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七十九章 调防 图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而对付朝廷精兵,则以现有的主力精锐为主,以攻势牵制其于京畿一带,只要能挺过这艰难的一年,到次年新修的堰塘沟渠发挥作用,加上番薯的推广,应该能挺过难关吧!

现义军精锐老兵南阳有五万余(包括随贺人龙投诚的官兵);四川马祥麟有一万余;湖北贺人龙两万余;河北唐文亮六万;方计曾在陕西有未经历大战的新兵四万;未整编的白杆军一万五千余;义军现有总兵力总计二十一万六千余人,可谓“穷兵”嗜武,与所控制的地略极不相称。但在这久旱之地,除了变民为兵,靠掠夺维持,又何以养活这许多人口?

南阳因为战略纵深的扩大,最保守估计也只需两万足矣。攻打保定必会与关宁铁骑和孙传庭的秦军相遇,此二部皆为明庭最为精锐之兵,实力不容小窥。若不及时驰援唐文亮,等关宁铁骑腾出手来,必不能敌其锋锐。

李明华决定让马祥麟接受陕西防御,由方计曾回南阳领精兵两万,加上其手中的四万新兵配合唐文亮,以总计十二万之兵力对保定展开攻击。关宁铁骑至多只能抽出四万,饶是他再精锐也不过六万之数,没有它处兵力配合,万难挡住这雷霆一击。只需崇祯将各省兵力尽调入京,那这边即使用新训的新兵,也能轻取南方各富庶之地。

牛金星刚忙完打土豪分田地的工作,对自己现在的地位非常满意,只是这工作一旦忙完了,心中难免有空落落的感觉,正好有李明华安排下征兵事宜,这才又找回了些自己存在的价值感。

中国素有“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谬俗,虽然接触义军的宣传工作多了,‘牛举人’也知道“当兵光荣”的口号,可他并不相信这些,因为打死他他也不会当兵。他起初设想的“存在感”,是认为别人会惧怕被征而对自己百般讨好,却哪知此时的河南百姓并不这样想。

眼看家中粮食无多,有一个人当兵,家中少了一个吃饭的人不说,还能得到额外的收入,即便死伤了,按义军的规矩也该有不少补偿。

饿肚子的滋味去年可尝过,今年是如何也不愿再试了,何况现在能当上正规军,在河南这可是件脸上有光的事儿,人家那些家中有人当兵的,走路是一摇三晃,说话是抑扬顿挫,等咱家也有了正规军,呵!咱这“霜打茄子头”也能挺直溜咯!

牛金星安排人将布告分发各地后,便依然到老家附近的府城办公,说是那里可以照顾到各方各地,其实是想在那里等着家乡的人来求自己。

不过牛同志现在已不是当初小人得志的模样了,也学会了礼贤下士,甚至前段时间对找上门来的乡亲十分厌倦,觉得什么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亲戚也来攀亲。可这歇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怀念起那个感觉来。

牛金星在府城住了几天,事情也办了不少,到天黑时暗想,乡亲们也该听到消息了吧?正思虑间,果然听人来报:“门外有群自称是您亲戚的人要见您。”

牛金星心想事成,却突然又生出嫌恶来,以前的种种麻烦立马浮现在了眼前,不过人都来了,他还是迎出了门去。

门外此时已吵成一片,一大堆青年跟着个须发如银的老者席地而坐,牛金星出门后便认出了这是乡里德高望重的老族长,就是以前自己做举人时也得对他客客气气,上次分田地,也没能让他老人家动动金口。

老族长见牛金星出来,急忙迎上去感叹道:“金星如今可出息了,我牛家能出你这样的人物,老朽也感脸上增光啊!”

牛金星本想客气几句,可看到后面众人手中提着东西,正色道:“老族长如此抬举,要我如何敢当!屋里请,屋里请,只是大家手中提的东西,就先留在外面吧,我让人给你们看着,不会丢的。”

老族长面色不愈道:“这是什么话,大家大老远带来的一点心意,你怎么拒之门外!”

牛金星见老家伙倚老卖老,心中也有些不快,不过还是解释道:“老族长有所不知,咱们有规矩,不能收任何东西。”

老族长不甘道:“这又不是啥值钱物事,大家都是亲戚,送点又碍着什么了?”

