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八十章 轻取成都

无真子 收藏 5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李明华意在粮草,首取之地当然以成都为上。这里土地肥沃,地势平坦,四季风调雨顺,兼之地处都江堰下游,水利发达,极为适合水稻栽种,自古乃产粮重镇。 四川巡抚邵捷春得知李明华领兵七万而来,大惊失色,张献忠如此了得尚且不敌其万余兵力,自己却如何能敌过其七万大军?朝廷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李明华意在粮草,首取之地当然以成都为上。这里土地肥沃,地势平坦,四季风调雨顺,兼之地处都江堰下游,水利发达,极为适合水稻栽种,自古乃产粮重镇。

四川巡抚邵捷春得知李明华领兵七万而来,大惊失色,张献忠如此了得尚且不敌其万余兵力,自己却如何能敌过其七万大军?朝廷自顾不暇,求援肯定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以本地兵马与之周旋,无异于以卵击石!邵捷春前思后想亦苦无良法,只好抱定一死以报君恩之念。

此人虽能力欠佳,但对崇祯的忠心还是不容置疑的。李明华兵至成都,邵捷春已集结好了兵力固守。

李明华到城下后仅开了两三炮便开始劝降,给出的时间是两天,结果两天以后,城墙上虽然害怕,但仍旧拒绝投降。

对于拒绝投降的人,当然不可能拱拱手对他说:“老兄风骨着实令人钦佩,我这就告辞了。”李明华想用稍微野蛮点的方式解决。

李明华也观察了下这里四面的地形,北门地势开阔,河水不深,适合集中兵力猛攻。西门虽然水深,但地势极为平坦,适合攻城器具推进。南门有桥过河,城墙虽高,但比不过云梯。只东门地势险要,城外的南河汇集府河与金河之水,河宽水急,加之周围山势陡峭,想要攻城只有一条狭窄的驿道可行。

两日之期满后,义军在北门外布好攻城器具,便用炮击将北城墙上的人赶开。接着李明华用上了当初唐文亮的“毒门利器”——毒火球。这玩意儿也是非致命武器,不过在连续一天一夜的间断投掷下,城头上已不太有人愿意待了,因为上去不久也会被赶下来。

李明华见火候已差不多了,将早已准备好的鼓风设备一起发动,吹散毒烟,同时士卒开始冒着自己也被伤害的痛苦登城。

墙内的官兵已形成规律,那就是等毒烟散尽再上城头守卫。结果在发觉这次的毒烟散得特别快时,义军已经开始攀爬城墙了。

众官兵揣着不安奔向硝烟未尽的城墙,与初上城头的义军展开搏杀。

此时双方哭得满脸鼻涕眼泪横流,仍旧拿着刀子相互砍杀。人多也并不具备太大优势,因为有太多人需要擦干眼泪。

对于城下攀城墙的义军,即便他是个胆小鬼,也会拼命往上爬,因为很有可能被人砸下去。所以不多时,方才毒烟弥漫的一大段城墙上已爬上了许多义军。虽然此时毒烟已几乎散尽,但对于只有块湿布掩住口鼻的义军来说,也是非常渴望能冲出这片地略呼吸新鲜空气。

随着毒烟散去,官兵在要命的时刻开始发挥出一定悍勇,竭力想把义军赶下城头。

城上义军奋勇搏杀,掩护后面的兄弟登城,无奈未能如保定一般将城墙炸塌,虽有炮火减缓两面援兵,但城内从石阶上来的官兵也不在少数,哪是靠从云梯登城这点人数可以比过。

官兵声势浩大,且前进道路宽阔,比之义军用云梯攀爬快捷了许多,渐渐占据了人数优势,将义军活动范围越压越窄。

李明华眼见义军不敌,急忙下令继续发射毒火球,同时鸣金收兵。

城上官兵听义军鸣金如蒙大赦,等义军退下城头,急忙奔下城去。

城下军将见官兵下城,怀疑城头失守,慌忙喝问道:“何故奔逃?”

官兵回道:“贼兵退了,毒烟厉害。”

军将听说城头尚在,心中稍定,正色道:“万不可掉以轻心,此乃贼寇缓兵之计,尔等速速回去严防死守,切不可予贼寇可乘之机!”

众官兵脸上虽如丧考妣,但已经习惯于听命,违抗不得,只好回身慢腾腾地登上城头,却见余人已往左右散去,心中大悔自己失策才受这二次磨难,思虑间急忙屏息凝气向两边狂奔。

此后义军又佯攻了几次,官兵有了上次教训,应对渐渐得法,只是一日数惊之下,到得晚间也不敢稍有懈怠,深怕义军乘夜突袭。熬致三更时分,众官兵已精神萎靡、昏昏欲睡。哪知东门方向突然间人声鼎沸、火光冲天,不多时便听见有人大喊:“贼军进城了!东城门破了!”

