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七十八章 洪承寿建功

无真子 收藏 3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74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洪承寿领兵赶到松山时,多尔衮已经在列阵等候了,洪承寿当然不会跑到人家炮口下挨打,就这么远远候着,伺机而动。

此时多尔衮强在骑兵优势,洪承寿强在人数优势(手下并非全是官宁铁骑),多尔衮自然想寻机击溃其步兵,不然大家杀作一团,那肯定是人多的获胜了。而洪承寿当然不想一上场便骑兵对抗,到时大家都跑疯了,步兵不是只有看西洋景的份儿吗?

多尔衮人数较少,耗下去万一被对方抓住破绽,大家杀作一团,那谁胜谁负自不必细说。满清以骑射闻名,自然有破步兵的方法,多尔衮一声令下,镶红旗首先出击,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向明军步兵。

步兵与骑兵对阵,只要能稳住刺猬阵型,骑兵便无从下手,是以双方比拼的就是耐力。这一点骑兵是具有优势的,他们始终处于攻击的一方,把握着战场主动权,乱了可以暂时避开,而步兵一旦阵型出现混乱,则必将承受骑兵猛烈的冲击。镶红旗冲近弓箭射程后便开始转向,并不实际接触,而是先以骑射打乱对方阵脚。

明军步卒当然也有弓箭,而且关宁军的火铳也不是拿着玩的,立马对鞑虏还以颜色,两边枪来箭往,杀气弥漫,战场中心箭如雨下、枪声震耳。

关宁军队形较密,损失自然大些,可骑兵在马上中箭状况也分外的惨烈。双发比的就是胆量,区别就在于明军输了全军大溃,鞑虏输了可以再来。

洪承寿在等,等鞑虏的马速稍慢,只要对方马速稍缓,其队形必然密集。关宁军坚持一个回合还是不难做到的,洪承寿等的机会不久便已出现,在镶红旗还未得及回头再来时,洪承寿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多时的迫击炮轰然骤响。

关宁军虽只有五门迫击炮,但此物长处便是发射快捷,且因为装药的原因,爆炸声与土炮自不可相提并论。明军炮弹所过之处,宛若惊雷,沙石横飞,掀起阵阵腥风血雨,左近鞑虏战马骤然受惊,乱踢乱窜,顷刻便乱成一团。

镶红旗在青山口一役便元气大伤,岳托兄弟一个病故,一个战死,余下的皆为英亲王阿济格残部扩充,实力在八旗中已沦为二流。阿济格眼见旗下健儿死伤惨重,哪里还有心继续抵抗,急忙下令退兵。

镶红旗鞑虏此刻本就十分混乱,关宁军炮火又不曾停歇,惊马乱窜拖缓了后面骑兵的速度,而速度越慢,则队形更加拥挤,如此恶性循环,想要迅速撤退哪里容易?鞑子骑术高超或运气好的已经在回程途中,而陷入混乱不能自拔的却还在苦苦挣扎,一时间便成了白毛风中的羊群一般散乱。

关宁铁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洪承寿一声令下,关宁铁骑越众杀出,步卒紧随其后,一起衔着镶红旗尾部向多尔衮主力杀去。

鞑虏虽有百余大炮,但有阿济格挡在关宁军前路,也只如废铁一般。多尔衮当然知道阿济格不会傻到冲乱自己阵脚,可倘若按兵不动,关宁铁骑意在清军后队,到时失去了速度优势,骑兵长处便不能发挥,岂不等着人家来砍杀?是以此时已到了双方决战之时,

多尔衮瞅准关宁军步卒因为攻击而混乱的队形,领兵飞速地杀向关宁铁骑后路。

洪承寿当然知道步兵不能在此时面对敌人的高速冲击,舍弃逃窜的镶红旗败兵,领着关宁铁骑向多尔衮迎头而上。

两边人马皆为骑兵,眨眼间便相互靠近,多尔衮此时已无回头的余地,骑兵回头远不如步兵方便,为保持速度优势,必须绕大圈子回头,此时双方上万人马,若转向只怕前队尚未脱离战场,后队便已被截断。

骑兵哪怕再猛,面对上万人的骑兵对冲也终有冲不动的时候,两方人马以雷霆万钧之势轰然相撞,霎时间人喊马嘶、金铁交鸣之声大作,人类原始的兽性也在恐惧之中被激发得淋漓尽致。

