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解救劳军慰问团

王大三 收藏 0 2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果然,黄艳才疏散老百姓没多久,倪复利就亲自带着保安团的一个营追出了东门。 看到前方两里路的样子,十几个身影在急促的赶路。 倪复利命令道:“弟兄们,前面就是大美人黄艳和她的江南大队的人,给我冲上去,满镇长说了,谁抓到黄艳不仅赏大洋二百,还可以参加轮奸她,给我上啊!” 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果然,黄艳才疏散老百姓没多久,倪复利就亲自带着保安团的一个营追出了东门。

看到前方两里路的样子,十几个身影在急促的赶路。

倪复利命令道:“弟兄们,前面就是大美人黄艳和她的江南大队的人,给我冲上去,满镇长说了,谁抓到黄艳不仅赏大洋二百,还可以参加轮奸她,给我上啊!”


不过多数保安团的官兵都没见过黄艳,也不知道她的长相,纷纷喊到:“团座,我们不要黄艳,我们要奸那个姓戴的漂亮女军医。”

听起来,其实很少露面的女军医戴晓萌的名声似乎比黄艳要大得多。

倪复利是又好气又好笑。

他一边指挥着追击,一边骂道:“你们这帮傻娘养的蠢货,那黄艳是貌惊上海滩的大美人,比那个戴军医俊多了,你们不要就算!”


“啊,那我们要,冲啊!”

有人边追边开起枪来。

“妈的,别开枪,要抓活的,打死了黄艳你只有奸尸份了!”

保安团的加速冲向了黄艳他们。


前面的黄艳等却在匪徒们就要接近的时候突然全部消失在了一个方圆几百米的苇子密布的山包后面了。

倪复利怕有埋伏,连声喊暂时停止追击。

但被他刚才描述黄艳惊人容貌所诱惑了的匪兵却没能刹住脚步,一下都冲到了山包的跟前。


这下真中了黄艳和盛联山的下怀,只见山包上突然响起了轻重机枪欢快的鸣响。

“哒、哒、哒、哒…..”“砰、砰、砰、砰……。”

中间还夹杂着手榴弹的爆炸声。

一下打的可真非同小可,山包前倒下了三,四十号官兵,还有十多个受伤的在到处的哀号着。

其他人全部爬在了地上不敢抬头了。


“他娘的,真混球,这才说了黄艳就送了这么多条命,要是说了那个顶级美人梁晴的话,那还不得全死光了。”

倪复利对身边的副官道。

副官问:“那包围这个山包吧,他们跑不了的,这里离他们的东沙堡根据地还远的很那。”

“不行,甭看这山包不大,咱们一分散开来就全成江南大队的活靶子了。再说这周围都是苇子,人家是能进能退,咱们只能在这里拖住黄艳,等候满镇长他们赶过来支援。”

“也好,这个山包是这里唯一的制高点,谁占了谁就有优势,黄艳他们不敢轻易的撤退,那很容易被我们追着挨打的。”


满财宝听到黄艳劫了镇上最大的“保和堂”药铺,还消灭了守东门的保安团从容的离开,心想你黄艳也太放肆了,敢闯到自己的鼻子底下来了。

连忙从渡口把汤恩伯调配给他的正规军两个连抽调出来,他带着亲自往东门外赶去。


还没等他追到山包那里那,突然身后镇上的西门方向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和激烈的枪声。

“不好,这是上了黄艳那小娘们的当了,他们的目标是弹药库,这下可毁了。赶紧转头回镇西去,丢了弹药就没办法再和江南大队打了。”

满财宝人老跑不快,他让周四呆带着人马转回了崇明镇去。

他带着几个警卫气喘吁吁的跟在了后面。


黄艳见倪复利的援兵迟迟不到,再听到远处的爆炸声,知道岳家进他们搞弹药的那拨人也得了手。

于是黄艳决定再闹腾的大一点,好掩护渡口的欧阳佳慧登船去上海。

她带着八、九个人在山包上以机关枪的火力打阻击,让盛联山和莫虎各带一小队人马从左右两翼袭击倪复利带来的这个营。


论打游击战和奇袭战斗来,那可是盛联山和莫虎的拿手好戏,在制高点黄艳机枪火力的压制下,很快的左右两翼的战斗也打响了。

副官对倪复利说:“不对啊,团座,江南大队不仅没想撤退,反道狠打起反击来了,看上去来的人不少,没准儿是想把我们这个营给吃了吧?”

“恩,有道理,你让各连收缩防线,集中起来阻击共军。”


等到倪复利把队伍集中起来后,黄艳马上命令六零迫击炮对苇子丛开炮,这一下把倪复利炸的是抱头鼠窜。

等他定神来,在集中队伍组织进攻时,山包及周围那里还见得着黄艳他们的影子了那。

“妈的,小娘们真能打,真是女中豪杰啊。”

他不得不对黄艳发出赞叹。


副官说:“团座,咱们跟踪追击吗?”

