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国民革命军 正文 第一章 弱冠系虏请长缨

pandaydx 收藏 0 1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2.html[/size][/URL]   序   民国26年(1937)的年冬.南京城的郊外.冬日里的阳光依然那么灿烂,每个人都在享受着这久违了的平和与清闲,大家安静的坐着,享受着最后的阳光,这刺人的光线此刻也成为人们眷顾这个世界的理由之一...   不过恐怕有些人就没有这么消停了.郑雨此刻正默默的注视着眼前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2.html


民国26年(1937)的年冬.南京城的郊外.冬日里的阳光依然那么灿烂,每个人都在享受着这久违了的平和与清闲,大家安静的坐着,享受着最后的阳光,这刺人的光线此刻也成为人们眷顾这个世界的理由之一...

不过恐怕有些人就没有这么消停了.郑雨此刻正默默的注视着眼前的一个日本士兵正在为他的那把歪把机枪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而发着愁.

何与封用脚踢了一下郑雨‘喂.我说连座.你想什么呢?看前面那个兵崽子,跑了这老半天了还在忙活,我看着都急得慌.真上去揣上他两脚,还真就没见过这么磨蹭的人,杀个人都这么费**蛋事.上战场肯定第一个隔屁掉!’郑雨笑了笑没有答茬,他在想别的事情。

到是在旁的老李头把脑袋凑了过来‘依俺看,这娃儿骨骼奇异,确是生了一副炮灰的命相啊.哈哈....’

得亏这些人都到这工夫了还有这打趣的心,郑雨心里想着,抬头一看,发现那位平白无故被人称做炮灰的日本兵正在朝他们看着,一脸茫然的表情.

这使得何李二人笑的更欢了.不过那日本兵也没多看,犯不着和死人计较什么....

郑雨靠在了一片小土丘上,迷迷糊湖的睡了起来,边上传来了曾今的战友们的低语.那些人不是都..还有?她的声音...不,消失了.只剩下机枪子弹上膛的声音,以及日本兵那声嘶力竭的怒吼.....

一年前上海...

刚刚下船的郑雨站在码头望着眼前这个城市,这里是亚洲最为繁华的所在,充满了活力与机遇,虽然她有一大半被白人所控制,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冲破了头想来闯一场.

郑雨并不想闯,事实上他连这个城市都不太喜欢,太浮躁,太世故...他还有要紧的事做,回到南京去见父亲,这是他的首要目标.不过不管怎么说先得在这住一晚上才能搭乘明天的火车去南京.他在寻找接他的人,那是在上海的一位同学,曾今的金陵校友-唐武.‘喂,唐胖子..’想在人群中找出一个两百公斤体型的的胖子并不是什么难事...

‘呦,正在找你那,走,这里人多,我们上车再说’唐武说着便拉着郑雨的手上了路边一辆正停着的轿车上.

‘呵呵,咱哥俩有快两年多不见了吧,真怪想你的,想咱哥俩当初在金陵的日子..哈哈...’唐武拉着郑雨的手说道.‘还是那时候痛快,胖子还是你胖子,万年不变的三七分还是那个三七分’郑雨看着唐武的头笑道

‘行!赶明我换成一九分去....’唐武的脸是那种类似于球形的物体,这梳了个三七分倒是着实可爱。当年也是在美女群中风流惯了的人物.

两人回想起了当年的那些校园风流往事.正在言语间着汽车突然停了下来.一大群工人服装的人从眼前穿过,熙熙攘攘的喊着些口号.郑雨猜想无外乎与涨工钱或者工会权利之类的,相对与那些绝大多数连饭都吃不饱的中国人来说这些家伙可真算的上是吃饱了撑的闲的慌.

‘嘿.真晦气.怎么碰上这个了.这帮家伙真是蛋疼的,一天八次游行,都不带歇点的,让不让人活了!’唐武也是一脸无奈。

‘算了,我们步行吧.’郑雨说着离开了汽车加入了游行的人群,唐武也下车急忙跟了过去.

