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时评:开胸验肺这一刀该砍在谁身上

核心提示:在我看来,所有政府机构以及强力机构都具有先天的自保趋势,指望他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基本算是白日做梦。从历史的角度看,工人自己的权利从来没有一项是政府恩赐而得来的,全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金庸小说《飞狐外传》中有这么一个故事:财主要强占某人的房产,就说他的孩子偷了鹅,逼死了房产的主人之后,主人之妻有些疯了,到得祠堂之前把自己小儿子的肚子来上一刀,以证明自家的清白。每当读到这里,心中总是觉得一阵酸楚,一阵怒火也不禁涌上心头。在武侠的世界中,侠客出手报仇让人多少还能有所快意。这可能是中国人喜欢武侠小说的原因之一,而且是现在还喜欢武侠小说的原因。


现实世界里,前段时间也出了一件差不多的事。河南郑州新密的农民工张海超在得了尘肺病之后,任何其他的医疗机构都一眼看出的毛病,到了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却被诊断为肺结核。在无法之下,他只好开胸验肺,取下一块肺组织进行病理检查,最终才算是被诊断为职业病。这自然是让舆论一片声讨之声。


事情被曝光后,马上就出现了戏剧性变化。当地的政府一下子变得亲民无比、无限慈祥,不但说自己曾经多次接待过上访的张海超,还雷厉风行的处理了关于职业病的诊断责任人,以及再一次开始职业病的普查。一瞬间皇恩浩荡,几乎让人觉得古代的侠客再次出现在世间。


或许我们在评论此事的时候,会说到政府机构的不作为,以及发现被曝光后又一次玩儿了把坏事变好事的把戏,以及说到当地的职业病鉴定机构为了使自己这里的职业病指标下降来表现政绩,从而不把民众的健康权利当做一回事。甚至我们可以说到经济发展与人民健康的关系,相互监督与独立医疗机构的必要性之类的。但老实说,这些是不是重点我个人实在是相当的怀疑。


在我看来,所有政府机构以及强力机构都具有先天的自保趋势,指望他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基本算是白日做梦。我不否认这个世界上有焦裕禄那样的好干部、有海瑞那样的清官,但这些都只是榜样而已——榜样的意思就是很少有人能够做到,所以要供上一个牌位以便于大家观赏。


但从历史的角度看,工人自己的权利从来没有一项是政府恩赐而得来的,全都是自己争取来的。无论是8小时工作制,还是带薪休假、职业病防治、养老保证,都是团结工人自己的力量最终才有了今天。


有时候我们应该想一想,到底是什么能够让这个职业病防治所睁着眼说瞎话?利益?蝇头小利而已;权力?一个普通公司能有什么权力?最重要的不是他们能够得到什么,而是如果他们不作为的话,他们不会失去什么。换句话说,就是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被追究至法庭或者倾家荡产,因为一个工人如果不是出到这样的手法、并且及时被媒体所关注的话,对于他们根本是毫无威胁。


农民工到今天还没有自己真正的工会组织,其实我们知道,现在就是正式的工会到底能做什么也很难说。失去了最强支持的工人在面对具有认定能力的机构时,这开胸的一刀就跟本文开头里那个疯癫了的母亲是同样的命运。顺便说一句,金庸小说的后记里说了,那个故事确有其事。金大侠不说大家也应该知道,因为这故事到现在还没演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