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八章 古巴流亡者

亡命逃兵 收藏 3 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车子直接开进了街道尽头一间大仓库里,里面灯火通明,站满了人。不过,看到车子开进去,里面的人纷纷收起了手里的武器。

“你的朋友来头不小啊!”韩振话里有话。

“他是这一片最大的走私犯,专门从事往古巴走私禁运商品。我祖父和他祖父是朋友,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我爸和他爸成了朋友,然后我们也成了朋友。”

“哟呵!想不到你和他们还是世交啊!”韩振怪叫一声,“这么说,你们和罗伯斯对着干,是因为罗伯斯抢了你们两家的生意?”

“不!他们不做毒品生意,一般都是走私美国的汽车和酒类等古巴禁运的物品到古巴,然后从古巴走私雪茄和偷渡,偶尔会做一些军火生意。我想你应该知道古巴国内的环境,这些东西都是古巴人需要但是买不到的。”

古巴对外政策比较封闭,一直禁止这些奢侈品的贸易,但随之古巴经济的逐渐好转,这些东西就成为了日常消费品,需求越来越大,但政府对此的限制没有放松,导致关税很高,因此走私自然就猖獗起来。

韩振点点,“你们都是古巴人?”亚当斯也是黑人。

“是的,我们都是古巴人!但是都是被我们的国家抛弃的古巴人!”正说着,一个黑人小伙子走了过来接口道。

脚上蹬着军靴,下身一条迷彩裤,赤裸的上身套着一件背心,露出强壮的身体,脖子上挂了好几条拇指粗的金链子,脑袋上扎着一条鲜艳的头巾,再看他腰上别着的沙漠之鹰,活脱脱一个非洲叛军头目,模样看起来凶悍又滑稽。

趴到车窗上,和亚当斯熟练地碰了碰拳,他笑着向韩振伸出了手,“见到你很高兴,我的朋友!我叫水手。”

“叫我逃兵就好了!”

“逃兵?非常酷的名字!”水手玩笑道,然后又转过头盯着亚当斯,“伙计,你带着逃兵难道是来砸我场子吗?”说着,他指了直后排座椅上的RPG火箭筒。

“当然不是!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那就里面说吧!”

跟在亚当斯的身后,往里面走去,韩振已经大概明白了这些人的来历。被古巴抛弃的人,应该指的就是1959年卡斯特罗发动武装革命推翻巴蒂斯塔独裁政权之后,被迫流亡到佛罗里达的古巴人。仅1965年一年,就有超过十万古巴人通过每天两次“自由航班”从哈瓦那来到迈阿密。其中许多流亡者都是古巴的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地主阶层。那时,迈阿密的大部分地区都对古巴流亡者表示欢迎,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居住在了沿河岸地区,那里也因此开始有了一个新的名称“小哈瓦那”。

而在1980年,发生了一起更大规模的偷渡,也就是马列尔偷渡事件。仅那一次,就有十五万古巴人一次性渡海到达迈阿密,这也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军事渡海行动。跟之前不同的是,这批难民中的大多数都很贫穷,他们后来成了迈阿密贫民窟的主要居民。

根据亚当斯所说,他们的祖父就是朋友,可以推断,他们应该就是最早那批的古巴流亡者。亚当斯能够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他的父亲可以进入比斯特警卫队并一步步高升,都可以证明这些。当时迈阿密的政治气氛还比较宽松,对待古巴偷渡者的政策十分宽容。而后来的偷渡者没有足够的财富,更没有足够的政治环境来完全融入美国当地的生活。

但是看现在的境遇,水手在美国的生活显然不如亚当斯惬意。迈阿密贫民窟聚集的都是80年之后古巴流亡偷渡者和他们的后裔,水手和他们混迹在一起,韩振多少有点疑惑。

楼上是酒吧,里面乌烟瘴气,几个酒鬼正嘶哑着嗓子在聚赌。水手一挥手,身边的人将他们拖了出去。

“伙计,把你身上的家伙卸了吧。只要是亚当斯的朋友,在这里你就是安全的。”水手扔给韩振一支雪茄,说道。

“谢谢!”接过雪茄,韩振把玩着,赞了一声,“千金难求的极品啊!”

茄衣厚实细致,从平滑的手感上可以判断,这支雪茄肯定是长茄心手工卷制。韩振对雪茄了解不深,但耳闻目睹多了,自然能粗略辨别出好坏。

“看来朋友也是行家啊!高斯巴(雪茄中的王者品牌,卡斯特罗御用)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有机会尝到的!”韩振的识货让水手很开心,亲自从酒柜里取出一瓶干邑白兰地,为韩振倒上。

干邑白兰地与雪茄搭配,可以将雪茄的乐趣提升好几倍,顶级的享受。从水手的品味来看,他绝对不是贫民窟混迹起来的黑道混混。

“我不是亚当斯的朋友!”韩振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什么?!”水手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几乎同时旁边的打手掏出了武器。

“我是他将要抓捕的嫌犯!”韩振望着亚当斯,“对吗?”