‘抗日救国?’郑雨大声念着标副上的口号.‘是啊华北事件之后这事就闹的厉害.’唐武解释到‘这事是他们能管的吗?上面都没法子他们这么一闹只能更乱!’唐武一脸的不屑.‘可是他们说的也有道理,这事不能一点准备都没有,日本和我们肯定要有冲突.’郑雨说道‘没准备?我们进口了那么多军械,还有华东的防御工事你当是修着玩的,这是国家大事还伦不到他们来担心!’唐武竟然说出了火气出来.

唐家是做毛纺生意的,在上海也有座工厂。

唐武还在说着.郑雨的目光和心思却早就游离开外了,顺着目光一群女学生走在队伍的行间,这其中就有她,她站在那里的感觉,象是有一股清新的芬芳在整个四周悄然的散开。一张再标准不过的古典瓜子脸,眼睛大而有神,似乎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着什么.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浑身散发一种知性的气息令郑雨的目光却再也收不回来了,也不知道唐武后来都说了些什么,就这么一路走到了唐武家和唐家人客套了一番就早早的睡了,心里却不时的想起那个女孩来...

三个月前上海郊外的驻地

郑雨也没弄明白自己是怎么会真的赶上这么一场战争,本来是以为一场局部的事件,两三天就能解决的事竟然演变成了中日双方的全面战争.

谁都没想到一个连造步枪都有问题的国家会真的跟一个造战列舰跟玩似的国家玩命啊.这给了想通过从军获得些资历的郑雨不小的打击.

现在的郑雨,靠着父亲,一位财政部的老官僚的关系和自己的留学经历成为了八十八师的一名中尉军械官,看似很清闲的差事却是吧?可一点也不简单.每天管着那么些被上峰视为宝贝疙瘩的德械装备,再加上总是有些新兵蛋子会不时的弄报废些,实在是不小的压力.钢盔步枪还好说,你要是弄没一门小钢炮或者捷克式那上峰就要拿着板砖跟你玩命了.

郑雨正躺在一张太师椅上清闲着看着他那些个宝贝疙瘩.盘算着在日光的照耀下锃亮的军械能否抵挡的了日军的进攻。大老远就看见二连的连副徐三叔提着酒菜就奔这边一路小跑而来.

‘说吧,这次又要蹭点什么?‘没等徐三叔开口郑雨便说到.

‘哪能呢.我来就只能蹭东西.就不能咱爷俩唠唠嗑?’‘嘿,小郑.知道不,我听参谋处的黄参谋说咱们师可能最近要有动静。’徐一边倒酒一边说到.

‘哦?我看事要出,但因该不会什么大事吧,你看这些个拉来的全是德械师,也就是吓唬吓唬日本人,真正玩命的事在北边那!’‘也是,这些个德械师都是上面的宝贝,上面就只着拿他吓唬日本人了,其实我看什么德械也就是穿戴的好了点,你看我们那连的有几个会打仗的,全他妈新兵蛋子!’徐叔自己先喝了一杯接着说到

‘上面找几个洋大人来胡乱笔画一通这兵就算练成了,告你说,得嘞,你打今起就是精锐了!嘿.我看你先把你那中国话练好让咱们知道你在说什么吧!’

‘行了,别发牢骚了,精锐有什么不好?担个精锐的名声怎么说薪饷也多些,你又不是没见过别的师吃得都是些什么,您老还不知足?’郑雨笑着说道‘我听说北边那里败的厉害,过阵子大概就要和谈了吧,这边也得做做样子。’‘这打的什么**仗?这么大的家业要给他们败光了!‘徐叔依然火气不减,看来今天来这早就闷了一大堆的牢骚要放在这了.

这徐三,人们称他徐叔,早年间就混迹于军伍之中,参加过中原大战,是个老兵油子.也就是因为嘴碎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当到现在兵还就是个少尉连副,这时闲来无事.郑雨到也愿意与他磨磨嘴皮子.消遣下时间。

爷俩正在聊着,远远的听到汽车的声音.和传令兵那扯着嗓子的喊声。‘各营紧急集合!连以上的到团部开会.要打上海了!’

