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

护士查看了一下金刚身上的伤势,道:“他身上共有六处枪伤,但都不致命,呼吸很微弱,不过还有救!要是我们晚回来一会儿...”

萧战龙嘶声暴吼:“给我救活他!”他熟悉自己部下每一个人的血型:“金刚是AB型血,和先锋的血型一样!”

先锋平时素来和金刚不和,今天吵嘴,明天动手。关键时候,他没任何犹豫的捋袖子:“抽!”

狼女环顾四周被打烂的家具,惊叫道:“我们离开这10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大,外面的尸体全是素馨帮的人!从他们掉在地上的火把和堆在房子周围的汽油桶来看,他们是想烧掉咱们的房子!”狼眼快步跑来报告。

阴刀道:“一定是素馨帮趁我们不在的这十天里,派人偷袭我们的家。很显然,金刚以他一个人的力量,保住了咱们的家!”

浪子检查地上的血脚印,感叹道:“金刚在屋子里各个角落不停地奔走,连续坚持了N天!阻击想要冲进屋子的敌人。太牛逼了!”

嗜杀双眼杀气腾腾,舔舔嘴唇:“师父,既然知道是素馨帮所为,我们干脆杀光他们所有人!”

萧战龙狠声道:“犯我者,必杀!你们去找几个麻袋,把所有尸体的脑袋都给我割下来!狼眼、狼魔我不管你们俩用什么方法,迅速去找一处新的落脚点!”

“是!”

得令的众人蜂拥冲出屋子,嗜杀一马当先,挥舞着手中的军刀挨个把尸体上的脑袋砍下来,砍下来的脑袋直接丢进麻袋,100多个脑袋整整装了8个麻袋,麻袋下面不断淌出血来。

第二天,素馨帮经营的迪厅内,一个妖娆的女郎在台上跳着管舞,一个魁梧彪悍的中国男人提着一个麻袋走上舞台,手一松,抬脚在麻袋上狠狠一踹,四十多颗人头相继滚落出来,其中有很多人头还睁着双眼,跳管舞的妖娆女郎白眼一翻,晕死过去,跟着满屋子的人都吐了。

中国男人双眼血红,从腰间掏出两把军刀,从舞台上一跃而起,跳进人群中,凡是留着平头,衣服上印着素馨花标志的人,全都成了他刀下之鬼,他边杀边嘶哑着喉咙:“像你们这些杂碎,不直接用刀砍就不解气!”

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性感妩媚的金发女郎从人群中闪出身来,她的手上同样提着两把刀尖上挂着碎肉,鲜血淋漓军刀!她以极其狠辣的手段,很快在人群之中杀出一条血路,和彪悍的中国男人背靠背站在一起。

萧战龙和Rosemary,这对亡命天涯的情侣,双眼杀气凛然的盯着从四周涌出来,仓皇应战的敌人。

全身都被鲜血染红的男人女人大踏步冲到敌人面前,他们身上沾着的鲜血还在冒着热气,看上去仿佛是一层正在燃烧的火焰。一幅幅红色的血腥屠杀场面在迪厅里上演,凡是男人女人走过之处,皆是刀过人亡!

素馨帮经营的酒吧内。天雷背着一个大旅行包,大摇大摆走了进去。他径自走向前台,把最贵的名酒统统点了,十分慷慨的请酒吧内所有的酒客喝酒,酒客们热情地拉着天雷向他敬酒,开怀畅饮的酒客们丝毫没有注意到,天雷每到一张桌子前,就会在桌子底下粘上一个东西。

天雷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旅行包里已经空空如也。当他走远的时候,酒吧内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震耳欲聋的爆炸一声接着一声,持续了九声后戛然而止。再看酒吧,彻彻底底变成了一座废墟,废墟中还参杂着人体的零碎。

素馨帮经营的台球室内,浪子把七个长相不俗、价格不菲的陪球小姐睡了个遍,一个陪球小姐娇声道:“你好棒!连续七次,每一次都很有力!”

浪子笑笑:“我还有更棒的!”

“什么?”

“不用付钱,还要砸了你们的场子,只因为你们伤了我老大的兄弟!”

没等陪球小姐反应过来,浪子一个箭步冲到自己的旅行箱前,迅速掏出冲锋枪,只穿了一条裤衩,光着膀子踹开房门,对着台球室内所有的敌人连续扣动扳机,他杀光一个屋子敌人就立刻冲向另一间屋子,矫健的动作丝毫看不出,他已经做过七次爱!

素馨帮经营的饭店,一群素馨帮元老级别的人物坐在包间里海吃狂喝,在他们吃下山珍海味十分钟后,相继口吐白沫一头栽在桌子上。

包间外的十六个保镖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先锋拎着还在滴血的匕首,搂着护士的肩膀走进包间,赞道:“亲爱的,你的毒药见效了!”

素馨帮经营的娼寮内,一大群妓女纷纷躲在角落里,惊恐地看着活像一具木乃伊的嗜杀,嗜杀的周围堆积了四五十具尸体,他饶有兴趣的练习拨皮,嘴里不停地道:“不能断,要整个剥下来!”

