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3章

hawk735 收藏 8 5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邢维民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和他接触越多,这种体会就越深。他并没有率领这些炮灰去接近冈山大队,反而离目标越走越远。

“我咋感觉自己在开溜?”一个小个子机枪手低声嘟囔,“往前走再拐个弯儿,那可就是汤胖子的13军阵地了。”

邢维民瞪他一眼,没吭声。

队伍走进一道河汊,望着面前那汹涌的河水,一个个大眼瞪小眼,都以为这长官是牛皮吹破了,心里上可能有点想不开。

“到了,”邢维民将汤姆森冲锋枪斜背至肩后,瞧瞧天上的月色,说道,“我不指望你们不尿裤子,但就算是尿了,也要把黄汤吱进小鬼子嘴里!别给老子浪费!”回头看看这些炮灰,遗憾的是,这些炮灰并不争气,个个无精打采,好像有今天没明儿个似的,“逃跑就不用想了,我会在第一时间枪毙你,因此摆在你们面前只有两条路——战死或者投降。不过很不幸地告诉你们,对面的小鬼子从来不留俘虏。所以该怎么办,你自己掂量。”

于大麻子叹了口气,摘下一根狗尾草,衔在嘴角。

邢维民瞧瞧水面,摘下帽子揣进怀中,慢慢的,小心翼翼向河中心游去。

“嗯?”众人一愣,相互看了看。

“你们还等什么?下水!”邢维民转过身,瞪了一眼。众人这才不言不语,排着队走下河滩地。

水很凉,明亮的水面上,泛起一层薄雾。一个老兵龇着牙,“咝咝”倒吸着凉气。

“怎么啦?”邢维民瞧瞧他。

“抽筋了……”

“忍着,不许叫,”掏出帽子塞进他口中,“不想死,就照我的话去做。”

老兵的表情越来越痛苦。

于大麻子趟到邢维民身边,低声问道:“长官,咱们这是去哪儿?”话音未落,一道白烟横空掠过,刺耳的呼啸声,扯得耳膜异常难受。

身后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大地为之一摇,水面涟漪阵阵。远处国军的阵地上,传来有气无力的自动火器声。

“鬼子的炮兵?”于大麻子下意识捂住嘴,“咔咔咔”传来一阵清脆的牙齿撞击。“长官,你太会做人了。”他忍不住连连苦笑。


鬼子的炮兵阵地就设在对岸的河滩上,连炮口的青烟,也是清晰可见。

躲进一片芦苇丛中,邢维民摆摆手,命令手下停止前进。

“差不多一个炮兵中队,”深吸一口气,邢维民低声说道,“弄不死他们,咱们就得掉脑袋。”

炮灰们噤若寒蝉,呆呆地看着邢维民。

随着火光闪动,邢维民举起望远镜看了看,突然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小鬼子有难了,呵呵!可真是吃一百颗豆都不嫌腥。”将望远镜递给身边的于占江,“你瞧瞧,他们又把枪架在一起了。”

“小鬼子属猪的,呵呵!记吃不记打!”抹抹脸上的水渍,于占江“呵呵”一乐,“只要搞掉他们的枪,那这场仗就算是一边倒了。呵呵!小鬼子就等着喝西北风吧。”说到此处,举起拇指标定距离,突然,他又犯难了,“可这枪离咱们能有一百米,手榴弹根本使不上劲儿。”

“你忘了一点,小鬼子离他们的防身武器,也有四十多米。”低下头,邢维民掰着手指头开始计算。众人看着他,谁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咽咽唾沫,于占江低声问道:“长官,这仗……您看怎么打?”

邢维民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扬起脸,似乎下定了决心。

“长官……”

应了一声,邢维民默默说道:“小鬼子,顾名思义就是个头跟驴差不多……”

“长官,您甭糟尽驴行吗?”机枪手低声嘟囔。

瞪他一眼,邢维民又道:“我算过了,小鬼子个头没咱们高,腿也比咱们短,一旦跑起来,十有八九他跑不过咱们。”

众人点点头。一个老兵说道:“要说跑,小鬼子还短练,从华北追到河南,呵呵!他硬生没追上过咱们!”

其实跑路也是一项技术活儿,对于这些老兵来说,那早已是轻车熟路。小鬼子飞机坦克外加摩托化,追了几千里,耗了不少油,居然拿这些兵油子一点辙都没有。

(据说日本人曾经算过一笔帐:中日开战后,日方油耗剧增。刨除了正常的使用量,竟然还有一个大窟窿。那这个窟窿到底是怎么来的?日本人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当然,他们也没心思去瞎琢磨了,为了持续战争,最后不得不将目光对准盛产橡胶、石油的东南亚…...所以太平洋战争爆发的原因,归根结底,那要算在国民党兵的两条腿上。)

