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国民革命军 正文 第二章:最后关头

pandaydx 收藏 0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2.html[/size][/URL] 苏州河边524团驻防地   一阵秋风吹过,天气开始变得凉爽起来。   远处由一辆辆木板车组成的车队从眼前经过,上面装着都是前线收集来的尸体,车队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这些尸体大多数都残缺不全,很难辨认,估计都是草草的挖个坑,一起埋了吧。   一群补充进来的新兵迈着凌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2.html


苏州河边524团驻防地

一阵秋风吹过,天气开始变得凉爽起来。

远处由一辆辆木板车组成的车队从眼前经过,上面装着都是前线收集来的尸体,车队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这些尸体大多数都残缺不全,很难辨认,估计都是草草的挖个坑,一起埋了吧。

一群补充进来的新兵迈着凌乱的脚步向着战场的方向走去,不会过多久,他们就会被小车推着回来。

郑雨将刚刚洗完的军装晾了起来,残破的军装上已然多了一颗星星。

不远处传来了那帮家伙们的狂笑声。

何与封他们还在玩着赌钱的游戏,这小子运气一直很背,奖金已经赔的差不多了。

郑雨坐回了他的太师椅上,继续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

他是那么安详,每个人路过他面前时都会忍不住看他几眼,在这炮声震耳的地方,郑雨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刘长腿一路小跑的奔了过来。

‘连座,连座!’

‘出什么事了?’郑雨依然没有睁眼

‘团部让你开会去,好像很急,刚才黄参谋说让你务必到达!’

郑雨起身,却发现唯一的一件军装还是湿的,摇了摇头。

‘喂!何与封,把你的衣服脱下来!’郑雨向远处那群人喊去.

‘放屁!老子还没有输到脱衣服的地步!’何与封不甘示弱。

‘喂..喂..你要抢啊!’

郑雨走了过去,直接将军服从何的身上生生的扒了下来。整了整袖口,向团部走去。

524团团部:

团部里面乌烟瘴气,一片繁忙的景象。

郑雨决定直接去找韩宪元,于是他向着最为吵杂的地方走去。

‘报告团座!郑雨报道!’

韩宪元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立刻的停下手中的活,他抬头看了看,然后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对着郑雨笑了一下,接着低头在地图上笔画着。

‘那就先这么说吧,还是按上回说的那个计划来。’

‘是,团座。’几个军官转身离去。

韩宪元抬头笑着看着郑雨。‘咦?几天不见你怎么降级了?自个给自个降得?’他说得是郑雨军装上的军衔变成了少尉。

‘这是我借的,我的还没干。’‘呵呵,你看上去很清闲嘛!’韩宪元笑道。‘那我要给你点事做,你看怎么样?’

‘团座吩咐!’郑雨赶忙答道

‘好!是这样的。’韩宪元走到了地图前。‘我们得知日本人刚刚针对我们团改变了部署,我们的空军已经无法执行侦察任务,所以,我需要有人帮我去探察一下!’

郑雨明白,‘有人’就是他自己。

‘你们要探明这个地区的日军分布情况,武器配置等等,这样我才好根据这个改变部署!你觉得怎么样?有可能完成吗?’

郑雨没有说话,他明白这是个苦差事。十之八九要把命送在那。

‘你是我的心腹爱将,也只有你能去做这件事了!’韩宪元笑看着郑雨。

如果心腹就是送死的差事第一个想起来你的话,还不如不当这心腹。郑雨思索着。

‘是,明白,我马上就动身!’郑雨敬礼,准备离开。

韩宪元拉住了他,‘别急啊,中午陪我吃个饭吧!老黄也在,怎么样?赏脸吗?’

不赏脸那就是找抽,‘当然,陪团座吃饭是我等的荣幸!’

韩宪元又笑起来‘哈哈,好,好,好。你们读书人就是那么文绉绉,吃个饭还荣幸。’

傍晚的晚霞笼罩了战场,枪炮声逐渐的息止住了。。

‘连座啊,我说你怎么什么好事都能想到我呢?’何于封小声的对郑雨说到

‘你是我的心腹嘛!’郑雨用上了上午韩宪元对付他的那招。

‘啧..啧..啧。。别着!我算看明白了!心腹就是来送死!’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你说中国话!’

