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中原烽火 第八章 黄巾暴起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0 8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噬天”那血红的枪身上,滴着鲜血。

那“噬天”本来就带着暗红的颜色,可如今看上去,更有一种妖异的感觉。

张飞挥舞蛇矛,嘶吼这砸碎了一个黄巾头目的脑袋。黄而白的粘稠之物,溅地他一脸都是。

远处赵云手舞银枪,和曹性带着不到一百的从龙卫护着张信在数千名黄巾士兵中来回冲杀。

‘惊雷’带着万钧之力冲击。刚躲过一劫的黄巾士兵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撞飞了起来。那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人还没有掉在地上,就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

很突然的、很突然的黄巾就反了,在张信等人快马扬鞭的赶回北海之时,黄巾…不,张角就反了。如今,数万的黄巾教徒在青州渠帅彭脱麾下大将管亥的带领下,紧紧的围住了都昌县城。

不得不说管亥的确是个不错的大将之才,起码这围城之法的确了得。任凭城中陈宫、徐庶等人智计过人,臧霸、鞠义等人武勇,却愣是冲不破围城黄巾组成的阵势,只能死守都昌。

诚然,管亥人多势众,尽十万的黄巾自不是此时北海几千的官军可以抵挡的。但也能看出管亥的不简单!

中平元年二月二十五,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申言于众曰:“今汉运将终,大圣人出。汝等皆宜顺天从正,以乐太平。”四方百姓,裹黄巾从张角反者四五十万。贼势浩大,官军望风而靡。而此时青州除北海与青州城以外,尽皆落入黄巾之手,而此时青州刺史乃是龚景,虽是无能之辈,却靠着青州民兵坚守在青州城中,分派信使向四处求援。

所幸武安国带着从龙卫,保护蔡琰先管亥以前回到了都昌。靠着北海众人的智谋与武勇也出不了什么事情。

而八百骑兵更嗷嗷的嚎叫着,在张飞的指挥下一排排的发起冲击。这些骑兵训练时间还是太短,并不懂得什么叫做配合,只是懂得一点点的阵法。可就是这群人,杀法更加凶残。本就是一群争强斗狠之辈,要不然也不会在流民队伍中活到现在。又经过斩杀俘虏的锤炼,如此痛快的厮杀让他们更加疯狂。一排排的马刀。杀得黄巾士兵狼狈逃窜。

从乐安一直杀到了这个县城,也不知道击溃了多少小股黄巾的狙击。

天已经大亮,张信猛然勒住了惊雷,喘着粗气抬手喝令:“停止追击,停止追击。”

张飞浑身是血的骑着‘逐日’来到张信的面前,“公子,怎么不杀了?”

张信也不回答,拨转马头往县城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说:“翼德,立刻收拢人马,准备扎营。让兄弟们好好休息一下”

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可张信地话还是要听。

张飞嘬口一声长啸之后,周围的骑兵也随即停止了攻击。

而此时,县城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至少有半数的房舍在燃烧,长街从头到尾,也到处都是死尸。有黄巾士兵的,有县衙官军的,但更多的还是那些无辜百姓。

县尉被杀,县衙已经变成了火海。

张信看着昨日还是颇为热闹的县城,如今却……

赵云、曹性带着从龙卫赶过来。

“公子……”

张信抬手制止了典韦,看着赵云说:“子龙,如今看起来,太平教已经造反了!”

赵云点点头,露出郑重之色。

沉吟一下,张信又说道:“子龙,看来张角身边有高人啊…”

“公子这话怎么说?”曹性赶忙问道。

“咱们前日刚杀了白雀,命公明将信笺送了出去,按道理来说,即使张角反应过来了也得十几天的时间。毕竟张角在冀州,离咱们北海也不是很近。太平教说起来也准备了好多年却迟迟不起事…”顿了顿,张信接着说道:“就可以看清楚张角的为人,此人行事颇为谨慎,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造反。而现在却是起来造反,看来不仅是在青州各地有着一层极为快捷、而我们不知道的通讯网以外,张角身边也有高人……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做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破釜沉舟,提前行动啊。”

