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

丁一在开城的事情告一段落。在战争僵持阶段的半个月里,他计划去一趟东京,会会这个骄傲的美军统帅麦克阿瑟将军。丁一知道他此刻肯定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仁川登陆。他需要更为详尽的情报。他还要去日本破解一个更大的谜团。

东京之行可不比去中国,毕竟还要经过大洋。现在海陆空都已陷于战火,安全抵达日本倒是有不小的难度。

丁一望着依依,依依也是摇摇头,按她的设置,她还不具有这样的功能。丁一想到了外星男孩莱曼的二号机器人。

怎么才能跟他联系上呢,他所处的位置可比日本远得多呢。

“大哥想和莱曼通话吗?我有和二号之间联络的固定频率。”

“太好了,立即接通。”

依依正面站在丁一面前。丁一面前出现透明屏幕,显示的文字是:“正在等待对方接通,请稍待。”

画面突然出现,是一间装饰豪华的阿拉伯宫殿式的房间,一群阿拉伯美女正在翩翩起舞。镜头一转,出现了一个端庄美丽的阿拉伯女人,

“黛娜·侯赛因”丁一脱口叫出女人的名字。女人微微一笑,向丁一颌首行礼。才一个多月,她的眼里已经找不到丝毫的仇恨和哀怨。取而代之的是平和幸福。

一只手搭上黛娜的肩头,露出头的是顽皮的外星男孩。

“嗨,你好啊。”

“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处境看来相当不错哦。”

“说来话长,我们一回到伊拉克,他就就被一个贵族死活认作女儿,因为她女儿和她同名同姓,长得也完全一样,竟有这么巧的事情,呵呵呵。”

“别编了,你肯定干扰重塑了人家的思维。你肯定是人家的公子啦。”

“啊,你知道这么多了,这个一号,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不过我的身份你猜错了,我现在是黛娜的丈夫。”他顽皮的在黛娜脸上亲了一下,黛娜只是象征性的嗔怪,任由他胡为。

“对了,我换名字了,上次你让我找一个叫萨拉姆的男孩,我没找到,觉的这名叫得响亮,就改名了,我跟黛娜一个姓,侯赛因,萨拉姆.侯赛因,这名怎么样。”

犹如晴天霹雳,丁一差一点被劈倒。

那个有着”中东的希特勒”、”残暴的独裁者”、”阿拉伯民族的英雄”、”阿拉伯的一把利剑”……无数头衔称号的萨达姆-侯赛因!

不会吧,几十年后的沙漠枭雄萨拉姆,两伊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主角,美国人眼中的恶魔竟然是个涉世未深的外星人。

搞什么搞!

历史居然允许如此滑稽的玩笑产生。

“你不会是伊拉克总统吧?”

“我不知道,但我根据资料查遍了提克里特,也没有找到你说的未来总统,却碰到了我的岳父,呵呵。对了,找我有什么事吗,好像你并不能阻止战争哦。你那边的枪炮声这里都能听见。”

“就是为这件事,我失败了,没能阻止战争爆发,但我要改变战争进程。我要去东京。需要你的帮助。”

“得,我听明白了,你霸占我的一号不还,还要骗走我的二号。”

“不不,你别误会.”丁一忙着解释。

“呵呵呵,你不可能拿走我的二号,它没有听你指令的程序。跟你开玩笑呢。”

“不多说了,黛娜叫我呢,我会让二号直接跟一号联系,给你用半个月,你爱去哪儿去哪,我懒的管。”

“唉……”丁一还想说什么,画面关闭了。

丁一苦笑着面对依依。

“大哥,二号马上就会到,放心。”

丁一倒不是担心这个,他是让刚才的“萨拉姆”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历史到底是怎么了,如此轻易的改变吗?

志愿军成了支援军,萨拉姆成了外星人。

今后还会有什么变化呢。

如此下去,美国总统变成中国人也不是没有可能。21世纪的美国总统不就是黑人吗?