双方骑兵都看不到对方后队的尽头,唯一保命的方法便只有杀死对方向前冲,杀出敌军大阵尚有一线生机,困在阵中便只有被蜂拥而来的敌人淹没。

可不管个人的武艺有多么高强,面对这种看不到尽头的冲锋也必有力竭不敌之时,是以冲在前面的,除了有重重保卫的军将外,一般士卒很难有侥幸活命的机会。

随着人马尸体的阻碍增多,以及马匹失控后制造的混乱,双方渐渐杀成一团,敌我人数的密集已不能容下骑兵快速穿插。

此时关宁军的步卒业已接近战场,在这种丧失机动的作战中,骑兵反不如步兵灵活,而关宁军在人数上又占有优势,若步兵得以拖住骑兵,那这场仗也就没得打了。

多尔衮也是沙场老将了,抛下困住的小部骑兵,率主力绕开前方撕杀成一团的战场,提速威胁对方的步卒后队。

洪承寿当然不会让多尔衮如愿,乘清军速度尚未提起之时,率后队的关宁铁骑继续缠住清军。此时明军炮兵已无机动的必要,也将迫击炮架设完毕,对着多尔衮后队便是一阵猛轰。

多尔衮眼见取胜无望,继续纠缠势必越陷越深,当机立断,下令全军退兵。

关宁军哪里肯就此放过,拼命咬住败逃的清军,但清军处于逃命的一方,前途一片开阔,而关宁军却被咬住的清兵所阻,双方逐渐拉开距离。

自蒙古以后,游牧民族擅使一种战法,乃骑射之人一边败逃,一边向后方敌人射箭,任你有多少人马,只要骑射不及逃跑之人,时间一久也只有崩溃。洪承寿素知关宁铁骑骑射不及鞑虏,急忙让关宁铁骑收兵。

多尔衮也知自身优劣,败退后当然不会困守松山,回去后便领着全军主动后撤,准备等皇太极援兵来后合兵一处,再和洪承寿决一死战。

洪承寿见好就收,也不继续前进,就在松山等候皇太极到来。

皇太极听说洪承寿这么心急,当然十分愤怒,上次的利息还没讨回来,这次又这么突然来一棍子,我八旗就这么点人,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可恨归恨,虽然皇太极恨不得将洪承寿千刀万剐,食其肉、寝其皮,但人家现在占尽优势,哪里会给自己机会,想到最后,这气还是都该撒到多尔衮身上,洪承寿顽固不化,也只好以后收拾他了。

李明华正忙着为婚事操心之时,崇祯却终于听到了久违的捷报,皇太极退兵了,也就是说崇祯可以抽出力气对付国内的叛乱了。

结婚对于每个不善应酬的人来说都是忐忑的,而结婚的主要内容也就是应酬。李明华不止不擅,而且是非常反感应酬,一想到这些他便心情烦乱。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人生最美妙的两件事不知为何会被强加上这许多繁文缛节。李明华首先按风俗拜祭了祖先,心中难免藏着疑问,这如何个拜法?接着再领着花轿去迎娶新娘。

这到女家迎娶新娘是李明华最耸的了,又不好多问,只得揣着忐忑一路来到赵钰家接亲。赵钰也如泥线木偶般由着别人收拾打扮,再由伴娘带给赵刚毅,由赵刚毅交给李明华,然后二人磕头拜别,回到李明华家中。

回家后一摊子规矩过场外加交际应酬把人精力都耗空了,还得一桌桌敬酒,到最后人也糊涂了,就这么稀里糊涂入了洞房,还说啥?睡觉呗!好好的一幢美事儿,就这么给糟蹋了!被搅得如同过五关斩六将一般不说,完了过几天还得回娘家,自然又得接受另一番折腾。

李明华尚未从糊涂中回过神来,清军退兵的消息便已经到了,当下也顾不得去享受什么蜜月,赶紧安排部署防御要紧。

最好的防守是进攻,最好的进攻也是防守,要想牵制明军的攻击,最好的办法便是威胁其京师,将明庭的军力吸引到保定一地,然后再采取防守之策,两方继续对峙。

在李明华疲于奔命的一年中,河南再次经历了长期的干旱,面对许多地方出现的年余颗雨未下,即便修再深的池塘也干尽枯尽了。去年可以抢地主家的存粮,可今年怎么办?李明华想到一段经典的戏文——地主家也没有没有余粮啊!当然,大旱并非就是颗粒无收,多少还是有些粮食的,可即便补缴赋税,农民也还是不够吃,何况城里的百姓也是要吃饭的。

李明华内有饥荒将至,外有大军压境,正应了一句老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幸好他拳头够硬,以前大半靠手工制作的炮弹,如今也逐渐由水力机床取代,精度有所提高不说,产量也有了一定保障。枪也由原来的滑膛,改为模仿明军的直线膛。

此地没有粮食,外地总有吧!北方大旱,南方总不至于大旱吧?明代南人孱弱、西人善逃,招收本地青壮攻打南边,即减少了河南吃饭的人口,又可以抢到粮食,何乐而不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