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真的不咋滴--我四次去台湾后的感想

lihaiping 收藏 31 8849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_31760_9731760.jpg[/img] 因为工作原因,公司(民营)需要开发台湾市场,所以2007年去台湾商务旅游4次,每次15天,最后一次是10天。台湾很多主板厂商用到我们的产品,还要和IC 公司谈合作。本不想写帖子,因为感想太多,开放旅游后,看了网友的帖子,觉得没有什么深度,就写写吧。 1. 去台湾办证件难。 2007年还没有开放旅游,大陆人去台湾要办证,很麻烦,找了台湾商务上的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因为工作原因,公司(民营)需要开发台湾市场,所以2007年去台湾商务旅游4次,每次15天,最后一次是10天。台湾很多主板厂商用到我们的产品,还要和IC 公司谈合作。本不想写帖子,因为感想太多,开放旅游后,看了网友的帖子,觉得没有什么深度,就写写吧。


1. 去台湾办证件难。


2007年还没有开放旅游,大陆人去台湾要办证,很麻烦,找了台湾商务上的合作伙伴,委托北京的某公司才办下来,每个人要4000或则6000块钱的手续费,具体多少我忘记了,人事部经手的。听说很不好办。经常批不下来。不过我们办的比较顺利,可能合作伙伴也就我们台湾的代理商在台湾是上市公司,比较大。他们做的担保,公司还替我们交了2万元的押金。好像是说,如果我们在台湾逾期不归,滞留台湾打黑工之内的,押金就没退了。在香港等机的时候,要专门换入台证,有专门的柜台,每次换证,也没几个人,好像就是我们这一批人。后来遇到某北京的大公司的销售总监,他们也说有时候办不下来证,有几个技术支持的,老是过不去。我估计他们的合作伙伴有问题。


2. 去台湾后,我们的第一个震动,就是台北人太少。


我们3个人在台北街头溜达,都不约而同的说,马路上没什么人呀,车也不是很多,(至少我没遇到过交通堵塞,虽然大部分时间跑台北)。和深圳比。于是我们决定去地铁逛一逛,发现人也不多,反正我们不习惯,觉得太冷清。再后来,我们就等下班,人才多起来,但绝对没法子和深圳比。所以我们认为台北是个悠闲的城市,环境挺好,是个生活得好地方。见到专门陪同我们的台湾代理商,台湾本地人(因为抢生意的缘故,以后陪我们的人有不同的人,就不细说了),他(代号C)告诉我们,确实人不多,本来有600万人,因为经济不好,加上搬迁大陆,现在估计少了一半人。(数字上我记不清了,也懒得打电话给那位兄弟,虽然他现在大陆混了,毕竟我是写帖子,不是写论文,意思到了就可以)。然后P兄顺便痛骂了一顿阿扁,并对能留在台北混,表示庆幸。同时很矛盾地说,象他们这样的小白领留在台北,路子也会越走越窄,因为就业机会在流失。一副压力很大的样子。


有一次打的,我对的士司机发表感慨,台北行人太少了,司机告诉我,他90年代去过广州,也和我一样大发感概,怎么人会比车多呢?我这才注意台北街道上的人不比车多,最少多不了多少。如果算上停在路边的车,很多时候,确实是车比人多。呵呵。


3.关于中山北路。是红灯区?


我们住在中山北路,收了我们几千块手续费的旅行社安排的。400多RMB一天的房间。还可以,老酒店了。第一次拜访Asus ,PPT讲完后,大家交流,气氛调动起来了,Asus的工程师问我们住在那里,我说住在中山北路,附近还有所大学呢,环境很好,挺安静的。他们都对着我一脸坏笑,说晚上有没有出去逛一逛?,我说当然,看着他们诡异的笑容,我反应过来了,说难道是红灯区?某人点点头,我的同事说没发现什么啊,真看不出来是红灯区!确实他们不提醒的话,我们真的看不出是红灯区的迹象,最多发现了几家酒吧,没进去。我连忙解释,这是旅行社给我们定的。我们真不知道。哈哈哈。不过讲这玩意,还是大陆厉害,你们Asus的人经常两边跑(大陆和台湾),应该很清楚。最后大家都哈哈地笑。回去后,我们又在逛了逛,穿大街小巷,还是没有发现什么迹象。后来问C兄,C兄说确实是台湾的红灯区,过去很有名的,日本人最喜欢去了,都是酒吧,P兄在深圳常住过,说:和大陆没办法比的。大陆红灯区很嚣张的。同时自从两岸交流多了后,这里主要做游客的生意,台湾人像他这样的小白领,是不愿意去的。价格差好几倍呢。都去大陆消费,反正也要经常去大陆。。过去有大量的日本人来台湾买春,现在也不行了。P先生又顺便把阿扁大骂一顿,说日子难过啊,经济不好,什么都不如以前了。


