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七二、天老爷不是吹的

中国老坦克 收藏 8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祝大家八一快乐! 随着一阵阵呼啸地火箭弹和迫击炮弹落下,小小的台地上到处闪动着火光。 文小力看到这一幕紧攥的拳头重重地锤在树身上,听着步话机里传来的沙沙声,他的心跟刀绞的一样。 突然,对讲机里传来了赵二楞的声音。“团长,我没有事,我们还有五十个人活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祝大家八一快乐!


随着一阵阵呼啸地火箭弹和迫击炮弹落下,小小的台地上到处闪动着火光。

文小力看到这一幕紧攥的拳头重重地锤在树身上,听着步话机里传来的沙沙声,他的心跟刀绞的一样。

突然,对讲机里传来了赵二楞的声音。“团长,我没有事,我们还有五十个人活着,其中十一个伤员,炮兵那边二十多人就牺牲了三个,你们还是来接我们一下吧。另外说一句,你说的对,挺身队是挺不好打的,好在现在都干掉了,还弄了一个活的。”

“好,我这就过去,半个小时我们就到。你是不是受伤了?”

“没有事儿,就是让炮弹震的发蒙。步话机坏了一个,但是缴获了两个好的,我们赚了。您快点过来吧。”

文小力安排几个战士收拾东西,清除痕迹,自己马上带着身边的两个排赶了过去。到了炮阵地,借着月光一看,八门炮有三门翻倒在地,另外五门没有什么问题,炮兵们正在给伤员包扎。

脑袋上缠满了纱布的赵二楞斜靠在一棵树上,边上有一个捆得象粽子一样的人,伤员和烈士的遗体都整齐的安放在树下面。

“怎么样了?”

“跟军长这么长时间,这次算是栽了,就是这些个王八羔子。他们居然在树上放了六个人,我发现了三个,加上下面的三十二个,跟以前通报的三十五个人对上了,我就开打,结果这三个小子真玩命,一下子打掉我们十七个人,然后对打的时候我打下他们一个,他们打掉我们七个人,被他们一拖就没有来得及转移,炮兵那边不了解情况,等我们,结果让鬼子的炮给捂里头了。好在当初选好了防炮的地方,我们被他们钉在那儿动不了,硬挺着挨炮,炮兵躲过去了,那顿炮把树上这两个杂种也给揍下来了,那个已经断气了,这个给震晕过去了,跟我一样,被我们弄了活的。鬼子四部电台有两部是好的。跟军长二年了,就没有吃过这样的亏。真丢人。”

“行了,快走吧,你不是说晚上要来烟儿炮吗?我瞅这天可不象。”

“山神爷还没有错过呢。你让我再缓一会儿,现在站不起来。”

“别费话,都上爬犁。炸坏的三门炮不要了,回头再说,快走。”


打了一顿炮让根本中将出了一口心中的恶气,但是看了一下弹药储备的数量,还是忍住了把那个台地削平的打算。现在大家已经都没有房子和帐篷了,房子里的伤员连烧带呛也没剩下几个,其它士兵还烧伤了不少。大车烧掉了一百多辆,好在物资没有什么损失。现在只好让士兵生起了大量的篝火,留人值班,围着火堆休息。

这时远山少将过来请师团长到汽车那边休息,被根本中将谢绝了,中将阁下让人把伤员都安置到卡车那边,自己则和战车联队的司令部的军官一齐守在战马身边过夜。

凌晨时分,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大风卷着大片的飘雪扫荡着山谷。

狂风的怒号声惊醒了日军,当看到一片雪墙压过来的时候,日军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瞬时间所有的火堆都消失了,所有的人似乎都被雪包围了。对于这些来自熊本的士兵彻底被这奇异的景象惊呆了,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把头缩到衣服里抱成了一个团。

大风雪一直刮到当天的中午,雪停了,风还在刮着。几乎被雪埋掉的日军挣扎着从雪里探出脑袋,努力地活动着身体,有许多人已经被冻僵了,汽车也无法发动,坦克的舱门都被冻住了,无法打开。躲在战马身下的根本师团长挣扎着站了起来,看到这个场面,他有一种把气象部门的人撕碎了喂狗的冲动。整个师团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敌人冲上来恐怕他们连跑都跑不了。

