,他可能还有机会与希特勒会面,向这位狂热的德国总理推介他的“德国计划”。




当天,坦佩尔霍夫机场俨然成了一个阅兵场。任何进出的人或车辆都必须接受严格的检查,以防止违禁物品或可疑人物进入机场。但是,穆尼却是个特例,他是希特勒的贵宾。他已经收到希特勒办公室颁发的特别通行证,可以进入机场的任何位置。在阅兵场上,穆尼目睹了纳粹德国宏大壮观的阅兵仪式、聆听了希特勒极具诱惑力和鼓动性的激情演说。活动时间持续长达数个小时。直到第二天,希特勒才有空闲时间接见穆尼。走进希特勒的办公室后,正当穆尼还在为应该如何向这位高高在上的德国总理问候而犹豫不定的时候,他没想到希特勒竟然会离开办公桌亲自迎接自己,而且更令他惊讶的是,这位德国总理并没有以他标志性的纳粹军礼表示欢迎,而是代之以一个适当的礼仪性握手。




根据后来对德国纳粹时期和美国罗斯福新政时期两国多份秘密档案的研究和分析,正是这次不寻常的接见,实现了纳粹德国与通用汽车的合作开局。有证据表明,通用汽车极其热衷于在德国的投资,他们是第三帝国整军备战的重要功臣。而正是这次整军备战,直接推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造成几乎整个欧洲沦陷、数百万人员伤亡。通用汽车不仅仅为纳粹德国军队的机械化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也间接推动了希特勒的纳粹改革和德国的经济复苏。但在美国国内,通用汽车不仅仅对罗斯福新政没有太多的帮助,而且还对美国电气化公共交通的发展造成很大的影响,使得美国对石油的依赖更加严重。




当时,希特勒意识到德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商并不是戴姆勒公司,也不是其他德国汽车公司。实际上,当时德国规模最大、同时也是欧洲实力最强的汽车生产商是通用汽车公司。自1929年起,历史悠久的德国欧宝公司被通用汽车并购,成为通用汽车在德国最大的子公司,控制着德国汽车工业。欧宝公司得到通用汽车数百万美元的注资和高效的组装生产线后,汽车产量占到了德国汽车生产总量的40%以上,占出口总额的65%。




随着通用欧宝的大规模生产和推广应运,希特勒渐渐对这种四轮工具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它的机动性、它的历史、它的功能都引起了这位战争狂人的痴迷,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汽车作为战争机器的应用前景。虽然德国汽车生产技术不断创新,生产能力不断增大,但是由于纳粹时期国内经济萧条、失业率大增,更重要的是石油供应匮乏,普通老百姓根本没有购买能力。在1928年经济大萧条前期,美国平均每五人就拥有一辆汽车,而德国人均拥有汽车的比例仅是134:1。




实际上,早在穆尼拜会希特勒的两个月前,这位德国总理就曾在柏林国际汽车和摩托车展览会上表示,“这是一种最先进、最新潮的交通工具,是我们悠闲时刻最好的享受方式。但可悲的是,我们的普通民众竟然无力购买。”虽然当时普通德国民众很少能够买得起汽车,但通用公司还是为许多有工作的德国人大批量生产了这种最新型的交通工具,而且向德国人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希特勒敏锐地认识到,与其他德国汽车生产商完全不同的是,通用汽车已经实现了大批量生产线和生产技术。




因此,在这种背景下,除了穆尼急于推介通用汽车的“德国计划”外,希特勒也希望能够充分利用通用汽车。在会见时,希特勒特别感谢穆尼和通用汽车为德国所做的贡献。通用汽车为德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大大缓解了民众的就业压力。此外,随着通用欧宝的出口量大幅增加,也为德国赚取了大量的外汇,而这正是德国为再生产购买原材料和整军备战所必需的资金来源。有了这笔收入,希特勒开始着手推行更大规模、更具威胁的整军备战计划。在这一过程中,通用汽车应该是德国军事武器快速实现现代化和机动化奇迹的“重要功臣”。