3.台湾的风景太普通:日月潭就是个潭


因为有人带,我们去了台湾北部能去风景区,台南的没有去,太远,也不知道有什么风景,感觉是没有什么有名的。毕竟我们是来跑业务的不是专业旅游地。但跑的地方也不少,上午办完事情,就开车去旅游。周末更是如此。我们总结是如果是想看风景和山水,就不要去台湾了,没什么好看的,绝对比不上大陆。如果你没有去过大陆的著名风景前,最好不要去台湾。比如日月潭,真的没有意思,太普通了。去了后,我们才明白为什么不叫日月湖,而是叫潭。太小了。轻轻松松围着它走了一圈,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潭边有庙,潭中有小岛。想旅游,还不如去桂林,西湖,滇池。总之日月潭就是个潭,不是湖。反正我是觉得很无趣。跟着我们去的总监大人倒是喜欢走走看看。后来也说就是那么回事情,图个新鲜吧。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不是装B,总觉得比不上大陆。唯一值得肯定的,是一个海边,海滩是有类似珊瑚和风化的岩石做成,奇形怪状,很有意思。不知道大陆有没有。这是我觉得唯一值得肯定的地方。此外就是老蒋的雕像,这也是大陆没有的,再加上故宫的博物馆的翡翠白菜和玉的东坡肉,嗯,确实巧夺天工,绝对是宝物啊。当时两岸在讨论台湾对大陆开放旅游的事情,我们3个人都说,自费我们绝对不会来台旅游的。还是在大陆旅游好,性价比高,风景不错。我们心中隐隐约约对那些将来花几万元到台湾旅游的大陆同胞有种幸灾乐祸的期待。 C兄也说其实没什么好看的,既然来了,就晃一晃吧,总不能不去晃吧。(申明:关于去台旅游,是我个人观点。你钱有多,又有时间,去北极我都没意见。但希望能抱着一个平常心去台湾比较好。不要事先别太激动,兴奋。呵呵)


4.关于房子内和房子外,竞争力的差别


台北的市容还不错,高楼大厦的现代程度和市容比不上上海,大都是20多年前经济腾飞建的,到现在市容就有些老了,和深圳是可以比的,差不多吧,但还是没有深圳现代摩登吧。但绝不是陈旧,仍然是个现代城市。他们自己也酸酸地说:当然不能和北京上海比啦,我们早就建设好了,不象你们那么新,那么摩登。我们听了,心里还是有点自豪的。哈哈。但是这个自豪感,随着我们拜访IT大客户,马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首先他们的工程师素质高,很多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很多。也很平常。绝对没有国内那些海龟,恨不得额头上刻上“我是海龟”,那样牛的样子。我感觉,有点职位,过30的,一般都是有留学经历。最重要的是,他们的IT等高科技发展了20-30年了,培养一大批人才,陪着我们的另外一个A先生40-50的样子,为显示他的实力,到那里都能很随便的就和客户搭上了同学,校友,朋友的关系,一问谁谁,就扯上了关系。查了一下,结果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总能扯上点渊源。然后就开始双方开始忆苦思甜,回忆20多年前或则10几年前做了什么项目,当时有什么业内趣闻,谁谁又去那里了,有什么成就,某某是如何发家的。我们也顺便补习一下高科技的发展史。总之,他们毕竟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更上美国的脚步,主攻高科技中IT。IC。那个时候大陆,比如联想还在中关村攒机,搞贸易呢,这么多年下来,可以说他们已经有了传承,培养了大批人才,而这些都还在工作中。我们去了Realteck和威盛,看到很多鬼佬在打工。 总之开始关于“建筑”的自豪感彻底消失了,感觉我们大陆在高科技研发这一块,还是差很多,特别是半导体这一块,就差得更远了。这一点我们还是很清楚地。感觉两岸的区别就是房子内外,大陆强在房子外,外表好看,建筑得好,可是进到房子内,看到这些人,我们就差远了,感觉我们主要精力放在建房子上了。没办法,台湾的大富人都是高科技的老板局多,我们呢,都他妈的是房地产商局多。空架子啊,叫我们如何自豪建筑比台湾强呢??