‘哟!这还真出事了.我说徐叔.你看....’郑雨说着回头却找不见了徐叔

眨眼间徐三已然飘到到两里开外.手上提着刚顺的几把步枪和钢盔边走边得色的说‘大侄,咱们下次慢慢聊,我先回了...’

大战来临,郑雨的师也开到了前线,身为军械官的郑雨倒是着实清闲.来到了团部里和参谋们聊着大天,听那些参谋们说日本在上海也就三四千来人,几万人打千把人,这似乎这就是放在眼前的战功.郑雨现在也有些暗自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做这个闲职,不过话又说回来上峰怎么可能会让一个连军校都没上过的小子去指挥他们的精锐呢?

‘立正!’一声清脆的口号把郑雨的思绪拉了回来,‘团座!你回来了。’一个小参谋迎了上去.一位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迈着大步走了进来,黄呢军服上的军衔显示了他是一位上校军官.

不错.他就是郑雨所在团的团长-韩宪元.朴实无华的面庞,脱下这身军服你可能认为他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民.不过那犀利的目光却又让你明白,他是不好惹的

‘恩,外面乱成一团,87师正在打海军俱乐部,看来我们也要行动了!黄参谋,估计师部要来电了,你注意点接收!’经过郑雨身边时他停了下来‘唔..你是新来的参谋吗?’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眼前的年轻人并没有带着参谋特有的军衔.‘不,报告团座,我是郑雨,524团中尉军械官.‘还不等韩宪元说出下一句郑雨便急忙答到.他还不想让人觉得木纳.

‘哦..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号人!是孙长官亲自招呼过的,叫我好好载培你呀-!’韩宪元笑着凑了上来在郑雨的耳边说到‘听说你们家跟顾长官都有关系是么?..那以后还希望你在上峰面前替我多美言两句啊…哈哈..哈哈’

郑雨明显的听出了言语里的讽刺感.不用说,那些何等机灵的参谋们能听不出话的意思?嘴碎可是这些参谋们的最大优点…韩说完这句便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了郑雨一个人在呆呆的傻站在那里.三条竖横线在头的左侧出现,身后一片阴霾....就不该今天来团部的,倒了血霉了....现在的郑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恨不得当初学的是土木工程,好挖个洞钻下去,团座在这么些人面前让他下不来台,这事情严重了…

‘叮铃铃铃~~’电话的声响缓和了团部的尴尬气氛.

‘是..是..明白..请师座放心!’韩宪元接完了电话.所有人都知道有事做了.

‘传令兵!’

‘到!’

‘令命本团二营前往闸北青云路设防,三营在宝兴路设防.一营做团预备队.务必在一个小时内完成布防!’

‘是’传令兵一溜小跑奔了出去,虽说是精锐,可是通讯器材还没有普及到营一级.‘黄参谋.,看样子要大干一场了!’

‘哦?校长终于想明白了吗?’这位黄参谋是黄埔五期,带着副金丝眼镜,颇有些儒将的风范…‘想明白了好啊,也该在外国人面前露一把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呵呵呵’

韩宪元突然看到了呆站在那里的郑雨‘喂,那个谁,你没事做吗,这么还在这里?你…你小子干军械的对吧?还不回去,傻愣着干嘛!快滚!’看来今天这个霉运要走到底了,一小时内被团座连说两次.‘哎.老韩.人家是少爷人家出身的,你可别把人家吓坏了’哎,也不知道这个黄眼镜到底是想帮他还是想害他..

郑雨抑郁的走出了团部的大楼,街上气氛果真变的紧张起来,不远处似乎隐约的可以听见枪炮的声音,整齐的军靴声.枪械碰撞的声音,一顶顶头盔发射着刺眼的光线….这就是战争吗?郑雨为自己这个问题而觉得好笑.整了整头上的布帽,朝着军械库的方向走去…我来了,战争!

