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望天:近几天一直在思考着“自宫”的事,所以为了不留什么遗憾,我先把以后的某些精彩情节写一点。当然了,最近只是有些烦乱,我“自宫”的可能性很小,大家不必担心! ??不知道什么叫“自宫”?!就是你们所说的“太监了!太监了!!”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其实,我有两部作品,另一部早就太监了。已经“自宫”过一次,相信这一次我能够坚持到底!!]

……

野原美慧子一袭粉红色和服玲珑得体,白晰如玉的脸庞略带着几分憔悴。她轻移莲步,缓缓来到胡先锋近前:“正雄君,我明天就要回国了。临行之前……我、我有件事想要告诉您……”

胡先锋头也没回冷冷道:“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是中国人!真正的小原正雄早就被我喂了野狼!”

野原美慧子娇颜之上顿时闪过一丝苦楚:“好吧!胡先生,我想告诉您……我……我……我有了您的孩子!”野原美慧子说罢,如玉的脸颊上尽染桃花般的绯红。

胡先锋闻听,眼皮登时连连跳动了几下:“这、这孩子不关我什么事,要怪……要怪就怪你们这些小鬼子太可恶!竟敢对老子施美人计,老子只不过是将计就计……”

“你……!”野原美慧子憔悴的娇颜之上尽是痛苦之色:“胡先生,我并不希望您能够认同这个孩子。您一个铁血抗日的大英雄,是无法接受自己有一个日本孩子的……”

“哼!”胡先锋冷哼了一声。

野原美慧子双眸死死盯住胡先锋的背影,眼中含满一汪清澈的泪水,楚楚动人的哽咽道:“我、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只是想求胡先生能为我们的……能为我的孩子,取个名字。”

“这孩子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没权力给他取名字,我也不想给他取名字!”胡先锋仍旧冷冷道。

“我知道您会这么说。其实……我已经想好了两个名字,我希望您能在您的内心深处记下他[她]们……”

胡先锋面无表情。

“如果是个女孩,我就叫她小泉依梦。如果是个男孩,我就叫他小泉存一郎……”

胡先锋闻听,腾就蹦了起来,转身对野原美慧子大吼道:“男孩叫什么……?”

………………


正在登山的这千名鬼子兵,便是附水镇鬼子大队长坂田恒二亲自带队。

身为日军少佐的坂田恒二,掌管着日军的五个中队,每个中队有300人,共有上等兵600名,中等兵500名,下等兵400名。这五个中队除了有两个中队驻扎在附水镇之外,其他三个分别分散在附水镇附近的驻扎点和小镇之中。

由于依山镇经常遭到抗日联军和亲卫军的骚扰,坂田恒二特意在依山镇建造了四个大型炮楼,又派遣了80名上等士兵给予精良的装备,在炮楼内驻扎。并且把依山镇正北方驻扎点的中等兵换成了上等士兵。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形成犄角,互为依托。可是让坂田恒二没想到的是,一夜之间,看似固若金汤的四个炮楼竟被人轻易端掉。不但如此,正北方驻扎点赶去支援的250名上等兵竟也被人打了伏击,损失惨痛。

在坂田恒二的管辖范围之内,一夜之间竟然阵亡了300多名上等士兵,这不但使他大为恼火,更是心疼不已。

阵亡300多名上等士兵!这直接导致了坂田恒二的军队实力元气大伤!坂田恒二怎么可能真就古井无波?

坂田恒二在电话里对龟田剑一所说的,什么“有实力的对手,才是他想要的……”这不过是他用来糊弄龟田,掩饰自己内心的慌恐和失去半数上等兵的惊骇。

坂田在挂断龟田的电话之后,便立刻拨通了关东军最高司令长官武藤大将的电话。武藤命令坂田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支八路军武工队彻底消灭,并且快速通知全军,一但有八路军武工队的行踪立刻上报。胡先锋等人这一次的抢人计划,竟然震惊了整个东三省,就连关东军最高司令长官武藤大将也为之汗颜!

