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核武1940-1996成本曝光 数钱需要184579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军事上,政治上和经济上的考虑发展和维持其核武,其过去的花费和继续进行的投入是否有必要呢?许多观察人士认为有必要。冷战已经结束很久,美国不必使用核武器而赢得胜利,所以不论成本如何,都是“值得的”。


但是对那些对责任感和对历史按照新的现实进行再次检验感兴趣的人来说,美国在核武器上的花销和为这些花销所制定的依据可以阐释美国核活动的发展速度和范围,并为美国和那些拥有或试图拥有核武的国家提供重要的经验。本议题根据1998年出版的《原子能评审:1940年以来美国核武器的成本和成果》简单考察了一些重要决定是怎样和如何下达的,有什么样的因素影响了这些决定,以及是否曾经考虑过其他替代决定等。这样做可以帮助解释从1945年只拥有两个主要的武器直到最后发展成为超过32000个高精密的武器的过程,这个过程的成本是什么,当时的决策者对这些成本和成果的看法为何。


美国花费如何?


从1940到1996年,美国在核武器计划上至少花费了5.5万亿美金。一些计划上数据的缺乏,以及那些拥有核武器和常规手段的计划上成本分离的困难意味着这个实际数字会更高。这个数字没有包括预计的未来年份中对超过50年的所积累的有毒或放射性废料的储存和处理所需的3200亿美金,和拆解核武器系统和处理多余的核物料所需的200亿美金。如果加上这些成本,美国的核武器计划成本超过5.8万亿美金。


在这5.8万亿美金中,只有7%(4090亿美金)花费在了实际的原子弹和弹头的研发,测试和建造上面。为了保证这些武器可以部署在飞机,导弹,潜艇和其他大量的发射系统上所进行的工作耗费了56%(3.2万亿美金)。另外的8310亿美金(14%)花费在核武器相关的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系统上。美国也花费了9370亿美金(16%)字防止核武器攻击的各种手段上,基本上是防空,导弹防御,反潜战,和民事防御。


美国核武计划造成的最低成本估计


到1996年为止花费了5.5万亿美金,是从1940年到1996年所有军事花费的29%(18.7万亿美金)。这个数字比之前官方或非官方核武器耗费估计都大的多,超过了所有其他种类,除非核国家防御(13.2万亿美金)和社会安全(7.9万亿美金)外的政府花费。这个占了到1996年为止所有政府花费的11%。在这个期间,美国平均每年花费980美金研发和维护其核武器。


对这样巨大的一个数字很难准确理解。为了提供一些参考,请考虑以下内容:


·5.8万亿给所有居住在美国的居民平均分配就是每个人21000美金。


·5.8万亿按照一元面值纸币彼此垒叠可达459361英里(739117公里)近乎往返月球的距离。


·如果你每秒数一美元,那么你12天可以数100万美元,要32年数完10亿美元,31709年数完1万亿美元,那么你要数完5.8万亿美元就需要184579年。


美国得到了什么?


在1945到1990年间,美国制造了超过70000枚核弹和弹头,种类多达65个不同规格,适合于从地雷,火炮到百万吨级的的洲际弹道导弹弹头。这些弹头中的36%是为了战术或战场使用而发明的,而且大约12000枚弹头(17%)是用于防御目的。(防空,防导弹,和反潜)。为了支持这些武器,美国生产了745.3吨的高纯度铀和103.5吨的钚。铀在田纳西州,俄亥俄州,和肯塔基州三个分离的工厂制造。钚在华盛顿的汉福德反应堆,以及南卡罗莱纳的萨瓦那河工厂制造。


曼哈顿计划总计花费216亿美金,其中63%用于在田纳西州的橡树山生产高精度铀,21%在汉福德生产钚。


当美国在1960年达到百万吨级或爆炸力量达到高峰时,其相当于1366000枚用于广岛的原子弹规模的武器。(投放到广岛的“小男孩”原子弹产生了15000吨的TNT当量)。今天的作战性储量虽然很大幅度缩小了,暗示依然相当于91500枚广岛规模的原子弹。


从1945年到1992年9月,美国进行了1030次核试验(215次开放性的,815次是地下性的)。这个比所有核力量国家的次数合起来都多。1962年到达试验高峰,在签署部分试验禁止条约之前进行了96次核试验(39次是开放式)。


冷战期间,美国为116种不同的发射装置生产了核武器。这些发射系统包括6125个战略弹道导弹(11种),4700个战略轰炸机(11种),59个战略弹道导弹潜艇(3种)。以及上万个短程导弹系统,其中很多是双用的。


因为政府美国有把核武和非核成本从可以执行双重任务的武器系统中分离出来,如何估计这些双用系统的成本就造成了一个困难。其中大约25000枚弹头和原子弹---是美国所有核武器的36.5%----被设计成利用“传统”系统发射,如空军和海军战术战斗机,陆军地基和海军舰载的地对空导弹,海军反潜战系统,和陆军和陆战队的火炮部分。建造和运行这些系统的成本在国防部预算中位于“多用途部队”名义之下。


这些成本中的一些部分肯定是分配到了总体核武器上,但是到底有多少呢?按照在冷战期间对多用途部队的装备,运行,和支持成本中的15%分配到了核武器上,其总额为1.2万亿美金。但是考虑到在冷战期间大部分的核武器完全整合到了美国多用途部队的训练和条例中,特别是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15%这个数字恐怕严重低估了涉及核武任务的多用途部队的程度。(一名分析人士在叙述艾森豪威尔政府在1953年到1960年降低对常规武器的重视,而提高战术核武能力时,写道“似乎来假设多用途部队的一半预算都跟核有关并不为过”。


什么是有必要的?