5. 101大厦,世界最高大厦的魔咒


台湾也不是没有非常现代的建筑,比如101大厦,说是世界第一高。我看了,象个瘦瘦的宝塔,一节节的。A先生嘲笑说101建成后,一直是亏损的,因为建成后,台湾经济就明显不好了,租金又那么贵,都没租满。世界最高建筑(地标)就是个不祥之物,它到那里那里就衰,以前是吉隆坡的双峰塔最高,98年建成,一建成马来西亚就走下坡路(金融风暴),后来轮到我们台北101成了世界第一,建成了,台湾经济也是掉得很厉害,和以前没办法比。然后又开玩笑说,听说你们上海要建比101还高的建筑,要拿第一,上海要小心哦,别建成后,走我们的老路,经济就下滑。哈哈。


刚此我查了一下,世界最高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于2008.8在上海落成。比101高12米。2008年是中国经济的转折年,明显的不好起来。可见真是个不详之物呀。不知道,下一个最高纪录会在那里诞生。要小心哦。。


其实都是泡沫经济的地标也。


先写到这里吧。有机会再谈谈我看到的台湾的均富,台湾人的压力和苦闷,对统一的看法,物价,台军内部的军阀作风,台湾小吃,一个隐藏的民进党人(C兄怕我们歧视他,一直说他是前国名党员。无党派人士。哈哈。。。)


我要睡了。没力气了。为什么以前不愿意写,因为一次写不完,所以就一直都没写。总希望别人写出来,我来看帖子就好了。


我四次去台湾后的感想(二)


5. 台湾的均富---从服装和服务员收入上看


走在台北的大街上,我们很快发现这个城市和深圳,上海,北京,有个明显的差别,就是在大街上没有农民工服装的人,也没有衣衫褴褛的人,大家衣着的水平没有什么差距,以至于让你不容易能判断出他所处的社会阶层或则阶级。在大陆,这一点是很容易做到的,他是农民工,盲流,工人,白领,公务员,富人。。。,我相信有社会经验的人,是容易从服装上来判断一个人的所属的阶层的。


此外他们衣着是很普通的,甚者有点平庸,但绝对不庸俗,很难看到有性感,或则时髦的,或者富贵逼人,不像在深圳,我总是能看到小妹妹们“靓丽”的风景。我曾经仔细观察过深圳的人群,越是受教育低的女孩子,打扮越倾向于性感内。而我在台北累计晃了40天左右,在街头没有发现过一个摩登女或则男。是的,也许我的运气不好,但确实是这样。(当然肯定是有的,比如槟榔MM,不过要到台北以外才有)总之,大家穿得都很普通,很家常,拜访的客户也是如此。


这里有一个插曲,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同事们都穿着名牌西服,打着领带,质量好的皮鞋,总之一副很NB的打扮,好像是外交官似的。而我却穿的很普通。结果还没有到台湾,在香港登机的时候,就遭到了领导善意的批评,暗示别太土包子了。本来想解释,客户绝对会穿的和我一样,没有必要穿得太正规(因为经常和IT人士打交道,真的IT人士都不会太注重服装的)。但想一想算了,没必要争,让事实说话吧。作为妥协,到台北的第一个晚上,我一个人跑到士林夜市(某人指点此为台北练地摊的,晚上是人挤人),买了件廉价的西装和领带,装样子。结果如我所料,到台北的第3天,同事和领导们都不约而同的,把西服和领带收到衣柜中。因为不管是在街上走还是到大公司去拜访,都感觉到自己穿得太正规了,和环境有冲突。


时间长了,和小酒店的大堂服务员就熟悉了,酒店不大,除了大堂的服务员外,就是几个打扫卫生的阿姨内人物。他值班的时候,就聊起来了,我问他每个月待遇如何,他说在台北象他这样的服务员大概是7500元RMB左右的水平,也就是3万台币。自己买了台想QQ样的小破车,每天用来上下班。说自己是属于底层人物,没读大学,一直干这个活,混得很不得志,7-11店员大概也是这个水平。后来我问了C先生,他的工资大概是5万台币月(1RMB=4.0台币),以前有,奖金和股票,分红,经济不好后,也没有多少了。有一次看电视新闻,说有个广达的40多岁的工程师因为赌债的原因自杀未遂,说他的工资6万台币。后来我问了一下,象这样大的IT公司的普通工程师大概也就是7-8万台币,当然奖金,分红,我就不好问了。你知道,我不是社会调查员,所以也就只能这样问问,肯定不全面。但我感觉到差距不大。想深圳一个服务员或则生产线MM也就是1千多RMB,而深圳大公司的资深工程师没有7,8千元一个月,都不好意思出来说。后者是前者的7-10倍。如果照这个逻辑算,C先生或则仁宝工程师们应该是28万台币或则40万台币一个月。我把这个计算结果和我熟悉的几个客户说了,他们说他们这里的工资差距没有大陆那么悬殊。台湾是比较均富的,不过现在经济不好,贫富悬殊的问题要比过去严重了。