苏州河的另一边,日本防线内。郑雨和何与封踉跄的夺着步子,好让人们认为他们是刚从前线退了下来的伤病。

‘好了,连座,都记清楚了,这边的火力配置都记下了!’何于封小声的对着郑雨说到。

‘那走,去下一个地方。还有四个地方,今天都要看完!’

‘喂!你们,能来帮个忙吗?(日语)’这时一个日本兵跑了过来问着郑雨二人。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

‘我们还有公务在身啊,真是对不起啊,非常抱歉!(日语)’郑雨用着熟练的日语回答道。

‘呜。。呜。。。能帮我下吗?那是我的哥哥,他刚才被榴弹炸死了!呜。。呜。。我一个人搬不动他!(日语)’那个日本兵抽泣着指着远处的一具尸体说到。

(以下日文不再标注)

‘我就这么一个兄弟,他叫板元。请你们一定要帮帮我。’说着那名日本兵竟跪了下来。

郑何二人相互看了看,‘好吧,我们帮你!’

‘谢谢!非常感谢!’

‘我叫板实,是大阪人,你们来自哪里?’

‘哦?我们是名古屋的。’郑雨回答道。

‘那是一个好地方。’大阪兵说到,‘我的哥哥去过名古屋,他说那里很美!’

郑雨他们没有说话,看着这个正在抬着的年轻男人

不高的个子,清秀的脸庞上满是淤泥,肚子已经被炸穿了!只剩下了半截肠子露在外面!散发出阵阵恶臭。

‘真是不好意思,我哥哥他,他给你们添麻烦了!他是个好人,从小就很照顾我,呜。。呜。。’他又抽泣起来‘我哥哥为了照顾我,特地和我分在了一个部队。我们前天才从国内来到这里,没想到。。呜。。呜。。’

‘我要怎么和母亲去说啊!我。。。’

郑雨看着这个年轻人,这样的表情在防线的另一边他也是每天都会看见。原来在这一边,这样的事情一样在发生着。

‘我会的。。我一定要努力。。杀光他们!杀光他们!我要为你报仇,哥哥。。你听到了吗,我会给你报仇的,我长大了啊!哥哥!’突然这个年轻人的表情变得凶狠起来,语无伦次的说着些什么!

郑雨和何于封相互看了一眼,这种经历他们未尝没有体验过啊!

‘喂!两位,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第八师团的。’郑雨回答道。

‘哦?我也是第八师团的!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们那?’日本兵好奇的问道

‘哦。。这。。这。。’郑雨有些慌了神,竟然瞎编了一个都能碰上。

‘喂,你,你怎么到现在都不说话?’日本兵看了看何于封问道‘你是哪里人啊?’

气氛一时间变得无比尴尬,何于封还是沉默着。

突然,郑雨从腰间掏出了刺刀,对着那个日本兵狠狠的刺去!

一刀又一刀,直到确定他没了气息。

‘对。。对不起了。。。’郑雨呆呆的愣着,嘴里不停的说到!

转眼间,这个日本家庭失去了两个孩子,他们的母亲在收到阵亡通知书时会是多么的伤心啊。

何与封依然呆呆的站在那里,这一系列的动作让他吓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

郑雨将那名日本兵的双眼合上,轻轻的念到,对不起,对不起。。。。。

现在,他们兄弟终于在一起了,哥哥,麻烦你在照顾下弟弟吧。

一阵寒风袭来,树枝一阵微微的颤抖

524团闸北防线—

‘火炮来袭!’有人大喊道

‘砰!’的一声巨响!一发榴弹将不少瓦砾碎片带起来

烟雾弥漫开来,又一次进攻开始了!

机枪,步枪,以及雷声响成一片。日本人发起了新的一天的攻势!

在烟雾中谁也看不清谁,所有人都混战在了一起!

‘四个了,喂,何兔崽子!我四个了,哈哈!宝刀未老啊!’