八字桥524团防地

郑雨瘫坐在地上,依偎着他的那门宝贝七五山炮,这是他能管辖的最后一件重兵器了,别的不是被炸就是被那些不争气的兵给丢了.他的上峰跟他说,人在炮在,炮不在你就别回来了!因此他把这门炮当作他情人一样,除了不能行房事以外…

这是第几天了..不太记得了…他太累了,现在这门炮就是他的全部,比他的生命,不!比一个排的人生命更重要!

炮手们坐在一团抽着劣质的香烟,嘴上永远挂着那些萎缩的微笑.估计又在说着些恶俗的笑话.大上海女人的穿着,洋婆子,洋大人们怪异的行为举止是这些乡下来的士兵们永远的乐子…

他不愿意参加进去,倒不是因为他看不起那些乡下人,而是因为这样的人他已经看了几拨了,炮手们换了一批又补上一批,有的会些打炮的技巧,到后来补充进来的就是些滥竽充数的货色了,甚至在家放过炮仗的就能当炮手,这也是上面没辙了才想出来的招数吧.换就换吧,只要炮在就行,战场上炮手们可是日军最先招呼的目标.想到这,郑雨也有些许为那些个炮手们悲哀…自己好歹是个军官,不用冲在最前,只要每次打完炮回来看看就行了,补充些基数.可是那些炮手…每次想起他看到的那些炮手惨死的状态就令他头皮发麻…..

‘嘀~~~’

一声犀利的哨响.‘战斗位置!’‘炮手们腾的一下起身连滚带爬的摸向了郑雨的情妇…哦..不对..是郑雨的山炮…还不对…上峰的炮…八十八师的炮…国军的炮…‘砰..砰….哒哒哒哒…碰!’前方阵地的枪声渐渐稀疏了起来…看来阵地又守不住了..郑雨赶紧的撤向了一个较为安全的掩体,这时候命还是比情妇重要的…一位前线军官很不屑的瞄了他一眼,嘀咕了一下‘啥子玩意….’

看来这哥们还是个川人….

滚滚的浓烟散去…前方出现了些许人影…‘瞄准!’那位鄙视郑雨的军官喊出了命令…

‘不要开枪…别开…自己人…’一群满脸灰土的国军狼狈的冲过了阵地…‘鬼子就在后面,兄弟们小心!一顶要给我顶住!’这位看不出军衔但颇有军官气势的人很不要脸的继续摆出了他的官架子.

‘他们多少人?’原先的哪位川人军官问道.

‘不清楚.大约有十来号人吧.’灰头土脸的军官答道.

郑雨数了数,光是逃回来的那些个兵也不止这个数.

装备精良的上万来号人被几千日本海军打的满上海跑,那么这位军官所指挥的上百号人被十来个鬼子追也是理所当然

‘决不能让敌人过桥!桥在人在,桥失人亡!’灰头军官一边起了口号一边找了个比郑雨更安全的地猫了起来.恩….可能是黄埔政治系的吧…郑雨突然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军事素养并不像想象的那么低,至少和眼么前这位军官派头十足的人半斤八两.

远远的看到了些动静,接着便是‘砰’的一声,郑雨的情人怒吼了,一切又回归肃静…这回该轮到郑雨怒吼了.‘龟孙子哎,谁要你那么早开炮…给我看准了,炮弹比你金贵!’

所有人都惊呆了看着郑雨,这位不知道从哪个蹩脚处爬出来的中尉正在指着鼻子爆发着浑身怒火…不知道是被郑雨或者是他的情人的气势所震慑,日本人竟然一溜烟的退了回去.

炮手们整个都吓傻了,所有人都傻了,郑雨冲了出来一脚踢开了一个看着最为木纳的炮手,他亲自操上了他的情人.额.不,是他的火炮.准确的说是一门五成新的七五山炮.

卸弹.装弹.瞄准.一气呵成.不过太于呵成了,还加了一步,发射!这是郑雨平时在无实弹状态下的标准动作….郑雨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炮手还在旁边嘀咕‘又一个俺发射出去了….’

