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到了宿舍,子弹终于可以放下沉重的行李了。呼了口气,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算了,认命吧,反正名单都确定了,在该都来不及了。向宿舍的里面走去,子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现在宿舍还没有其他人,设施还可以,就是旧了点,和初一初二的不一样。床大了点,应该舒服些。但是卫生厅差。阳台的地上都是一个个脚印,柜子里散发着发霉的味道。更可怕的是,子弹的抽屉里有两具蟑螂的尸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而且,子弹的铺位是二号铺,不通风,在这样的天气下实在是不讨人喜欢。没办法,子弹只好自己动手清理了。

由于在这所内宿学校住了两年,子弹对铺床,整理摆放用品,打扫卫生早就很熟练了。于是也不用父母插手帮忙,三下两下就搞定。一屁股坐在床上休息。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门口出现。子弹感到有些意外,叫了声:“鱼。”其实是叫人。此人是本校的风云人物,是原来子弹的班长和同宿舍成员。擅长街舞,由于小时候就经常练习,他身上的肌肉是一块一块的。只是脚上的味道不好闻。有股咸鱼味。这也是他外号的由来。

鱼笑了笑:“几班?”

“三班,你呢?”

“二班,你怎么会在三班?那还是几张的把那。”显然鱼也对子弹没有进重点班感到意外。

“呵呵,我也不知道。”子弹笑的很无奈。

相约中午去吃饭后,接着各自忙自己的事儿去了。子弹没事做,只好打扫阳台的卫生。把水龙头放大,不用桶接着。再有硬毛的扫把洗刷。这时候进来的一位男生,身后只有一位中年男子。两人一下子就将行李放好,将床铺好。那男生和中年男子道别后,也离开了宿舍。大概是找以前的同学。子弹没说什么,就是继续洗刷。

不一会儿进来了一位戴眼镜的男生,看起来那眼睛的近视程度很深,身后也跟着家人。那位男生的头发有点卷,挺高挺瘦。和家里人收拾好东西,家人一会儿就走了。留下他继续在床边收拾什么。突然,一位好象是他姐姐的女生走到门口,和他道别。这名男生道别后又向子弹走来,子弹微微一笑,可惜他没有注意到,只是到阳台倒了垃圾,头也不回地走了。子弹苦笑了一下。

父母要走了。子弹和哥哥放下手中的活儿,去和他们道别。就送到了大门口。子弹的心头紧紧地,压抑难受,子弹知道为什么,但还是默默的吞下了不舍之情。

回到了宿舍,继续干活。这时候有个中年女人走进了宿舍。问八号铺在哪里。子弹指了指,那女人也没说什么。有四处看了看,说:“我的孩子还在广州玩,我先帮他放点生活用品。”子弹虽然感到奇怪,但仍是微微一笑。女人也就离开了。只不过后来再也没有见过那女人的孩子。

子弹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活儿,闲的没事干,就到老大的宿舍看看。顺便去吃饭。









点击这里进入《炮轰抢通条系列[一]!!!》



点击这里进入《炮轰抢通条系列[二]!!!》



点击这里进入《一个被埋没了的摇滚歌手[图]》


点击这里进入《[子弹的回忆]离家~》


点击进入《[子弹的回忆]入校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