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建军节之后的感伤

zhanmgfei000 收藏 7 647

人民军队人民爱,人民军队爱人民,我们祖国没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士的护卫无法经历光辉的历程,没有伟大的人民军队的付出是不可能也不会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荣誉.无论是在边境还是森林守护,无论是在水灾还是地震,无论是在抢救人民生命安全还是镇压叛乱的前线上,可以说如果我们没有着道钢铁长城不会也不可能获得我们现在的安宁幸福,可是伴随着街市的安宁或者平静的生活我们或者会享受和平而忘记了背后的辛酸,或者我们为因为生命的宁静和现实的灯火绚烂而默默的接受着这一切我只想列举几个事例,我改换了名字,来诉说几位朋友的感伤,这写在八一之后,写在八月二日的早上五点

这个是一个普通的早上,在一个普通中学的课堂上,一个学生告诉自己的老师自己要不上了原因在于要去部队当兵,因为他的成绩根本也不会进入大学.他的老师很感伤,作为班主任的她想为自己的学生在班级里送行.孩子哭了,发誓自己要当一个好的军人来保卫国家,就那样,那个上午放学,他的老师带着学生送到了学校门口.但是没有过一个周,孩子又返回了学校,老师很难受 问孩子 你怎么了 学生只是说 老师 我们这当兵的收礼 我爸爸没送够给刷了回来 那个孩子很努力的学习,但是他的底子太弱,最后和风雨一样的融入了打工的人海中…………………………

一个年轻的军人当了两年普通的兵退伍了,拿着介绍信回到家乡地方的安置处.他在西藏当兵了两年觉得这个是他守卫的世界应该给他一份自信.负责安排的人员问他你会什么,他说当了两年兵啥都能干 人员什么也没多说 开了信安排他到乡里,乡里领导看到这个军人 ,也没多说什么 就一个字 等 他就等了 在不断的催促和等待中三年的中他觉得再也无希望,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光荣的在家种地,当着朴实的农民 结婚 养育着自己的孩子…………

这是一个三代都是军人的家庭,爷爷去世在朝鲜战场,父亲去世在越南战争 他成为第三代光荣的军人,他当了两年兵,说白了很普通,是个开汽车的 说了好多次媳妇,姑娘都不中意 嫌弃他嘴巴笨,快要退役的时候 领导说要留人当士官 他觉得自己成绩还可以 向领导申请 与他一起竞争的还有一个 成绩历练也差不多,只是后来消息传来 他被刷了下去 被迫复员回到地方 听同乡人带来的口信说 他关系搞的太差 不注意和领导的关系处理 而且太直爽了…………………………………

这是个金色的季节,秋天的风景打动着火车上的每个人.在一个姑娘的对坐坐着一个穿着很烂的山里人,他还时不时的东看西看,姑娘觉得这个人很可疑,决定告诉乘警.乘警来了,望望那个年轻的穿着很烂的山里人,盘问了几句 山里很温吞的回答着 乘警警告了山里人几句然后便离开.没过多久,姑娘就睡去,被一声吵闹惊醒,她的旁边有一个歹徒在墙一个人的包,拿着刀子,大家都很沉没,没有人上去,那个山里人望了望,扑上去,几下制服了歹徒,而那个姑娘的男朋友龟缩在车座里面呆呆不动……………………………

这是个简单的清明节,大家都出去走走,祭奠自己的亲人.大家一起看看,走走,来到了烈士陵园,照相,搂着烈士的脖子,在雕刻上写着莫莫到此一游……………………………

这是今天买房子的日子 拿了钥匙要去看房子的他吃惊的发现自己新买小区前有一大块绿色的土地,他很高兴的和那些一起买房子的人交流着 幸亏咱挨着烈士陵园,空气很清新 否则谁都不会给咱绿地的………………………………………………

今天本来是周六,王嫂要去学校看孩子的成绩,一看天,孩子就差三分进市重点,不过也没办法 他的孩子过了几天很生气 问他的母亲 人家伟伟根本就没考试,就进去了 我差三分怎么不成 居住在家属院很不隔音,一吵大家都知道.王嫂晚上哭的很伤心,一遍遍擦拭着爱人的黑色的镜框,她的爱人去世在扑灭大小兴安岭山林大火的战斗中…………………………

一九九八年的七月十一日,解放军301医院,一个患有肺癌的老人病重到了晚期,昏迷的他喊着首长,我被包围了,向我开炮.他叫张国福,是一个参加过"三下江南"、"四保临江"、"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渡江作战"、"进军四川"、 "湘西剿匪"和"抗美援朝"等众多战斗的英雄,他受到过毛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接见被毛主席亲自受勋.朝鲜战争的时候他受了伤,觉得自己文化不够的他放弃了军校培养的机会,把名字从富改成福,他回到地方拒绝领导的岗位觉得自己不是那块料,毅然回到鹤岗当了一名普通的炸药生产工人,因为他喜欢那个味道,之后肺病加重,他的子女都没有太多钱,报着尝试下态度他们找到军队,吃了一惊,父亲在55年居然就是一个师级战斗英雄.后来他的父亲去世了,记者来采访,子女拒绝了只是说了一句 当年 批斗彭总的时候 他的父亲哭出鲜血………………………………………………………

文章里的照片是张国福老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后我用血染的风采来结束今天的我文章,陈哲作词 苏越谱曲 首唱者 董文化

也许我告别,

将不再回来,

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

也许我倒下,

将不再起来,

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这样,

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如果是这样,

你不要悲哀,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也许我(你)的眼睛再不能睁开,

你是否(我深深)理解我(你)沉默的情怀?

也许我(你)长眠将不能醒来,

你是否(我会)相信我(你)化做了山脉?

如果是这样,你(我)不要(会)悲哀

,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

如果是这样,你(我)不要(会)悲哀,

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我不悲哀),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