一道白光闪过,二号到了依依手中。

站在东京的街头,丁一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片破败情景,真的是在21世纪成为世界超级都市的城市吗。

日本在21世纪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到处都修饰得很干净。和欧美的大大咧咧不同,日本人连细微之处都不放过。也许很多人很难想到50年代战后的日本竟然如此一片破败,和现在的日本是天地之差。

其实在战后,50年代初的日本和中国的生产水平基本相同。人民的生活都很艰苦。不同的是我国后来走上大跃进,反右,文化大革命的路子,阶级斗争成了生活的主旋律。而日本却发展经济。经过一代人的艰苦努力在经济上把中国远远甩在了后面。

看过日本电视剧《阿信》的人可能对日本人的艰苦奋斗会有深刻印象。

日本是靠配给渡过那个艰难的岁月的,国民的生活被压缩到最低,粮食和生活必需品配给,取缔自由市场。配给的实绩,比如火柴1人1天只有4支,肥皂1人1年1块,国民消费的日用品大半来自黑市。

在日本经济史中,1955年是个标志性年份,日本恢复到战前水平。日本经济腾飞的基础几乎全部得益于朝鲜战争,战争期间,日本从美国手中得到大量的订单,使得日本从废墟中迅速复苏,1955-1973年是日本的高度成长期,被称为改变日本的6000天。年均GDP成长率9%多,最后人均GDP赶上发达国家。

丁一心头沉甸甸的几乎透不过气来。亲身体验中国的近邻和死敌在60年间的强烈对比,一个声音在耳畔回想:

“要改变历史,历史必须改变!”

东京第一大厦,一座位于日本天皇皇宫护城河边的高大建筑物,二战前是日本一家保险公司的总部,现在是美军驻远东部队司令部。

一位在日本和东南亚几乎拥有太上皇般地位的美国军人,麦克阿瑟穿着一件衬衫和一件皮夹克,他戴着在这个阴沉的天气中显然没有什么实用价值的墨镜站在顶层天台向北瞭望。

丁一对麦克阿瑟的冷静和悠闲感到惊讶,尤其是他看见麦克阿瑟叼着那个世界上至少有一半儿人都熟悉的玉米芯烟斗的神情。看得出他很有点儿欢迎朝鲜战争爆发的感觉。将军是靠战争辉煌的,这不,战争又一次来了!

70岁的美国远东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将军已经到达了一个职业军人权力和荣耀的顶峰。这位参加过一战,并且在二战中战功赫赫的传奇名将,用自己杰出的军事才能和成千上万士兵的生命换来了在远东至高无上的地位。

麦克阿瑟身高一米八○,清瘦,腰杆儿永远笔直,军装永远笔挺,说话滔滔不绝,无论什么话题,均能绘声绘色,诙谐而又条理分明。他非凡的记忆力和博览群书的吸纳力,令他的崇拜者对他更加五体投地。

麦克阿瑟似乎永远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他的每时每刻都在被记入史册,于是,他的举手投足和言谈举止都仿佛在彩排一样地具有舞台的夸张感。他说话时从不喜欢坐着,因为那样会妨碍他的表演。当他口若悬河之际,他会踱来踱去,不时地做出让摄影师满意的动作。

在对日作战中,他指挥的诸多战役令他的军事才能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莱特湾大海战、吕宋登陆、收复巴丹、冲绳战役,麦克瑟的深色墨镜、玉米芯烟斗以及走路时胳膊大幅度摆动的姿势,一时成为举世仰慕的英雄形象。

一个完整的作战方案已经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他正重新梳理一边即将实施的震惊世界的仁川登陆计划的细节。

这是他每次实施重大军事行动前的习惯。

丁一降落的地点恰巧就在麦克阿瑟所站地点的不远处,好在依依事先准备了隐身衣。丁一甚至想直接干掉眼前这个70岁的老头。但转念一想又作罢。这个老头的狂妄会在日后帮中国军队不少忙的。有他在总比日后接任他的那个阴险的李齐威要强得多。

