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战国 末世战国 第四十六章 暗黑协议(二)

ljianf1982 收藏 1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


王伯归一连意气风发的走入营帐,挥退左右,笑吟吟的望着轩辕易。

轩辕易闻言见了是老熟人,当下摆正态度,虽说是个阶下囚,但也总要保持皇子的风范是不是。

“原来是你,当日你丢弃家小,抱头鼠串的跑到哈尔刺去作奴才,看来混的不错啊!”

王伯归丝毫不介意轩辕易的冷嘲热讽:“呈殿下贵言,若非当初殿下慈悲,我王某也不会有今天,因此,今天王某特来谢礼,殿下可随我去将军营帐用膳,洗梳干净后,便可回去,所俘虏的一众兵将也尽可带回。”

轩辕易不可置信的问:“有这等好事,有什么条件,说吧!”他当然不会相信对方真的好心到要报恩放自己走,况且当初放他一马也是包藏祸心,说起来,对方会被迫狼狈逃出华夏,跟他也有莫大关系。

王伯归不置可否的摆摆手,作出请的姿势。

经过一顿酒足饭饱之后,王伯归道:“这次放还给殿下的人马都是殿下中京的亲信家将,至于那些统属的土龙木军兵,我就留下来了,想必殿下也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曾经投降过吧!”

见轩辕易点点头,便继续说道:“殿下回去后,到时自会有我们的人跟您联系,到时会泄露几个我们的情报给你。”

轩辕易停止手中挥动的筷子,警惕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何用意!”

王伯归哈哈一笑:“明人不说亮话,殿下放着好好的中京不去享受,而跑来这个兵凶险地,目的不言而遇吧!当然,若殿下对于帝位还有什么信心不足的地方,我哈尔刺帝国也会全力相助!”

“我哈尔刺?看来你还真把自己当作蛮子了,与禽兽为伍有什么自豪的。”对于自己想法被人洞悉的一干二净的轩辕易一心不服,动起驳斥对方的念头来。

谁知道曾经号称文雅之士的王伯归反应比想象中的还大:“蛮子,蛮子有什么不好,来到这里,有我的知己,有识得我才华的人;在这里我能一展所长,我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算禽兽又怎样。当初,我不得不远走他乡来到这里时,我就发誓,要让所有看轻我的人付出代价,让他们知道,谁才是天下第一名士!”

轩辕易被王伯归一番歇斯底里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突然想起自己师傅对王伯归的评价:“虽有大才,却不懂得藏锋;虽能坚毅,却没有容人之量。”

也许他真的只有在这里才能发挥。这是轩辕易最后的定论。

放松下心情,问道:“本殿下感谢你和哈尔刺帝国的帮助,但相信你们不会无偿相助吧,有什么条件就揭开天窗说亮话吧!”

王伯归也从狂热中冷静下来,笑嘻嘻的递上一份协议书:“殿下请先过目,如若无异议,就签上字吧!”

轩辕易漫不经心接过来,不看还好,一看顿时火冒三仗,但他也不敢有骨气的将协议书丢在地上,他颤抖的指着协议书:“太过分了吧,你这是要断我华夏的命脉,你好歹曾经是个华夏人,怎么做起来这么狠!”

王伯归挥了挥手中羽扇,笑道:“这不算过分吧,我哈尔辞要求的不过是一牧场用来放牧养畜而已,所占之地不足华夏半成,用来换一皇位,实在是很值得。”

“可你们占的将是我华夏中国最重要的战马产地和西域商贸之路,这将照成我国军事力量的削弱和税收上的重大损失!”