赵云点点头说:“末将听公子如此一说,倒也是认同。只是如今张角已反,我们该如何应对?再说如今北海被围的滴水不露。公则现在要面对的,是数万的黄巾叛贼。”

“去青州城,我们现在去青州城!”张信决然道:“都昌县城中有阿福、公则和严象、陈宫他们的智谋,臧霸、鞠义等人的武勇,在加上咱们在北海郡中流民的威望。任他管亥如此的了得,也攻不下都昌!只要都昌不失,咱们在北海的根基就谁也动不了。”

看着赵云听的认真,张信接着说道:“可青州城不一样,青州城不失,则青州可保。如果青州城失守,对于朝廷而言,其害甚巨。与朝廷而言,颜面尽失;于黄巾而言,则会士气大涨。还可能会影响其他各地。到时候就是咱们北海怕是也守不住。”

赵云此时也算听出了名堂,“那咱们这一路的狙击,怕就是为了阻碍咱们驰援青州城的时间吧?”

“这只是一个方面。”张信点头道:“另一个方面也是为了阻挡咱们救援北海。要真的都是这个管亥出了主意,他倒是个不俗的人物!”

“不过我倒是不认为是他。”

“那是何人?”赵云又有些不明白。

“呵呵…”张信笑道:“子龙,如果给你数万的乌合之众围攻有臧霸、鞠义防守的都昌县城,你攻的下不?”

“要是只有他们其中任何一人,靠着手下兵力强盛,我有七成把握。要是他们合力的话,有五成的把握。”说道这里,赵云赶忙摆手道:“末将不是说他们两人合力就不成,毕竟战争可不是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就能影响的了的…”

“呵呵…”张信微笑着拍了一下赵云的肩膀,说道:“子龙莫要解释,我也是见过阵仗的人,怎能不明白一个人的力量在战争中所能起到的力量微乎其微。说起来,若是你和管亥易地而处的话,能有五成的概率拿下北海已经是高看他们两个了。不过现在都昌城中可是还有阿福、公则、严象、陈宫、孙乾、王修、武安、孙观、吴敦、尹礼、昌稀、李通、雅丹这些人,你自问现在有多少机会。”

“属下没有一丝机会。”赵云展颜一笑道:“公子,属下明白了。同时面对阿福他们已经让管亥焦头烂额了,又怎会有时间算计咱们。”

“呵呵…”张信笑道:“子龙,你总算是开窍了。所以啊!一定不是管亥,至于是谁咱们不知道,说不定就是张角身边的那位高人,到时候我相信他会出现的。”

“哈哈…”赵云闻言,愁眉尽解道:“公子如此一说,属下也倒想会会此人。”

“有机会的…”张信沉吟一会道:“子龙,咱们马上就要赶往青州城,可管亥也不是无能之辈,定是会瞅准机会和围攻青州城的黄巾一起围攻咱们…”

“那咱们不就是危险了么?”

“曹性,你不明白吗?仔细的想一下。”张信一脸笑意的看着赵云,却是对刚才说话的曹性说道。

“哦…”曹性笑道:“算了,属下不费那个心思了。看公子如此的轻松,定是算准了。属下粗人一个安心护着公子安全就是了。”

倒是赵云一脸的沉思,试探着说道:“属下心想公子难道是想引蛇出洞…引出管亥,然后设计…”

“不错!”张信大乐,看来赵云果然是成长出来了,只是经验还是不足,要是单独领军一定得配上一名谋士。

“我正是这个意思,只要咱们大张旗鼓的向青州城驰援,管亥定会通知围攻青州城的黄巾夹击咱们,可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咱们是骑兵,机动力强,就是被围住了想要脱身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阿福他们也不是吃白饭的,定会出兵配合咱们,臧霸山贼出身,熟悉青州地形,肯定会抄近路跟上咱们。再加上候选那里的两千丹阳军,我有信心灭了管亥追击咱们的黄巾。只是这里有一个问题…”

“公子请说!”

