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衣钵•信物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18 157
导读: 前几天写了一篇关于佛教中高僧大德留下肉身和舍利的帖子,觉得这些东西可以作为神性的表现。毕竟要让佛真的去救一个水里火里或者抢到得到已经架在脖子上的倒霉蛋,就算他一直在念佛,效果恐怕也有限。那么这个肉身和舍利其实就是一种象征,一种凭信:你们看,你们都不行吧,我们也不行,可是他们行,他们信佛信得好,所以我们都虔诚地信佛吧! 佛教里还有一种起着凭信作用的东西,就是衣钵。“衣钵”这个词已经从佛教的专业术语发展为一般词汇了,意思居然还没大变,也是挺有趣的。 其实细想想“衣钵”这个词,很有内涵,反映出人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几天写了一篇关于佛教中高僧大德留下肉身和舍利的帖子,觉得这些东西可以作为神性的表现。毕竟要让佛真的去救一个水里火里或者抢到得到已经架在脖子上的倒霉蛋,就算他一直在念佛,效果恐怕也有限。那么这个肉身和舍利其实就是一种象征,一种凭信:你们看,你们都不行吧,我们也不行,可是他们行,他们信佛信得好,所以我们都虔诚地信佛吧!


佛教里还有一种起着凭信作用的东西,就是衣钵。“衣钵”这个词已经从佛教的专业术语发展为一般词汇了,意思居然还没大变,也是挺有趣的。


其实细想想“衣钵”这个词,很有内涵,反映出人的两大生活需求:温和饱。可见就算是出了家以身许佛,也还是得先考虑这两大需求。但就像现在许多人吃饭已经向精神享受发展而不仅仅是只求一饱,穿衣服也早脱离了简单的御寒遮羞要求一样,“衣钵”到了承袭法脉的高级和尚那里,也就有了特殊的意义。


禅宗六祖能大师和神秀争五祖衣钵的事,对所谓“国学”稍有了解的人,怕是都知道了,这里不再赘述。要是嫌“争”太难听,也没办法,那不是争又是什么呢?五祖传衣钵与能大师就是偷偷摸摸的,能大师得了衣钵赶快就跑,就这样还被人追上了,要不是理论水平高又有教学技巧,恐怕早就被军人出身(?!)的和尚海扁了——说“扁”还是轻的。


由此可见衣钵这东西多么重要,其实神秀也是高手,搁现在起码是副部级的和尚,受五祖言传身教这么多年,按说完全可以自立门派,何必在乎一件袍子一个碗呢?可是他还就在乎?


我想这其中的原因,无外乎有了这件袍子这个碗,就可以省很多事,少奋斗许多年。


不信你看六祖,摆脱了追兵——哦,不对,应该是追僧,一口气跑回老家,在大庙里接借着“风动幡动”的机会阐述一番,举座皆惊,按说到这个时候也可以跻身广东省佛协头面人物的行列了。但是当地的佛教界头面人物在震惊于六祖的禅机之余,还是得问一句:早听说忍大师法嗣南来,莫非……


六祖是怎么做的呢?他拿出了衣钵!


怎么样?这件袍子这个碗意义非同小可吧。就好像你干得再好,有个业界公认泰斗认可你的信物在手,一拿出来,起码可以捡条直路走。


这也不是坏事,六祖能弘法利生37年,岂不是就比36年要好吗?


当然,从另一方面说,有了衣钵,对自身的地位也是个保证,因为大家都是吃这口饭的,很多事瞒得了外行瞒不了内行,有可能出现唬不住的情况,这时候就容易出乱子,为了自己,其实有很多时候也是为了大家共同的利益,拿出衣钵来镇一下,可以省很多事。


但是凡事无绝对,六祖圆寂之时说奉五祖指示不再传衣钵了,我一直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是因为堂前没有当年如自己甚至神秀那样有灵性的弟子吗?按说不会,因为五祖怎么会知道六祖的弟子怎么样呢?当然也可能这是六祖不忍伤了弟子们的心,故意假托五祖的话。


可是就算弟子们都没有特别出众的表现,总不能就此不传衣钵啊,所以我总是心存怀疑。


当然,我这个人心理是比较阴暗的,凡事喜欢往坏处想,不过事实也往往会向我们证明人性的险恶有出乎大多数人意料,或者说让大多数人扭扭捏捏地不好意思承认的地方。像范文澜这样的人就在这个地方讨人厌,中土二祖断臂求法,大家都很感慨他的诚意,范文澜偏偏说这是那时秘密社会的做法,达摩东来势必要阻碍一些人的既得利益,这些人会想方设法干掉达摩,所以达摩不肯轻易相信来求法的人,二祖不得已才自残表达自己的诚心。


我就受了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的影响,总是用这样的眼光打量高尚伟大纯洁的人和事。可是不管怎么说,六祖衣钵得来不易,保住更加艰辛,这总是不争的事实啊。


可见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看似清静的丛林也不例外。


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衣钵之类的信物有多么重要。


类似的信物我们的生活里还有很多,比较普遍的是结婚用的戒指和领导掌管的公章。


戒指这东西结婚的时候都要买,好像成了惯例,又好像没它不行,而有了它爱情婚姻家庭就都有了保障。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是瞎扯淡,不过大家都不说,因为人家要买戒指,说明要结婚,你这个时候说这东西屁用没有,不是自己找倒霉吗?


当然,信物只是物,到底能不能信,还得看人。有的人就信得深,像《红楼梦》里的尤三姐,死缠烂打地要和柳湘莲结婚,看见柳湘莲给的信物,高兴地睡不着觉。柳湘莲也是很看重这东西的,所以后来反悔,非要再把鸳鸯剑要回去,结果让尤三姐借着这家伙抹了脖子。


要是放在不在乎的人身上,什么信物不信物的,根本无所谓,你就是连脚趾头上都戴满了戒指也没用,该离婚照样离。


公章也是一样的。说到底中国还是像个大农村,人家关系比行政关系重要。一般来说,职务权力能发挥的作用总是比它理论上应该发挥的作用要小,这一点在中国尤其明显,不认公章只认人的事情很多,以至于老外来做生意都学会了这一手,还把它当做东方人的行为模式来研究。


所以细说起来,有了公章未必就有公章赋予的权力,至少是未必有全部权利;可是没有公章,也许权利必有公章的人还大。像有的人,把个种头衔集于自己一身,结果还是不行,头衔真的就只剩下头衔的意义了;有的人呢,什么头衔也没有,照样可以保持巨大的影响力,不仅如此,还能把集各种头衔于一身的人搞掉。


生活在这个社会上,不傻不呆的,活到几十岁都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只有头衔没有影响力的人,就会拼命抓住信物不放,并且时不时地展示给大家看看,以示自己确实是正宗传人。像大印啊,前任的舍利、肉身啊,自己和前任的合影照片啊,前任给自己表达信任的信函啊,等等等等,都可以作为自己合法性的信物。


但是效果也不见得好,因为只看信物不看人,也不看现实中实力对比的傻子虽然有,但是很少,像尤三姐、柳湘莲这样真敢为了信物豁出命去的傻子百里无一。所以如果真的涉及到了重大利益,那么对不起,什么信物?狗屁!


回想起来,六祖当年也是运气好,要真是遇到毫不在乎的同行,“衣钵?少废话!给你一刀,衣钵就换了主人,老子就是五祖法嗣!”


不过就算如此,新版六祖也还是要把衣钵好好保存,并且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展示一下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