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公社 正文 12、银河舰队司令部 光辉岁月

yongzee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size][/URL]   银河公社宇宙开发部位于雅典以南760公里外的格里高利高原上,这里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它的天线阵,在方圆12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整齐地排列着520台高达300多米的半碗状巨型天线,称得上是气势恢宏,蔚为壮观。在天线阵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巍峨雄伟的飞船式建筑,这就是宇宙开发部的总部所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


银河公社宇宙开发部位于雅典以南760公里外的格里高利高原上,这里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它的天线阵,在方圆12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整齐地排列着520台高达300多米的半碗状巨型天线,称得上是气势恢宏,蔚为壮观。在天线阵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巍峨雄伟的飞船式建筑,这就是宇宙开发部的总部所在地。


在“银河大进军”初期,即银河时代的序幕阶段,金星各国的武装力量被统一改编为探索太空,建设银河家园的海军舰队(寓意为驰骋于星辰大海的军队,非传统概念的海军)。那些原先时刻准备着诛杀同类,建功立业的军人们都自觉地放下他们之间,多如牛毛的分歧和纠缠不清的恩怨,同心协力地投入人类史无前例的太空殖民事业中去。


后来,当人们觉得军队这个名词终归是让人联想到暴力、征伐和杀戮,和公社的安乐祥和气氛格格不入时,银河统一时间76年,在一些有影响力的人士推动下,银河公社通过一纸决议,把海军舰队全部归属新成立的宇宙开发部,军人们全体转为民职,但保留军衔作为荣誉称号。


为此,银河公社还特地举行了具有高度象征意味和深刻历史意义的“断剑”仪式。没有人反对,没有人质疑,很多人庆祝,少数人伤感,“军队”及其相关的一系列概念和内容,就这样在人类历史中波澜不兴地淡出隐没,并没有荡起多少舆论涟漪。(“断剑”仪式后文有详细描述)


在银河时代早期,宇宙开发部(包括其前身海军总司令部)是最炙手可热的部门,负责陌生星球的探索与开发、宇航专用设备的设计与制造、管理星际交通等重要事务,甚至一度包办星际移民,素有“银河公社第一大部”之称。


在宇宙开发部的鼎盛时期,这里几乎汇集着全人类各行各业的精英,他们激情澎湃,热情似火,抱负远大,志在银河,为公社的壮大和成熟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这里也走出了奥芬伯格将军等多位银河议会议长。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议长一职简直是被有宇宙开发部背景的人士垄断。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在尽情享受舒适生活的同时越来越安于现状,对银河深处未知领域的兴趣逐渐消磨,宇宙开发部也就不可逆转地渐渐冷清下来。尤其是在兰德里就任银河议会议长以后,宇宙开发部在公共服务委员会更是被完全边缘化,在公社的影响力则是一落千丈,宇宙开发部专员甚至不是公共服务委员会常务会议的正式成员。它的一些重要职能也被公社划归其它部门,星际航线则全部移交给交通部管理,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来这个只和遥远的事物打交道的部门工作,甚至许多老职员也纷纷辞职而去。


兰德里的举动,被宇宙开发部的老人们解读为是他对彭斯将军的公然报复,尽管公文上列举的机构改革理由是冠冕堂皇的。的确,在竞选期间,彭斯将军对兰德里多次重炮轰击,愤怒声讨,这当中,多少也夹杂着一些过火伤人的言辞。


尽管后来兰德里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一直心结难解,耿耿于怀。加之,在兰德里看来,宇宙开发部俨然已成保守派的营垒,如果放任不管,将会长期挑战他在公社的权威,所以兰德里就借机构改革之名,使出了这个釜底抽薪之计。


经过兰德里的“整肃”,宇宙开发部元气大伤,几乎成了一副空皮囊。如今部里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老人在支撑局面,超过95%的岗位上都是仿真人的身影。而“银河公社第一大部”名号也早已让给了后起之秀--社会福利部。


银河舰队司令部位于总部的地下室,原来的名称叫作“星际调度中心”,但一则由于这个名称与交通部的“星际航管中心”相近,容易混淆;二则许多职员出于对昔日军人生涯的怀念,于是大家私下里改称其为“银河舰队司令部”。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这个称呼也就成了正式名称。这是一处有上千平方米的指挥调度室,里面却难得见人,所以显得极其空旷。眼下,宇宙开发部已停止一切远航探险活动,这里基本上都交给仿真人和仿真人电脑,维持着最低限度的运转。


(仿真人电脑是指没有人形躯干作为载体,安装在普通机器中,与人类能够直接交流的电脑系统,在银河公社的工农业生产领域,所使用的机器绝大部分都是由仿真人电脑操控。而在与人类密切接触的公共服务及私人服务领域,则是仿真人占主流。)


雅克.埃里克.福里曼--前海军上校、现任宇宙开发部专员是个刚刚从中年步入老年的主管级公务员,外形粗壮、身材结实、目光如炬、不苟言笑、平日总是制服笔挺,一举一动中,浑身上下透出很浓烈的前军人风范。此刻,他表情严峻,一言不发,反叉着双手,在通话台前焦急地踱着步子,等待着他那奇迹般归来的老部下的出现。在他周围,还有几位同他年纪相仿的公务员也是面带焦色坐立不安,其中两个人--副专员朴亨元和菲力浦.安布罗西奥--在低声交谈。


朴亨元痛心地说道:“唉!都是彭斯老爷子种下的恶果呀,我当时就劝过他,那个叫什么计划来着……”


“‘奥德赛’计划。”安布罗西奥提醒道。


“对,就是‘奥德赛’计划,依我看,完全不合时宜,没有必要。可彭斯老爷子就是不听,固执地认为他能够唤起人们对往昔壮丽的宇航事业的热情。结果倒好,热情唤不起来,反而毁了两个年轻人的生活。”


“也不能这样埋怨彭斯将军,毕竟我们这班老家伙都是对宇航事业的感情都很深,只是无力回天,不能与整个社会潮流对抗罢了。”


“唉!这两个年轻人的名字在宇航烈士榜上已经挂了有15年了,他们的家庭,他们的亲友都已经接受适应了这个状况,各自有了新的生活。如今他们这样唐突地出现,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我也在担心这个问题,唉!被卷入这个感情漩涡的人,无论是谁,这样的局面都是极端残酷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