虽然当然我说的很不全面和科学,没有太多的统计数据,抛开富人和官员不谈,我认为大陆什么时候能做到台湾这样,应该可以叫均富了。均富社会的初级阶段大概是台湾这个样子吧,不过我知道日本和西方福利国家要做得更好些。是否均富,不应该看大老板和普通群众的差距,而是要看服务员和资深工程师收入的差距。象大陆这样,动不动就差个7-10倍,这还是普通打工者之间的差距,普通打工者之间的差距叫做阶层的差别,郭台铭,王石和小白领的差距叫阶级差别。阶级差别在任何号称均富的社会都是巨大的,没办法比的。呵呵。台湾警察的工资也即4-8万台币(12级官阶,最低是4.2万台币,最高一级警监的是8.2万),普通公务员也是就这个水平。属于阶层的差别。在深圳,上海和北京,我想不考虑腐败的因数,警察和公务员的工资应该比生产线上打工MM们或则7-11店员们高个7-10倍,是没有问题的。而台湾是1-2倍。如果考虑到腐败因数,大陆数量不明的公务员和警察应该属于阶级差别类了,大家都明白的,就不多说了。呵呵。


6.台湾人的压力--10年工资不涨,物价涨一倍。


07年台北的物价我是比较过的,因为我要天天吃饭,打的。20元RMB的盒饭可以吃得好。他们过生活的物价应该是深圳的X1.5到X2,我说,不考虑房价,服务员都有7500RMB元,你们的生活很好呀。怎么天天叫日子过的苦。他们说还是要考虑房价的,台北房价超贵,均价在3万人民币以上,在台北一套房可以在深圳买3套,所以很多人在台北县、桃园县买房子,天天开车上班。而且很多就业机会都跑到大陆去了。但重点不在这里,不买房,也就凑合着过的。房价贵,大陆也是如此。所以彼此彼此也。


但有个大陆没有情况,就是近10年经济停滞不前,工资10年都不涨,是真没有涨呀,但物价涨了1倍。你想想给人的心理压力有多大,谁受得了。我问了很多人,都是这么说的,而且说的时候,表情基本一样:无奈的愤怒。对于一个均富的社会来说,10年不涨工资,物价涨1倍,确实很难受。


1个经济10年停滞不前的社会,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不过他们底子厚,又是均富,所以没出什么大事,叫得凶。如果我们大陆也来一个经济10年停滞不前,工资不涨,物价涨1倍,估计就出大事了。不过2008年起,我们是也是也进入了这样一个时代呢?


7. 对统一的看法---好像没有人愿意统一


不可避免的,会问他们愿不愿统一,C兄严肃的告诉我,幸好这时台北,偏蓝。如果在台南,绿营的大本营,想我这样问愿不愿统一,搞不好会吵起来,说不定会挨打,如果我把G党的那一套拿出来的话。呵呵


不过在台北,我感觉国际大都市的人还是很温和的,又是偏蓝的,所以他们和我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客气地说不要台独啦,维持现状就好了,但没有一个人说愿意统一,但也没有一个人说不愿意统一,主要是考虑到我是大陆人,给我讲讲礼貌。有时侯坐的士要40多分钟,和的士佬谈这个问题,也是这种态度,有个的士佬很紧张地问我是不是大陆特工,来搞调查的,可见问愿不愿意统一,多么的异类!!!


后来和几个台湾朋友混熟悉了,愿意讲点心里话了,他们告诉我基本上大陆老兵那帮人也死得差不多了,台湾社会没有人愿意统一的。后来C兄告诉我,本来还有些人倾向于统一的,后来两岸开放交流的深入,体会到了大陆实在是太腐败了,社会制度和他们太不同了,这些人就再也不出声了。我说是不是还嫌弃大陆穷,C说有点,不过上海发展得很不错啊。哈哈。我问那1国2制不好吗?你们可以保留你们的制度,C说:你在大陆看不到新闻,他们看了很多新闻报道,意思是大陆不守信用,干涉HK,1国2制,对台湾人来说很不靠谱。关于大陆如何干涉HK,以至于留下了不受信用的说法,他没说,我也没问了。也懒得问了,毕竟我是来跑业务的,不是来搞统战的。这个伟大的任务还是留给G党的同志们,留给北大那些喜欢傻笑的同学们吧。总之,我知道没有人愿意统一,就可以了。为什么不愿意统一,这就不关我的事情了,我还要跑业务呢。