‘老李头,有你这么自己夸自己的吗?’何于封不满意道。

‘你娃到现在几个啦?’烟雾弥漫,何与封到现在都没有放过一枪,所以老李头才会这么问他。

每个人都在重复着千篇一律的动作,装弹,上膛,瞄准,射击,和倒下!

郑雨现在的枪法突飞猛进,这是按他自己的话来说的,其实也就是偶然间能射中一两个人就算是万幸了!

一个传令兵冒着炮火摸了过来

‘郑连长,我是四连的!’

‘什么事!’郑雨被炮火轰的有些听不清楚

‘我们连长请您过去,他说有好东西给你看!’

‘什么东西不能等我这边事完了再看吗?’

‘不行,那东西拿不走的!’传令兵坚持传达着自己的命令!

‘好,我就去!’‘何于封,你给我看下部队,我有点事!’

‘是。’

‘别给我少人了!’

在另一边的战场上,几辆铁皮的大家伙正在缓缓的移动。

‘你给我看的是甚东西?’郑雨问这位叫他来的连长。

‘你自己不会看么,那里!’四连长指了指远处的几辆铁皮大家伙

郑雨注意到了上面的标识,青天白日!

‘咱的坦克车?’郑雨问道。

‘哈哈,是啊,教导队的,刚刚才开过来的。’四连长兴奋的说道。

只看见几辆CV-33坦克正在废墟的街头横冲直撞,将日军逼在巷角内不敢出来!

‘哈哈!痛快!平时只有小日本拿坦克车压我们,这次也轮到我们玩他们了!’四连长很过瘾!

一群士兵缩在后面看着国军的坦克大发神威!

‘砰!’一炮过去,烟幕弥漫开来,日军仓皇逃散开来。

‘噢喔!’这边一片叫好声!

‘这铁皮车咱们没少受他的苦啊!真他妈痛快!’四连长大笑道。

‘砰!’突然一声巨响!一辆坦克应声被炸开了花!

原来是日军拖出了一门山炮,瞄着坦克开起了炮来!

坦克车的乘员被熏了出来,踉跄着爬出了舱盖,被早已等在下面的日军机枪扫射的全身都是窟窿!

另外两辆车掉转了方向,一炮轰掉了日军的那门机枪。

突然间,一些日军士兵冲了上来,拿着绑在一起的手雷向车顶扔了过来!

轰,又是一声巨响,又一辆坦克被炸出了烟来。

仅剩的那一辆坦克急忙调转车头,向回驶去。转眼间,三辆坦克就以毁了两辆。

大家从刚才的兴奋中回过神来,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那辆仅存的坦克艰难的逃脱了日军的攻击,开了回来,停在了郑雨他们所在的地方。

舱盖打开,一名被火药熏得看不出肤色的年轻军官爬了下来。

人们帮他找了个地方坐下,给他递上了一壶水,他看了看郑雨他们,突然破口大骂道

‘你们也不知道跟上去吗?光就在后面看热闹!妈的,什么东西!全毁了,全他妈毁了!就那么几辆坦克都他妈被你们弄没了。。。’说着年轻的坦克手竟然哭了起来

郑雨他们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他们从来没有试过和坦克协同作战过,理所当然的认为坦克上去了,一切就没有问题,看着哭的越来越厉害的坦克军官,人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些百里挑一的坦克驾驶员,竟然也如此的脆弱。那些死去的坦克手,他们可能一起训练过,一起开着玩笑,一起作为国军的天之骄子而自豪过,现在,他们和普通人一样的脆弱。

远处的一辆刚刚冒了烟的坦克突然的爆炸了起来,炸声震耳,久久的回荡在战场上。

战地医护所:

依然是战火硝烟弥漫,到处都散发着尸体的腐臭味。

郑雨低着头,看着手指,他什么都没想,现在,每个人都有如机器一般,有如行尸走肉,对着身边的事麻木不仁,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死去,伤兵的哀嚎声让人崩溃,地狱是什么样子?这里就是地狱!