仁川登陆的作战方案确实是这位美国将军晚年创造的一个能够永载世界军事史的作品。麦克阿瑟关于仁川登陆的作战设想来自于二战中他在太平洋地区指挥作战的经验。美军曾在太平洋战区创造过“蛙跳战法”。即向日本军队防守薄弱甚至没有防守的后方要地实施机动作战,这是太平洋战争初期被掌握了制空权和制海权的日本人逼出来的战法。

麦克阿瑟曾指挥美军在太平洋诸岛屿登陆作战多次,战法几乎是一样的:迂回到敌人侧翼,从敌人背后登陆。美军就是利用这样的“蛙跳战法”艰苦却成功地开辟了胜利之路。

尽管如此,当麦克阿瑟在东京宽敞的办公室里说出仁川登陆作战的计划时,所有在场的军事将领们几乎没有一个不认为这位70岁的将军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麦克阿瑟以他的坚强固执和他作为军事将领的威望,不但说服了难以对付的三军部长们,而且经过反复的陈述、愤怒、要挟,最终杜鲁门也不得不同意仁川登陆作战的计划。

面对这样一个狂妄的老头,丁一感觉到跟他谈什么都是惘然。所以他放弃了与麦克瑟见面的计划。

到日本来,他还有更深层次的想法。日本作为战后举足轻重的国家,尽管名义上没有军队,但美国任何一次军事行动都有日本雄厚的财力支持。

丁一现在想做的就是:“釜底抽薪”

现在的日本首相吉田冒在战后日本历史上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当时的日本实际处于“太上皇”麦克瑟的统治之下,成千上万的日本人为从黑市淘得一点粮食果腹而奔忙。访华的日本人还对新中国建设取得的成就艳羡不已。

20世纪60年代,日本人开始为实现国民所得倍增拼命努力。十年后,日本位列发达国家,成为世界第三经济大国。再过十余年,日本经济实力已是一国之下、万国之上。

是什么成就了日本奇迹般的经济复兴?

原因可列很多,但最值得关注的因素是日本执政者在执行轻军备、重经济路线时,表现出了战略上的稳定性和连贯性;日本民族在民族智力资源的保护、培育和积累方面,保持了难得的坚定性和连续性——长期稳定的社会政治、持之以恒的发展战略、连续高效的智力积累是日本打开经济复兴成功之门的核心密码。

轻军备重经济的国家发展战略,就是战后日本选择的吉田路线,最终使得日本经济得以高速增长,成为世界震惊的经济大国。

简而言之,吉田冒的“轻军备”路线就是安全上依托美国的保护,严格控制军备规模,把战略精力集中于经济发展,为未来日本政治上重返国际社会、获取大国地位打下基础。

朝鲜战争期间美军在日本大量的物资采购,对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的经济复苏,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日本的首相官邸内,美国国务院特使杜勒斯正在和吉田冒进行会谈。

杜勒斯带来美国主子的最新意图,要求吉田政府重建军队,直接参与朝鲜战争。

在当前东西方冷战趋于激烈并在朝鲜升温成热战的形势下,美国感到有些独木难支,美国不得不做万一在另一个地方爆发战争的准备。

但吉田冒却推三阻四,声称对于再军备国民在财政和精神上抗拒很强烈,可用于再军备的财源已全部投入战后复兴;重新武装违反宪法,而且东亚诸国也反对。为摆脱内政外交两个方面对轻军备路线的夹击,吉田甚至在明知国内状况不允许修宪的情况下,故意将美国的军,授意谈判代表刻意请美国向日本提出修改宪法的要求。

现在的吉田冒可以说是焦头烂额,他抛出“修宪”的杀手锏后,杜勒斯的态度依然坚决,丝毫看不出妥协松动的痕迹。

日本政府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日本虽然现在表面甘当美国的鹰犬,但日本对美国的仇恨一直埋在心里,吉田的策略得到了大多数日本财阀的支持,就是忍辱负重让美国承担日本的防务,即使丧失部分主权也在所不惜。为的就是把所有资金全部用于经济科技的发展,有朝一日再图东山再起。