“还追个屁啊,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就咱们一个营的兵力现在都损失了将近一个连了,再追上去半路上肯定还有埋伏。”

倪复利站在山包顶上用望远镜观察了半天,也没见到江南大队的人出现在什么地方。


副官说:“刚才我听身后镇上爆炸的挺厉害的,不是中了黄艳的诡计了吧?”

“哦,是!怪不得老满到现在也没赶过来支援那,敢情的镇上还有共军在袭击。哎呀,不好,我弹药库要玩完,赶紧撤回去!”

“是!”

副官集合起残兵败将,匆匆忙忙的往镇上赶去。


这时候,上海十六铺的码头上,崇明来的渡轮上,欧阳佳慧和两名战士正从容不迫的走下了甲板。

码头上,徐兵正微笑着向欧阳招着手。

组织上已经批准了徐兵和欧阳佳慧恋爱的申请,因此此刻又见到了自己心爱的人,徐兵格外的高兴。


“佳慧,今天晚上我不能陪你了,我要去袭击劳军慰问演出团,你就和梁晴同志好好聊聊吧,大家都想你了。”

徐兵一边开着车,一边告诉欧阳佳慧。

“恩,我的来的目的就是接走苏青她们几个,还有为大队过江选好接应地点,然后我可得回总部去了。”

“我知道。”

徐兵依依不舍道:“这一分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了,我真舍不得让你离开啊。”


欧阳佳慧道:“是啊,我也不想和战友们分开,不过战争的天平现在已经象我们一方倾斜了。刘、邓大军已经挺进了大别山,华野也在苏北战场上取得了七战七捷的佳绩。我想我们会很快又见面的。”

徐兵道:“很遗憾,你不能参加美人鱼行动了。”

“是啊,不过也算是参加了前面的行动了,后面的就靠你们努力了。”

欧阳佳慧透过车窗,留恋的望着海关钟楼上的大钟说道。


徐兵说:“哎,佳慧,上级为什么只批准了石雅芳入伍,而没批准林明娣入伍的请求那。”

欧阳佳慧说:“据我的了解,那是为了安全的上的考虑,石雅芳的父亲是上海粮食局的局长,即便是敌人发现了石雅芳参加了解放军也不能拿她家里怎么样,但林明娣就不同了,她家里是小业主,敌人会欺凌她的家人的。但虽说她不能成为军人,组织上还同意接纳她进地下党组织,可以在不穿军装的战线上一样为革命出力的。”

“哦,这还差不多,我还以为是上级喜欢接受有钱人家的大小姐那。”

徐兵笑了。


“胡说八道,就你这觉悟我看我要重新考虑是不是嫁给你了。”

欧阳佳慧故意的逗徐兵着急。

“别,别啊!我这不是说着玩的吗,你想急死我啊,你这丫头可够坏的啊。”

徐兵是欧阳的老大哥了,他整整大了今年二十五岁的欧阳佳慧十岁。


到了晚上,欧阳佳慧并没有能在宿舍里和大家聊天,郭书记让她和梁晴,顾燕一道开着车去接应劳军慰问团的姑娘们

具体的分工是顾燕和欧阳把苏青她们接到顾燕的别墅去暂避,梁晴负责把林明娣先转移到石雅芳家,然后再带着石雅芳赶回四力公司和大家会合。


劳军慰问演出团驻地虽说离着罪恶花基地不远,但仅仅只有一个班宪兵的警卫力量。也就是说只有十二个人,加上韩有平和胡文生也不过只有十四个人。

傍晚的时候,苏青又被韩有平叫走强奸,而林珊将被胡文生带去他宿舍里强奸。临走时她和林珊交代赵家倩和石雅芳。

“今天晚上九点半,大家做好准备,帮助我们的同志控制住敌人,我不在,由雅芳和小赵负责协调关系。”


石雅芳道:“不知道到了九点半,韩有平奸完你没有,要是正好奸完能放你回来就好了。”

苏青看出石雅芳有点紧张。

她鼓励道:“雅芳,你不必紧张,很快你自己就要加入革命队伍了,要敢于负起责任来。不能指望我九点半能回来,韩有平这个色魔很贪欲,你必须带领我们的同志在办公室把他堵住。”


看守催促的很厉害,交代完毕后,苏青和林珊分别被带进了韩有平和胡文生的卧室去了。

韩有平已经连续强奸了苏青两天,明天就要带着她们乘船去苏北演出了,他不想今天再把苏青奸的很凶,影响了明天早上的行程。

他逼迫苏青坐在他的床边上,把穿着高跟鞋的双脚伸给他。而他自己则坐在对着床的一张椅子上,拿着苏青的脚细细把玩着。


“苏美人,你的小嫩脚长的真骚,还记得在白马就是我在窗台上抓住了你的骚脚才没让你溜掉。现在终于老天有眼,你的脚和美人鞋都属于我韩某的私人物品了。”