战争进行了数月之久,双方都投入了上百万的大军,厮杀着,恨不得将对方至于死地。

郑雨看着眼前的伤兵,他的腿没了,两条都没了,但他正在笑着,对着郑雨笑着,仿佛在嘲笑他一般,他赶忙将帘子拉上。

外面就如地狱一般,因为得不到足够的药品,伤兵们一个接一个的痛苦的死去,郑雨觉得与其这样死去,还不如在战场上被一枪毙命。

帘子突然被推开了

‘你哪里受伤了?’

郑雨用左手将自己的右手食指递到了那个穿白衣的人面前。

穿白衣的护士将食指小心的拿了起来,用纱布包了。

郑雨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个护士,我见过她。在上海的那次游行,对,就是她。

郑雨看着护士呆呆的发愣。

‘你干嘛这么样的看着我?’护士问道

‘啊。。。这个。。因为你长的好看。。。’郑雨在战场这么久之后基本忘记了如何跟女孩子搭讪

‘呵。。呵呵。。是吗?’护士傻笑了一下,倒也不介意。天天跟一群大兵在一起,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

‘我好像曾经见过你。’很土的一句话,但是郑雨说的确是真的。

‘哦?在哪呢?不会又是一个在梦里见过的吧?呵呵’

‘上海,一次游行上面,你那时候还是学生吧?’郑雨问道

‘恩,我经常参加游行的啊,你是什么时候见到的呀?’女护士拿起了消毒的针管摇晃着

‘快过了7,8个月了吧,我那时侯才回国。’

‘你是留学生啊?哪个国家呀?’女护士表达出了强烈的兴趣。

‘日。。日本。。’突然郑雨大叫了一声,原来她的针管插进了他的手臂。

‘不要叫,消毒啦。’

‘你叫什么名字啊?’郑雨不死心

‘我叫崔玉,你呢?’‘郑雨’

‘哟!你还是个上尉啊,啧啧,不简单啊!这么小小的年纪就到了这么大的官了!’崔玉看见了郑雨的肩牌。

‘上尉就算是大官了啊?比我大的多了去了。’

‘呵呵,我在这里都是见一些士兵的,很少有军官哦,人家军官都去洋人办的医院呢!’

‘你说我小小年纪,你才多大呀?’

‘嘿嘿,这个你别管了!好了,消完毒了!你去那边的手术室吧。下回可不能这么不粗心啊。’

这是我粗心嘛。。。把命丢了的才叫粗心。。。我这叫命大!郑雨心里想着

‘喂!等等’崔玉追了上来

‘嗨,走的这么匆忙,忘把这个给你了。’

难不成要给我她的手绢还是香包?郑雨呀郑雨,你小子桃花运来了!

‘给!你的手指,下回不要忘了哦,再接是很麻烦的!’

524团驻防地:

郑雨坐在摇椅上看着何与封他们赌钱,现在也只能保持着坐这个姿势了,因为手术后他的手臂被绑上了厚厚的绷带。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崔玉,虽然结局并不那么完美,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来对我有好感的吧?

‘喂。。。喂。。。’有人在推他‘想什么那?有人叫你半天了!’

‘谁?’‘呶,就是那个拿包的,好像是新补充进来的新兵。’何与封满脸贼笑的指着不远处。

顺着何与封手指的方向,郑雨看见一个身材成球形的士兵,穿着不合身的破布军装,歪带着一顶德制的M35头盔。郑雨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找军需处的多批点伙食费。

‘报告长官!我是补充进来的新兵,我叫陈俊才,请您多关照!’‘啪!’

郑雨看出来他想努力的摆出一副立正的姿势。。。可是却引来了何与封他们的一阵大笑。

原来他们打刚才起,眼睛就没有离开过。

‘哦,那个,我们这里确实缺一个火头兵。’郑雨觉得上峰还是蛮英明的。

‘长官,我不是火头兵!’胖子抗议道。

‘哦,那你是?’郑雨实在想不出这样的体型还能干什么?

‘长官,我是重型火器专家,曾经在云南讲武堂念过一年的炮科!

