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殇 正文 第五章:风萧萧

疏梅淡影 收藏 10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四月的天气,乍暖还寒,清晨一阵阵冷风吹来,尚云飞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李凌霄看看他笑着问:“云飞,你那些老伤疤是不是又疼了,这天气这么凉,你能挺住吗?”

“没什么,都是老毛病了,你不也是全身伤疤吗?呵呵!我看我们要在前面找个避风处,先停下来歇歇脚了,战士们走了一夜,滴水未进,该弄些吃的了!”

“好的,我去看看老班长的伤怎么样了?不行就让别的战士随便弄些东西吃!吃饱了咱们再赶路!”李凌霄说着,回身向后走,来到老班长身旁笑着问:“老班长,你伤怎么样?是不是还疼啊?”

“好多啦,没事,连长你放心吧,我看是不是找个地方歇一下,弄点吃的,战士们饿了一晚上了!”老班长看着李凌霄,用另一只手托着受伤的断臂说。

“我也正想和你商量这事呢,咱走了一夜了,这仗打得,什么都丢下了,哪还有什么吃的啊?再说了你这伤还在…….!”李凌霄还要接着说下去,老班长打住他的话说:“连长,你放心我没事,还是我来想办法吧!”

“那好,你自己要注意伤势,我让大宝和二嘎帮你!”李凌霄说着冲着行进的队伍高声喊道:“同志们再坚持坚持,到前面找一个避风处停下,我们做饭吃!吃完了再赶路!”

队伍又向前行进了大约有五里路,来到一处山脚下,前面是一座大山,大山脚下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小村子,尚云飞站上路边一块大石看了看回头冲着李凌霄说:“我看就在山脚下歇息一下吧,咱们就别进村了,一大早的打扰村里的百姓,你看呢老李?”

“好的,就按着你说的办,叫队伍停下吧,就地休息!”李凌霄说。

队伍在山脚下停了下来,李凌霄安排了岗哨,就开始和战士们闲聊起来。尚云飞和老班长几个人开始忙活着架锅做饭。大宝和二嘎跟在老班长身边,大宝看着老班长痛苦的样子说:“老班长,您歇着,怎么做您说俺们来动手就可以了!”老班长笑了笑说:“我没事的,你要是会做啊,我还真就省心了,咱们连的战士吃我做的饭的都已经习惯了,你做的那玩意连

猪都不愿意吃!”赵二嘎在一旁抱着他的机枪笑着说:“就是啊,你要是会做饭,俺都会生娃了,哈哈!”战士们听他这么一说,也都跟着笑了起来。老班长看看战士们大声说:“把每个人身上的粮袋子都拿出来,大伙凑一凑,看看够不够大伙吃一顿的,然后我再上山上看看能弄点什么吃的,大伙赶快吧!”战士们按着老班长的意思,把自己身上的粮袋子都拿出来,凑到一起,起了还不到一锅米,老班长看着这仅剩的一点粮食,脸上露出难色,断掉的手臂痛疼难忍,老班长强忍着伤痛嘱咐着大宝和二嘎。

尚云飞和李凌霄看着老班长的脸色,知道老班长是在强忍着伤痛,李凌霄把身上的军用水壶拿下来,递给老班长说:“老班长,这是一点烧酒,是打长乐村之前,咱营长给我的,你喝一口吧,一可以暖暖身子,二可以止止疼,这饭还是让大宝他们弄吧!”老班长看看李凌霄结果水壶笑了笑说:“没有问题的,这点伤算不了什么,一会我上山看看采点野菜和草药,用水煮一下敷上就好了,现在止住血了,也就没那么疼了!”老班长说着喝了一口壶里的酒说:“唉!这还真是好酒,够辣够烈啊!还是留着吧,以后准能用得上!”

