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入道 外传 第九节化缘(中)

dbldbl2002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size][/URL] 天雷理都不理他,收好了摊子径直走了。姓张的男子一看不好,前脚撵后脚的跟着天雷。天雷走哪里,他就跟在哪里,那辆黑色的轿车也开到哪里。天雷先来到羊肉汤馆要了一大碗羊肉汤和4个馒头,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他这个吃相若被其它人看到了,怎么也不相信这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吃饭跟抢似的,喝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7.html


天雷理都不理他,收好了摊子径直走了。姓张的男子一看不好,前脚撵后脚的跟着天雷。天雷走哪里,他就跟在哪里,那辆黑色的轿车也开到哪里。天雷先来到羊肉汤馆要了一大碗羊肉汤和4个馒头,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他这个吃相若被其它人看到了,怎么也不相信这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吃饭跟抢似的,喝完汤了,还用舌头舔了一下碗边儿。看得姓张的男子眉头都皱了起来。不知道心里怎么评价他。吃完了饭,姓张的抢着付钱。天雷还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度,随手把钱往柜台一丢,自己看都不看一眼姓张的男子,就走了。姓张的男子一脸的尴尬。

天雷找了一个名叫平安的旅馆住了下来。姓张的男子也在平安旅馆租了一间房子,并且是天雷隔壁的一间。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雷刚开房门,姓张的男子就站在门口。双眼布满血丝,疲惫不堪。忐忑不安的给天雷让道。天雷看他实在可怜,“哎!只好了!”天雷无精打彩的说道。但对于姓张的男子,无疑于一剂强心剂。立刻神清气爽。

天雷把他叫到房间里,给他倒了杯水说道:“说说吧,遇到了什么麻烦?我能帮你就帮你!”姓张的男子双手捧着杯子,不停的说道:“谢谢!谢谢!”喝了一口水,咽到胃里。神色黯然的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名字是张德财,是一名建筑承包商,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包工头。那是上一年的事情了。我承包了一个厂区的扩建项目。工程开始很顺利,经过5个多月的建设,基本快竣工了。可谁知在拆卸塔吊的时候发生了以外,塔吊的吊臂整个的掉落下来,5个拆吊的工人全被砸在了下面,当场就死了3个人,另外两个送到医院还没来得急进行抢救,就也死了。当时有两个工人在下面协助上面的5个工人拆吊。这两个工人看到那一幕,立马就傻了。一句话都说不全,只是全身不停的抖动。就象冬天掉进河里的人刚被就出来一样的全身发抖。双眼也直直的。那个场面,……不说也罢。在把受伤的工人送进医院时,就有工人告诉了我。我一刻不敢停的到了医院,不过那已经是尸体了。5个工人,加2个吓傻的工人,一共7人,我赔了他们120万啊,这个工程我才能赚多少钱吶。现在像我这样的包工头肯定没有了。

接下来,我又接了一个工地。不过根本开不了工啊,今天这个被楼上落下的砖块砸伤脑袋,明天那个又从楼上掉了下来,摔断了腿。哎!总之,事故不断。县里的生产安全部门也给我开了限期整改报告通知书,在未安全未完全整改到位前,不能开工。说起这些我就很来气,不信你到我的工地去看看。我的安全生产怎么样,每个工人都把安全头盔绑到脑袋上,上脚手架两条安全带,外面都是安全防护网。若说我的安全方面存在问题,我是一百个不相信。安全部门看到这些也同意我开工建设,但事故仍是层出不穷。哎!人要是倒霉喝口水都能呛死啊!就这样,工地从今年3月一直停到至今。开发商给了我最后通牒,若不能在1个月内开工,他们就会告我违约,把我告上法庭。到时候别说挣钱了,说不定我也会赔的倾家荡产啊。