“哈哈!”没想到水手居然笑了,“这么说的话,亚当斯早该判我终身监禁了!”

“逃兵,咱们的约定废弃了。就算是找到了罗伯斯,我也不会再找你麻烦了。我们现在是朋友!”亚当斯很郑重地注视着韩振,“现在,我也是一个逃兵!”

韩振意味深长地看了亚当斯一眼,没有接他的话。学着水手的样子切开雪茄茄帽,预热,点燃,韩振慢慢地吸了一口,醇香的烟气在口腔里翻滚,思绪也慢慢波动起来。

说曹操,曹操到。水手的手下把罗伯斯抬了上来。

从窗帘里钻出来,罗伯斯第一眼先看见了亚当斯,“亚当斯,你竟敢绑架我……”

咣!边上一个打手一枪托将罗伯斯抡趴下了。

“他是罗伯斯?你们绑架了‘毒蜘蛛’罗伯斯?!”虽然都是在道上混的,但不是一个地盘上的,水手能一下子认出他来,确实说明罗伯斯威名远播。

“他可是南路易斯安那的毒王!”水手有点坐不住了,“他的背景很复杂,据说……”

“Fuck!谢谢你还记得我是谁!”罗伯斯吐出一口血水,恶狠狠地骂道,“小子们,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

“反正以后会后悔,索性今天来点刺激的。”韩振放下酒杯,慢慢站起来,“水手,你这里安全吗?我需要点时间。”

“十条街区之内,我说了算。警察想进来,也要我的同意。放心吧!”

“那就好!”

韩振拔出手枪,看了看,又抽出军刀,刮了刮刀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罗伯斯。罗伯斯这时认出了韩振,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

韩振突然收敛笑容,一枪打在罗伯斯的手上,肥胖的手掌顿时变成一团碎肉。罗伯斯嗷地一声弹了起来,但刚到半空,韩振一脚把他踢飞出去。

谁也没有想到韩振正笑吟吟地说着话会忽然动手。突如其来的枪声把亚当斯和水手都吓了一跳。

罗伯斯像是一条上岸脱水的鱼,一手扶着中枪的手腕,躺在地上身体一跳一跳抖着,疼地满头大汗。不过,狼狈归狼狈,罗伯斯喉咙里直哼哼,却没有开口求饶。

拿着军刀剔了剔指甲,韩振慢慢走过去,蹲在罗伯斯跟前,没有回头问道,“亚当斯,你想知道什么,尽快问,要不一会就没有机会了!”

亚当斯太清楚韩振的手段了,迟疑一下,开口道,“罗伯斯,我想知道我父亲阵亡和迈克尔妻子车祸的真相!”

“想知道吗?”罗伯斯倒是很硬气,一梗脖子,笑道,“求我……啊!!!”

韩振一刀扎进罗伯斯手上的碎肉里,轻轻地扭了一下。罗伯斯触电似的猛地往回缩,但被韩振一脚踩住手腕,动弹不得。韩振也不说话,拿着军刀低头一点点地将他手上的碎肉剔掉,不一会就露出了里面的骨头渣子。片刻功夫,罗伯斯疼地想叫都没力气叫了。

韩振血腥的手段不仅镇住了罗伯斯,水手开始还在跟前看着,随后远远退到了一边。

“我杀的……他们都是……我杀的……”罗伯斯气若游丝,喃喃说道。

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亚当斯顿时红了眼。从身边的打手手里抢下一把MP5,哗啦一拉枪机,枪口对准了罗伯斯。

“亚当斯,你的问题问完了,还有我呢!”几乎没有给亚当斯任何反应的机会,韩振一伸手就夺下了MP5,然后三两下拆成一堆零件扔到一边,不客气地喝道。

取出那张照片和奇怪的士兵牌放到地上,韩振揪起罗伯斯的头发提了起来,把他的脑袋凑到跟前,问道,“认识这个东西吗?”

本来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罗伯斯看见地上的东西,猛然间恢复了清晰的神志,疯狂地挣扎起来,“卡特?卡特!!!该死的畜生!是你杀了我儿子!”

“我想知道这个牌子代表着什么!”韩振任由罗伯斯在手上发疯,不紧不慢地说道。

“畜生!你这个混蛋!我要让你下地狱!”

罗伯斯对韩振的问题充耳不闻,极力向韩振靠近,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咯咯的磨牙声让人喉咙发痒。

不管罗伯斯是一个多么十恶不赦的恶棍,但他此时表现出来的爱子之情,不能不让韩振为之动容。韩振的心有了一丝松动。可看到地上血淋淋的碎肉,心里最疼的那段记忆顿时被撕开。自己就是从这样的碎肉堆里爬出来的,谁又在乎过他们曾经也是活生生的人,谁又真的在乎过他们也有父母妻儿?!

战争没有怜悯!

“我再说最后一遍,这个牌子代表着什么!”

军刀慢慢放在罗伯斯手掌露出的骨头上,一点点压下去,骨头在锐利的刀锋下像块豆腐一样分成两半,罗伯斯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