在会见穆尼时,希特勒估算如果德国能够拥有美国的生产效率的话,那么德国将可能拥有1200万辆汽车。但希特勒也承认,在当时的条件下,更实际的目标是300万辆。即便如此,这也是德国汽车生产的巨大进步。1932年,德国汽车生产量仅为10.4万辆。穆尼向希特勒保证,如果德国能够颁布一条法令来限制经销商的代理权和控制原材料价格的话,通用公司愿意为德国大批量生产一种质优价廉的汽车。通用汽车承诺将采用大规模生产技术,生产一辆汽车仅需1400马克。当时,德国许多汽车生产商都希望能够争取到这一机会,以实现希特勒的“平民汽车”或“大众汽车”的梦想。但是,只有通用汽车独家拥有这种大规模生产技术。通用汽车的保证令希特勒非常兴奋,并当场向穆尼咨询了许多问题。穆尼的回答更让希特勒坚定了大规模发展汽车的信心。




为了促进汽车在德国的发展,希特勒对于汽车的关注更是细致到了相当繁琐的程度,他还承诺要争取在德国建立世界上首个高速公路网络。希特勒向穆尼暗示,德国政府还可能会降低油价和燃油税。他甚至还询问欧宝公司能否给他提建议,以降低汽车保险费用和普通民众的养车费用。双方会面原定时间为15分钟,实际上他们总共探讨了将近90分钟。会面的第二天,希特勒指示其经济顾问威廉·科普勒,要与通用汽车公司多加接触,以了解更详细的情况。而穆尼也于当天专门汇总了希特勒的各种疑问。




很明显,希特勒把汽车的大规模应用看作是第三帝国强大的一部分。而穆尼和通用汽车也对与纳粹德国的战略合作关系的前景充满乐观。会面数周后,通用汽车全球公司发表了一份热情洋溢的声明,对希特勒大加吹捧:“希特勒是一位强人,非常适合带领德国人民走出经济萧条的困境。他不是通过武力或恐吓,而是通过聪明的计划和对政府原则的有效执行来领导人民。”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希特勒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带领德国人民走出经济困境的能力,甚至后来通用汽车上层也在怀疑是否能够真正得到希特勒在会谈中所做的承诺。而且,欧宝公司已经得到了通用汽车的生产线并投入运营。穆尼后来甚至都不得不承认,他不愿意做任何激怒希特勒的事情。









偏执的汽车狂人




对于穆尼以及通用公司德国子公司来说,他们与第三帝国的合作,首要目标就是赚钱。他们全然不顾纳粹的真正用意,尽管全世界都知道德国人的重整军备可能会给欧洲、美洲乃至世界带来一场浩劫。但是,当时通用汽车全球公司的决策权事实上并不在穆尼手中,而是在更为冷酷无情、善于精打细算的艾尔弗雷德·斯隆之手。作为通用汽车全球公司总裁,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电气工程师出身的斯隆天生就是一位商业巨人,一位战略思想家。他在1964年出版的《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一书中宣称,“故意停止(公司的)发展等同于窒息死亡。我们已在美国取得了伟大的成功。我总是相信伟大的计划,我从不会限制公司的进步。”


正是基于这样的思想,斯隆才会认为法西斯的军队机械化正是通用公司下一个伟大计划和目标,是通用公司接下来取之不尽的利益之源。斯隆绝对不会去考虑法西斯的军队机械化将会给欧洲带来一场灾难性的血腥战争。与其他和纳粹合作的商家所不同的是,斯隆不仅仅是冰冷的金钱利益追求者,他还有一定的政治意图。因为他非常痛恨罗斯福总统的新政,却对希特勒充满了羡慕和崇拜之情。罗斯福新政旨在建立起社会保障制度、加强政府管制力度、支持工会。斯隆认为,这种新政就是在为美国的垄断企业敲响丧钟。在1934年致罗斯福总统工业咨询委员会的一封信中,斯隆抱怨新政试图改变当时的企业规则,指责政府不应该拥有对企业的最终决定权。在斯隆看来,通用汽车公司应该比政府权力更大,企业的决策权应在企业手中。




