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入道 正文 第十节化缘(下)

dbldbl2002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



天雷回到平安旅店吃了中午饭,又上街看相去了。张德财回到家中寝食难安。不按照要求做吧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若按要求做吧,这也太恐怖了点。虽然张德财是唯物主义者,但是真正到了这个份上也是很紧张害怕的。他老婆看到他这个样子,问道:“德财,怎么啦你,跟夹断了尾巴的耗子似的,没个正形。请到高人了么?来,坐下来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儿。说完就吃饭!”张德的老婆把他拉到沙发旁,按到沙发里。张德财勉强坐下。他紧张兮兮道:“我请了个高人来解决我遇到的麻烦,方法是有,可是……就……”“可是什么!好不容易请到了高人,他既然有方法,就按照他的方法做就行了。你看你这个样子。”张德财的老婆说道,忽然她意识到什么:“哦!莫非他方法做起来很困难吗?”张德财抽出一支红塔山,用防风打火机点了两次才点燃。猛吸了一口,慢慢的吐出来,说道:“困难倒是不困难,只是有点匪夷所思。充满恐怖!”又吸了一口,吐出来,说道:“他让我今晚去祖坟那里点3个灯笼,然后跟灯笼说话。你说这不是匪夷所思吗?”张德财的老婆点点头道:“确实有点玄。不过,你也不必害怕成这样啊。要不,今晚我陪你一起去?”张德财从沙发上站起来,摇头道:“不行,这个事,必须由我自己来完成。”他把烟使劲的掐灭。又说道:“我先去买几个玉佛戴上,再去买灯笼和蜡烛。你去叫小王吃饭,吃了饭我就出去。”张德财的老婆喊来助理兼司机的小王,三个人匆忙的吃了饭。张德财就让小王马上开车上街买东西去了。他老婆不住的叨唠道:“小心点儿!”

张德财买个十几个玉佛,一股脑的都戴在了脖子上,还自我祷告道:佛祖保佑!又来到花圈寿衣店买了3个白色的大灯笼和十多支蜡烛。此外又买了一个强光手电,和一些酒肉祭品。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吃了晚饭,天已经黑了。张德财自己驾车来到祖坟地。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他熄了火,打开手电,带上灯笼、蜡烛、祭品惶恐不安的来到坟地里。嘴里不住的祷告:佛祖保佑,佛祖保佑!他先在中间是那个大的坟堆前摆上祭品,然后在天雷白天踩过的3个地方点上灯笼,并用树枝挂了起来。再分别在灯笼前摆上祭品。忙完了这一切,张德财已经让汗水湿透了衣裳。凉风吹起,他吸了吸鼻子,“啊嚏!”还是打了个喷嚏,顿时鸡皮疙瘩布满全身。张德财紧张的向四周看了看,那黑暗中的柳树像来自地狱使者一样随风挥舞着手臂,隐在黑暗中无比恐怖。而那黑暗中的大山,更像地狱的城墙,仿佛有无数恶鬼想破墙而出。张德财左看看,右看看。“我的妈耶!”惊得他一声尖叫。双膝跪在坟堆前,双眼也紧闭着,牙齿开始了激烈的争斗,嘎嘎直响。

黑暗中,最耀眼的是那3个燃着白色蜡烛的白色灯笼。它们随山风来回摆动,坟堆的影子也来回摆动着,时而拉长,时而拉短。跪在大坟堆前的张德财全身抖动着,口里呓语:“佛祖保佑,列祖列宗保佑……”

蜡烛一般能持续1个小时左右。而在风中的蜡烛持续时间却更短,尽管蜡烛包裹在灯笼里面。大约过了50分钟左右,东边的灯笼突然灭了。在空中俯瞰,剩余的两个灯笼就像两只眼睛一样。瞪着天空。张德财手脚并用的爬到那个灯笼前,又点上了一个蜡烛,心里说道:“幸亏自己聪明,买了好多蜡烛,不然今晚白来了。”点上后,再次跪到大坟堆前。经过这么长时间,张德财也慢慢适应了这个黑暗的环境。他竟然吹起了歌谣给自己壮胆。

就这样,灯笼灭了,添蜡烛再次点亮,灭了再点亮…….张德财足足点了十多个。他再次来到大坟堆前,也不跪了,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摸上一支烟点着了抽起来。还不断抱怨蜡烛厂出的蜡烛质量差,燃烧时间短,害自己总是点蜡烛。

忽然,一阵阴冷的风刮过,张德财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烟都掉在了地上。他不由的骂道:“这夏天怎么吹这么冷的风,吹的老子把烟都丢了。”弯腰去拣。这时,他发现他的影子好像涂了一层绿油一样,绿丝丝的。灯笼发出是灯光也变成了绿色,绿的吓人。张德财意识到天雷的说法是正确的。在张德财从天雷那里得到这样的办法,其实他是很怀疑的。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现在,看到绿色的灯光,他深信不已。不过现在的他却是恐惧大于理智。他抖动的爬到一个灯笼前,磕头如捣蒜地说道:“祖爷爷饶命啊,祖爷爷饶命啊……”声音都是颤动的。空寂的坟地传出惶恐的声音。