‘可是我们这里也没有大炮啊。’郑雨觉得还是应该让他当火头兵。

胖子也不作声,直接从腰里拿了跟手雷出来,拔开了引线。

所有人都吓的退了几步,以为这位胖子要玩自爆。

却不是自爆,他拿起了手雷,指了指二十多米外的一个圆桶,紧接着‘嗖’的一声,只见一道弧线,手雷应声如桶,然后便是震耳的爆炸声!

接着一阵沉默,胖子发现所有人都在拿愤怒的眼光看着他,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牛,太厉害了,让这些家伙下不来台。

郑雨突然飞起一脚,踢在了胖子身上。‘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把连里唯一的一个饭桶炸上了西天!你个饭桶!演示就演示好了,干嘛要拔引线!。’

既然连长带头了,那么随之而来的便是暴雨般的群殴。

524团防线坑道内:

‘轰!’一声剧烈的炮弹爆炸的声音,气流卷着尘土落在了郑雨脸上,吵醒了熟睡中的郑雨。

今天的炮弹来的真早。郑雨起身拿起了毛巾擦了擦脸,往门外看了看。

老李,何与封,胖子他们正窝在简易的坑道里面玩牌九,浑身都是泥土,反正炮弹是还要来得,不如省点力气。

不知道那个女护士怎么样了,郑雨想到,改天应该再去看看他,可总得找个理由,等到我再少根手指就行了。郑雨看着自己带着缝线的手指,恩,虽说还是很麻木,但是总比没有的要强。

‘哟,连座,您起了啊,给您请安了!’何于封发现了郑雨正在往坑道这边走来。

‘恩,精神啊,都在玩牌那?’明知故问

‘对了,告您一件事,我,何与封,打今儿起就不是少尉了,老李头是,我不是!’

老李头笑了笑,‘对头,我打今起就是军官了。’

这是怎么回事?郑雨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刚把军牌儿输给了老李头了,咱现在是下士了。’何于封傻笑着说道。

郑雨并不是很惊讶,反正这是何于封又不是干不出来,给他个委员长他都能输掉。

在这个阴暗充满灰尘的坑道里,牌九就是所有人的法律,就是一切。

‘轰’‘轰’外面的炮轰的更猛烈了,郑雨感觉整个大地都在摇晃着!郑雨晃晃悠悠的在坑道里走着,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

每天战场上的双方就这么对轰着,你轰过来,我轰过去,看谁死的人多。

很明显,火炮的优势并不在这边。

郑雨觉得这么在坑道里憋屈死,还不如在战场上被人一枪崩了。

他决定去一趟医务站,反正现在除了等死也没事可做。

前线医务站:

郑雨看见了一座山,堆在医务站的门口,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恶臭,他走近了它,发现这并不是一般的山,而是一座人山,确切的说,是用死人搭成的山。

烧得焦黑的死尸是这座山的主体颜色,早以看不出人形出来,只是头骨间的牙齿令人感到窒息的恐怖!偶尔从尸山中伸出一只烧焦的手来,感觉就像要把你拉到地狱一样!

郑雨决定不去看它,因为他害怕自己也会成为它们的一员。

他直径的走进了医护站,感觉就像走进了另一个地狱!

伤兵的惨叫声,哀嚎声还有那令人毛骨嗖然的狂笑声令郑雨不寒而栗!

郑雨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躺在地上的伤兵正在痛苦的挣扎中,他的另一条手臂已经没了,脸上也全是血,突然,他死命的咬住了郑雨的大腿,郑雨疼的大叫了一声,赶忙挣脱了他。

看上去这是一个稚嫩的青年,说青年不如说他还是个孩子,他满脸的殷红色的血,只剩下牙齿是白的,甚是恐怖,他正在向郑雨傻笑着。‘嘿嘿。。官长好。。官长给我点肉吃撒!’