斯隆对于美国政府的蔑视已经超越了通常的政治异议。他非常憎恨罗斯福总统,甚至组建一个充满敌意的反罗斯福组织。此外,斯隆还向通用汽车公司高层施压,要求公司高管们不得在政府部门任职。在斯隆的影响和压力下,当时通用汽车甚至威胁要放慢生产速度以对抗政府的经济复苏计划。当然,也有许多人并没有听从斯隆这种偏激的要求,而是忠诚地站在了政府的一边。




在反对美国政府的同时,斯隆和通用汽车不仅没有放慢与纳粹德国的合作步伐,甚至对德国经济的增长起到了最关键的推波助澜作用。事实上,斯隆认为通用汽车应该确立自己的外交政策,即使美国政府不支持德国,但通用公司可以自己支持德国。1936年4月,斯隆宣称,“企业应该施展自己的政治才华。企业不应该再将自己的功能局限于单纯的生产之中,局限于货物和服务的销售之中。它们应该向前更进一步,表明自己的思想和政策,以最大限度地实现团体利益。”




不顾一切地赚钱


对于帮助纳粹德国生产汽车之举,斯隆完全清楚他不仅仅是在生产汽车。他和希特勒都明白,通用汽车在为德国创造财富和降低失业率的同时,还在支持着希特勒政权。斯隆曾经骄傲地宣称,“汽车工业给美国创造的财富比农业多得多,汽车工业是一个创造财富的产业。”他的理论在美国确实是事实,对于德国来说也同样适用。只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通用汽车选择希特勒作为战略伙伴是要冒很大风险的,甚至会威胁到他们在国内以及全球的处境。1933年,就在希特勒上台几天后,一场全球范围的抵制纳粹行动爆发,抵制的目标就是破坏德国的经济,阻挡德国经济的复苏。抵制者誓言不仅仅要抵制德国货,甚至还会附带抵制所有在德国或与德国合作的美国产品。虽然,他们一开始并不知道抵制欧宝汽车其实就是在抵制通用汽车,但两者实际上是一回事。




到1933年春,全世界都已经开始意识到纳粹政权的反动和暴行,开始感受到第三帝国毁灭犹太社会的决心和侵略临国的威胁。3月27日,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聚集在纽约的麦迪逊广场花园声讨纳粹的暴行,而在当时全球每天到处都在发生这种抗议活动。但在德国,任何反对纳粹的书籍和杂志都被付之一炬;位于德国的通用欧宝企业图书馆也遭到清洗,任何与犹太人有关的著作均被没收。身处德国的犹太人被迫失业,丧失了经济来源,还被禁止参加任何文化活动。作为德国的下等公民,这些犹太人当然不可能再保留德国汽车协会成员的身份。从1933年春天开始,报道纳粹集中营暴行的新闻已成为全球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斯隆当然清楚德国境内的法西斯暴行,通用汽车官方当然也知道希特勒政权正处于发动战争的边缘。当时的媒体、电台和新闻影片的广泛报道已使得这一事实越来越清楚,但通用汽车仍然始终不渝地坚持与纳粹德国的商业战略伙伴关系。




于是,欧宝公司成为了纳粹德国整军备战和军事现代化建设的关键环节。为了实现彻底征服欧洲的梦想,德国的武器装备需要更新换代,彻底告别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马拉战车时代。德国需要摩托化、需要“闪电战”。欧宝公司于是专门为希特勒生产出一种名为“闪电”的卡车,并成为“闪电战”的杀手锏。后来,德国“闪电式”入侵波兰、法国和苏联时就大规模使用了这种“闪电”卡车。




斯隆和穆尼很快意识到,德国的摩托化部队正是通用汽车在德国最理想的消费群体。将汽车销售目标面向军队比面向平民,每辆汽车有着更大的利润空间,甚至可以将利润提高40%。通用汽车当然更愿意为德军服务,他们似乎从没有考虑过德军的机械化正是在为发动世界大战而准备。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