军事和政治领导数年来的官方声明不同,对核威慑和战斗战略的要求都比较主观而且不确定。这样的要求加上对当前或累计的核武器计划成本认识的缺乏,对美国对手能力和意图情报的不足(特比是苏联),还有一个把公众和媒体,甚至一些决策者排斥在秘密之外,于是就造成了毫无限制的军备竞赛。


在关于威慑的争论上,一边是认为可以通过极少几个弹头或者甚至是建造和部署它们的可能就可以达到威慑,(例如朝鲜)。另一边是陆军研究和发展领导詹姆士.加温将军的声称,他在1956和1957年向国会证实并要求仅为陆军就需要151000枚核弹(这个数字是根据在“剧战”中每天会使用423枚弹头的假想算出),以及一个解密的国防部报告---核武器的保留和使用史---其中提到“在1958年,联系参谋最终经过仔细的研究,建议了到1968年拥有一个51000到73000枚核弹的库存水平标准。”这个数字更加形象,1960年的年度生产高峰总数为7178枚弹头,美国在整个冷战期间建造了70000枚弹头。


哪个才是“准确”的数量?考虑到进展的变化,不会有个单一的数字。然而数年来,大量的专业人士想要量化一个最小的核数量要求,而且这些工作的结果也值得加以考虑。


在1957年,海军上将Arleigh Burke,当时的海军作战部长,估计45艘北极星潜艇装载720枚核弹头就足于起到威慑效果。这个数字考虑到可能有些武器会失效,以及一些会被苏联攻击毁坏。(BURKE相信只需要232枚弹头就可以摧毁俄罗斯了).在BURKE做出这个估计时,美国已经有了这个数字6倍之多的数量了。


几年后,麦克斯韦.泰勒将军,前陆军参谋长和后来的联系参谋主席,在1960年写道“几百个可靠和精确的导弹”(装配几百个弹头),由少量的轰炸机运送就足于摧毁苏联了。然而,当时美国已经有了7000枚战略核弹头了。


在1964年,国防部长Robert McNamara和他的“智囊团”计算出400兆吨的当量就足于达到互相保证毁灭,并摧毁苏联社会的目的。当时,美国库存有17000兆吨当量,或是170亿吨TNT当量的核弹。


环境和健康成本


直到冷战结束,美国核武器引起的环境和公众健康成本才受到小量的关注和投入。这部分原因是因为很少有系统性的工作来规定和应对所有的问题和实施情况。但是也是因为大部分政府高级官员在那些核武器被认为对美苏关系意义重大时期中,提高对核武器的生产和测试造成的真实的或潜在危害的关注会感到不适时机。AEC和DOE也尽力降低对这些话题的关注,在这方面上不仅让大众面对危险,而且也让设施中的工作人员面临危险。导致了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冷战结果,虽然美国和苏联生产了可以互相毁灭的核武器,但是主要的受害者都是各自国家的平民。


从一开始,核部门官员对核废料处理的问题就不是一些长远的办法,而是临时性的措施。在二战期间,在汉福德限制区的科学家了解通过把钚燃料棒消融在酸内的处理方法会产生高度辐射性液体废料。他们通过建造巨大的碳钢制造的地底容器来解决这个问题。用碳钢的原因是因为不锈钢供应不足。但是利用碳钢意味着首先要中和酸溶液以防对容器腐蚀而造成泄露。这个中和程序涉及了向废料增加碱液和水从而提高了废料容积。这些容器只是为了短期解决问题而设计,但是战后就没有人再过问此事。因此上百万加仑的废料流入土壤。汉福德官员坚持称废料抵达地下水会需要几个实际的时间。实际上由于他们错误地过于乐观,这些废料只需几十年就可以污染地下水。


美国今天之所以会面临一个耗费3000亿美金的“清除”成本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汉福德的废料容器因为需要维持和增加核武器产量而被忽视。当时的生产是政府的首要任务。要保证其不会伤害人员或污染环境的考虑没有得到重视。如果当时政府仔细考虑毫无限制地生产钚或高精度铀带来的后果,我们今天所面临的许多问题---和成本----就可以避免或极大的缓解。现在看来,在很多例子上“清除”的工作不可能达到效果,而且高污染的地点只好简单地进行隔离并需要几代人的监管。


美国的核武器计划人员健康成本非常重要,但是大多难以统计。你怎么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呢?600000人在核武器设施内工作暴露于高度辐射中。对于有毒化学品的危害也很高。在几个设施中,没有保留雇员对辐射性暴露的持久记录。至少有一个工厂的官员在放射量记录上输入虚假信息。当工人患病或申请工作人员补贴时,DOE花费了巨额的律师费来避免为任何一例投诉赔偿,担心一旦为一件案例赔偿会为其他的案件打开缺口,并招致更加严格的健康和防护措施,而这会不必要的造成成本上升,妨碍生产更多的武器。


铀矿矿工,大多纳瓦霍人在没有通风设施的矿道里不带呼吸器或其他防护措施而工作的情形下,得了肺癌。政府官员非常清楚工作人员的危险,但是却置之不顾,目的是为了保持高产量和低成本。


国会曾经通过了放射性暴露赔偿法,为那些收到核武器生产和试验活动伤害的人们提供赔偿。到1998年上半年为止,政府共为2700人提供了2.25亿美金的赔偿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