正在郑雨暗自悲伤的时候,远远的一片吵杂声.是日本人的吵杂声….烟雾逐渐散去….这边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听个声就这么乐..至于吗….郑雨想着,然后也被自己的战果惊呆了…一辆97式坦克静静的在桥的另一边燃烧…..

团部的庆功宴上,郑大军械官坐在第一排的靠中间的位置.挨他边上的也都是挨着些其他的立功人员,左边的这位是抱着一挺捷克式勇敢的杀死了….两名鬼子的士官,不过据说其中一个还是伪军.再边上的是在一次冲锋中捡了一门小钢炮的英勇少尉.不过那炮本来也就是国军的,日本人压根就没想要它,也算物归原主了.郑雨虽说是误打误撞但还算是个货真价实的功臣….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战功,一名军械官,独自一人击毁了一辆日军坦克,这够南京报纸吹嘘大半年的了…

韩宪元和黄参谋笑吟吟的走了过来.‘看不出你小子还是蛮行的呀!我还以为你又是个哪家的公子哥跑我这度假来了.可以…真可以…’韩宪元用力的拍了拍郑雨的肩膀..‘你看,老韩,我说的吧,不是有钱人家的都是公子哥.人也是有真本事的!’黄参谋一只儒脸冲着郑雨不住的微笑.看来两位上司对这位下属的印象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明天早你来下团部吧,我有事说。’韩宪元笑着道。郑雨呆站在那里,望着韩宪元远去的背影。仿佛看到了一箱崭新的现大洋对他在微笑。说不定还能换副肩章。想到这里,郑雨不禁喜上心来,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闸北防线-524团直属特务连驻防地-

郑雨呆呆着看着天,被炮火的硝烟给遮盖的灰蒙蒙的。就像末日的景象一般。。

‘连座,又来一波!’何与封朝屋里大声喊道。

‘还是那样,机枪上人,每个窗口留两个人’郑雨用嘶哑的嗓音喊道。

‘今儿第几次了?饭点还来,让不让人活?’机枪手李文武回头朝着何与封抱怨了句‘喂,何与封,再给我找人去下团部,看看增援怎么还不来?’

‘别都他妈守在窗口!一炮过来全上天!留一个就行!’郑雨对着几个一窝蜂趴在窗口的士兵说到,现在的郑雨有那么点久经沙场的样子。

当几天前的他听到韩宪元说调他去特务营补缺时他还以为他的团座在跟他开玩笑!不过看到韩宪元那认真的表情,他笑不出来了。本想升官发财,就算不升官发些现大洋也是好的。没想到却捞来了这样个苦差事!

‘喂!何与封,传令的回来了没?多久了?别又是躺了吧?’话音刚落就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响。一枚炮弹在大楼的墙壁上爆炸开来。

何与封擦了擦脸上的灰‘狗日的!再这么打这楼要蹋了!’‘连座,我看撑不到傍晚咱就得都埋在这!弹药都快用光了!’

‘用光了就拿牙去咬,你不是最贫嘛,我看你能说死他丫的!’

‘那他妈的也得听得懂人话才行,连座。。咳。。咳。。我看你去最合适。您不是会日语吗?’

‘少废话!给我看准了打!’

这是日本人正在第七次冲击中国军队在这一区域的最后据点。

楼上的机枪步枪也开始爆发起来,制造了一条不小的火力网,可日军却依然像打了鸡血似的冲了上来。枪炮声响成一片,郑雨的特务营依然死死的守在楼上。

‘看准了再打!节约弹药!’郑雨一边喊一边拿起了步枪向着人群密集的地方射去,亲自演示了什么叫做浪费弹药。。。。

‘老李头,我六个啦!你几个?’何与封问道

‘你个娃欺负我使不好枪是吧,兔崽子要是敢靠近了,保准有多少埋多少。’老李头现在全然没有用武之地,只能给机枪送送弹药浇浇水。

‘连座,您也别开枪了。人家不缺弹药。’何与封把目标转到了郑雨身上‘您就搬把太师椅,坐在窗口了,再拿把扇子,死了劲的摇,说不定人家能当空城计跑了。

‘何与封!你嫌命长是不是?’不过郑雨倒是未尝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硝烟退去,傍晚的晚霞又重新笼罩了大地。一片残垣断壁间飘荡着一面被炮火熏黑的青天白日旗。一切又重回平静,只是偶尔能听到伤员的阵阵低吟声。。