美国人也不是傻瓜,明白一旦在此次朝鲜战争中中国被美国打败或灭亡,以日本的经济实力和军事潜力,日本必将是美国的下一个竞争对手,美日再战不可避免,美国高层已经对此高度关注,提前提防。急于把日本拖下水。

受到了美国、国内保守势力要求重新武装以及革新势力要求解散日美安保的三重压力,吉田冒面临着改变初衷和坚持己见的抉择。

“嗨!”随着一声厉喝,竹剑如闪电般劈下,但对手并不躲闪,只是略微侧身让剑锋从面庞划过。吉田冒一剑落空,就知道大势不妙,果然还未等他的剑招使尽,就觉得一股大力猛然撞击腹部,他几乎是飞着被对手击出跌倒。

东京大和武道馆内,一群保镖眼睁睁地看着吉田首相被击倒在地,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搀扶,因为他们知道廉价的怜悯对于一个武士来说简直逼杀了他还难受,况且首相事先吩咐过,只许看,不许他们说话动作。

“哈哈,吉田君,你的剑术可是退步许多了!”对方一边笑着,一边卸去防护面具。竟是一位七十多岁的白发老者,

“老师,您的剑道可是比以前更老辣了。”吉田艰难的从地上爬起,“一不留神,又被您抓住破绽了。”

“好了,别骗我了,你是看我年纪大了故意放破绽给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武藏故作嗔怒道。

“嘿嘿,被老师看出来了,真不好意思啊。”吉田窘迫的笑道。

清雅的菊室里,佐冈和他的剑术老师武藏端肃静坐,一位秀丽灵慧的女孩身着美丽的和服,正在专心斟茶,一股静、清、和、远的茶韵荡漾在明亮的居室中。女孩斟完茶后,恭恭敬敬为两人奉上,然后深深一鞠躬就退出门外。

吉田与老者静静的品尝着清茶,两人谁都不想打破这宁和的气氛……

“说吧,有什么事?”还是老者先开口了“你现在身居要职,日理万机,就不要在我这个糟老头子这里浪费时间了。”

“老师您说哪里去了,整天忙那些俗事,我早想到您这里来躲清静了。”吉田感慨的说“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到一丝放松,用不着整天带着个假面具和那些政客们周旋了。”

老者用略带嘲讽地眼神看着自己这个最心爱的弟子,笑道:“真没想到,你这个最大的政客头子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吉田耸了耸肩膀,无可奈何的说:“谁说不是,连我自己都想不到。唉,可能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好了,说正事吧,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爱向命运低头的人,肯定又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吧!”老者微笑着说。

“不错,这次正是遇到一个大难题了,所以要请你指教。”吉田严肃的说。

“你先别说,让我猜猜看。”老者闭目半晌,然后睁开眼睛盯着吉田,“你该不会是想对那头睡狮较量吧?”

“我面临巨大的压力!现在看来只能屈服这些压力了。”吉田道。

“那你还犹豫什么?”老者问。

“老师你一直教导我,一剑刺出就要有决死的信念,心中不能有任何杂念。可我始终达不到这种境界。美国人和鸠山他们逼我放弃和平宪法,扩充军备,直接派出陆军参与韩战。现在他们的势力占据上风,看来我无法阻止了。我知道在大和民族的复兴之路上中国是一个必须跨越的障碍,现在确实也出现了这个机会,但我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时机未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定不下心。”吉田道。

“生死之道岂是这么容易勘破的,况且国之生死之道又岂是个人生死之道能相比的,你也不必自责太深。”老者劝解道。

“可是老师你说过,人道即政道,剑道即争道,它们是一体的啊?”