有一次我开想笑的问,大陆动武,登陆台湾,你们愿意上前线吗?(台湾男人都当过2年兵)C兄说,抵抗个屁,小命要紧,我是小老百姓。G先生说:他也不会去,因为有老婆孩子要养。关他屁事。(他们都是白领),那个酒店服务员也说,不会去打仗,会找个地方躲起来,生活还是美好的,不像大陆比较穷,喜欢喊打喊杀。因为我是去跑业务的,只能接触到这样的人,反正没有一个人准备上前线抵抗的。考虑到均富的社会,我估计在台湾北部想找一个台湾***分子,应该比较难吧(台南没去过)。大陆***网站的FF们看到这一段,应该象鲨鱼见到血一样的兴奋吧。不过下一段的内容会让你们稍微冷静点。


8.台湾的地形==很适合抵抗机械化部队


90年代,台海危机的时候,大陆增加了对台军事压力,网上一片喊打的声音,很多专家和FF们都断言,搞定台湾7天就OK了,基本上都认为能迅速胜利,当然美国不干预的话。而且很多人都在研究如何在美军干预前,快速搞定台湾,所谓快速就是7天,绝对没有1个月的意思。同时台军的各项演习也是以如何在美军来援前,顶住共军。要顶住共军7天。


总之双发都不约而同的把焦点放在反登陆上了。关于登陆成功后,双方就自动忽略了。大陆这边可能认为登陆成功后,就要一泄千里,大事定已。台湾这边什么意思,我就不知道了。当时我就怀疑这种说法,因为台湾的地形狭窄,一条大山脉贯穿全岛,一条环岛的公路。东西对穿的话,是要通过中央山脉的。这种地形机械化部队很难展开,守住一点,就守住一大片了。这种地形有点象意大利,当年德国凯塞林意大利元帅就就是利用地形,以少量部队硬是让盟军的登陆部队展不开,拖到二战结束。


07年我带着这个疑问,在坐车的时候顺便看了看地形,确实不太好攻,环岛公路很多地段(注意是地段而不是地点)很险峻,一边是高大笔直的石头山壁,一边是象堤坝,公路是在堤坝上,不宽。堤坝下不是海滩而是礁石和海水。如果用爆破的话,可以把路给堵的结结实实。机械化部队根本开不动。(不过忘记问了是在东海岸还是西海岸了,我只负责坐车)。这是南北方向。东西方向的话,有一次去游什么山,进入山区,那就更险了,穿隧道,山与山之间,是用高架桥连接的,桥真的很高,下面都是深深山涧,山很陡峭,不走高架桥从这个山爬到另外一个山,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所以攻台部队,应该把爬山训练重视起来,地点可以选择张家界的天子山。(当然没有天子山那么陡峭)。我恶意的怀疑老蒋修路是不是早就考虑到战备问题了。呵呵


看台湾地形图,你可以看到台湾西海岸那条平原完全被山脉和海节节结结实实住,所以台湾很多军事基地都修在西海岸。


总之,我军登陆后,如果台湾30-50万现役部队,百万级别的后备役,愿意节节抵抗的话,我军必须离开机械化。台军坚守到美军全军来援,都没有问题。英军来援,也没有问题。关键是看台军愿不愿意抵抗。


所以武力解放台湾,从军事角度来看,还是个政治问题,如果让台军放弃抵抗,否则这仗一时半伙是结束不了的。速胜一点希望都没有。如何让不愿意统一,又不愿意打仗的台湾人放弃抵抗,是tiexue的武力解放派的FF们应该研究的。哈哈


我四次去台湾后的感想(三)


9. 台湾的新闻节目-----一个闹字了得!顺便谈谈台湾的司法独立的确立


记得07年第一次去台湾,我就被台湾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吸引住了,一有机会有兴趣盎然的看。当然来之前,就听说台湾电视新闻非常闹心,密集轰炸,P大的事情(也就负面新闻)狂轰一通,好像台湾天下大乱样的。但是对我来说比较合适,因为这样比较容易快的了解台湾这个社会。我们可以通过电视镜头,观察台湾人平时的生活,比如普通群众和穷人的生活环境,住的如何,穿得如何,有什么怨气!别误会,我不是“真理100”先生。首先富人的生活,看电视据就可以了。其实台湾赤贫的人非常少,穷人惨的时候,大概就是"真理100"先生回的那些帖子那样,收入低,吃饱饭而已。日子过得很紧张,很可怜的。但没有达到大陆那样一个村一个村的去卖血的地步。呵呵。就大陆而言,我们很难通过央视看到大陆穷人的真实生活,比如邓yu jiao的那个穷家。又比如。。。。猫眼这方面的帖子还是有的。在我们的央视,天下是和谐的,穷人是快乐的,感恩的,官员是公仆的。台湾的电视恰恰相反,天下是很闹的,穷人是不满的,官员是操蛋的。


