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三十三章 神工鬼斧(一)

王藏山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诗曰: 百战赋归来,言游匡山麓。 爱此嵚崎石,状如於菟伏。 摩挲舒长啸,狂飚振林木。 国难今方殷,国仇犹未复。 禹迹遍荆榛,恐汝眠难熟。 何当奋爪牙,万里飞食肉。 话说天底下有一等真的猛士,虽无岳武穆、辛稼轩、文天祥那样倚马千言的文才武略,但所做诗赋也自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诗曰:

百战赋归来,言游匡山麓。

爱此嵚崎石,状如於菟伏。

摩挲舒长啸,狂飚振林木。

国难今方殷,国仇犹未复。

禹迹遍荆榛,恐汝眠难熟。

何当奋爪牙,万里飞食肉。


话说天底下有一等真的猛士,虽无岳武穆、辛稼轩、文天祥那样倚马千言的文才武略,但所做诗赋也自得天地间一股浩然正气,最是荡气回肠,让人瞧着就是一个喜欢。譬如这首古风就是我中华民族一位处江湖之远的孤臣孽子马占山将军所作。


马占山生于白山黑水之间,是个地地道道的满族人,自幼家贫,靠给地主家放马讨口饭吃。有一回他不慎丢失了马匹,惨遭地主毒打,又被逼迫赔偿。后来,那匹马跑了回来,地主仍不退钱。马占山一怒之下,手刃了这奸贼,然后落草为寇,因善骑射,重义气,被公推为头领,旋又受了招安。


所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马占山从此开始了他充满传奇的行伍生涯,数十年间累功做到了黑省骑兵的总指挥。“九、一八”爆发后,马占山锐身国难,率部与日军血战江桥,克毙日伪千余人,打响了抗日救亡的第一枪。后弹尽粮绝,不得以退至海伦。


马占山江桥抗战,给全国人民以莫大的鼓舞,他的大名响彻大江南北,慰问函电如雪片般飞来。上海、哈尔滨等地组织了“援马抗日团”,卷烟厂还生产了“马占山牌”香烟。


这上海“援马抗日团”的先行官就是杜师的大弟子郭岐凤,旬日前已随马占山退守到海伦一带,倚靠着哈尔滨,修整部队,补充粮秣。


我坐在从奉天到长春的列车上,浑身上下全副武装,四四式骑枪的枪托已被截短,掩藏在大衣底下,腰中别了盒子炮,腿上绑了流光剑,好在冬天衣服臃肿,不虞泄露了行藏。


枯坐无聊,我就躲在报纸后边观察起同车的旅客,一顿饭的功夫就数出七、八个各国间谍来。苏联路警对此心知肚明,并不十分干涉。现在百业萧条,这头等车厢稀稀落落二十几人中,各国间谍就占了一小半儿。


车到长春,我并没有在城市里停留,劫了一匹东洋马,穿过日军的城防,一路向北而去。第二天傍晚就抵达尚未沦陷的哈尔滨,稍作修整后,又溯河而上,天亮前终于来到了海伦城。


海伦城又叫“棒槌营”,东西长七里七,南北宽六里六,乃是长白参客聚居之所。在这里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找着了杜师的大弟子,出身武当的郭岐凤。


前几日,许克武派了他的徒弟李亚子和赵文成先我一步来到郭岐凤的兵营,这两位与郭岐凤一见如故,惺惺相惜,竟然结为了异性兄弟。


海伦城里住房紧张,到处是马占山部的残兵败将,哀鸣呻吟之声不绝于耳,好在马占山派人从哈尔滨采购了足量的药品器械,这才稳定住了军心。郭岐凤到城外租了两间民房,把我们安顿下来。当天晚上,哥儿几个吃饱了小鸡儿炖蘑菇,又喝过几碗高粱酒,躺在火炕上天南海北的一通神聊。


这么一聊我才知道,魔门月宗的前辈许克武有四个弟子。赵氏兄弟是亲哥俩,学了许师轰山操炮之术,大师兄李亚子得了许师机关销器儿的本领,小师妹则和自己的父亲学习儒家六艺。


李亚子年轻的时候风流不羁,深受到西方哲学思潮的影响,崇拜卢骚,于是改了名字叫李亚卢,意思是要当亚洲的卢骚。三十以后,自觉张狂,才把名字改成了“亚子”。


他和赵氏兄弟都是洛阳北邙人士。有句古话,叫作“生在苏杭,死在北邙”。天下龙脉之祖昆仑山,延伸到中原一带化为北邙,乃是中华文明肇始的发祥地。


夏太康迁都斟鄩,商汤定都西亳。后武王伐纣,八百诸侯会于孟津。周公吐脯,迁九鼎于洛邑。平王东迁,避犬戎于王城。高祖都洛,光武中兴,魏晋相禅,孝文改制,隋灭唐兴,后唐梁晋,因循相袭。历朝历代不算陪都也有九个王朝定都于洛阳。


