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法官是如何产生的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位置举足轻重,关键时刻甚至能决定本国政治走向。可是,大法官岗位却非出自民选,而是由总统提名,选出什么样的总统,就可能选出什么样的大法官。不过,由于总统定期换届,而大法官是终身制,不是每任总统都有提名大法官的机会。因此,历任总统都对挑选大法官程序格外慎重,选择大法官,就是在确立自己的政治遗产。

如今,苏特大法官宣布将于今年6月退休,新任大法官人选很快成为各界关注焦点。由于最高法院审判席上只有金斯伯格一位女性,且从未出现过西班牙裔面孔,女性或西班牙裔候选人顿时成了夺标大热门。热门人选包括第七巡回上诉法院女法官黛安•伍德、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拉美裔女法官索尼亚•索托玛约尔、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凯思琳•苏利文,等等。

早在苏特辞职之前,相关工作就已紧锣密鼓开展。按照常例,主持大法官遴选工作的,应当是白宫法律顾问格雷戈里•克雷格,但这次挑大梁的,却是副总统的法律顾问辛西娅•霍根,后者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工作过20多年,现任大法官托马斯、金斯伯格、布雷耶当年的确认听证会,都曾由她经手,由她负责挑选大法官,自然是轻车熟路。

除了老将霍根,挑选团队成员还包括律师、战略幕僚及媒介专家们。不要小看这帮人,一旦潜在候选人出现,联邦调查局只派员调查基本情况,这些人则要渗透到候选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候选人的家庭背景、雇佣信息、不动产交易状况、财税状况、法学院毕业后的工作经历、公开发表过的论文、时评、担任法官期间起草的判决意见,都要经历严格审查。这么做,一是为防止候选人出现品行污点,给政敌以可乘之机,二是怕候选人隐瞒政治观点,履任后反戈一击。

通过层层调查,候选人就可以与总统见面了。1994年,克林顿号称要选一位有“博大胸怀”的大法官,候选人布雷耶与他见面时,由于刚摔伤了肋骨,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克林顿嫌他“没人情味儿”,转而提名金斯伯格。1995年,大法官位置又出现空缺,这下布雷耶学乖了,托人给克林顿寄了盘录像带,里面记录了他发表的一次幽默演讲,再加上各种机缘巧合,终于成功获得提名。

候选人要过的最难一关,莫过于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确认听证会。候选人将被严格诘问,从司法观点到个人隐私,都得被拉出来曝光。这方面,民主党对保守派候选人可是绝不留情。现任大法官托马斯当年就在听证会上被女助手希尔指控*弄得狼狈不堪,英文俚语中的“被托马斯了”也影射“被*”的意思。要不是有人帮他抹黑希尔的动机,说她患了妄想症,托马斯可能就当不上大法官了。此事对托马斯打击很大,上任18年来他在开庭时始终不开口发问。

上述所有程序走完,提名人选才会被交付参议院表决,且必须获取一半票数方可通过。这中间,还可能受到对立党派“阻挠议事法”的干扰。虽然奥巴马总统号称要选一个“务实派”,但当年布什提名罗伯茨和阿利托时,他都投了反对票。保守派已决定报复,并且扬言,要攻击伍德“公开支持堕胎”,攻击索托玛约“蔑视宪法”,攻击苏利文“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看来,无论最终花落谁家,通向大法官之路都绝非坦途。不过,也只有经历这些检验与磨砺,才能确保选出的大法官严格公正,真正代表各方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