总的来说,台湾的新闻节目和猫眼看人一样,满足的人民对新闻节目的3个基本要求:


1.这个世界安全吗?(金太阳又射了)


2.我和我的家人安全吗? (坐公车要带锤子,修脚刀是女士必备武器


3.今天又有什么新鲜事?(绿坝屏蔽中共宣传网站)


台湾太小,才3-4万平方公里,几十家电视台,社会实际比较安定,每天那里有足够的新闻来吸引人的眼球,但竞争是激烈的,是残酷的,所以记者们为了生活到处掘地三尺,上窜下跳,穿针引线,扇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甚至故意挑逗当事人主要是政治人物,制造新闻。


比如:我在台湾看到了这样一个新闻,非常搞笑。首先申明,2年前的事情,有些地方记不住了。大意是


民进党一个姓蔡,男,立法委员,长得并非文质彬彬,为了什么事情给国民党打擂台,很有把握的样子。有记者就挑逗他,说要是你输了怎么办,蔡委员正在唾沫横飞,突然被人将军一把,很不爽,说,如果是我输了,我就不姓蔡,就姓婊子养的裱,以后你就叫我婊兄好了。(我有点记不清的地方就在这里,又好象还说那以后我就是裱子养的,反正话很粗)。结果很快他输了,说得不对。这位蔡委员,很自觉,不用人提醒,倒也爽快,立马把他立法委员的办公室的牌子由蔡XX立法委员改成婊兄立法委员。唯恐记者不知道,还喊记者去看,并且头上扎个白布带上面写着裱兄,让记者拍。还很豪气地说,我说话是算数的,不欺骗民众,敢做敢当云云。(大陆朱正龙这个挺虎派,要好好学习)。其实也就是我觉得很新鲜,第二天我问了几个人,感觉到“群众的情绪是非常稳定的”,没人当回事,可能看多了政客的表演。政客们为了选票,总是喜欢在选民们面前表现,实在没辙了,就开始闹,象个被冷落的小屁孩,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时候,就到处拉屎拉尿。街头作风浓厚。呵呵。


还有个新闻也比较搞笑,说抓住了一个大强盗。上次给他跑了,但跑得惊天地泣鬼神。大意是躲在山路旁边的一个独立小房中,被台湾警察叔叔包围了,警方这边过百人,强盗这边2-3人,从晚上打到上午,双方枪战上千发子弹,还冲动了装甲战车(防爆车?),结果被强盗拦住了一辆民众的轿车,用枪顶着人质,上车,跑了。呵呵。这个镜头,我看了。到现在还不明白,那个民众的车,是怎么开过来的,都上百人打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了,子弹千发。总之我很佩服这个民众的胆量。也许无知者无畏,安定太久了。哈哈。强盗有大陆二王的风范。 但没有杀几个人。好像就死了一个强盗。还看到台湾警察叔叔们畏畏缩缩蹲在装甲战车后面的镜头。看来全世界的警察叔叔们都是怕有枪的,大陆的杨佳一把刀,就能从警察局1楼杀到21楼,要是有枪的话?啊哈哈。