“就算再孬,小鬼子能跑四十米,估计咱也差不多,那一百减去四十多……嗯!还剩不到六十米,只要找几个跑得快的,在小鬼子摸枪的一瞬间,把一百颗手雷扔出去……嗯!这个机会不错,连人带枪一块解决。”邢维民打定了主意,不过别人也都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于占江瞧着邢维民,苦笑了一声:“长官,您打仗……呵呵!可真够精打细算的。”

于占江说得一点都没错,邢维民打仗的特点之一,就是精打细算。甚至在战场上,连一颗螺丝钉该怎么用,他都能琢磨半天。

“这仗敢不敢打?”看看这些炮灰,邢维民很期待。

“打!当然打了!呵呵!像这种顺风仗,奶奶的,几辈子都没见过了。”炮灰们同样也很期待。跟着这样的长官让人放心,至少你能从他身上看到胜利的希望。

“那好,你们当中谁跑得最快?”老邢动真格的了。

一时间,众人都很为难,因为论跑路,谁都认为自己不比别人差,要不然,早就做了小鬼子的刀下之鬼。

“于占江”老邢低声叫道。

“有!”

“你带三个人,直接冲过去炸掉武器,其它的事儿你不要管。”

“是!”

看看那个总爱嘟嘟囔囔的机枪手,老邢随口又问:“你叫什么名?”

“报告长官,于七!”

“噢……那你能不能压制住鬼子的机枪?”

“这容易,我和老怪轮番上阵,”指指身边那抽筋的同袍,“就凭小鬼子歪八机枪那性能,呵呵!他还是赶紧挖坑把自己埋了吧。”

“好,这么干,”摘下背后的冲锋枪,老邢看看剩下的几个人,“你们跟着我,看见鬼子就杀,记住,千万别让他们靠近你殉爆!”


高松炮兵中队,直属于野战炮兵联队,所以,他与普通步兵联队的炮兵装备有所不同——拥有2门75山炮和一门105野炮。和冈山步兵大队一样,高松中队均隶属于日军“勇”师团(即仙台师团)。据说他们很能打,当然,能打的意思就是能杀中国人。

老邢不信这个邪,对于他来说,对方是骡子是马,那得跟他溜溜再说。所谓当兵的穿百家衣吃百家饭,要对得起的就是那身衣,那口饭,否则不能保境安民,还要他们这些兵干什么?政府出钱养几个地痞流氓,那不是更方便、更省事?

“不用掩着藏着,直接杀过去!老子就教教你们,用这十几号人,该怎么端掉小鬼子的中队!”一声令下,几个人“嗷嗷”叫着,向近百十个日军发起了冲锋。

子弹划着橘红的曳光,飞速旋转着,重重砸在鬼子哨兵的钢盔上。

“支那人!”哨兵一个跟斗翻卷出去,拍落在地尘埃四起,小短腿高高扬起……

“弟兄们!跟我上!”老邢的眼睛红了,端着冲锋枪,直接向鬼子人群撞去。

“支那人!”鬼子军官拔出战刀,十几颗子弹一掠而过,血雾爆喷而出。晃了晃,胸前斜行一排弹孔,

“唰”!战刀插进泥土,军官跪倒在地大口地喘息。

“第一小队!准备迎敌!”一个小队长扬起手,几十个鬼子卧倒在地,从容不迫地解下腰间的手榴弹。

一道道白烟在河岸的坡地上游弋、穿梭,血水顺着坡体,逶迤着流向汹涌的河水……

“投弹!散射!”换过弹夹,老邢一声断喝,“压制他们火力!”

“乒!乒!”鬼子纷纷拉下保险环,在地上一磕。可就在这时,十几颗手雷,已经拖着白烟,率先向他们砸来,“轰隆隆”一阵凌空飞爆……

在战场上,要论保命的反应力,国民党兵绝对是一流的。

弹药的殉爆声中,大地一阵剧烈地颤抖,鬼子被冲天而起的硝烟拔地而起,撞击、肢解,将一排矮矮的灌木丛,压得支离破碎。

血烟在夜风中弥散……

一阵强烈地干呕袭来,老邢的眼球在微微震颤。

“长官!您没事吧?”一个炮灰挡在他身前。

推开他,老邢抬手扣出一串子弹:“冲过去,要快!杀鬼子和杀猪没啥区别!”

于占江等人胸前挂满了手榴弹,可这并不影响他们跑动的速度。两个小队的鬼子,正向他们的武器没命地奔去,与此同时,他们也瞧见了那三个不怀好意的中国炮灰。

如果把架枪的阵地看成一个点,那么围绕着这个点,鬼子和炮灰就形成了一个直角。

于占江等人的用意很明确,就是想搞鬼子的防身武器。所以在鬼子接触武器之前,哪怕他们就地打滚、寻死觅活,也不关自己的事儿。当然,鬼子也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就算有心想压制对方,可瞧瞧八十米开外的中国兵,恨不得能把自己塞进掷弹筒。

“巴嘎!支那人狡猾狡猾地!”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