‘我。。我没带肉来。。’郑雨希望他不要在打他的大腿的主意,‘这样吧,我去问问护士。’

那个年轻的伤兵没有理睬他,继续说着要肉吃之类的话,郑雨挣扎着挪开了他的大腿,他在想那个女护士是怎么在这种地方生活的。

‘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手指又掉了。’崔玉经过看见了郑雨

‘再掉就该掉脑袋了。’郑雨总算挣脱了那个伤兵

‘怎么样,我这里是不是不适合你这种大长官来啊?’崔玉看出了郑雨的不适应。

‘没。。。恩。。是。。有点。。’郑雨决定老实回答‘你是怎么想到来这种地方的?’他问道

‘那你是怎么想来的呢?’崔玉反问道

‘额,我就是来看看你。’

‘我?我又什么好看的?没看我这里忙着吗?’崔玉俯下身子去扶起刚才的那个伤兵

‘我给你带了点东西。你看。’郑雨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巧克力,洋人吃得东西。’

‘从哪来的啊?这种东西都能搞得到?’崔玉还是难掩有些兴奋

‘上回在英国人租界的时候,人英国军官给我的。’他说的是上回在闸北守孤楼的事。

‘英国人干嘛给你这个?’崔玉把巧克力接了过去。

‘人有钱呗!赏你的。’郑雨自嘲道,不过上回在租界确实是赚得了十足的面子。

‘那我先谢谢你啊,我们姐妹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了!’

‘呵呵,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郑雨希望她挽留下自己

‘嗯!慢走啊,小心身体!’她没有挽留。。。。。郑雨在一片哭喊声中郁闷的离开了医护所。

淞沪战区司令部:

郑雨从来没想过能来到这里,他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司令部里的人都在紧张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无数校官将官从他的面前走过,他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在这里他什么都不是,没人拿正眼瞧他一下。

他是跟随韩宪元一起来司令部开会的,在这里,韩宪元都算不上角色,更不要说他了!

‘砰!’会议室的门开了,一群将官鱼贯着走了出来,基本都是些少将,上校之类的。郑雨发现了韩宪元,他正在和一个中年样的将军一起走了出来,韩宪元招呼他过去,他匆忙的跑了过去。

‘这就是郑雨。’韩宪元指着郑雨对那个将军说到。

‘郑雨,这位是司令部的石参谋。

‘长官好,我是524团的郑雨!’郑雨对着石参谋敬了个军礼。

‘呵呵,你就是郑雨啊,我听过你,战斗英雄是吧!’石参谋笑盈盈的对郑雨说到。

‘谢谢长官,哪里是英雄,只是误打误撞罢了!’

‘还真是谦虚啊,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了。郑雨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要奇怪,我可是认识你的父亲的。’

‘哦?您认识家父?’

‘不光认识哦,那时候我还在南京税警团当教官的时候你的父亲可是就跟我认识了,我们可是老相识了。’石参谋对着郑雨说‘你父亲托我照顾照顾你,可是你看看我,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照顾到你,也怪我,这边实在是太忙了。等下次回南京一定要跟您父亲赔个不是呀!’

‘长官客气了,既然您是我父亲的朋友,那就是我的长辈了,我叫您一声叔叔吧。’郑雨觉得自己越来越会拉关系了。

‘哈哈,好说,好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来司令部找我。’


送走了石参谋,韩宪元拍了拍郑雨,‘你小子还真会溜须拍马的呀,说不定哪天就拍我头上了,那时候我就要叫你长官了,啊哈哈’

‘团座言重了!我有这心也没这力啊!’一路走出了司令部。

‘这仗不能在这么打下去了。’韩宪元抬头看了看天,然后突然对郑雨说道‘你说这中国会不会亡?’

‘团座?何出此言?’郑雨不解的问道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远处依然炮声隆隆。


前线医疗站:

郑雨站在一片废墟之中,遍地的尸体散发出的臭味另他喘不过气来。

曾经人声嘈杂的救护站现在安静的可怕,只剩下了一大片废墟与一群群叠在一起的的尸体告诉人们这里曾经的吵杂。

废墟中躺着一片巧克力糖果的外壳。

郑雨快要崩溃了,这几个月来他已经见过无数的死人,他的战友,他的朋友,有的认识,有的仅仅知道名字,还有的只是见过….他们都死了,死的悄无声息,仿佛世界上就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样,但是他都挺过来了,就好象关闭了自己的情感神经一般。现在,就好象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些情感一下子都爆发了起来!