“那你就拿着吧!”李凌霄看看老班长说,老班长点点头,回头招呼着大宝和赵二嘎,同时又叫了三五个战士说:“你们跟我上山看看,看看山上能找到什么吃的不?”尚云飞跟着也说:“我也跟你们上去看看,老李你留在这里!”李凌霄答应着,又嘱咐了几句,这才看着尚云飞等人上山去了。尚云飞一行几人顺着一条蹒跚小路慢慢向山上走去。这种青黄不接的季节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果腹的东西,老班长走在后面,手里住了一根木棍子边走边在荒草里胡乱划拉着,赵二嘎见老班长这样不解的问:“老班长,你这是弄啥嘞!”

“这样啊,可以吧把那些躲在草窠子里的小动物给吓出来,只要它跑出来我们不就可以抓住它了吗?咱们不就有一顿肉吃了吗?”老班长边说边继续用手里的木棍划拉着,大宝和赵二嘎一听也都跟着老班长学起来,二人从树上掰下两根树杈,也学着老班长的样子胡乱在草窠里划拉着。

就这样几人便向上走着,边划拉着,果然不出老班长的预料,还真有几只野兔子从草窠里蹦出来,老班长笑着说:“看见了吧,这些小东西也是出来找吃的,赶紧的,赶紧抓住它!”大宝还有赵二嘎看见在草丛里乱窜的兔子,仿佛看见一过热腾腾的兔肉就在嘴边,乐的直蹦高,其他几个战士也忘了一夜的行军劳顿,七八个人在山上开始追着兔子跑了起来。赵二嘎机灵,一个前扑抓住了一只正在蹦跳的兔子,乐得他直蹦高,抓着兔子的耳朵拼命喊着:“指导员,老班长,咱们有肉吃了,有肉吃了!”

大宝追着一只兔子渐渐和大伙拉开了距离,兔子在前面跑,大宝晃着自己胖大的身躯在后面吃力的追着,跑着跑着,兔子钻进了一个树洞,大宝紧追慢追还是眼睁睁看着兔子钻进去,气得大宝直跺脚,站在树洞旁用手里的树杈使劲往里面捅着,嘴里嘟囔着:“你给俺出来,出来!你这个小畜生,可别让老子跟你动手,把老子惹急了,我把这树洞给你翻过来,我看你还能往哪躲?”捅了半天,也不见兔子出来,大宝自己到弄了一身的汗,大宝慢慢直起腰来,向远处望去,他想看看其他战士们都在哪,大宝这一看吓了他一跳,山下那个小村子里浓烟滚滚,烈焰腾空,隐约还可以听见哭喊声和叫骂声,大宝使劲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去,果然,是山下的那个小村子,隐约还可以看见有鬼子在活动。大宝什么都不顾了,扔掉手里的树杈,开始拼命往回跑,跑着跑着突然和一个人撞在一起,大宝停住脚步抬头一看,见是赵二嘎,赵二嘎看着他问:“大宝,你干什么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遇到鬼了,还是遇到神了,瞧你那样!”

“鬼子,鬼子,山下的小村子里有鬼子!”大宝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你说什么?有鬼子?在哪?”赵二嘎看着他问,“在下面村子里,下面村子,快去报告指导员!”大宝说着拉着赵二嘎就跑,这时,尚云飞和老班长也正在找他们二人,尚云飞看着二人冲着他们飞奔而来,连忙问:“大宝,你那兔子抓到没有?”

“指导员,下面村子里有鬼子,有鬼子!”大宝着急的说,尚云飞一听,立刻掏出枪来问道:“在哪?”

“就在下面村子里,我看的真真的,绝对没错!”大宝擦着脸上的汗水说,尚云飞跳上一块大石向远处望去,果然他看见山下有阵阵浓烟升起,隐约看见鬼子屎黄色的衣服在走动,尚云飞立刻跳下石头说:“赶紧下山,带好刚才抓的兔子,马上下山!”几个人跟着尚云飞快步跑下山去,刚下山迎面碰上李凌霄带着队伍跑过来,尚云飞刚要说话,李凌霄便先开口说:“我知道了,前面村子有鬼子,站岗的哨兵已经发现了,看来鬼子是进村了,我们得冲进村去,不能让鬼子把老百姓给祸害了!”

“好的,这样,老李你带一部分人从正面进村,我带一部分人从后面绕过去,争取一个鬼子也别让跑了,我估计这是一小股鬼子,不像是大队人马,你看呢?”尚云飞看着李凌霄说,李凌霄点点头说:“好,就这么办!”