最叫我震动的是,台湾高捷弊案,大概的意思是,因为修高雄地铁的泰国劳工,(好象台湾人已经不干这些苦活了),因为待遇问题,闹事,然后被媒体挖呀挖,挖出了阿扁的秘书长之内的人物受贿。当时电视台都请了一票人在节目中评论分析这个事情,其中以TVBS电台搞得最好最火。我开始当肥皂剧在看,但很快发现不对头了,里面有个叫邱毅,方脸大嘴,火力最猛,是主角。每次上节目,象李敖那样,还带着文件资料。时不时,举起一个文件,如何如何,或者摸出一张照片,如何如何,旁征博引,气势如虹,有理有据,论证严密。叫人拍案叫绝的是,每次去,总有新的证据或则爆料,整个案件象剥竹笋样的,一层层挖,很快就真相大白。邱说,有人持续地给他爆料,是因为阿扁那边收了别人的贿赂,不给别人办事,没接到工程所以反水报复。而且他还被人盯梢,每次去拿“深喉”提供的资料时,还要摆脱盯梢云云。当时我没有意识到,我在见证历史,这是阿扁崩溃的开始和台湾司法独立的开始。总是觉得很奇怪,案情大白了,证据确凿了嘛,怎么台湾检控方没有什么大动作,不作为呢?(不过我们的邓玉娇案是检控反过来整,呵呵)媒体也说台湾检控包庇政府,怕阿扁报复。我觉得台湾的民主不过如此,司法不独立,过不得硬,很失望,露出了5毛般的冷笑,大家彼此彼此哈。很受震动,原来台湾的民主也是虚假的。还对他们说,你们虽然普选了,新闻也自由了,但司法还没有独立呀,关键时候还是假的。他们也说,是比较黑,谁敢找总统的麻烦,按法律检控的老板都是总统任命的。嗯,人民群众的情绪不太稳定。呵呵。 回来后,我拿这个例子到处说台湾的民主是假的,司法还没有独立,可惜没有人给我5毛钱。3个月后,我又去台湾跑业务,看新闻,才知道这个案子给办了,阿扁的秘书长等人被抓了,把事情给抗下来了。再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媒体一发不可收拾,又把阿扁的女婿(太子党啊)给挖到监狱去了,说是股票内幕交易,搞了有1亿RMB,我还跟他们感叹太冤枉了,这在大陆算个毛事。(注意阿扁还是总统),再后来,我在大陆看央视的海峡两岸,大嘴立法委员邱毅因为游行的时候,情绪激动,带头冲击政府机关,违法,进了监狱,很多立法委员给他送行,说这是阿扁的报复。不过确实是违法了,这点没有疑问。现在是出来了。最后就是阿扁也进去了,这个大家都知道了。友情提醒2009年初,陈哲男,阿扁的秘书长1审,2审,都判无罪。(是本贴网友提醒,我查的),不好意思,大陆媒体普遍都没有报道。呵呵。但他,因为梁柏薰司法黄牛案2008年6月26日,2审,依贪污治罪条例“利用职务上机会诈取财物”罪,改判陈哲男徒刑九年、褫夺公权六年。这个案子,检控双方都可以上诉,等待最高法院判决。必须第3次审判。台湾法律和我们不同,判5年的,必须3审特此说明。超過新台幣150萬元超過新台幣150萬元,經過最高法院許可後,則可以到三審~。大概是这个意思,和我们不一样。)


总之,台湾新闻自由是完全确立起来了,由于台湾还没有进入垄断资本主义的阶段,媒体还没有被垄断资本势力,金融寡头势力给控制,不像欧美有主流媒体和非主流媒体之分,所以新闻自由得很,乱战一团,各显神通。就这点来说,香港的媒体受资本的控制要大些,这也许成龙大哥卫生为什么老不习惯台湾的“乱象”,他应该温习下某名言,报纸上太干净,社会将会很肮脏! 。(弱弱的提醒,大陆四大银行,应该是标准地金融寡头),司法独立是从高捷弊案开始正式确立起来了。呵呵。关于选举,阿扁下台的那次选举,算是比较干净,平稳度过。所以就我个人的体会让我承认台湾是个民主社会了。


下面的这段文字是我的猜想,不一定对,没查资料。


我感觉台湾的民主制度,虽然仿效西方,但从法理上来讲,还是沿用中山先生制定的五权宪法,过去一直没有真正全面的落实过,当然是有漏洞的,不像美国宪法,一直都在实践中,不段的发现不足,不停的修正,所以有很多宪法修正案,宪法的解释案例,不断的将三权分立,人权等贯彻到实际中,而不是停留在字面。这是个渐进的过程,(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光荣与梦想》,描述了20-70年代美国社会的变迁。)但我们不要责怪中山先生,在1906年能提出这样一部符合民主的现代宪法概念是伟大的,为什么伟大呢,看看103年后,大陆群魔乱舞的五毛们的思想,你就可以感觉到中山先生的伟大。哈哈。


司法,简单按照大陆的讲法为公,检,法。台湾的问题出在检字上,我记得看过一部美国电影,其中提到美国的洲检查长,县检察长,是普选出来的,对选民负责。而台湾的检查长好象不是普选出来的,而是上面任命的。所以才有检控方不积极,不主动,被人民和媒体推着走的现象。台湾民主后,虽然屡次修宪,但基本上都是围绕着统独之争进行了,而没有努力完善民主制度,从法理上完善民主,不能说不是遗憾,从而反应出内耗过度了。作为大陆的P民,我没有查阅五权宪法以及台湾的检控制度,所以有不对的地方请指教。当然大陆的公,检,法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友好的,团结的,无缝连接的,而且是紧密团结在执政的大旗下,威力巨大,声威赫赫,有利地维护了社会的和谐,让不明真相的无知民众屁滚尿流,四散奔逃。故谓之p民。呵呵


10. 最后说一个台独老太婆和一个台湾老兵===联邦制?


