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89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虽然疏勒夫人没能劝回忠,成上的到来却给班超带来了意外之喜。见到耿恭座下的“白羽”,班超猛然想起了此马的来历,心中立刻萌生了退敌之计。 班超得知康居王曾献女给大月氏第二代贵霜王阎膏珍求和,有意让成上出使大月氏劝说阎膏珍令康居退兵。有了成家与大月氏贵霜王的交情,还怕不能成功吗?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虽然疏勒夫人没能劝回忠,成上的到来却给班超带来了意外之喜。见到耿恭座下的“白羽”,班超猛然想起了此马的来历,心中立刻萌生了退敌之计。

班超得知康居王曾献女给大月氏第二代贵霜王阎膏珍求和,有意让成上出使大月氏劝说阎膏珍令康居退兵。有了成家与大月氏贵霜王的交情,还怕不能成功吗?康居军一走,忠必不能坚守。成上和耿恭遵命准备出发,班超派耿恭为正使,甘英、成上为副使。跟随者仍是范羌等人,一行共有二十几人马。

范羌得令后回家和母亲告别,向李氏跪禀了出使之事,李氏指着身旁的阿兰达说道:“有她照顾娘,你就安心去吧。”,范羌又陪母亲说了一会儿话,李氏让阿兰达送了范羌出门。

送出门后,范羌对阿兰达一揖说道:“我母亲就拜托姑娘了。”,阿兰达低声说道:“这本是奴婢该做的事。”。范羌忍不住问道:“这两次回来总是见姑娘腰间挂着一个铃铛,不知是何用意?”,阿兰达有些不好意思答道:“老夫人的眼睛不好,我挂着铃铛,她就能知道我在哪里,有什么事好招呼我。”。

范羌听到此话,不由感激莫名,没有想到此女如此心细善良,伸出双手握住了阿兰达的手,阿兰达有些害羞,又有些胆怯,不敢把手抽回,只好红着脸让他握着。


耿恭听范羌说起了阿兰达腰间的铃铛之事,对范羌娶阿兰达为妻的想法一口赞同。范羌想拜托班超主持婚事,耿恭笑着说道:“此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班超听说此事,也是不胜欢喜。笑着说道:“如此佳妻,如此趣事,实是人间美谈。”。疏勒夫人也喜道:“我马上吩咐大家赶紧准备,一定在走之前办好婚事。”

军中一切从简,三日后,也就是出发前一日,在班超的主持下,范羌和阿兰达的婚事在众人的欢笑和祝福声中举行了。新婚之夜,范羌望着娇美的阿兰达,脑中浮现的竟是弟弟范琥和珂伦年轻的面庞。阿兰达偷看一眼,发现范羌神情有异,低声问道:“想起了弟弟?”,

范羌惊问:“你怎知道?”。阿兰达说道:“老夫人每天都会说起你们姐弟和耿大人小时候的事情,有时突然停住不说了,神情就和你现在一样。”。范羌伸手握住阿兰达的手,好久才说出话来:“是啊,死去的亲人也在看着我们,希望我们都能好好活着。”。阿兰达缓缓把头靠在范羌胸前。范羌低声耳语道:“以后可要改口了,不能再叫老夫人,得叫娘了。”,阿兰达害羞的点点头。范羌又说道:“还有,不用再叫耿大人,要叫大哥。”。阿兰达娇声答道:“知道了。还说…… ”。范羌缓缓拥着美人入怀,此时室中烛光摇曳,尽是春色。


从疏勒到大月氏需翻越艰险的葱岭南麓,山势兀大,连绵不绝。虽有成上诸人尽心引导,耿恭几人仍是觉得劳顿不堪。歇息之余,耿恭指着一条在山石开凿的绵延石级问成上:“难道我们需要走这路吗?马匹怎能上去?”,成上微微一笑说道:“那路只能徒步攀越,可以节省三日行程。咱们得走别的路。”。甘英与耿恭相视一眼,甘英掏出一块马蹄金大声说道:“咱们看谁能先上去,奖这块金子。”。

