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 正文 第28章 直捣潘家铺(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


夜深了,潘家铺小镇上的空气似乎凝成了一团,街旁的一排排樟树,片片树叶不见一丝儿摆动。煞黑那时悬在天上的一轮皓月,如今却一头扎进了一层层乌云里,潘家铺的小街上一片漆黑。

住在闷热的小房里,一连长怎么也睡不着,想起白天的事依然心有余悸,一种不祥的兆头时时在眼前闪现。他敞开房门,时不时地去看看几个站岗的哨兵,絮叨着:“弟兄们,今儿个给老子看紧点,不然的话,到时候脑壳搬家了还不晓得是咋回事。”说着,他又蹑手蹑脚地摸到饭店的大门边,透过门缝往外瞧了瞧。

“营长,咱还是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吧?”一连长回到房间,使劲推搡着正在酣睡的苏子三。

“咋了?离开?”苏子三被惊醒,立马翻身坐起,问:“去哪里?”

“营长,我今天总有一种预感,咱还是带着弟兄们快走吧?”一连长一个劲地劝道:“只要离开这个地方,到哪里都好!”

一连长与苏子三同村同寨,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玩伴,彼此生生死死在一起,托枪当兵都几十年了。一连长的话,苏子三平常也不得不听。更何况在此危难之际,一连长就是他苏子三的主心骨,是他苏子三的患难兄弟。


“好,马上叫醒弟兄们,赶快走!”苏子三听了一连长的话,嘿嘿一笑,又吩咐一连长道:“叫弟兄们手脚麻利点,千万别搅了上官队长的好梦!”


肖渊泉、兰世全带领二十来名战士摸到了潘家饭店门前,只见两扇大门的半闭半开着,肖渊泉惊讶道:“啊?这门都没关?难道苏子三他们跑了?”

“先冲进去看看!”兰世全对身后的战士们说。

搜了几间房,可什么都没有发现。

“二位队长,现在咋办?”战士们在等待下一步行动的命令,纷纷问。

“我估计敌人还没出潘家铺,咱们兵分两路,往东西两头追!”肖渊泉说道:“兰队长,你往东街,我往西街,咱们趁着黑夜,见了敌人就开枪!但不要恋战,见好就收!”

兰世全率领十名战士很快地往东街一路追过去,快追到小街的尽头,仍不见一个敌人踪影。

往东而去的肖渊泉领着队伍在黑夜中穷追不舍,却一头钻进了国民党杂牌军朱华生团在潘家铺东街的驻地。

见一个个黑影从街上奔跑过来,正在巡逻的敌兵大声呵道:“站住,不站住就开枪了!”。

距敌军驻地大约只有三丈来远,肖渊泉猛然发觉不大对劲,他急忙煞住脚,吩咐道: “同志们,做好战斗准备!”说着,便带领战士们飞快的拐到街边隐蔽了下来。

“往哪里跑?快给我站住,不站住真的就开枪了!”那巡逻的敌兵依旧在嚷着,可不小心真地扣动了扳机,只听“啪”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划过夜空,打破了这夜的宁静。

“同志们!给我打!”肖渊泉一边命令,一边举起短枪瞄准了敌军驻地悬挂在那巡逻兵头边的马灯,随着一声枪响,马灯灭了,那巡逻兵惊慌失措,扯着嗓子不停地叫着:“不好了,‘共匪’来了,抓‘共匪’啊!”

同志们开火了,“噼里啪啦”的枪声响成一片,驻地的敌军一个个在梦中惊醒。

“‘共匪’在哪里?还不赶快追?”一位长官模样的领着一队人马跑了过来,劈头盖脸地吼道。

“啪、啪、啪……”又是一声声枪响,一大队敌人越过了栅栏朝枪响的方向追了过来。

“同志们,边打边撤!”肖渊泉边撤,边命令。

“快,别让‘共匪’跑了!”那长官摸样的举着枪,吆喝道。


“营长,听!那头枪响了!”一连长与苏子三带着三十多名贵州子弟兵悄悄地出了潘家饭店,一个劲地往东街跑。

“兰队长,你看,前面好像有一帮人!不会是苏子三他们吧?”一位战士发现了前面的一队黑影,告诉兰世全说。

“开枪!给我打!”兰世全二话没说,一口命令。

“砰、砰、砰……”枪声随即在苏子三的身后响了起来。苏子三弓着腰,边跑边哈气,大声道:“弟兄们,快跑!后面有人追上来了!”

驻扎在潘家铺镇东头的是国民党杂牌军朱华生团的第三营,营长兼团副周朝武一向与朱华生不和,他带领自己的弟兄驻扎在东头,生怕朱华生使出阴招吃了自己,因此他时时提防着,驻地的几盏马灯彻夜通明,一队队官兵时刻巡逻。

“谁?站住!”周朝武的几个哨兵见对面一队人马奔跑过来,而且枪声大作,随即呵道。

这时,后面的枪声又响了起来。只顾往前冲的苏子三哪里听见前面的喊声,依旧与一连长带领他们的弟兄们拼命地往前冲!

“团长,他们打过来了!你看……”一个哨兵喊道。

“弟兄们,这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你看,这不来了吗? 今天他朱华生想害老子,没门儿!”早被一阵阵枪声惊醒地全营官兵们正集合在了营地,周朝武提着枪对全营官兵们喊着:“弟兄们!快给老子上!让朱华生那个短阳寿的尝尝老子的厉害!”

说完,一颗颗子弹朝着迎面冲来的苏子三人马射去,苏子三的好几个弟兄应声倒地。

“营长,快,往后撤!”一连长见势不妙,拉着苏子三就往后跑。这一转身,也觉奇怪,刚才还紧追在后那队人马不见了踪影,枪声也突然销声匿迹了。于是,苏子三与一连长领着他们那帮弟兄们死命地往回撤。

“老子看你们往哪里跑!弟兄们,给老子追过去,杀!”周朝武哪肯丢掉这个难得的机会,看他朱华生平日嚣张的样子,今天正是他出出恶气的时候。说着,周朝武自己冲锋陷阵,全营官兵紧跟着他猛冲过去。

苏子三的一队人马就像受惊的兔子,一个个被吓得魂不附体。逃命中,有的跌倒在地再也没有爬起来,有的哭丧着在潘家铺的小街上东躲西藏。慌乱中,苏子三与他的十几个弟兄还在往前奔窜逃命,可对面又杀出一队人马,那是朱华生的嫡系亲兵。

苏子三一伙被夹在潘家铺小街的中间,前后的官兵一个个猛地朝他们开枪射击,苏子三自己连同他的全部人马顷刻命归黄泉。

肖渊泉、兰世林带领各自的队伍从潘家铺小镇撤回到了后面的山岗,此时,依旧听见潘家铺小镇上枪声不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