在停工的那段日子,有人告诉我不妨去看看风水。其实刚一开始我是不信这个的。这跟风水有什么关系?但那时候却是病急乱投医。不信也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找了几个。第一个是我们县城北的一个姓王的人。据说这个人看风水很厉害,县里的一些头头脑脑们都找他看。你知道,当官的都把风水视为第一位,不是有句话叫风水轮流转吗?他们都想把风水转到他们那里就不转了。呵呵,说多了。王大师跟我回了趟我家,并要求要到我家祖坟上看看。我心里还犯嘀咕,不是只看房子么,怎么还看坟地呢?不过还是依了他,把他领到我家的祖坟上看看。不看不要紧,王大师看了一眼,他竟然手捂着胸口,脸憋的通红,哇,喷了一口鲜血出来。连滚带爬的跑了。我一路追了过去,大概离祖坟有2里地的样子,王大师停下了。他的样子很恐怖,脸煞白煞白的,手不停的抖。过了好一会儿,他平静了一下心情,说道:“你家祖坟有问题,要想过了这一关必须移动你家祖坟的方位才能闯过这一关,不然,你是先倾家荡产,再家破人亡。”我听到这些,心里恐惧万分,怎么会这样。我追问他:“王大师,你快说说怎么个破法啊?”王大师说道:“要移动风水才行,不过你家祖坟的风水相当古怪,我看风水这么多年,自信风水术已经了然于胸。不过看到这个风水,我只能说,你另请高明吧!”王大师说完,扭头就走。我一把拉住他,焦急的说道:“王大师,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他推开我说道:“我是没有了,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另请高明吧!”看着他匆匆离去,我心里可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心里没了谱。后来又马不停歇的找了四五个,都说没有办法啊。哎,也不知道能不能闯过这个坎儿啊。

昨天我刚从外地回来,本来是去请一个外地的风水师过来看呢,不过,他听我说是泥罔县的,就死活不愿意来。我是好话说尽,笑脸陪尽,人家就是不来。没办法,就回来了。下午进了城发现前辈在给别人看相,而且招牌是‘风水面相,可解其详’。我就在一旁观察前辈。从那些问卜看相的反应看,前辈是一位高人。遂想前辈能帮我解困、消灾啊。呵呵!”张德财说完喝了口水看着天雷。

天雷听他讲完,拈了拈胡须,冷笑道:“张先生,你的麻烦确实很不一般,不过,我想我是可以帮的了你的。但是,你还有隐瞒的东西没有说,既然你不说,我也不便追问。帮你渡过这一关,不一定能帮你一生。你自己要好好反省啊。”张德财神情一怔,脸微微一红。说道:“谢谢前辈的帮助,若能渡过这一关,前辈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好好报答的。不知道前辈说的反省是什么意思?”哼,天雷说道:“自己的事自己清楚。我可以告诉你,一切事情都是因果报应的。今天你的这个果一定有原因的。你自己好之为之吧。”张德财几乎差点跪在地上,心里想道:这个老先生真够厉害,莫非他知道我以前的那些事?真乃神人啊。张先生坐正身体道:“前辈教导即是,我一定会好好改过的。”原来这个张德财,承建工程项目,不是偷工减料就是任意克扣工人的工资。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有钱。所为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啊。

天雷让张德财领着去了祖坟地。刚到坟地,天雷就感到一股煞气从这片坟地中向外汹涌的喷出。一阵心闷的感觉。天雷马上运行真元,真元在体内运行了一周后,顿感神清气爽。心里想道:怪不得那个王大师会喷出鲜血,原来这里煞气这么重。好在我修炼了<<天道术志>>,体内真元充沛,才不会如此狼狈。不过好像这里的煞气对张德财没有影响。用眼角瞄了瞄张德财,他正毫无目的在坟地中游走,还自言自语的说道:“列祖列宗们,打扰你们清修了,孙子我遇到了麻烦要你们帮忙啊…。”看到张德财没有什么不对劲,看来这里的煞气对他们的子孙是没有影响的。操,死人还认识自己的后代啊。