清醒过来的根本师团长马上下令所有的人都起来活动,以免冻僵。所有能活动的士兵都要去砍柴禾,生起火堆取暖并烘烤发动机。


这时文小力正带着人躲在一个山洞里。看着外面的大风,无可奈何地苦笑着,让通讯员把软天线丢到外面,和前指的丁文山取得了联系,说明自己的情况,并询问部队能否出击。丁文山一脸无奈地告诉他,这个时候出击非战斗减员肯定非常严重,在大风中行军的代价太大了。

“团长,咱们离二十四师团就六七里地,要不咱们去打一下吧。”赵二楞说道。

“就咱们两百来号人?没有重武器,划拉一下也就万来发枪弹,而且你们这四十多号伤号不要留人照顾?”

“那也不能眼看着鬼子跑了呀。我估摸着这周围应该还能划拉出个两百来号人。这冻一晚上估计鬼子也没有几个能活动的了,不用打硬仗就能捡便宜的事儿咱凭啥不干呢。要不咱哪对得起昨天晚上牺牲的弟兄。”

“也是,山神爷的话还真准。昨天那天哪儿象是要起烟儿炮,要不是你信他,咱们也都捂里了。我这就联系一下,看能划拉多少人。”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联系,文小力联系上十多个班,约定好会合地点后,文小力着一百一十多个战士出发了。


就在文小力联系人的时候,根本中将下令埋藏所有多余物资,所有人员乘卡车撤离,对于无法发动的十几辆坦克进行破坏后丢弃,加紧赶制了四十多辆简易大车,一旦汽车可以发动就开始撤退。就在日军忙着烘烤发动机的时候,突然一连串儿的迫击炮弹落在汽车附近,正在忙碌的日军被炸倒了一片。日军坦克马上还击,炮兵也向那个发向拼命射击。其余的日军则继续忙碌着,根本不理会横飞的弹片和枪弹。十多分钟后,对方停止了射击,炮兵仍然向四处不时打一炮,以消耗多余的弹药。

听到不停的炮声,文小力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日军在搞什么鬼。这时一支小分队报告,有两个小分队在袭扰作战中全部阵亡,日军正在忙着做撤退准备。

听到这里文小力更加着急,一边催促部队加快前进速度,一边向军部汇报。


党育明接到丁文山和文小力中报告后也感到很无奈,现在如果全力追击能不能追上不说,部队非战斗减员也会非常严重,但是不追,眼看着可以吃掉敌人的机会就这样溜走实在可惜,只能焦急在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孙长发不停地抓着头发,赵树明咬着铅笔。

终于,党育明下了决心,“命令文小力,可以对敌实施侧击,但是要注意控制伤亡。敌人现在冻伤减员很多,但是这些人现在还没有完全丧失战斗力。他们的弹药有限,应以给敌造成杀伤为主,不求全歼逃敌。现在匡部队到了什么地方?”

“旷夫沟。现在也在避风,一团也没有动,双方现在隔着一座山头都没有主动出击的意思,我问了情报处的山神爷,他说这风后天天亮差不多能停,这天在外面走路极容易冻伤。另外还有一个事儿就是昨天刮了烟儿炮之后二十九师团也不见了,似乎是缩了回去。三团现在有三百多人冻伤,陈团长请求撤回休整。虎子他们现在也失去了联系。”

“二十五师团怎么样?”

“不清楚,就是缩在阵地里,怎么逗就是不出来,现在似乎赤柴认准了我们是要打他的伏击。不然陈团长也不会说那个话。毛利支队下落不明。”

“命令一团,风停之后把匡部队往黄花松甸子带,争取在十六日下午之后把他们带到黄花松甸子;警卫团、二团四连、高机排风一停就向黄花松甸子运动,务必于十六日凌晨前就位。到达黄花松甸子后所有部队统一由王立平指挥,第二指挥员丁文山。务必全歼或迫降匡部队。”

“那可是将近二百里地,他们两天赶二百里的路到地方还能打仗吗?”孙长发问道。

“这个没有问题,他们不用带太多东西,途中会有人向他们提供补给的。”

“四团不是撤走了吗?”