阴刀无奈地摇摇头:“疯子!”

嗜杀头也不抬:“别在那傻站着,亮出你的刀来,咱一起拨!”

阴刀阴森地笑笑:“我要是让人看见我的刀,就不配叫做阴刀了。”

“切!”

素馨帮重要集会场所门外,连续几个场子接二连三的被砸,这里早就停满了车辆,人山人海,各分会的堂主齐聚在此。

砰!

一个素馨帮堂主脑袋开花,接着又是一些主干成员及保镖被不知从哪射来的子弹撂倒。

潜伏在1200米外楼顶的准星,连连扣动扳机,把子弹射入他们的身体,10秒钟之内他就把弹容量10发的弹匣打光了,他迅速换上新的弹匣,掉转枪口对准开始逃避的鼠辈,片刻,准星就又打光了三个弹匣。40发子弹,40个死人躺在地上!

停在路边扎堆的汽车,为准星的“远距离引爆”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随着他子弹的射出,扎堆的汽车油箱炸开了,附近的人全都受到波及,变成了“火人”挣扎着倒下。

轰轰!

直到素馨帮集会场所像停尸房一样悄无声息,准星才心满意足的收起狙击步枪,快速撤离。

当天,素馨帮经营场子的大厅内、厕所内、食堂内、堂主的床上,同时出现血糊糊的人头。特别是他们发现厕所不通水、吃饭时、堂主拉着女人上床时,这些人头会毫无征兆的蹦出来,仔细一瞧,都是他们熟悉的面孔,帮里的兄弟。

同时,素馨帮经营的12家场子相继被砸。400个帮众被人秒杀,22个堂主死于非命。袭击他们场子的人数只有1到2人,等素馨帮大队人马赶来支援的时候,袭击者像空气一样的消失了。素馨帮不是傻子,不用猜就知道是谁干的,当1000多个素馨帮众赶到萧战龙的住处时,房子周围除了100多具无头、已经腐烂的尸体外,别无其它。

N国最偏僻、人际最少的街区,一座废弃的地下仓库。这座仓库外面完全封闭,连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只有两条通向下水道的路口连接这里。

狼女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哥,狼魔,你们俩是怎么找到这地方的?”

狼眼昂首道:“特种兵要是连这点侦查能力都没有,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两天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金刚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刹那,各种面孔挡住了他的视线。

先锋一脸失望:“老天真是不开眼,居然让你又活过来了!”

“Fuck。你再凑近点,让我掐死你这只白皮猴子。”金刚有气无力道。

护士急忙替金刚做各项检查:“你要知道,是先锋和阴刀给你输了700cc的血!”

金刚把头转向阴刀:“谢了,兄弟!”说完故意闭目养神,不去看先锋。但心中却充满了无限感激。后者气道:“靠!把我的血还给我!”

待金刚身体情况稍微好转点之后,萧战龙扶着他到外面晒太阳,金刚把事情娓娓道来:“几天前,素馨帮派了100多个帮众围攻咱们的家,有的人高举火把想要焚烧咱们的房子。我听到外面的响动后,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用重物堵住门口。优先开枪射杀高举火把的敌人,接着趁射击的间隙封堵住一楼所有的窗户。我本想用卫星电话求助,可它早就被子弹打烂!”

萧战龙拍拍金刚肩膀:“你是好样的,你一个人坚持了10天!守住了咱们的家!”

Rosemary:“没想到素馨帮的眼线有点本事,这么快查到了咱们的藏身地点。”

金刚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对!你们刚走,我就接到杜晓聪打来的卫星电话。她在电话里声称想来咱们这里作客,我一想,咱们曾经在人家府上住了那么久,于是就答应了。她到来之后,也没坐多久,呆了十多分钟就急匆匆地走了,只是她刚走没多久,素馨帮的人就蜂拥而至!”

萧战龙的呼吸变得急促:“阴刀,浪子......”

三天后,阴刀和浪子回报。

阴刀道:“老大,你猜的没错,杜晓聪利用与我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查获咱们的藏身地点,告知素馨帮。好处是素馨帮答应她,三年不到她旗下的产业闹事!”

浪子接口道:“我们是不是要做了杜晓聪?”之后脸马上变了,一脸淫欲:“那个杜晓聪身上散发的职业女性魅力真是让我见犹怜啊,我还没搞过她那种口味的!直接做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萧战龙眼露凶光:“她就算不站在我们这边,也不应该帮助素馨帮,她选错了同伴!”

护士小心翼翼地问道:“既然她和咱们有些关系,是不是要放她一马?”

“她差点害死了金刚。你说我会放过她吗?她既然知道咱们都是特种兵出身,就应该知道,咱们的手段,有多狠!”

夜叉自告奋勇:“我去做掉她!”

萧战龙摆手:“不急。”他把脸转向浪子:“浪子,该你出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