所有人坐靠在墙边,大部分都以昏昏入睡。不甘寂寞的何与封突然开口道‘喂,你说这楼是谁造的,真想好好谢谢他。’一片寂静,没有人接他茬,‘要我看,这鬼楼肯定是洋鬼子造的!要不然哪能那么结实?炮都打不破!’何与封自己回答了刚才的问题。

现在这个时候,在坚守这座鬼楼一天一夜之后,谁也没有心思或者说根本没有力气去说话跟别说打趣了。他们确实应该感谢这栋楼,这座西式风格的楼房原来是一座洋人的银行,在银行四周的楼房基本都已经变成了瓦砾堆,只有他还基本完好的竖立在那里,就像一面旗帜一般,不得不感概洋人为了保护自己的钱财所煞费的苦心。

郑雨想起了他的上一任,前任的特务连长。就是被一发榴弹击中的房屋碎片所埋住,到现在还没有挖出尸骨。真得好好谢谢那发炮弹啊,让他来到了这样个鬼地方!

楼下却传来了一片吵杂声,‘什么情况!’郑雨‘嗖’的一下坐了起来,难道是日军又发动了一次进攻?真是不带歇点的呀。他暗自思索着。

‘报告连座!刘长腿回来了!’接着便传来了上楼的脚步声。

‘长腿,你娃可算回来了,受伤了没?还以为你仆街了呢!’老李头边说别拍打着刘乡身上的灰尘,那件军装已然看不出军装的样子出来。

‘怎么样,是不是要撤了?’何与封急忙问道

刘乡已然是一副快虚脱的模样。

‘别急,先喝口水。慢慢说。’郑雨将水壶送了过来。

‘连座,我。。我对不起你们。。’说着刘乡竟然抽泣了起来,‘我找到了团部,可是他们说没有下达撤退令!’‘我又去找黄参谋,可是连个人影都没了,团部正在撤离,东西都搬没了!当官的没一个在!’

‘团座也没了?’‘没了,连桌子都搬空了!’‘那别的部队呢?’‘都找不见了。。呜呜’

所有人都醒了,陷入了一片寂静声中。

如死寂般的沉默

‘他奶奶的!这是把我们丢下喂鬼子了!’老李头还是那么没深度啊。

‘连座,你看。。现在?咱们就剩这桩鬼楼了,再不撤等死啊?’‘是啊,咱们撑了一天一夜了,弹药也快没了,能不能称的到明天都难说。’

‘行了,舒服了吧,都给我省点吐沫,咱们水也不多了。我,郑雨,你们连长,你们敬爱的连座决定坚守阵地,你们一个也不许给我走了。’郑雨下了命令.

‘刘长腿!你明天再去次团部,找团座,团部找不到去师部,师部找不到去军部,军部找不到去战区司令部,怎么也得给我找到韩团!’

‘那要是司令部再没人是不是要去总统府找?’何与封问到.

‘咳…….你又皮痒了是吧?’

郑大连长的这点官威还是有的,所有人都不在对此有异议,有也是白搭,靠在墙上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524团属特务营驻防区第二天

天空中隐约传来了飞机的发动机声音。。。

‘恩?…….’‘铁鸟!铁鸟来了!’有人大声的喊道

‘不要慌!找掩体!’郑雨喊道

‘一大早的的就来大手笔啊,咱是不是成日本人的眼中钉了?’何与封倒是不紧张,反而直勾勾的钉着那铁鸟来的方向看

‘甚破鸟!嘛玩意,人家鸟丢的是鸟屎,这鸟丢的是炸弹,听说这鸟里还能坐人是嘛?’老李头拿起了昨晚当尿壶的德制钢盔带在了头上。

‘我日,还是潮的!’一阵笑声缓解了些许的紧张感

声音越来越接近,远远的可以看见是成三架的编队状向这边飞来。

‘趴下,都趴下,被这玩意炸到可不是闹着玩的!’