码字难,讲之前先说说台北的的士,都不错,干净。而且没有正式发票,如果要票的话,是手写的,往往要你自己填写。出差的同志们一定都注意到了。呵呵。此外,开的士,只要自己买车,考取执照后,就能运营,考执照不要钱的,也不难。以后一年交不到1000元RMB管理费即可!一个爽字了得。不像深圳的的士,每个月要交1万2-4 RMB,车虽然是公司的,但要上贡6-8万元RMB,不退。其他一律自理,5年后重新来一次。呵呵。现在好像不用上贡了,司机累得象条狗,负担还是很重。可见大陆民生之艰难。其实大陆各地都是如此。此外在台北听到要防止的士司机侵害乘客的说法,原来台北这边和大陆不一样,一般是的士司机侵害乘客,比如把你拉到僻静处,侵害你的权益。但在大陆,恰恰相反,往往是犯罪分子侵害司机,搞得的士装上了种种高科技防范措施,比如一旦有事,车自动锁死,门窗都开不了,好瓮中捉鳖。这类装置,大陆形成了一个产业,对GDP的增长做出了贡献。呵呵


说正题,有一次等大巴去机场回大陆,在等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太婆,他看出我是大陆人,就和我聊,大谈她的台独理念,我一问,原来她定居日本,回来探亲的,觉得你都到日本去混了,还谈什么台独呢?按照流行的说法,是你不爱台湾。老太婆不放过我,说个没完,大谈台独有理,她的意思是满清不要台湾了,现在台湾富裕民主了,你们又要了。。打压台湾国际空间。。武力威胁。没有什么九二共识。。,有点记不清了,好像她在日本遇见了毛左,气一直不顺。反正我也没心思听一个住在日本的老太婆谈台独,所以不断点头,讲礼貌(向台北人民学习),最多说不要打仗,维持现状,眼睛四处张望,很怕为焦点人物,万一冒出个记者,就好玩了。老太婆大喜,觉得占了上风,越说越来劲,最后说大陆是哥哥,台湾是小弟,早就分家了,何必又要起过呢?我忍不住了,说确实是兄弟关系,也分开很久了,小弟要单独过是没有问题的。为了分开过,就不承认是自己的妈生的儿子了,不认祖宗了,好象不太好吧。其实我个人觉得只要你承认是一个中国这个妈妈,你爱怎么过,就怎么过,这不过分吧。你不承认这一点,当哥的面子挂不住,再说中共表示只要承认大家都是中国这个妈生的(这个是我编的,到底一个中国是不是这个意思,我还拿不准,我非党员,没有学习党的文件的机会),什么都可以谈,你们可以保留军队,制度,甚至是国号,国旗。当然我还是补充了一下,毕竟不能欺骗老人,说我记得胡景涛是说过“既然台湾和大陆同属一个中国,就不存在所谓大陆和台湾谁吞并谁的问题”,只要承认一个中国,什么都可以谈。但能不能保留国号,国旗,这个还要谈,我就不知道了。老太婆有点反应不过来,在思考中,车来了,我跑了。。。


车上我回忆起94年,我从大学坐火车回家,遇到个台湾老兵,聊起来。还记得:我问他那个时候您相信老蒋会反攻大陆成功吗?我原以为他说会不相信,不料他说相信,说老总统把他们带到台湾,会对他们负责的,会带他们回家的,还发给他们什么土地证,反攻大陆后,发多少田给他们。我问,你们什么时候就不相信了,他们说老总统死的时候,就觉得回不去了,当时很伤心,是老总统带他们来的。老总统都去了,没戏了。人心也散了(是不是队伍也不好带了。呵呵。我自己刚加的)。他说他现在每个月有2000RMB的退休金,傍边有个小女孩,说哇,不少啊。老兵脸上有些得意。我问他对统一的看法,他的答复让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在思考中" : 既然是统一成一个中国,凭什么是大陆吃掉台湾?大陆还是中华民国的省份呢。要统一,就搞联邦制度,成立一个新的中国,即不叫中华民国,也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不好吗? 当时这个说法很新鲜,我脑子一直荡机到现在


之所以荡机到现在,觉得无法反驳,但觉得现实中,各派别都不会接受个方案,牵扯到千丝万缕的利益纠葛。按照电视剧的说法“动摇国本”,只是我等P民在夹缝中的呻吟。

2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