“我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你该不是把我酒后的胡言乱语也当真了吧!”老者狡黠地冲吉田笑了笑。

“老师,我是认真的!”吉田几乎是吼道。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也不行吗,吉田你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古板了一点,真是个无趣的家伙。”老者像一个老顽童一样埋怨道。“你的这个性格早晚会让你吃大亏的,说说看,你这是第几次离婚了?”

“老师,我看武馆的环境挺不错的,过一会我吩咐他们把我的办公室搬到这里来,这样我可以随时向您请教了。”吉田突然平静下来,他知道老师在拖时间,想赶他走。

“你赶紧给我滚蛋,每一次你来,都闹得我这里鸡犬不宁,你要是常驻,我只好搬到庙里去了。”老者吼道。

吉田笑而不答,只是悠闲地品茶,装作没听见。

老者紧闭双目,如一尊神像般一言不发。 缓缓的睁开双目,眼中流露出的却是悲哀的神色,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这件事情太凶险了,我一直教导你,希望你能够以一种宽容的心态领导日本走一条和平之路,可你还是非要走一条不归之路……”

“老师,您就别说了,您知道我是身不由己,也只有在你这里我才能听到一点理智的教导,这也是我想请你帮我的原因,既然我说服不了那帮人,那就请你帮我想一条两全之策吧。”吉田低头请求道。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两全之策,只要日本走上军国发展的道路,不论是胜负,最后都是毁灭的结局!”老者愤愤然道。

“老师,求您了!为了大和民族的未来,拜托您想想办法吧。”吉田俯首苦求。

老者沉默了一会,语气沉重地说:“我已经老了,想不了那么长远,我为你请一个人来谈吧。”

说罢,他举掌连击三响,里屋房门被拉开,一男一女正端坐于室内。

老者指着那个男人对吉田说道:“这是中国来的丁桑,他是有大智慧的人,你的事情就让她来谈吧。”

吉田大惊,老师老糊涂了吗,这么重要的日本军国大事居然让他跟中国人谈。有些不屑地打量了一眼这个年轻精干的中国人。但是旁边美若天仙的依依倒是差点让他失态。

老者愠怒的瞪了吉田一眼。

“丁桑,刚才吉田说的话你也都听到了,请你谈谈你的看法吧。”

丁一看到吉田眼中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惯常的轻蔑眼神。他不慌不忙的端起面前的一杯热茶抿了一口,然后才说道:“ 中日如果走上武力对抗之路,中国有九败之数,日本有九胜之理。”

“哦!请详细为我解释一下这九败一胜之数和九胜一败之理。”吉田精神一振,不由对眼前的年轻中国人刮目相看,连声问道。

“民族性差,好内斗,此中国一败。

文化内残外忍,奴性十足,此中国二败。

政体僵化,用人唯亲,此中国三败。

军备废弛,腐化成风,此中国四败。

民风懦弱,缺乏尚武精神,此中国五败。

经济外强中干,对外依赖性太强,此中国六败。

贫富悬殊,民怨沸腾,人心思变,此中国七败。

外无强援,内有忧患,此中国八败。

战略上被列强视为对手,战术上保守被动,此中国九败。”

“好,先生不愧为老师器重,的确是专家,这九败之数可以说囊括中国所有的致命硬伤。”吉田听到此处不禁拍案叫绝,他没想到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有这么高远的见识。

丁一微微点头以示谢意,接着说:“虽然中国有九败之数,但是如果日本与之为敌,还是必败无疑。”

“何以见得”

“现在的中国已经换了政府,虽然九败之数依然存在,而且会存在很久,但日本已无胜算。五年前在中国孱弱时尚且惨败,何况今日今时。”