所有人都蜷缩起来,等待着不素之鸟的光临。

几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听到声响。却听见不远处的日军集结地发出了剧烈的爆炸声!

‘怎么回事?小日本眼花了吧!’郑雨探起身来向窗外看去。

只见天空中数架双翼式战机盘旋在日军头上不断的向日军扫射开来,底下的日军早已乱作一团。

‘搞错了吧,怎么炸到那边去了?’有人问道。

‘没搞错,这是咱们的飞机!我们的空军来了!’从刚才起眼睛就没离过窗外的何与封大笑着对屋里的人说道。

‘咱也有铁鸟?’老李头的脑袋里,铁帽子(钢盔)就已经算得上是高科技了。

‘我来看看。’郑雨凑到了窗前仔细研究起来。‘没错,是我们的空军,你们看那机翼上还有青天白日那!’

随即屋内一片欢呼声,平常总是见到飞机就躲,多少战友丧生在这种铁鸟翅下。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见到自己的飞机,看着在国军铁鸟底下四处逃窜的日本军人,所有人都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这时候有些人开始唱起了军歌来:

‘风云起,山河动,黄埔建军声势雄,革命壮士矢精忠。

金戈铁马,百战沙场,安内攘外作先锋。

纵横扫荡,复兴中华,所向无敌,立大功。

旌旗耀,金鼓响,龙腾虎跃军威壮,忠诚精实风纪扬。

机动攻势,勇敢沉着,奇袭主动智谋广。

肝胆相照,团结自强,歼灭敌寇,凯歌唱。’

‘空军兄弟们好样的!’有人突然叫到。

突然间,天空中又听见了几架发动机的声音,只见从云层中冲出了数架日本隼式战斗机,从高空向国军的飞机射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架中国军队的霍克—3式飞机临空爆炸。

‘噢!’底下传来了日军的欢呼声。

确实,论性能,中国空军的霍克—3式飞机怎么会是日本空军隼式战斗机的对手?霍克—3是双翼飞机,而隼式战斗机确是先进的单翼战斗机。实力一目了然。

楼里的人们都在为着剩下的两架空军飞机捏了把汗,只见余下的两架飞机立刻分散爬高,试图摆脱敌机的纠缠。

日机也紧追不放,在高空一阵纠缠,两边的士兵也都在为着自己的飞机加油。

中国空军的两架飞机都已经被日机打成了骰子,可是飞行员依然不肯屈服,依然奋力的爬升,降低。做着各种动作。

突然一架中国飞机咬住了敌机!前置的机炮怒吼起来!一梭梭子弹向着日机飞去,一架隼式躲闪不及,被击中了,随后坠在了不远的废墟中。

‘噢~~’楼内传来了一阵欢呼声!现在是平局了!

可是就在这时候,国军飞机竟然也冒起了青烟来,看来是刚才被日机打到了发动机。

国军飞行员决定返航,保存这些仅有的飞机。

飞过郑雨他们的大楼时,飞机摆了摆翅膀,向楼内的国军兄弟们致意,楼里面的人也都不约而同的敬起了军礼,尽管他们敬的是那么的不标准。。。

‘我要是以后有小子的话,绝对要他们去考空军!’何与封再次出声。

‘龙生龙凤生风,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就你那样,也就一打洞的料。人家空军据说能开上铁鸟的都是校官!’有人说到。

‘校官怎么地?我何与封是不想当,要是想的话,别说校官,我司令长官都看不上!’