“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旧人墓”,这里山势雄浑,依洛水而高起,立墓于此,正应了堪舆术中“枕山蹬河帝王陵”的说法。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瞻朱雀,后倚玄武,堪称绝佳吉壤。甚至有殁于江南塞北者,亦不远千里,还葬北邙。自夏朝起,有帝王数十,权臣数万葬在此处,冢垒嵯峨,几无卧牛之地,乃是发坟盗冢之辈心目中的圣地神山。




许师自幼酷爱书法,先学颜真卿,后法王右军。他中年以后突然有了个癖好,喜欢到处发掘和这俩人儿同一时代的高门大阀的墓葬。不为别的,只为看看里面有没有颜、王这两位大书法家留下的墓志碑刻。


民国十二年,也就是金岳霖火烧建福宫的那年,许师在北邙东段儿,偃师城附近发现了一座唐代古墓,结果费尽心机也不得其门而入,只好守在外面慢慢想办法。为了掩人耳目,他在村外官道旁开了个铁匠铺,兼做些犁头、马掌、镰刀、铁耙之类的农具。

要说这许师也真有耐性,这铁匠铺一开就是大半年儿,原来许师精通望雪寻龙之术,要等到冰天雪地的时候,望着地气儿搜寻明楼宝顶。然而不巧,发现这墓的时候已是早春三月,这年虽然发生了许多震惊中外的大惨案,但也没能感天动地,六月飞雪。这样许师就在这荒村野店耗上了。

熬到青黄不接的五荒六月,河南大旱,眼看着庄稼没了收成,洛阳附近突然又爆发了时疫。“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许师所在的村子里,有户姓赵的人家几乎死绝,全家十几口人,最后只剩下两个半大的男娃。


“半大小子,吃死老子”,这俩孩子十四、五岁儿,正是能吃长身体的时候,遭此横祸,如不背井逃荒,眼见就要饿死。许师见这兄弟俩相貌清奇,根骨甚厚,兼又秉性纯良,就很稀罕他俩。


许师找到他家族长一说,就收了赵氏哥俩当徒弟,跟在自己身边学习打铁的手艺,好歹混口饱饭吃。这师徒三人待的时间长了,许师就越发觉得这兄弟两个是未经琢磨的浑金璞玉,越看越是喜欢,就挑了日子,正式引他们作了月宗的传人。


这年秋天的时候,有一天赶场,许师打发赵文成提了犁头、镰刀去卖。不到中午,赵文成就回来了,还带回一个人。


这人三十郎当岁儿,看着不像个正经的庄稼汉子。但许师精于相术,最擅慧眼识人,看着二流子一样老大不小的,却是相术中所说的“猴形火格”,最是忠义,又兼心灵手巧,更难得还识文断字,粗通文墨。


别看洛阳九朝古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但在乡下,和全国别的地方的农村也没有两样,识文断字的百中无一,许多农民一辈子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赵氏兄弟就是这样,而且宁愿抡锤头,不愿拿笔头,草草学会了书写自己的大名就再也没有动过笔杆子。许师想到自己满腹经论,学富五车,工书善画,剑胆琴心,没想到挑来挑去收了两个文盲徒弟,午夜梦回也禁不住苦笑。


这个“猴形火格”之人正是李亚子,那天他在集市上看中了许师的铁匠手艺,拿了一个纸样子要许师为他打造一把后来“天地开合无定数,石裂天惊鬼神愁”的绝世大杀器!


有诗为赞:


鸿蒙初判昆吾铁,大禹神人亲所设。阴曹地府浅共深,曾将此铲知之切。

铲名洛阳可探地,鬼府人间称一绝。重该十五六七斤,能长能短能拆卸。


不曾助我闹天宫,却曾随我攻地阙。宝顶龙楼处处通,金棺银椁方方彻。

顿地一指地府昏,森罗宝殿皆胆怯。混沌仙传到如今,原来不是凡间铁!


许师看了图样眼前不由一亮,忙命小徒弟升火拉起风箱,将一根铁条烧得通红。大徒弟抡大锤,自己敲小锤,片刻之后许师甚感不能快意,夺了大徒弟的家什,只手擎起三、四十斤重的大铁锤叮叮当当地敲了起来,看得李亚子目瞪口呆。


只见许师精神仿佛已和锤头结成一体,深谙天地间一种玄之又玄的奥义。每一锤落下的角度、轻重、快慢、节奏无不符合九韶、六列、六英的余韵。时而嘈嘈切切错杂弹,时而大珠小珠落玉盘,巍巍乎若泰山,洋洋乎若流水,至矣尽矣,蔑以加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