吉田怫然而起,几步跨到门前,准备愤然离去,但他又停住脚步,回身盯住丁一,“你们中国并没有战胜我们。我们败在美国的原子弹上。我们也可以拥有原子弹。

“哈哈,你是指那颗没有爆炸的‘小男孩’能救你们吗?”丁一的话让吉田几乎摊到在地,刚才还在后悔一时激愤而失言,现在却被眼前的中国人揭开日本的第一大绝密

1945年7月24日,格洛夫斯向马歇尔建议对日本的四个城市投放原子弹。结果决定对小仓、长崎和广岛等三个目标实行轰炸。

8月9日凌晨,两架B——29型轰炸机携带两颗原子弹,从美国蒂尼安空军基地起飞,向日本的小仓飞去。飞机抵达小仓上空时,遇上恶劣气候,烟雾弥漫,机组人员看不清轰炸目标而无法投弹。于是,飞机又向第二个目标长崎飞去,当时投下了两颗原子弹,爆炸的一颗偏离目标约两公里,而另一颗击中目标的原子弹却没有爆炸。

“小男孩”就是那颗原子弹的代号。

日本遭到原子弹的轰炸而付出了极其惨重的损失,却意外地获得了一颗原子弹。日本大本营立刻召开紧急会议,与会人员认为,日本已经完全战败,无法制造原子弹,决定把这颗未爆炸的原子弹深埋地下,待以后国际形势变化再展开研究制造。

为保密,日本大本营下令所有掩藏原子弹人员剖腹自杀。而吉田正是作为当时计划的执行人保留下来。其后大本营知情的几个人作为战犯受到绞刑,知情的也就剩吉田了。

即使是前任首相也不知道这个绝密。

美国进行的秘密搜查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直到49年苏联成功爆破原子弹,他们才确认所丢失的原子弹落入苏联手中,否则不可能在四年内就打破美国的核垄断。

1949年8月29日,苏联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美国朝野上下大为震惊,美国自鸣得意的原子弹讹诈战略宣告破产。

苏联实战性核武器的爆炸成功打破了美国的核垄断地位,促使美国人又加紧了氢弹的试验。当年底完成了氢弹的全部理论研究。

核军备竞赛开始了。

日本的吉田也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冒着被太上皇发现的危险,在绝对信任的小范围内开始了原子弹研究。但一无人才二无资料三无法试验,研究工作一筹莫展。

这个计划居然让这个中国人了如指掌!这恍若晴空霹雳。饶是吉田作为一国领袖,也乱了阵脚。

“你们的‘太上皇’能容忍你们拥有‘小男孩’吗?”丁一依旧安稳地坐在那里,优雅的品着清茶。

吉田冒知道这是明知故问,他没有回答。

“作为日本人民的朋友,我钦佩日本的民族精神。我给你指出一条明路,惟一的道路。”

“请先生赐教。”吉田彻底没有了刚才的傲慢,冲丁一深深鞠躬。

“那就是与中国结盟,融合到大中华文明圈中去。不要再做螳臂挡车的傻事了,你面前不再是睡着的狮子,而是即将腾飞的巨龙。”

“谢先生赐教!”吉田彻底服了这个年轻人。

在这个时候,丁一给日本首相透露了一项朝鲜官方的“绝密计划”

朝鲜当局解决统一问题后五年内将联合中国“解放”日本本土,让日本共产党执政。前提是日本重新武装。

计划的详尽和当前朝鲜战局美军的无能表现让吉田冒彻底颠覆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从吉田冒本意来看,“轻军备”路线本只是他重振日本大国地位的权宜之计。在他的长期战略筹划中,修改宪法、重新武装都属应有之义。

但后来让吉田冒感到无奈的是,他提出的这个原本时效性很强的阶段性方针实施起来却尾大不掉,变成了延续数十年的长期战略。

看到吉田紧锁的眉头,丁一了解他的顾虑,日本的首相走马灯式的换来换去,就是因为日本的政治派别多如牛毛,谁也无法坐稳江山。

他担心坚持原有政策,会导致官位不保。

虽然他知道他违拗太上皇的旨意行事也同样承担风险。但那些蠢蠢欲动的敌对政治暗流绝对不会放过把他赶下台的机会。

丁一决定帮他一把,让这个优柔寡断的小老头稳坐在日本权力巅峰,总比让那些还没有洗净沾满中国人鲜血双手的那些刽子手站在台上要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