张德财哭哭啼啼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变化,心渐渐放宽了下来,想道:“看来,我的先人是不会害我的。我只要坦白了我以前的错误,并保证以后一定改,说不定就会好了。”他想到这里,也不怎么害怕了。抬起头看了看,“哎哟,我怎么跪在北边这个灯笼前了。按照天道子前辈的说法,应从东边那个灯笼开始的。你看我!怕什么!”张德财慢慢的爬到东边的灯笼前。他发现,东边的灯笼最为幽绿、诡异,它发出的光墨绿墨绿的。从中散发出阴冷的气息,仿佛灯笼里不是蜡烛,而是一个往外发出寒气的压缩机。对比这个灯笼,另外两个灯笼发出的绿色光,就不是绿色了。还没有那种阴冷的气息。

张德财稍稍远离了一点。他不敢看灯笼,头低着。开始了他的“诉苦演说”。绿色的光线照在张德财的脸上,映得他的脸都是绿的,眼睛也是绿的,黑色的头发好像披了一层绿色的膜,说不出的诡异。这时候如果有人看到张德财这副模样,不吓死也得吓掉半条命!

黑暗的坟地里亮着3个发出绿色光的灯笼,一个特别幽绿的灯笼前跪着一个面部依然是绿色的人。而这个人正低着头对灯笼说话。山风传来,隐隐约约的好像是说:“祖爷爷们,孩儿不孝,打扰你们清修了。我遇到了麻烦,现在依照天道子前辈的办法,向你们坦白我以前做的那些傻事。望你们能原谅我,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一定会痛改前非的。请祖爷爷们原谅啊!.......”

原来这个张德财祖祖辈辈是穷人,到了他这一辈,他可不想再当穷人。先是小偷小摸,再是坑蒙拐骗,慢慢的积累了一点钱。有了本钱后,看到承包工程建设比较挣钱,就开始从承包小项目开始,到慢慢的承包大项目,越来越有钱。不过他承包项目常常偷工减料,私自更改建设材料,这样,他是赚到了钱,可是他承建的项目大都是豆腐渣工程。他还任意克扣工人的工资,因为他走关系的本领比较高超,所以工人上告也告不赢。这样他是有钱了,可他承建的那些危楼不知道害多少人;而那些没拿到工资的工人,他们是怎样一种生活。对于这些张德财在之前是不会去过问的,不过现在让他把每件事都说出来,他也深深的感到自责,感到有亏。他的灵魂这一次得到了升华,从此他认为人不能总想着自己,还要关注别人。

天雷的这个方案其实是让他改过自新的方法,能不能解决张德财目前的麻烦还不清楚。天雷在第一眼看到张德财时就已经知道他曾经因为赚钱而做出的一些对社会有危害的事,才导致了他目前麻烦的出现。所以才会使用这个方法让张德财醒悟。

张德财一 一在3个灯笼前述说了自己的错误,并表示要改过自新。因为说出来了,心里也没有鬼了,他也不害怕了。当在西边那个灯笼前站起来时,他发现灯笼又回复了原来的黄黄的灯光。绿光已经消失了。他点上一支烟,看了看表,已经早上5点多了,再等一会儿天就要亮了。挠了挠头道:“我今天这是干什么啊。都做了什么。哎,都是那个天道子前辈出的馊主意。”想了想道:“不过也不错!呵呵!”

一群坟地前站着个一个道貌岸然的老者,撵了撵胡须道:“不错,煞气没那么重了。不过,还是有点不对!” 天雷叫醒还在坟地昏睡的张德财,让他先下去。揉了揉红肿的双眼,看到是天雷。惊喜道:“前辈,怎么样,我昨天按照你的方法踏踏实实的做了,效果还不错吧!”说这句话的时候,张德财的眼睛看向了旁边。天雷看到了这个细节,心里一阵窃喜:“看来他真的做了。好像有改过自新的迹象。不错。”心里高兴,但不能表现在脸上,这是天雷装扮老者的第一条。冷冷的说道:“你下去吧,接下来由我处理。明天你的工地就可以开工了。”张德财一蹦老高,道:“真的?太谢谢啦前辈。不用移动祖坟吧?”“不用!”天雷道。张德财挠了挠头发,“那就好!那我先下去了。”看着张德财一路高歌地走了。天雷又注视着坟地。“不好的预兆再一次浮现,还是有点不对劲,开天眼看看吧。”天雷想道。