天雷再一次瞧向了这片坟地。这里大概有15座坟头,也就是说至少埋了15个张德财的先人。中间的一座最大,四周呈环形围绕着中间的那座大的坟堆。不用说中间的那座大的应是张德财家最老的先人了。坟地的背面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左面是一条奔腾流淌的河流,而右面却是一排枝繁叶茂的柳树,前面没有什么屏障,向着阳光。看着这样的风水,应该是风水宝地啊,后代子孙应该荣华富贵或者高官厚禄啊,怎么会了出了这个倒霉鬼呢。天雷看来看去,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反正就是有这种感觉。又仔细看了看那排柳树,他把张德财叫到跟前道:“那排柳树什么时候栽的啊?”张德财向右便伸头望了望说道:“你说那排柳树啊,好像有些年头了,我记得在把我爷爷埋在这里的时候就有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栽的,反正有些年头了。哦,对了,我爷爷再世的时候,我爹说把那些柳树砍了建房子,我爷爷很不乐意。他好像说是我们的什么风水树,砍了,我家的风水就不好了。我不知道那有没有用,反正我爷爷在世的时候我家里就是很穷,好像这个风水没有帮的了我们家。”天雷走到柳树前,这些柳树个个都有两个人那么粗细,应该有100多年了。不知道当时栽这些树的人是抱着什么态度栽的,不过对这里的风水没有什么好处。看来问题应该是出在这排柳树上。到底出在哪里呢?天雷挨个沿着这排柳树走了一圈。张德财也跟着天雷走了一圈,满脸疑惑看着天雷。天雷一边拧眉思索,一边推敲这排柳树的排布情况。他不经意的转身看向大山与那排柳树的接合处,发现好像少了几棵树,中间空出了一段。心里一阵激动,问题出在这里。他急速向那里奔跑。张德财看到天雷不知就里的跑,他也随着他一起向山脚跑去。来到这里,天雷看着这空出的地方问张德财道:“这里好像少了几棵树啊。”张德财也看了看,说道:“好像是少了几棵,谁砍的呢?”“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说你没砍过吗?”天雷没好气的说道。张德财一脸的委屈“我真的没砍过啊,啊!该不会是那些民工……哦”天雷看了他一眼道:“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张德财避开刚才的话题道:“不是就几棵树吗,关系就这么大?”“哼,哼,关系大了。”天雷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先人在这里栽种柳树呢?”张德财满眼的期待。天雷继续说道:“这排柳树不是好看才栽这里的。柳树是魂魄居住的地方。这些柳树可以说是你先人们的房子。还因为它们与山川、河流围成了一个‘凹形’,构成了天然的风水宝地。现在,据我看,这里少了3棵柳树。也就是说你有三位先人没了房子住,当然要向你闹了。还因为少了三棵树,风水外泄,所以你才会接二连三的倒霉。你知道这里的煞气有多重?”一旁的张德财一楞一楞的:“都什么和什么啊。我怎么感觉不到啊。”天雷说道:“对了,你是他们的后人,你是感觉不到这里的煞气的。其它人就不一样了。那个什么王大师就是抵御不了这里的煞气,所以才会吐血的。”张德财看到天雷找到了问题所在,马上问道:“前辈,怎么化解啊,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好像遇到麻烦的不是他一样。天雷在坟地里的三个地方踩出一个印子,道:“解决很简单,今晚你来这里在我刚才踩过的东、西、北三个方向挂三个白蜡烛灯笼,然后跪在中间最大的坟堆前,等蜡烛的灯光变成绿色后,你从东边的灯笼开始,挨个向前跪拜灯笼,并向灯笼说出你的以前的所做所为,不能有丝毫隐瞒。把你之前犯的错误要全部一个不落的说完。每个灯笼前都要说。因为在灯笼的灯光变成绿色后,你的那三个先人就会出现在灯笼里面。你向他们坦白你的问题,求他们对你宽大。我明天再来这里看煞气的变化情况,再做打算。如果你晚上做得好的话,明天你的麻烦基本上就可以解决了。”张德财听完天雷自信满满的方法,脸都绿了。上牙打下牙的说道:“没有什么好办法了么?这荒郊野外的,还是坟地里,不会出什么事吧!”天雷呵呵笑道:“你的先人还害你不成?”说完摇着头向外走去,留下傻傻的张德财怔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