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电视剧《叶挺将军》在央视热播,从“北伐名将”到“新四军军长”再到“蒋介石阶下囚”,人们从历史的长河中再次领略了叶挺将军的传奇一生。


看罢每晚的电视剧,人们谈论最多的是,叶挺到底是怎么死的?是啊,叶挺到底是怎么死的呢?从世人已知的抑或已经被官方盖棺定论的叶挺之死是这样的,即:1946年4月8日,叶挺乘坐的飞机在山西省兴县的黑茶山遇浓雾失事,机上人员全部罹难。这就是“四八”空难。


“四八”空难,叶挺由于飞机失事而罹难是不争的事实,关键是飞机是怎么失事的?由于当时飞机没有黑匣子,也没有幸存者,所以,我们无从知晓当时飞机失事时的真正原因。不过,根据当时国共两党情况和叶挺所处的环境,我们不妨假设一下飞机当时失事的几种情况:


一种情况是飞机遇到恶劣天气——这也是官方所说的遇浓雾而失事。


二种情况是飞机出现故障而导致失事。


三种情况是飞行员操作不当而导致的。


以上三种情况都可以导致飞机失事,这也是让世人足可以接受的三种意外事故,而且是已经被盖了棺、定了论的半个多世纪的结论。那么,除以上几种失事原因外,是否还有其它原因导致飞机失事吗?


1998年4月18日香港《大公报》刊登了一篇名为《对“四八”坠机事件的回忆》,作者是顾逸之。顾逸之早年在周恩来、李克农领导下工作,1946年“四八”空难期间,他在晋绥公安总局工作。“四八空难”发生后,他奉命到现场负责实地调查和后事处理。他给中央详细报告了事发现场的情况,在给党中央的书面报告中,他提出了一些难以解释的疑问:


第一,飞机确实是在黑茶山失事的,不是在空中坠毁的,因为飞机撞上黑茶山侧峰巨石上面的撞痕非常清楚明显,飞机是在撞山后才爆炸起火的。


第二,从4月8日当天黑茶山地区天气情况的调查结果来看,那天飞机到黑茶山时,天上云雾很浓,驾驶人员很可能是在这种浓云密布雨雪交加的天气中,因能见度太差而撞山失事的,如果飞机再飞高一点,也不会撞上巨石了。


第三,从我们对飞机出事现场的反复搜查结果来看,一直没有发现有人为制造爆炸的可疑迹象。


第四,这架飞机本来是在西安机场降落加油,稍事停留后才起飞来延安的。西安到延安是一直向北飞行的,为什么飞到东北方向,竟然飞到黄河以东的黑茶山来了呢?


当时在飞机残骸中还发现一份迷失方向的电报稿,但当时西安北上沿途及延安的天气并不坏,美方的机长又是佩戴有飞虎臂章的老练的飞行员,不可能发生如此低级的失误。各方表明,必定是是国民党特务在仪表上做了手脚,导致电讯中断,仪表失灵,迷失航向。


从顾逸之的回忆中,我们不难看出,飞机失事事件的确存在很多疑点。那么,除了以上几种意外之外,是否还有其它原因导致飞机失事吗?笔者认为,完全有,而且不止一种。譬如:


一、飞机被国民党反对派做了手脚或者安装了定时炸弹,导致飞机半途爆炸而失事——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


二、国民党反对派派战斗机进行空中拦截或者是地面火炮射击。


由于空中拦截和地面火炮射击的几率低,所以笔者更相信飞机被国民党反对派做了手脚。


也许有人会说,蒋介石要杀叶挺的话早就杀了还等他出狱坐飞机走后吗?要知道,叶挺自“皖南事变”被捕后,蒋介石迟迟没杀叶挺原因至少有两个:


一是蒋想收服叶挺,为己所用。


二是由于叶挺是北伐名将,蒋介石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那么,蒋介石为何又释放了叶挺了呢?


一是蒋介石迫于舆论压力;


二是叶挺一根筋抗争到底。


释放叶挺后,蒋介石为何又痛下杀机了呢?


在蒋介石眼中,叶挺的价值相当于一个美式装备的正规军(师)。如果不把叶挺除掉,让其跑到延安去,必将后患无穷,而且蒋介石的“攘外外必先安内”的美梦必将受到严重威胁。另外,和叶挺同机的有几个共产党重量级的人物,他们是:出席重庆国共谈判与政治协商会议的中共代表王若飞,秦邦宪,中共中央职工委员会书记邓发、进步教育家黄齐生等。故,蒋要来个“借机杀人”!