“无上,无下,无明,无暗,祈求老君赐我神眼。开!” 念完咒语,天雷的双眼间慢慢的开了一条小缝,一会儿,犹如眼睛大小,并射出微弱的金光。金光慢慢扫过坟地,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莫非我的天眼白天不能用?”天雷心里想道,“不会吧!”天眼看向那排柳树,一棵.一棵…..“哦!不对!”天雷心里大叫。他看到一棵柳树上,一个异常可怕的恶鬼正在和一群普通的鬼魂斗的不可开交。“该死,刚才只顾的看看坟地没有留意柳树。”天雷暗暗地骂自己。那恶鬼身材及其高大,有2米左右。红红的舌头一伸一缩,两只尖耳直直的向上冲着,戴了一顶尖尖的白帽,青面獠牙,干瘦干瘦的双手留着长长的指甲。此时它正和那群普通的鬼魂斗的正酣。没有感觉到有一个高人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它们。那群普通的鬼魂,天雷数了数,15个,正好和这里坟堆的数量一样。说明这十五个普通鬼魂就是张德财的先人。而那恶鬼不知是谁想让张德财倒霉给引到这里来,破坏张德财祖坟的风水,迫害张德财的先人。天雷想了想不得要领。目前只有先把恶鬼处理了,他想道。

天雷取下脖子里灵清道长给的小剑,这把剑天雷给它取名为“天剑”。笑了笑道:“用你的时候到了,别给我丢脸啊!”念道:“有你有我,你强我强,桃枝桃剑,听我号令,大!”小剑迅速在天雷手中长成3尺长的长剑。那边争斗的群鬼们好像发现了什么,停止了打斗,看向了这里。天雷快步跑到它们跟前,笑道:“各位,今天我要替天行道。张德财的先人们先退下,让我来解决!”那十五个普通的鬼魂感觉到天雷的不一般,纷纷退后。十二个飞向自己的柳树,留下3个鬼魂仍注视着天雷。恶鬼反应过来,首先先发制人。干瘦的双手迅速伸向天雷,红红的舌头也一起舔向了他。天雷运起真元,急速向旁边闪去,同时,天剑连砍三剑。只见恶鬼的舌头、双手齐齐飞出。恶鬼哇哇大叫。身体急速变换,舌头、双臂再次长出新的出来。恶鬼惧怕天剑,不敢再次伸手,而是口喷黑气射向天雷。天剑被天雷舞的密不透风,黑气不能近前。恶鬼再次变换战术,分身数个同时攻向天雷。天雷额头汗水大颗大颗掉落。情急下,天雷从身上掏出一把黄符撒向周围的恶鬼。“去死吧。”天雷着急的叫道。恶鬼看到黄符顿时向后退去。黄符紧追不舍,终于一张黄符贴在了恶鬼的脑门上。恶鬼跌倒在地不能动弹。天雷踏前一步,天剑一抖,指向恶鬼,道:“你扰乱他人的休息,破坏他人风水,今天我灭了你!”说着天剑刺向恶鬼。桃木天剑毫不费力刺传恶鬼的胸膛。“噗”,一阵青烟升起。地上的恶鬼消失无踪。树上的十五个普通的鬼魂看到天雷消灭了恶鬼,纷纷拍手相庆。其中一位较年老的鬼魂飞到天雷跟前,微微一揖道:“多谢相救,老朽在次拜谢了。”“捉鬼降妖本是我派的宗旨,何足道谢!”天雷微微一笑,“现在你们的事情解决了,你后人的事情也同样解决了。请告诫你的后人要多行善事,才能享有富贵!”老者道:“多谢,我们会的!”天雷看了看那一棵桃树上的三个鬼魂道:“我会让你们的后人再栽2棵树的!”天雷又转向面前的老者自语道:“其实早入轮回也是件好事!”老者青白的脸色略显不自然,道:“多谢提醒!”

张德财的先人不愿轮回,其实就是想保佑他们的后人不再贫穷,不再受人欺负,才停留在这一世的。

天雷来到张德财的车前,告诉他明天就可以开工了。不过,现在让他马上在坟地缺口处补栽2棵柳树,并用三牲祭奠他的先人。张德财点头如小鸡啄米。迅速按照天雷的要求执行了。

在张德财把工程做完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他不得不佩服天雷。这天他来到平安旅馆,找到天雷要重重的酬谢。天雷当着张德财的面,把胡须、邹纹通通去掉。张德财目瞪口呆。面前仙风道骨的老者不见了,却出现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天雷微笑道:“张老板,不用吃惊,我本来就是这副样子。老者的打扮是为了混口饭吃。既然现在你张老板要重重的酬谢我,我也就不用再装扮了,你说是吗?”张德财连连点头道:“是是!”张德财在天雷一在的推托下,用天雷的身份证在银行开了户,并存进了20万元。张德财这次是很大方的给天雷存了这么多钱。他是心服口服。当得知天雷是天道派的,就想拜他为师。天雷告诉他,如果真有诚心,就多做善事。张德财在天雷的影响下,痛改前非,从此不是捐资助学,就是铺桥修路。成了泥罔县最慷慨、最具有爱心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