他对着天空咆哮着,声嘶力竭!仿佛他的嗓子不属与他一般。

他有理由咆哮,他唯一在乎过的东西,唯一美好过的东西,又一次的被这场该死的战争摧毁了!他开始哭泣起来,哭的声嘶力竭。

何与封在边上看着这一切,他们早上在听到了医护站被炸的消息以后就急忙的赶来,却只看到一片焦黑的废墟。

郑雨哭的声音更大了,竟然开始在地下打起滚来,就和孩童一样,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哭泣。

是啊,在这场战争中,谁又能得到些什么呢?


前线:

又是一发炮弹将泥土炸的漫天散开来。

郑雨他们满身泥土的从掩体里艰难的爬了出来,随着大部队继续向前开进。

枪声响成一片,机枪怒吼的制造了一道道火舌。

边上的人一个个的倒了下去,或者被炸成了肉泥。但是郑雨并没有理睬,现在的他,对于任何死亡都显得毫不在意,哪怕是他自己的!

‘连座!火力太猛了!冲不过去呀!’何与封带着几个人躲在巷角里喊道。

‘再这么打下去全死了也过不去!’老李头也跟了上来。

郑雨的上峰让他不计一切代价必须攻下前方的据点,不惜一切的意思就是所有人都可以死,你也可以死,但是必须要我能向上面交差!

‘冲!死就死了!’郑雨一下子从掩体里冲了出来,反正活着也没有意义。

看到他们的连长冲了上去,后面的人也陆续的冲了出来。

机枪又一次的怒吼起来,还能听到日本士兵的吼声,他们也不想死在这里。他们的上峰也一定命令他们必须死守此地!

在双方上峰的眼里,这是多么渺小的一场战斗,就算全军尽墨,也不过是在沙盘上少了一面旗子而已!

机枪的火舌将成片的中国士兵打成了肉泥,血肉在临空爆裂开来!但是人们依然向前奔跑着,应为他们知道,向后也只有死路一条!

所有人,包括郑雨都在不顾一切的向前冲着,向着死亡奔去,子弹在耳边飞过,炮弹在身边炸开,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看谁会首先放弃!

二十米,十五米,十米,五米,郑雨几乎的看到了日本军人脸上的痦子在颤抖着!

日本人的机枪停了下来,它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它掀翻了无数的中国士兵。日本人现在开始恐慌了,他们只有几个人,而对方却是整整的一个连队!他们的武士道精神在动摇!犯不着和支那人同归于尽!

郑雨最先的冲到了对面的战壕中,战壕已经乱作一团!

郑雨发现一个日本士兵正在呆呆着看着他,不知道如何应对,他连枪都没有拿起来。

那是一张如此年轻的脸庞,可能也就十几岁的样子,一脸的稚嫩。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是在课堂上和同学们欢笑的年龄。

可是他却出现在了这里!

谁又能把这样一张脸庞和一群群杀人不眨眼的人联系到一起呢?

那个日本士兵还在不知所措,惶恐的看着郑雨,眼神里充满了求生的希望!

郑雨也看着他,眼神里仿佛看到了不久以前的自己。

郑雨举起那把破旧的汉阳造。


八十八师524团团部:

郑雨坐在一堆军官的中间,都是些和他差不多的尉官,他只认识其中的一小部分,其他的,他只认识他们的上一任或者上上一任。

郑雨却发现了一位老熟人。

‘哟,小郑啊,你也来了?’

‘徐三叔!您老还好吗?有日子没见了.’

徐三摆了摆手,拿出了一幅老人家的架子。

‘老骨头还在。’顿了顿‘谁能想到最后就是我一个老东西还活着在呢?’

徐三的连队几次在战役中全军尽墨,上至连长下至班长都如走马灯般的轮换着,郑雨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徐三。

‘哟,上尉了?没想到你小子升的那么快,赶明再见你就得校官了吧?’徐三看着郑雨的军牌说到。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