老蒋把叶挺释放了——这完全是蒋介石玩弄国人的伎俩,或者是做给国人看的:你看我老蒋多么爱才,多么想抗日,你们叫我放人,我就无条件放了。现在,叶挺坐飞机去延安途中因飞机失事摔死的,跟我老蒋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就是蒋介石“借机杀人”的高明之处!


三、四十年代,由于飞机制造技术还很落后,所以,我也不排除飞机确系故障而失事。但是,要知道,周总理因工作需要时常坐飞机往返与重庆和延安乃至莫斯科,为何没出一次事故?蒋介石坐飞机比谁都多,为何没出事?连最不喜欢坐飞机的毛主席也是坐飞机去参加“重庆谈判”,为何偏偏叶挺坐一次飞机就失事了?而且是飞机飞往延安的途中?


按照蒋介石的独裁性格,他把参加“西安事变”的杨虎城杀了,把张学良软禁一辈子,又怎么能轻易放‘叶’归山呢?


故,综上所述,笔者有理由坚信,叶挺之死是国民党反对派干的!主谋者:蒋介石;策划者:戴笠或者毛人凤!


笔者说叶挺之死是国民党反对派干的,也绝非空穴来风。


“四八”空难的事实真相是什么样的呢?当时亲自参加密谋的军统特务、已经隐居台湾多年杜吉堂在临死之前,终于道明了真相,让此事大白于天下。


在1945年国共商国是的时候,国民党反动当局没有诚意,不仅在军事上破坏合作,而且在各个领域派了大量的特务破坏我党开展工作。1946年4月,我党将博古、叶挺等一些重要的人物从重庆送往延安,而这次转移却被国民党的军统特务盯上了。王平虎,是当时国民党空军调度科科长,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安插在空军中的眼线,在他接到上面的通知派出飞机后,知道了乘坐飞机的有共产党举足轻重的人物,马上电话通知远在南京的顶头上司。国民党当局得知这次飞行有我党重要的领导人物,为了破坏我党的工作,打破国共两党谈判的和谐氛围,制造事端以麻痹我党的谈判,于是军统特务就对这次飞行进行了精密的暗杀行动。


军统的头目直接找到当时在中美特别合作所特工队队长杜吉堂,杜吉堂知道这次暗杀行动的重要性,其对象都是中共高级领导干部,因此也十分慎重。他找到其下属有关特务骨干,商议如何使这次行动做的漂亮又不容易被察觉。其中有个略懂飞机构造的特务就说:破坏飞机的飞行仪表,使飞机迷航,自然会坠落,岂不是万全之策。于是这帮罪恶的黑手,开始了他们的罪恶之旅。首先,他们找到在调度科任科长的王平虎,查到所担任飞行任务的C-47运输机的飞行记录和档案材料,同时让王平虎安排人员在飞机飞行前的例行检查中做手脚。杜吉堂找到了其手下的特务懂得机修业务的杨耀武,让其假装成机修人员,混到检修的队伍里,在检修过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在飞机的高度表和磁罗表反面放了磁铁。


4月8日,飞机上午准时飞离了重庆,首先要飞到西安进行加油和休息。在重庆飞西安的途中天空下起了小雨,尽管有着3000小时飞行时间美国飞虎队飞行员觉察到稍许异样,但并没有多大的障碍,其实当时飞机飞行的高度有偏低的。在西安休息加油后,飞机继续向延安方向飞去。而此时的天空下起了冰雹并刮起了大风,严重的影响到了飞行,在这种情况下,杨耀武放的磁铁开始发挥更大地作用了。导航系统首先失去了作用,使飞行处于迷航状态,飞行方向不能得到保证,本来从西安飞延安应该是一直向北飞行,可是飞机却飞向了东北方向,向山西兴县飞去,甚至飞到了黄河以东的黑茶山,飞机就偏离了航向,可见特务的磁铁发生了作用了。而当时的情况是黑茶山地区山上在下雪,山下面下雨,能见度比较低,但是,黑茶山高度才2000多米,C-47运输机的正常飞行高度在6000米以上,作为一个资深的飞行员,也不太可能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可见,在高度表上的磁铁也发挥了作用。就这样,搭载我党我军众多高级领导的C-47在一个特意的阴谋安排下发生了事故,多年来其真相鲜为人知。


“为人民而死,虽死犹荣” ——1946年4月19日延安3万多群众在延安机场举行隆重追悼大会。这是毛泽东亲笔题词和《向“四八”烈士致哀》的悼词。


时过境迁,为了忘却的怀念,叶挺之死,应该有个科学的合理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