张信皱眉道:“要是公明从洛阳回来了,我倒不担心他跟不上我的计划。可现在算算日子,公明定是还在回来的路上,至于候选…他没那个能力,说不得还要误事。所以必须得一人前去。”

“公子,末将请令。”听到这里,赵云赶紧抱拳请令。

“嗯!”张信点点头,“曹性要带从龙卫,依他的本事怕是也完成不了这个任务;翼德还要带骑兵,也就只有你去了。记住,领军以后莫要声张只需要小心的跟着我们就是,你们是步卒,若是跟不上我们步伐,也不要着急,只需记得在三日之后赶到前方断头沟。”

“喏!”

“公子说什么呢?怎么不让老张听听?”

张飞在张信和赵云交谈地时候,慢慢的走了过来。

曹性笑道:“老黑,公子说什么你是听不懂的,还是不知道的好,省得头疼!”

“你这曹性,不记得老张不久前才救过你么,怎么如此说我。”张飞冲着曹性撇了一句,然后向张信一笑,“公子莫要听曹性那厮说,你和子龙说什么也和老张说说。”

张信不理张飞,冲着赵云说道:“子龙,莫要耽误正事,快些去吧!”

“喏!”赵云答应一声,冲着张飞一笑,飞身翻上战马,手起一鞭扬长而去。

“翼德,兄弟们可是休息好了?”看着赵云飞身而去,张信才问道。

“那群小子早就吃饱喝足了,就等着公子军令呢!”

“好…”张信笑道:“那你去传令,让兄弟们收拾好,随我前去青州城。”

“好…咱们不会北海了?”

“你是不是惦记着没仗打了?”不待张飞回答,张信笑道:“放心吧!我保证定是让你高兴,只怕到时候你手都杀痛了。” 只要到了青州城,肯定还有的仗打。原本有些不高兴,也随即烟消云散。

……

呜呜—呜呜-!

夜空中回荡起了悠长的号角声,三长两短。

那是羽林军在出战前才会发出的信号,整个大汉国只有羽林军才会吹响这样的号角。

从四面八方,无数人马蜂拥而出,朝着暴民席卷而来。

这些暴民本就是仗着人多,一口气在那儿提着,所以才坚持到现在。|面对着一队队,一列列盔明甲亮的羽林军,暴民突然齐声呐喊,从宫门前潮水般的后退下去。

督战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年男子,头戴镔铁盔,身穿镔铁甲,手舞长矛大声喊喝:“不要退,不要退……冲进去,杀了狗皇帝,我们才有活路,否则大家一起死。

叫喊声很快就淹没。

羽林军竖起长枪,形成一排排的队列。

只听有将领在马上大喊一声:“杀!”

“杀-杀-杀!”

羽林军每前进一步,就会倒下几十个,乃至上百个暴民。

相对于这些经过严格训练,而且人数甚至更多的羽林军而言,暴民的抵抗就显得杂乱无章。

那壮年头领看到这种情况,心知大势已去。

如今还有一线生机,那就是撞开宫门,闯入皇宫中抓住狗皇帝。具体说来,这次计划可说的上是非常的严密。

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张信会留下高顺、张苟和陷阵营。更没想到张温恰巧就在今天带上了他们,平常都是不带的。否则,大贤良师的大业就可以早一天的成功了。

他怒吼一声,扒下身上的盔甲。

对围聚在他身边的百余名教徒喝道:“兄弟们,报销天公将军地时候到了。.

说着,他率先冲向宫城,顺着临时搭建地简易城墙往上爬。

身后那些黄巾也齐声呐喊,随着壮汉就冲了出去。让已经无心恋战的太平暴徒振奋了一下,抵抗开始有章法,羽林军推进的速度为之变得缓慢。

城头上。自从听到羽林军的号角声。高顺心里一松,双脚一软,靠着墙壁就滑坐下来。

也就在这时候,从城下爬上来了一个壮汉,挥舞着一把合扇板门刀,砍翻了两个河东士卒之后,看见高顺,顿时双眼通红。

“狗官,拿命来!”

合扇板门刀挂着风声,呼的就劈向了高顺。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