王伯归心里点头,看来这二皇子并非是只会逞匹夫之永和争皇位的白痴,毕竟还是有些见识。当下道:“我国位处北寒,一直希望有片温暖的放牧之地能度过严冬,历史上游牧民族的南侵都是因为严冬照成的粮食短缺所逼迫,若粮食充足,谁会拼着性命只位果腹。”他说的这些确实是以往游牧民族的一个习性,但这只是几千年前的历史而已,经过大宇宙时代的改变,现在哈尔刺每年的牛羊数量多达数亿,吃都吃不完,还大量出口,所以之前所说的都是些废话。见轩辕易没什么反应,继续说道:“还有就是华夏军事力量一直相对于哈尔刺处于强势地位,要不是哈尔刺的骑兵还算可以的话,早被灭国,所以,这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军力平衡,所以削弱华夏的骑兵力量是必要的。”说道这,王伯归的老脸微微一红,这句厚颜无耻的话他是从西方某大国使者处学来,自己说出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轩辕易心中大麻:你直接说你们打不过我们,要让你一手一脚算了,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说的出口,是不是被北方的风沙吹多了,脸皮也相对厚些。当下拒绝:“王大军师好大的胃口,你认为这可能吗,你们自己靠实力得不到手,你以为通过我就有用吗,象这种卖国求荣之事,就算我答应了,下边的人也不会答应,我就算登上皇位也会很快被人赶下台来。”

“这个殿下就放宽心,本人早就想好了,只要殿下您登位后,我们会立刻发动一次攻势,只要到时殿下配合一下就好,到时责任自然由几名与殿下不是一心失职的将领顶替,既能除去异见者,又能完成与我国和约,何乐而不为!”王伯归突然话锋一转,“当然,如若殿下不愿意签也没关系,愿意签的可不止一个,有着殿下想法的人可不在少数!”

最后这句可就是有着赤裸裸威胁的意味了,意思很明显,你不愿意签就找别的皇子签去,跟你一样傻呼呼的跑来边塞磨练蹭军功的皇子多的是,只是你不签自然会对你不客气。肯定皇廷里有内奸,皇子出巡这等机密都被对方打探的一清二楚。思虑再三,轩辕易终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王伯归满意的收起协议书,再次警告道:“殿下可以走了,不要太晚回去,否则会引起怀疑,还有,请你记得自己可是签了字,你不希望这份协议书公布天下吧!”

轩辕易点点头表示知道,心里却是另一个算盘:等到利用完他们继位之后,谁还会认这些帐,就算公布天下,也可当作忍辱负重而被谅解,国与国之间的协议不是用来遵守的,而是用来撕毁的。临出门时,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王伯归说道:“听说你在华夏时自称天下第一名士,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但就我所见,哈尔刺似乎还比原来弱了不少!”说完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这是对于自命不凡的王伯归绝对的嘲笑,天下人都知道,哈尔刺在一个多月前对华夏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偷袭已成为笑柄,但却没多少人知道这一切都是王伯归所策划的,只当作是哈尔刺头脑发热式的无聊举动,这一直是他心中的痛,而轩辕易这次是一巴掌扇到他的脸上去了,深深捅到他最不愿提及的隐处。

轩辕易前脚走出,拖泰随后走进营帐,却看见王伯归满脸通红,一脸怒容:“军师,你怎么了,是不是那小子怠慢你,让我去把他抓回来。”说完转身就准备出去。

“回来,我没事。”王伯归平复了一下心情,对拖泰道:“把这份协议书收起来,准备撤退。”

拖泰接过协议书迟疑一阵道:“军师,你认为这小子会首诺言么?”

王伯归潇洒一笑:“肯定不会,国与国之间的所谓协议还是盟约就如废纸一般,这些不是用来遵守的,而是用来撕毁的!”

“那军师为何还签这张废纸,还许给他这么多好处?”拖泰不解道。

王伯归一副老谋深算的捋捋胡子的样子:“这张废纸目前还是有用的,况且,谁说我打算要帮他上位了,与其靠别人,还不如要靠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到时你就会清楚!”

拖泰表示拜服。

王伯归走出营帐,望着南归的轩辕易的背影,喃喃自语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他了,有野心的人并不是废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