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货币符号的可储备性与流通性

意悠然 收藏 9 1263
导读: 货币符号的可储备性与流通性 目前这场令我们深陷其中的金融危机的实质是什么? 是由于金融机构出现流动性紧缩,导致一种资产价格下跌,最终演化成大量的银行资本被摧毁,以至于资不抵债吗?还是由于美元整体负债过度、或者说是美元作为可储备货币以债务的形式巨量输出所致? 都不是。以上所述只是描写了此次金融危机的表面现象,并没有触及其实质。 此次金融危机的实质是:由于货币契约的长期失范所累积产生的雪崩效应。 货币契约本来只能是货币符号

货币符号的可储备性与流通性


目前这场令我们深陷其中的金融危机的实质是什么?

是由于金融机构出现流动性紧缩,导致一种资产价格下跌,最终演化成大量的银行资本被摧毁,以至于资不抵债吗?还是由于美元整体负债过度、或者说是美元作为可储备货币以债务的形式巨量输出所致?

都不是。以上所述只是描写了此次金融危机的表面现象,并没有触及其实质。

此次金融危机的实质是:由于货币契约的长期失范所累积产生的雪崩效应。

货币契约本来只能是货币符号对实物本位(也可称为具体的国家信用)的契约,在国际贸易中,这是一种可以用国际法管辖的契约。但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货币契约被偷换成了货币符号对抽象的国家信用的契约,而国际法恰恰无法管辖抽象的国家信用。于是世界范围内金融危机的大爆发就成为不可避免的结果了。

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美元是可以作为储备货币符号的,因为那时美元是实行实物本位制的。当美元废除实物本位制,而代之以抽象的国家信用担保后,美元就不再具备可储备性了,因为国际法并不能强制一个国家不得变更其抽象的国家信用。任何一个用债务的形式输出由抽象的国家信用担保的货币符号、并且拥有国际金融主导权的国家都可以寻找一个恰当的借口宣布抽象的国家信用破产(其标志是:大量印刷货币符号)来逃避巨额国际金融债务。这种逃避债务的行为并不会给货币输出国带来任何物质上的损失(它损失的只是印刷货币符号的成本),并且在重新更换一套国际金融规则(就像美国现在正在做的那样)后,原先的货币符号输出国又可以比其他国家更容易的重新建立国家信用。

如果一种货币符号实行实物本位制(作为实物本位的既可以是金、银,也可以是其他金属、矿产、能源、农作物等等),那么这种货币符号就可以作为可储备的货币符号。可储备货币符号不必具有可兑换成其他货币符号的性能(即可流通性),但必须具有可兑现性——即必须遵循货币契约、可随时兑现成契约承诺的相应实物。或者说可储备货币符号的地位不是由该货币符号的可兑换性(即可流通性)带来的,而是由该货币符号的可兑现性带来的。

货币契约不应该是货币符号对抽象的国家信用的契约,而只能是货币符号对实物本位的契约。国际法不能管辖货币符号对抽象的国家信用的契约,因为抽象的国家信用不是一个可以量化的标的;国际法可以有效管辖货币符号对实物本位的契约,因为实物本位是一个可以量化的标的。

“只有具备可流通性(即可以兑换的)的货币符号才能作为可储备的货币符号”的论点是本末倒置的论点,其中包藏着险恶的用心——用必须满足货币符号的可兑换性来偷换货币契约的实质。正确的论点是:只有具备了可储备性的货币符号,才是具备了可流通性(即可兑换性)的货币符号。只要货币符号具有了与之相对应的实物本位,那么具有不尽相同的实物本位的货币符号之间自然就获得了可流通性(即可兑换性),而完全没有必要去强制规定可储备货币符号的流通性。

重建国际金融秩序,不能依靠构建或选择新的可储备货币符号,也不能强制新的可储备货币符号必须具有可流通性;只能依靠回归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制,只能强制各国建立其货币符号的实物本位。在国际贸易中应该禁止没有实物本位的货币符号做为结算货币符号使用,以此手段使其丧失作为可储备货币符号的地位。只有这样,才能使货币契约名至实归,才能使国际金融秩序井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