‘那您去当委员长吧。’‘哈哈。。。哈哈’

闸北防线第三次进攻被击退

‘别看了,死了,死的透透的!你看人脑瓜都开瓢了。’何与封对着一个抱着尸体摇晃着的士兵冷冷的说到。

那个士兵看了看何与封,停止继续摇晃着着他的战友,然后端起枪,回到了窗口。地上的那个可能是他的兄弟,或是他的老乡,这都无所谓了,因为不管是谁,他们很快又会见面了。

‘咱还剩多少人?’郑雨问到

‘一..二..三…四…..十三…十四…’老李头认真的数了起来,‘算上楼下的,还有二十三个!’

‘谁叫你把那堆伤兵算上了!’何与封说。

‘哦那就是还有十二个了..连座。’

郑雨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头靠着墙又开始打起了瞌睡。今天又死了七个,看样子,我们今晚就要‘团聚’了。

夜色深沉,朦朦胧胧的能看见些月光。我们就要埋在这了。

突然,一只照明弹划过夜空,散发出了绚丽的光芒。

‘来了!夜袭!’

在照明弹的照射下,模糊的人影变得清楚起来。近百名日军开始进攻摇摇欲坠的孤楼!

楼里的每个人都清清楚楚,这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夜晚。

照明弹的灯光下,日军如蚂蚁一般呈着密密麻麻的状态,完全不顾阵型。可能他们也觉得这是最后一次了,孤楼是不可能再守的住的,不可能,就算他们是最精锐的。

这座树立在废墟中的孤楼可能害死了他们的战友,他们的同乡,同学,甚至兄弟就死在这座楼的枪火之下。这次,一定不能再放过他们!让他们血债血偿!

闪光弹熄灭了,一切又回归黑暗。

这时孤楼的机枪声响了起来,在黑暗中形成了一条小小的火舌。占时的将他们隔离在火舌之外。

这把破旧的马克辛机枪不知夺取了多少年轻的日本士兵生命。

他们可能有的是来自农村的朴实的农民,一辈子没有见过大城市,却丧生在了异国的城市之中。可能是来自几口之家的男人,家里还有襁褓中的孩子等着他们。或者是文质彬彬的乡下教师,备受孩子们的尊敬。这一切都无从知道了,因为他们已经和着无数腐烂的尸体一样,再也辨认不出了。

黑暗中一声怒吼!‘不管他,冲啊!’一位日本少佐将指挥刀指向了孤楼!他要为他的战友报仇,为他的兄弟,朋友,同学报仇!因为,因为他们是为了正义的事业来到了这里,被那些阻挡他们的中国士兵所杀死!是的,我们是正义的!

越发狂热的日本军人大喊着,喊着万岁,或者喊着死去的战友的名字,冲了过来!一条火舌已然无法挡住他们!他们越过了这条看似恐怖的火舌!它其实一点也不可怕!

再前进一步,只要在前进一步,我们就胜利了!孤楼已然在炮火中微微颤抖!

你们!杀害我的战友的人,我来报仇了!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黑暗中寒光一闪,之后便是扑通的一声,所有人都听见了指挥刀落地的声音,并在地上打了几个转,最后终于停住了它的转动。

接着,便是永久的沉寂。。。。

黎明的曙光照射了进来,郑雨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个梦,却又不像梦,他发现何与封正在对着他笑,笑得是那样的灿烂。

又是一阵脚步声,会是谁?

一位白人军官走了进来,然后停住了,站在门口敬了一个标准的英国式军礼。

‘先生们,我是英国租界的法克上校,对你们这几天的作为我深感钦佩!相信我有好消息带给你们....’恩,很地道的英式中文

他掏出了一张纸,看了看所有人,然后念到:

特务连郑雨连长:

你部在闸北会战中表现优异,以孤军抵挡日军数日之攻击,为后方防御工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此为有目共睹。乃战区司令顾长官在军级会议上多次称赞你部之英勇,顽强,号召全军学习。命你部立即放下武装,撤退至英租界内,受国际法权之保护.另命我带为表彰各位之功绩,决定:524团直属特务连所有人员,原地进阶一级,军官发100大洋,士兵50大洋,特此奖励,以慰全军之楷模!

八十八师524团团长

韩宪元

本章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