他自己赤身裸体,把苏青的脚从鞋里脱下,然后放在自己的“玩意儿”上摩擦起来。

苏青恶心的闭上了眼睛任他摆布起来,通过两天的被凌辱历程,她知道反抗只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不利。


韩有平道:“你的小美脚还是穿着你们部队上放的那种平跟细带的骚皮鞋最性感,其实你穿高跟的反不如那种平跟的好,可惜你的平跟鞋让赵海龙处长收走了……。”

他边说边饶有兴致的玩弄着苏青的脚,脚面脚踝和脚底板,甚至连苏青的每个脚趾缝都被他摸捏遍了,引得苏青是一阵阵的恶心。


他们的隔壁就是胡文生的卧室,他昨天就终于如愿以尝的得到了期望已久的舞蹈演员林珊娇艳的身体,今天继续强奸着林珊。

林珊一直在大骂着:“无耻的叛徒,流氓!”


突然走道里连续响起了几声沉闷的枪声,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韩有平刚在苏青的一只脚上射完,正准备休息一下再玩她的另一只脚,听见枪声知道不好。连忙起身去挂衣架上取手枪,却被苏青抢先拿到了手枪,并且正从枪套里往外取枪。

韩有平见事不好,顾不上去和苏青夺枪,飞起一脚踢开了窗户,跃上窗台,纵身跳了下去,然后赤裸裸的往基地的方向边喊边跑去。


由于今天韩有平只是在苏青的脚上泄欲,所以还没顾上脱她的军服。

苏青也顾不得先擦掉自己脚上的精液了,穿上慰问团发的中跟女皮鞋拿着韩有平的手枪推门就走了出去。

正好一名宪兵从训练室方向边射击边往这里退过来,苏青举手就是一枪,那哨兵应声倒了下去。


苏青看见石雅芳和林明娣正带徐兵往这里赶过来,她喊道:“快救林珊。”

然后走到隔壁门前对着那房门就是一脚,门被她踢开时,徐兵和独立旅小分队的同志也赶到了跟前。


而隔壁房里的胡文生在此之前,刚刚进入林珊的身体,还没射精那,就被外面的枪声惊的一大跳,赶紧从林珊的身体里拔了出来,下地就去找枪。

林珊勇敢的跃下床,抓住他和他搏斗了起来。

“你这个狗叛徒,看你那能往那里逃!”


正好苏青赶了进来,抬起脚上的硬底中跟皮鞋就是一脚,正好踢在了胡文生的肋巴骨上,胡文生应声倒地。

徐兵等赶了进来,看见林珊还是赤身裸体的,赶紧又退出了门外。

苏青和石雅芳忙着帮林珊穿上了衣服和裙子,这才喊徐兵他们走了进来。


林珊夺过苏青手上的枪,对着在地板上滚着的胡文生就要射击。

徐兵拦了一下说:“林珊同志,先饶他一天,这个叛徒我们要交给组织上处理,好吗。”

林珊这才把枪还给了苏青,然后对着胡文生的头就是一脚,正好踢在了他的嘴角上,顿时鲜血“扑扑”的从胡文生的嘴里流了出来。


徐兵对战士们说:“押上叛徒,掩护姑娘们撤退!敌人一会就要赶来增援了。”

慰问演出团门外停着一辆卡车和一辆轿车。

欧阳佳慧让演员们和女战士们上了卡车,和徐兵先离开了,半道上在安全区域里他们将让其他的姑娘下车自行回家躲避,车上只留下她自己文工团的苏青等女战友们。


而顾燕则驾驶着自己的轿车,载着梁晴和石雅芳、林明娣直奔了石雅芳家。

路上,梁晴和两位姑娘解释为什么目前只能接受石雅芳先入伍的原因。这个教导员出身的女军医很会做思想工作,很快的就说服了林明娣。


等到了石雅芳家,梁晴和顾燕还和她们一道进去,面见了石雅芳的父母石崇万局长夫妇。

石崇万听完这一切后气的要吐血了。

“狗日的金红强,老子当年冒着生命危险救他,他不仅不知恩图报,反到打起我家雅芳的主意来了,还在老子面前装好人,真是太无耻了!”


梁晴道:“石老息怒,国民党就是因为这样才失去了民心和前途的,他们完全背离了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纲领,希望石老您能认清当前的形势,投奔到光明的一边来。”

石夫人也说:“是啊,是啊,你看看人家新四军,连这么年轻的一个姑娘都能讲出如此深刻的道理来,我看雅芳的选择是正确的。”


石崇万也说:“老伴,你说的对,我也支持咱丫头参加新四军。”

石雅芳说:“爸,人家现在不叫新四军了,叫人民解放军。”

“哦,好啊,这个名字好,人民的军队,很贴切啊,雅芳过去后你跟着梁长官和顾长官好好干,混出个人样儿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