坂田得到命令之后,就象是有了主心骨一般。当即招集了三个中队的兵力和自己的直系卫队,共一千人左右快速赶到了依山镇。

他并没有从依山镇正北大路行军,而是选择了镇西那条大道。因为其它几个中队都在依山镇西方驻扎。

当他带人赶到依山镇,看到四个炮楼里除了全身赤裸的鬼子尸体之外,里面的军用物资也被洗劫的干干净净。这都还不算什么,依山镇中竟然连一个老百姓都找不到了!

坂田此时已经不能用惊骇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不可思义!谁能有这么大胆子?不但杀了炮楼里的上等兵,洗劫了炮楼里所以的物资,竟然连镇上的五、六百男女老幼也全数带走了!这么大的手笔,对方无疑是在向他们大日本天皇的关东军挑衅。能一次五、六百带走镇人,坂田估计对方人数众多,来者恐怕是八路军武工队的主力部队!

坂田带来的一千日军很快发现了青纱帐中,众人留下的痕迹。他们沿痕迹一路追至山下的小树林,接着又在山脚下找到众人爬山留下的痕迹。于是,坂田命令部队快速登山追击。

草丛中……

“杨司令,您有什么好办法?”胡先锋轻声向杨靖宇问道。

杨靖宇娓娓道:“我们先把人分散开,呈扇面状把山脚下的鬼子包围起来,等山下的鬼子大部分都上到了半山腰,山下只剩下一、二百人时,我们再一起开火……”

“这、这恐怕不行吧……?”胡先锋打断杨靖宇的话,他认为杨靖宇想的太过简单:“我们这样很有可能会导致鬼子向山上爬得更快!鬼子已经找到了众人的去向,他们一定不会放弃追击,即使是我们干掉了山下的一、二百鬼子。他们也一定会猜到我们是为了阻止他们登山,才来偷袭他们的。我们只能让他们更加确定山上有我们的人。再者说,他们也没必要再从山上下来,和我们战斗,只要我们这里枪一响,四面八方的鬼子便会赶来把我们团团围住……我们不但不能够牵制住他们,反而无形中告诉鬼子,他们的追击路线是正确的。他们一定会加快追击步伐……不但如此,四面八方的鬼子听到枪声赶来之后,我们还会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呀!”

“呵呵,胡兄弟你想的很周到……可是我还没说完呢!不过,你刚才说的一点没错……但是,你仔细观察了正在上山的鬼子没有?”

胡先锋迷茫的看着杨靖宇,不知道杨靖宇所谓何故。

“正在爬山的鬼子现在大概有多少人?”杨靖宇接着问道。

“从上到下……大约有五百鬼子。”

“那山上最高的鬼子,离山下地面大概有多远的距离?”

“大约有三百米左右。”

“山脚下现在有多少鬼子?”

“大约也有五百左右。”

“如果这五百鬼子,再上到山上三百鬼子,那山顶最高的鬼子距离地面大概有多少米?”

“山上已经有五百鬼子……再加上这三百鬼子,山上的鬼子人数在八百人左右……五百鬼子三百米,那么八百鬼子……”胡先锋扳起手指头算了起来,他不明白杨靖宇杀鬼子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出算术题。

“再向山上爬上三百鬼子,山上最高点的鬼子离地面距离在五百米左右!”胡先锋算了出来。

“山上可有其它路径或是能够让人躲藏的地方?”

“没有,这里山势险遏,而且山体光秃秃的连一颗草都没有……我看鬼子现在攀爬的这条小路,还是我们的人摸索出来的……”

“呵呵……这就对了!歪把子机枪六百米的射程,即便是向山上射击射程会短些,但也绝对可以射伤最高处的鬼子!倘若……最高处的鬼子被子弹射中?那会怎么样?”

