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心(人文关怀类) 正文 第四章  狼外婆(4)

刘才友 收藏 0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表弟是外婆再嫁养的姨的孩子,是外公的嫡传,因此,在外婆家享有很高的地位。姨不仅小时候是外公外婆的宝贝,没受过什么苦,而且很罕见的读了书识了字。她的地位很特别,她的儿子自然也很特别了。每年他也看节,不过,他不但在吃的方面颇受照顾,而且每年都可得一个大红包。像外公这样吝啬的人,每年过年只包出一个红包,每年都毫无例外的落到了表弟的手中。本来,一切都在悄悄中进行的,我并不知道。只是有一年,不知为了什么,跟表弟恼了,表弟扬着手中的红包,很骄傲的对着我炫耀。回到家后,我把这事对娘说了,娘愣了半天,没有说话。我说我以后再也不看节了,结果娘照例把眼一瞪,扬手要打。


每年的正月,双水镇的戏班子,都要演出黄梅戏,老百姓都很爱看,戏票很紧俏,价格很高,还要提前几天购买。正月是农民的季节,田里的冰雪还没有融化,春耕还可以用放一放,农民也没有什么娱乐的,上镇看黄梅戏是一项必要的消遣。平时连鸡蛋也舍不得吃的娘,这时候到大方了,拿一两块钱买了戏票,叫姐姐接来外婆,就让外婆一个人天天泡戏园子。我们小孩子,自然不能进去,只好站在戏院外面,听锣鼓喧天的热闹。有时,也跟着一些戏迷哼一段天仙配。还记得,我十岁左右的时候,花了五角钱,购买了第一本课外读物,就是黄梅戏天仙配的剧本。那是有人搞来了唱词和曲子,油印了卖的。当我认得几个字的时候,喜欢咿咿呀呀的唱,结果五音不全,老是跑调,惹人家笑话。那时候,老百姓没有不会哼黄梅调的,上镇上赶集,会听到一路的黄梅。一些青年农民在生产队做工,烦了的时候,就会当成山歌一样唱,有时候大家还进行唱歌比赛,大家都很高兴。


接外婆来听戏,通常要让外婆来家住上半个月,把戏班子的戏从头到尾听完为止。记得有一年,双水镇戏班子发了狠,演一度梅,二度梅,一直到七度梅,听外婆说,准备演到十二度梅的,我很诧异,男欢女爱的一曲爱情悲剧,怎么能演成连续剧呢?外婆说,其中的主角是生了又死,死了又生,反正有观世音菩萨罩着,生死也成戏剧式的轮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面对如此粗编滥造的情节,外婆却看得津津有味,回到家里来,还要将剧情从头到尾的向我们讲述,让我们半懂不懂。只有一年,戏园里看大门的人很懒散,我趁乱也混进去几次,做了免费观众。大幕一拉开,演员一出台,底下观众立即议论纷纷,说这不是谁谁谁吗,怎么他老婆演了他娘啊,台底下一阵哄笑。台上演员只当没有听到,继续表演。几折戏过后,大家进入了剧情,关心起人物命运来,就不再叫嚷演员的名字了。只是外婆每看一场戏,都要好几斤肉钱,外小一天至少要看一场,一个正月下来,得花多少钱啊。


只是家里开支向来是由妈妈说了算的,也没有谁说二话。父亲一门心思放到田地上,对算帐毫无兴趣,从来没有因为请外婆看戏而算过帐。正月对别人是农闲,父亲却还照样忙碌,田里进不去,就挑着粪箕,到处拾牛粪,积肥料。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