“我早就让教导队在那边设了密营,储备了足够两个团用的物资。”党育明还不想把龙湾基地的事情说出来。

“可是二十五师团怎么办?”

“让三团继续监视他们。估计二十五师团现在应该是没有能力独自突围了,但是我军进攻的话伤亡不会很小。让四团出两个连,补充三团的损失。狙击队撤回来吧,他们该休整了,现在估计他们怎么闹也没有用了。”


文小力接到命令后果断下令部队放弃对敌人撤退行动的干扰,改为在沿途实施袭扰作战。集中了剩余的地雷和弹药后,文小力命令在沿途路面上设置了三个反坦克雷和防步兵地雷的混合雷场。每个雷场附近安排了四个班,主要打击目标是扫雷的敌人工兵,如果敌人工兵不扫雷就不许开枪。四部二十毫米反坦克炮集中在第一道雷场。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忙碌,日军的坦克和汽车终于都发动起来了,在放弃了被打坏的两辆卡车和确实无法启动的五辆坦克后,根本中将带着所有的日军上了汽车或大车,由坦克开路,踏上了向太平川方向前进的道路。日军前脚走,后脚就有一支小分队来到了日军的营地,检查了一番后,找出一些东西就向日军离开的方向追去。

“团长,咱们这么追能追上吗?鬼子可是坐汽车跑的。”一个战士一边滑雪一边问。

“没有问题,前面已经布雷了,咱们带着炮上去收拾这弹鬼子。”

正说着远处传来爆炸声。“同志们加把劲,咱们现在追上去好好收拾鬼子。现在老天爷都帮咱们。”这时前面传来枪炮射击声。

这时,前方侦察的战士回来,说日军队尾就在前面五百多米的地方。文小力立刻下令架炮,自己带领步兵冲到了前面。指挥迫击炮开始对敌人猛烈射击。日军挨了炮弹后急忙调炮兵还击,双方打的热火朝天,二十分钟后,炮兵投告弹药打完了,文小力下令撤退,前方阻击的部队也迅速转移。

对于逃跑的敌人,根本中将没有让部队进行追击,只是让人把大车赶到了前面负责趟路,把炸毁的车辆推倒在路边。

文小力看着逃跑的敌人也无可奈何,就是二团全上来也没有办法把敌人都留下来。于是文小力带人回到日本人埋藏物资的地方又取了部分弹药后追上去打了一次,就把部队撤了回去。

撤回之后,清点了一下人数,牺牲三十九人,七十余人带伤,还有二十多个人有冻伤,这个损失让文小力非常心疼。这一仗下来,二团一共有一百七十三人牺牲,三百余人负伤,另外还有数十人冻伤,相当于损失了两个连。

党育明得知二团的损失后命令文小力带伤员休整,该方向的防御交给韩仁和。


二月十五日,经过两天强行军的警卫团终于赶到了黄花松甸子,但是一团却报告,匡部队调头向小金川方向运动,坚决不肯向黄松花甸子方向走。

“这仗打的真憋屈,所有的方向都出错,二团损失近四成,三团冻伤减员近四分之一,四团那边虎子下落不明,损失近六百人,一团这边也出问题,要打的一个也没有打掉,怎么这么不顺呀!”孙长发埋怨着。“军长,要不干脆让部队撤回来算了。”

“不行,这次必须把匡部队吃掉,不然这次咱们的损失就白瞎了。”赵树明反对道。

“现在匡部队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刚到大南岔,一团正在迟滞他们。预计他们明天晚上能够到达北岔。据侦察,匡部队现在只有不到四千人了,其中还有近五百伤号。”

“命令警卫团今天晚上必须抢占北岔,一团一定要拖住敌人,明天天亮前不能让他们到北岔。明天的气象条件如何?”

“明天继续阴天,能见度不是很好。”

“命令王立平,明天对匡部队发动强攻,敌人现在重武器不多,让他们务必彻底解决这股敌人,尤其是不能放跑了程斌。这小子对新九军的危害太大了,有他在杨司令他们什么也干不了。”

“这次小力他们伤亡有不小的一部分是挺身队造成的。现在还有一支下落不明,虎子会不会是和他们碰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