当所有人都无奈只能跟在耿恭后面爬完这段千级石阶,回身望着低垂的蓝天时。脚下绵绵的群山铺陈开来,远方天际一条大河亘古不变的奔流不息,落日下的天地间苍茫一片。大朵的云彩就像在头顶上飘荡,偶尔一只掠过穹宇的苍鹰瞬间让每个人都不由觉得天地间的自己是无比的渺小。

甘英将马蹄金递给耿恭,耿恭接过拿在手中。一笑说道:“你若能告诉我们这葱岭的来历,我就还给你。”。甘英也笑着答道:“这你可难不倒我,相传穆天子到此,见高山巍巍,问御者造父此为何地?造父只见漫山葱葱,灵机一动,便回答说此地叫做葱岭!”。听者闻言鼓掌叫好。耿恭递还金子给甘英,甘英接过转手送给了叫得最欢的塞西安。塞西安接过金子,仅剩的一只眼中露出喜色,忙对甘英说道:“我一定要送你一个包金的酒碗。”。甘英一惊道:“多谢多谢!你在龟兹送我的还没用过呢,不敢再贪了。”,甘英的神情不由引来众人一阵会心的大笑。

耿恭感叹说道:“遥想二百余年前,张骞想必也是经此前往大月氏,前人风范,令人追思。”。甘英说道:“你苦守危城,历一年有余,坚贞卓绝,必将载入史册,流传后世子孙,为万世景仰。”。范羌也道:“忍让和逃避换不来敌人的善心,我相信后世子孙在面对异族的屠刀时,必然会以那些汉军兄弟为楷模,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甘英的话,让耿恭顿时想起那些艰难时日,那些忠贞不屈的汉军将士,范琥、田虑、周墨、蔺迟……牺牲的兄弟一个个从脑海中浮现出来。良久,耿恭才说道:“放之万世而言,你我不过有如身处此地,沧山一粒而已。不止我等,都护陈睦大人、班大人连同先父,还有万千汉军将士,不恤性命,勇于牺牲,都是为我大汉后世子孙谋一生存地域,不为异族所奴役。只望我汉家子民能生生不息,流传万代,先辈和我等的牺牲就不枉了。”。耿恭身旁的甘英、成上、范羌诸人闻言,脸色肃然。

歇息够了,众人起身下去。甘英遥指来路,叹道:“至东向西到此,一路艰难。看来我汉家势力将止于此地。葱岭雄奇,难以逾越啊!”。成上笑着摇头说道:“此行之艰难,远不止此。三日后过青岭,其高万仞,终年积雪。”。甘英说道:“那岂非绝路?”。成上答道:“只能在每年的三月至十月间通过。可选平坦宽阔的山间谷地行路,最难行处只在坦驹岭,偏偏这坦驹岭却是必经之地。”。塞西安听到此处,插话说道:“那坦驹岭上冰丘起伏,冰塔林立,冰崖似墙,裂缝如网,行走之时稍不注意,就会滑坠深渊,或者掉进冰川裂缝里丧生。实在凶险万分。当年我跟随老主人之时,走过不下十次,数次都有驮马失足坠下。说来也怪,跟着少主人的那几次,就没再出过这事。”。耿恭说道:“幸亏我把‘白羽’留在疏勒休养。”。成上笑道:“以‘白羽’之轻灵,断不会有坠崖之事。”。

见满勒和范羌乍舌不语,成上哈哈一笑说道:“大家也不必担心,只要小心从事,别说就咱们这些人,就是千军万马,我也能带着平安通过。刚才甘兄说此地将是我汉家势力极西,我看倒未必如此。现我大汉尚在西域羁縻,难以西向。焉知后世没有杰出之人,亲率大军扬我汉家威严于异域。”。

耿恭说道:“征伐易,巩固难。除非有如班大人一般,尽心与当地百姓共进退,不以欺压为能事,否则迟早难以立足。我等经营西域,需以班大人为楷模,恩重威严,方是长久之策。”。一席话令众人点头称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