当日李明华见东门官军据险而守,人数比它处要少许多,便心生一计。他是特种兵出身,自然便想到从北门吸引守军注意,然后挑选特战队摸黑潜入城中。

这些特战队员由唐门弟子发源而起,擅长杀人于无形,攀墙入城后便偷偷将城门口守夜官兵杀死。待官兵从梦中醒来时,千斤铁门已被悄悄打开,义军乘机蜂拥而入。

此时东门守军已被调去北门不少,耳听城内城外杀声震天,哪里还有抵抗的意志,想起前几日听到的劝降话,纷纷跪地求降。

李明华丢下投降的官军,一路直奔蜀王朱至澍王府,只需捉住蜀王,大多数抵抗都会消弭于无形。

蜀王朱至澍之富天下闻名,乃明末最为富裕的王爷之一,可惜人要是连续几代人都太有钱了,且地位牢不可破,那能力便会越来越稀疏。蜀王正为城外反贼闹心,几日来吃不香、睡不好,听说城门破了,潜藏在其心中一直不愿面对的想法终于生长发芽——他要逃命。

可该逃到哪里这位被圈养了多年的王爷毫无头绪,(明代王爷不得离开自己属地)而事情又十分紧急,最后英明的蜀王只来得及逃到后花园便被李明华逮住。

蜀王的地太多,钱太多,粮食也太多,这对于李明华来说真可谓雪中送炭,甚至连打土豪分田地都省事了许多!对于这样的恩人,李明华当然不忍心加害,最后把他恭送出川,还给了足够的盘缠,至于他要到哪里就不关义军什么事儿了。

攻下了成都府,接着便是有选择地重点拿下辖内的州县,通过这些州县再向周边辐射,以控制全川。首先选定的是资阳、眉州、雅安等县,李明华一面着手安排地方工作,一面向各地劝降,能不动刀子当然最好,对大家都是有利嘛。

李明华最终等来的劝降结果令其大为意外,三地明军是愿意投诚的,可义军在成都所为却激起了各地乡绅愤怒,资阳更有刘应登、罗九泰等十余人带头组织民壮要保卫桑梓。

李明华是很不想与这种人为敌的,乡绅既能聚集到这么多人,绝非单单有钱有粮便能做到,这种人起码是行善举,有民望的。可这些义士,如今却成为义军敌人。

面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当然不可能大家说一声:“算了吧!一人退一步,咱们不论输赢如何?”所以打是一定要打的,关键是怎么打,什么时候打?

这种有民望的乡绅,对他带来的子弟开展思想工作劝降,作用肯定有限。人绝大多数还是讲良心的,别人既然愿意跟他们前来,平日也必多受其恩惠,分田地的诱惑虽大,但又有何人能忍心对自己恩人下手?说不定怕因为参与了反抗,最后别人都分到田地,自己只能眼巴巴看着,而反过来拼死抵抗。所以至少在未被击溃之前,宣传对民壮起不了太大作用。

民壮的组成为农民,农民最大的特性便是没有组织纪律性,且不敢强自出头。所以为减少双方伤亡,最好办法莫过于以大军将其围困,困而不攻,最终使其放下武器。

意欲围困民壮,则必需从带头的乡绅入手。这些乡绅并未接受过系统的军事培训,即便懂些兵法,也多为大而化之之物,于具体的组织安排难免不熟。

乡绅最可能采取的办法有两个,第一、据险而守;第二、利用对当地情况的熟悉来设伏。

李明华分析后决定先派侦察人员摸清民壮动向,然后利用其没有专业斥候的弱点,以一部吸引其注意,沿途封锁行军消息,绕道包围民壮。

刘应登、罗九泰等人是大家凑份子,对采用什么方法当然会各抒己见,刘应登提议过河设伏,打义军一个措手不及,主意虽好但风险太大。罗九泰希望守住渡口,借河道阻敌于外,虽然稳妥,但处于被动,胜算不大。

遇到这种凑份子的事情,若意见不同,最终一般都是保守稳妥者获胜,这几位凑份子的老兄当然也不例外,最终还是据险而守占了上峰。

李明华探出民壮动向,乘夜潜行军至民壮上游,为免走漏风声,将沿途百姓也一并带上,于第二天早上将正在渡口等候义军的民壮围住。看着这些热心的群众还茫然未觉,兀自苦苦等候刺探到的敌人,李明华决定让大家稍事休息再将口袋缩紧。

安排好合围,李明华取出望远镜向民壮看去,心中不由得感叹果然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河滩上机关、陷阱、投石车等一应俱全,若要强攻,只怕还需费些力气。

刘应登正在河边等待打探消息的人回来,眺望了半天,终于看见对面慌慌张张跑来一人,到河边也不稍作休息,急忙将藏好的小船取出,狠命地往自己这边划。定睛望去,果然是打探敌情的猎户老何。

老何尚未到岸便冲着刘应登喊道:“快,快,贼兵摸黑行军,已经来了。”

刘应登听得真切,急忙让大家准备。约莫过去半个时辰左右,果然见对岸行来四五千人马,到河边后便用带来的材料扎筏子,不多时便扎出十多条来,由绳子拴住筏尾向这边划来。

刘应登看得疑惑,后面的民壮可就没那么大胆了。跟来的都是些农民,平时连打架斗殴也怕得要命,何况这是拿着明晃晃的刀剑拼命,许多胆小之人腿肚子已经在打颤。当然,再怕的人只要杀上几个回合也就都不怕了,甚至会因为恐惧而特别凶残。

对面的筏子慢慢划到河中间,却又不知何故被筏尾的绳子给拽了回去,一众头目正看得疑惑,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人惊呼:“后面山上有人,多得很。”

罗九泰回身骂道:龟儿子瞎鸡巴叫唤啥子?”说着回头往山上看去,只见山头上不断有人冒出,正向这边冲来。

(昨天回老家,新章节未完成,预计7点左右发第二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