牛金星苦笑道:“老族长,这样说吧,咱这儿规矩是定下了,可也没具体说明,今天要是我受了这些东西,哪日要是追究起来,轻则罚去挖泥修水库,重则脑袋搬家,您还是别为难我了。”

老族长听牛金星这样说,也想起平日义军的作为来,没再继续纠缠,转头对青年们说道:“你们就在外面等着吧!这么多人进去也太麻烦人家。”说完随牛金星进了屋。

牛金星想想放这么多人进屋确实也麻烦,进门后交待人招呼外面的青年后,和老族长一起有说有笑进了内堂。

老族长寒暄一番后,说道:“老朽活了这把年纪,还从未看见过像义军这样仁义的队伍,如今各地挑选青年参军,我此来是看看你能不能把咱牛家的小伙子给招了,日后若能多出几个出息的,我见到祖宗也好安心些。”

牛金星只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大声道:“老族长说什么?你来不是让我免牛家子弟当兵的?”

老族长听说他要免去牛家人当兵的资格,急道:“咋,你不想让咱牛家人当兵?如今都啥年月哟!今年眼看哪家粮食都撑不过去,能当兵便可一家人衣食无忧,你难道还嫌咱牛家去年饿死的人不够多啊?”

牛金星这时才回过味儿来,满口答应道:“老族长你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咱牛家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只要愿意的,我们都要了。”

送走老族长牛金星才开始大发感慨,越发佩服当初自己的决定了,投了这样的队伍,连当兵都有人求着干,那以后还有什么说的。

李明华这边在忙着整军备战,崇祯也正在调兵遣将,本来他是想以关宁铁骑加上孙承宗,以绝对优势一举夺回河北的,可锦衣卫王之心报来的消息差点没让他瘫倒!

十二万匪兵,其中还有万余骑兵,这群匪寇可不比以前的流寇了,十二万人?足可与关外的威胁相提并论了,甚至还要更大!

鞑虏虽然强悍,但不擅攻打坚城,可这些匪兵火器犀利,攻城正是他的强项。

如今的崇祯已不是考虑如何剿灭叛匪,而是如何保住江山了,此时其心中坚持多年的信念也轰然倒塌,想起自己多年勤勉,如今竟是这等局面,不禁悲从中来,哽哽欲泣!

其实这位皇帝虽不是好皇帝,但还是其心可嘉的,甚至就连衣服破了,也是由自己老婆补的,且每天的工作时间,可以和现代在黑心工厂干活的工人比上一比!但有的事不是勤勉就可以成功的,明朝发展到此时,绝非一个空有热忱而资质平庸的皇帝可挽回。

已故作家柏杨历数中国历朝历代,最为痛恨的便是明朝,尤其是其开国之君朱元璋,中国此后逐渐落后于世界,究其根源,还是文化上的原因。

即便当时明朝的火器能绝冠天下,在当时发展到畸形的儒家文化影响之下,不久后也会慢慢风华不再,满清入关后继承了这一文化,其结果如何便可窥一斑。

言归正传,崇祯沮丧之后当然不会举手投降,各地弱兵虽然战力低下,但有总比没有要好,在早朝当着大臣没再次红眼一番后,大家一致决定:“调集各地兵马进京抗贼。”

李明华并不想攻下京师,现在的明庭内忧外患,已如千疮百孔的枯木一般,若取而代之,那崇祯现在的苦难就该李明华来承受了,到时南明势必提前出现,吴三桂现在被洪承寿压着,可洪承寿会不会放清军入关就不知道了!

若夺取京师,则势必两面受敌。最终受难的,只能是因义军兵力被鞑虏牵制而顾及不到的饥民。到时义军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去为他们抢夺粮食?

李明华忙着训练新兵,此时有老兵作为骨干,且招收的新兵中有许多参与过当初抢粮之人,训练起来自然比当初容易了许多。

只是这一次征集五万新兵,加上原有的人马,已几乎将几省合格的青年抽调一空,当地的生产只怕要发动妇女了!虽然古代的妇女有裹脚的陋习,但也并非人人都能够成功,其中的痛苦有多难忍受不说,穷苦人家的女人也没有裹脚的条件。

新兵们对于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格言可谓牢记在心,因为他们知道训练后要干什么。朝廷调集的兵力与唐文亮展开对峙时,李明华的训练也几乎完成了。

接下来便是调换各地的部队,以新兵两万从贺人龙所部调换一万精兵回南阳;马祥麟以一万精兵另增两万新兵负责陕西,并试图向周边扩展;以贺人龙部投诚的官兵和白杆军为主力,加上新训的一万新兵配合,由李明华亲自率领全面夺取四川。

大军出行的誓师大会上,李明华讲出了此行的必要性,只差没有把李自成“吃他娘,穿他娘,打开大门迎闯王”的话给搬出来。新兵们憋着劲训了几个月,此时信心也空前地膨胀,精神抖擞,大踏步向四川挺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