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清之鸦片战争 正文 谈兵论政(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3.html


“文正所言句句精辟,确是强国富民的良策,只恐其中牵扯甚多,实行起来,困难不是一点半点啊”“殿下所言甚是,但是为我大清社稷,不行变革,确实不行啊”“我也知道变革之必须,到时还得文正你帮忙出谋划策啊”“文正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嗯好!你先落座歇息一下”“是”!

“文章,听说你曾留学美利坚,真有此事?”我看着文章问道。“不敢欺瞒殿下,我确曾留学美利坚,学的是冶金,也就是铁器铸造。”“恩,那你可知铸造火炮之法啊?”我记得在鸦片战争中清军火炮制作低劣,勿论射程,穿透力,射速等方面都比英军差了老远,我想要打赢这场战争,就得有先进的武器装备,至少不能英军差,这样才有希望打赢,所以火炮铸造尤为重要。“知道,我朝铸炮用泥先制成外模和内模,用起吊装置将外模吊套于轴心合一的内模之外,两模之间的空隙,便是炮管的厚度。然后用青铜或钢铁溶液浇注其中,冷却后,除去内外模,最后再用各种配件加工成完整的火炮。此法铸造的火炮缺陷有:泥模在用炭火烘烤时,经常是外干内湿,浇铸时水分蒸成潮气,致使所铸火炮常有蜂窝状孔穴,发射时容易炸裂;功效非常之低;西洋人铸炮,其铁皆经百炼熔净。先用蜡制成一炮,与真炮丝毫无异,次用泥封密阴干。铸时用火烘模开孔,泄出蜡油,然后将铁灌入,四五日后,始开模取出置于荒野人迹不到处。将炮实满火药,用长心引火绳一点,各人尽远避藏迹,一经炮响腾越空中,跌落不坏以不炸裂为度,便无后患。其铸法合度,多以引门上长方形为表,或安头上或尾后,或头尾皆安,亦合度数。但草民经过研究,已想出一种熟铁铸炮法,至熟铁则不可铸,而但可打造。其打造之法,用铁条烧熔百炼,逐渐旋转成圆,每五斤熟铁,方能炼成一斤,坚钢光滑无比……炮愈轻,工愈精,力愈大。铁经百炼,永无铸造之炸裂。施用灵活,尤胜巨炮之笨重。不知殿下是否知道,在前朝,明朝的火器已是甚为先进,只是我朝是以马上得天下,重骑射,而轻火器,自康熙圣祖皇帝以来又四海升平,四夷皆服,所以火器的发展一直停顿不前,而西洋人却连年征战,火器在战争的刺激下,已是突飞猛进,若我朝能持之以恒的发展火器,断无不如西方之理!而今我朝火器多年未曾寸进,还在明末时期的水平上停留,现已落后西洋200年之久,我朝应奋起直追,将来方可不败啊!这是草民的一些愚见,还请殿下点评。” 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一定要留下。“好,怀南有此奇能,必将大展宏图,我一定向皇上力荐你为我大清铸造新式火器,为我大清效力!”“谢殿下!”“你也落座歇息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