“大宝,你跟着指导员,拿着那挺从蟠龙人家送我们的歪把子!另外,胜子,你留下在这照顾老班长,我们一会回来接你们!”

“连长,让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我这…….”“行了,什么都别说了,就按连长的意思办”尚云飞打断了老班长的话,转身叫着大宝说:“大宝,你们跟我从后面绕过去,走!”

李凌霄和尚云飞个带一队人分别从两个方向开始向村子进发。

李凌霄带着人从前面直奔村子快速跑了过去,跑出去没有多远,就已经很清楚的看见村子里的情况了,小村子不大,村前躺着十几具尸体,估计是村里的百姓,尸体旁站了几个鬼子,还在用刺刀使劲的在尸体上戳着。李凌霄两眼冒火,手里的驳壳枪率先打响,随着枪声响起,站在村口的几个鬼子被一下子撂倒了三个,赵二嘎端着歪把子冲在前面,边冲边喊:“小鬼子,**你奶奶的,老子来啦,你有本事冲老子来啊!”“嗒嗒嗒嗒”一排子子弹打出去,剩下的鬼子倒下两个,另一个转身向村里跑,边跑边喊:“八路,八路的来了!”

战士们跟在李凌霄身后冲进了村子,存子里还有几个鬼子,见一下子冲进这么多八路军,吓得掉头就往村后跑,刚跑到村后,就被从村后面包抄上来的尚云飞等人截住了,一阵枪声过后,这几个鬼子也被消灭在村后。尚云飞留下人在村后站岗,自己带着其他战士冲进村里,和从前面进村的李凌霄汇合在一起,李凌霄看着尚云飞说:“看来像是一个小队的鬼子,十几个人,都让咱们给报销了,可是,可是这村子里的百姓也都…….”

这时,尚云飞才看见,村子里已经没有活着的百姓了,看来这帮鬼子是早就来了,所以刚才过来时根本没有听见枪声。从百姓尸体数目上看,全村也不过三十几个人。就这样一个小村子被这十几个鬼子给屠了村,杀的一个不剩!上至年过花甲的老人,下至襁褓中的婴儿无一幸免,尚云飞实在看不下去了扭头向一边吩咐道:“安排战士们把乡亲们的尸体埋了吧!这笔账我们给小鬼子记着,一定给乡亲们报!”

正在这时,一个战士跑过来报告说:“连长,指导员,我们在那间草棚子里发现了一个活着的老乡!”

“哦!快过去看看!”李凌霄说着和尚云飞跑了过去,在战士们的一再解释下,才把那个躲在草堆里的老乡拉出来,等这人出来以后,看着眼前的众人手舞足蹈,哈哈笑着,嘴里不停的嘟囔着:“扣儿,扣儿,鬼子,鬼子,鬼子,杀杀杀!”尚云飞看看他,转头看着李凌霄摇摇头说:“看来是疯了,你看他这身衣服,估计有日子没换了!估计是看见鬼子进村他就躲在这里了,鬼子杀人放火他可能全看见了,但是肯定不是刚傻的!”

就在尚云飞和李凌霄说话这功夫,这人边走边跳,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叫着晃晃悠悠的向村口走去,嘴里还在不停地喊着:“扣儿,扣儿,我的扣儿,媳妇你快回来呀,你快回……”李凌霄摇摇头回头冲着一个战士说:“去,追上他,想办法从村里给他找件衣服换上,带上他,要是留下他自己,非得死在这不可!”尚云飞看看李凌霄,李凌霄看看他说:“带上吧,不能把它这留在这,就是不被鬼子杀了,也得饿死!”尚云飞点点头。

这时,战士们已经把村里的百姓尸体全部埋好了,尚云飞站在坟前说:“乡亲们,我们也不知道这村子叫什么,也不知道你们的姓氏,只好把你们都埋在一起了,请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

凄冷的风一阵阵吹来,村头那棵老树,干枯的树枝上一只乌鸦凄厉的叫着,叫声传出老远老远…….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