胡先锋随即大悟,与杨靖宇相视而笑。胡先锋此时想到了新兵训练时,自己撞飞李春生和雷小军的情形。这大山要比龙尾盘那个“小土坡”高大陡峭的多,这要是有人从高处翻身跌落……

众人按照杨靖宇的安排:两挺歪把子机关枪对准了山上的最高处的鬼子,另外两挺对准了山上中间部位的鬼子。剩余的五挺歪把子和众人呈扇状包围住了还在山脚下的那几百名鬼子。

一切就绪之后,众人潜伏在草丛中静静等待着。

鬼子上山的速度很快,或许是因为日本岛国山地比较多的缘故,所以这些鬼子很多人对攀登山峰都非常熟练。

此时,眼看山下的鬼子越来越少,竟然只剩下了几十个人!

胡先锋有些沉不住气了,心中暗想:“不是说好等山下鬼子剩下一、二百人时就动手吗?怎么剩下了这么几个人,还不见动静啊?”

“打!”

正在焦急的胡先锋,突然听到杨靖宇一声高喝,他把手中的歪把子迅速对准山上最高处的鬼子,右手食指快速抠动阪机……

此时在山上的500米高的鬼子,在胡先锋眼里只有小草那么大。

“哒哒哒哒……”

两挺歪把子同时开火,一梭子子弹快速从枪口处喷出,呼啸着向山上的鬼子奔去。

子弹飞射,山上最高处的鬼子身旁被子弹激起一簇簇石尘,有几个鬼子身上立刻溅起了血雾,那几个鬼子几乎同时翻身栽倒向山下快速滚落。

“啊……!”

“啊……!”

许多在他们身下的鬼子,被他们的身体撞倒,随他们一同向山下滚落。山上最高处的鬼子登时乱作一团,许多鬼子被子弹击中纷纷翻身栽倒,在他们身下被撞倒滚落的鬼子也不计其数。

此时,处在中间部位的鬼子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四挺愤怒的歪把子,对山上的鬼子双管齐下。一个在最高处,一个在中间部位。

“哒哒哒哒……”四挺歪把子疯狂击射,哀号遍山,血红飞溅。

那些侥幸躲过被自己人砸倒的鬼子,却躲不过山下飞射而来的子弹。此时山上的鬼子,别说对胡先锋等人开枪还击,就是滚落下来的尸体都让他们应接不暇,能够躲开尸体,不被撞下山已经是万幸了!

再说那山下的几十个鬼子,在五挺歪把子和众人的同时激射之下,早已血如泉涌,当场丧命!刚刚攀爬上山的鬼子,想要迅速从山上退下来,但却被众人用强悍的火力把他们下山的退路死死封住,能够下山的只有死尸。

山坡上千名鬼子,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还要躲避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尸体。山体陡峭无比,除了这条小道之外,很难再找到落脚的地方。而且,山体光凸凸的没有一丝遮挡之处。

两挺歪把子从高处缓缓下移动着枪口,所过之处便是一簇簇血雾,山上的鬼子由上自下在迅速缩短着。中间部位的两挺歪把子枪口也在慢慢向山上移动。上半部分的鬼子如潮水般向下滚落着,下半部分的鬼子被“潮水”冲刷的东倒西歪,哀号连连。

战斗短短持续了半个小时,山体之上尽是众多鬼子留下的一道道斑斑血迹,山脚之下已然是血流成河,鬼子尸体在山下堆的如同一座小丘一般,此时仍旧有鬼子不断滚落其上。许多受伤的鬼子被压在“尸丘”下面,哀号不断。

其实,被胡先锋等人开枪射死的鬼子,连二百人都不到。其他鬼子都是被撞下山的。试想,从几百米的山坡滚落,就是铜头铁身也要摔成一堆废铁!更何况是血肉之躯!

鬼子在山上没遮没栏,毫无还手余地,胡先锋等人其实就是在单方面屠杀!此时,山体之上除了满目的血痕之外,还剩下了二、三百人零星的鬼子。他们有些竟仰躺在山坡上,居高临下对着山下的乱草丛漫无目地的进行还击。但他们的枪声对众人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