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全歼老蒋“御林军”74师

钟雄飞 收藏 2 849
导读:陈毅全歼老蒋“御林军”74师

蒋介石下达了“跟踪追剿”的密令,三大机动兵团的几十万大军一窝蜂地“追击”。陈毅决定以“猛虎掏心”战法,从敌战斗队形的中央楔入。陈毅表示:“我们就是要有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气概!”将号称“常胜铁军”的第七十四师全歼,师长张灵甫为“报校长培育之恩”自杀身亡。


孟良崮战役


解放战争开始后,国民党军在全国战场上由于大批有生力量被歼,1947年3月开始被迫缩短战线,放弃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集中兵力对陕北和山东实施重点进攻,企图先占领这两个解放区,而后转兵于其他战场。在山东战场,国民党军集中了24个整编师共60个旅约45万人,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在徐州设立前进指挥所统一指挥。其中用于第一线的兵力为17个师43个旅约20万人,以其精锐的整编第十一师、第七十四师和第五军为骨干,编成三个兵团,成弧形作战布势向鲁中山区推进,企图迫使华东野战军主力与其决战或北渡黄河。3月下旬至4月上旬,国民党军首先打通了津浦铁路徐州至济南段,占领了鲁南解放区。接着,采取密集靠拢、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战法,自临沂、泗水、大汶口向汤头、蒙阴、新泰、莱芜地区推进。


面对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华东野战军决定还是首先采取调动和分散敌人的战法,创造条件,寻机歼敌。具体设想是:首先以两个纵队南下鲁南,以另一个纵队南下苏北,力求威胁敌人后方,吸引敌军回师或分兵,以便在运动中歼敌。陈毅司令员将此设想上报军委,5月4日,中央军委即复电指示:


敌军密集不好打,忍耐待机,处置甚妥。胶济线以南广大地区均可诱敌深入,让敌占领莱芜、沂水、莒县,陷于极端困境,然后歼击,并不为迟。唯(一)要有极大耐心;(二)要掌握最大兵力;(三)不要过早惊动敌人后方。


随后中央军委又电示:


得悉青驼寺歼敌三千,但因一纵远去宁阳,来不及集中兵力打七十四师等部,失去一歼敌机会。目前形势,敌方要急,我方并不要急。基于青驼寺教训,尤不宜分兵,不但一、六纵不宜过早分出,即七纵亦似宜暂留滨海地区一个月左右,作为钳制之用,一个月后看情形再行南下。因此,五、六两月你们除以七纵位于滨海外,其余全部集中莱芜、沂水地区休整待机,待敌前进或发生别的变化,然后相机歼击。第一不要性急,第二不要分兵,只要主力在手,总有歼敌机会。


根据毛泽东和中央军委指示,我华东野战军的陈毅、粟裕、谭震林、陈士榘等指挥员连夜研究调整作战部署。决定放弃以第七纵队南下苏北和第一纵队去鲁南的计划。


命令已位于新泰以西的第六纵队就近南下至平邑以南地区,不再以牵制敌人为主要任务,也不采取积极行动吸引敌人,而是隐伏于鲁南敌后待命。


“我军这一行动,必能给敌人造成错觉,顾祝同会以为沂蒙公路一带我主力已转移到淄川、博山地区。南京又有‘空前大捷’的牛皮可吹了!”形成这样的作战部署,粟裕笑着说道。


“汤恩伯一定会狂妄起来,激发起他非要抢个头功的兴趣!”陈毅接着说。


“这样做他就离自己的末日不远了。他进攻山东以来还未败过,这恰恰是他失败的成因了!”谭震林说。


果然,蒋介石、顾祝同对我华东野战军所采取的撤退行动,误认为是“共军伤亡惨重,无力再战,被迫向淄川、博山地区撤退”。


5月10日,蒋介石、顾祝同发出“跟踪追剿,进出于莒县、沂水、悦庄、淄博一线”的密令,国民党三大机动兵团,几十万大军,开始一窝蜂地向东、向北“追击”。其具体部署是:以整编第七十四师为主要突击力量,在两翼和后续强大兵团掩护下,对华东野战军实施中央突破并把中央突破的矛头直指华野指挥部所在地蚌埠,企图一举瘫痪华东野战军指挥中心,陷华东野战军于混乱之中而聚而歼之;或将华东野战军逼压至胶东一隅或赶过黄河,实现其控制山东战场的作战意图。


陈毅和粟裕认为,国民党军三大机动兵团所采取的追击行动,为我华东野战军带来了有利的战机,因为在此以前,敌军密集靠拢,行动谨慎,一打就缩,很难捕捉到分散敌人的战机。现在,敌军既已开始全线进攻,并以第七十四师实施中央突破,已进入我主力集结位置的正面。因此,我华东野战军应立即改变先打敌第七军和第四十八师的计划,迅速就近调集几个强有力的纵队,以“猛虎掏心”的办法,从敌战斗队形的中央楔入,切断敌第七十四师与其友邻的联系,并将其干净、彻底消灭。陈毅十分肯定地说:“我们就是要有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气概!”


野战军首长统一思想认识以后,由粟裕主持召开了作战会议,具体部署作战任务。粟裕明确到:以第一、第四、第六、第八、第九等五个纵队担任围歼敌第七十四师的主要任务,以第二、第三、第七、第十共四个纵队担任阻援任务,然后周密地规定了各纵队的任务和动作,特种兵纵队集结待命。


明确作战任务之后,陈毅又强调道:集中优势兵力,先打分散孤立之敌,是毛主席一贯的军事思想。在敌人强大兵团展开进攻时,通常是打击敌人侧翼有利,但是当敌人连续遭到这种打击而防范严密、特别谨慎,同时中央之敌却比较疏忽大意、


转进冒尖,而我军又在其附近隐蔽集结了相当兵力的情况下,采取一面抗住援敌,一面集中优势兵力猛攻中央之敌的战术,同样可以达到战役目的。这次围歼敌第七十四师,就是这种打法,叫做“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我们华东野战军就是有这样的英雄气概!陈毅的讲话既是明确了战术战法,又是战前动员,真提气。


任务下达后,陈毅、粟裕要求各个纵队要层层动员,充分发扬民主,研究战法。并再三叮嘱:整编第七十四师是敌强中强,不能麻痹轻敌,不可粗心大意,战术上要高度重视,要研究战法,而且要做好打恶仗、打硬仗的思想准备。


13日黄昏,孟良崮战役拉开了帷幕。


华东野战军各部冒着猛烈炮火向敌第七十四师发起了攻击。第四纵队首先攻击第七十四师五十一旅据守的马山、佛山、上高湖、南山、罗汉山等地,歼敌一部;第九纵队攻占马牧池、隋家店,逼近孟良崮、芦山地区;第一纵队当夜占领曹庄川北地区,夺取了黄斗山、尧山、大山场,切断了第七十四师退向垛庄的公路;第八纵队迅速攻占了桃长山、磊石山、鼻子山等要点,割裂了第七十四师与第八十三师的联系;第六纵队经两夜急行军由铜山到达距垛庄20公里的观目、白埠,攻占了垛庄。激战至15日拂晓,第四、第九纵队到达唐家峪子、赵家城子一线,第八纵队占领万泉山。这样我华东野战军各部队就完成了对敌第七十四师的合围。


张灵甫察觉已被华东野战军的重兵集团围在孟良崮地区,虽然吃了一惊,但并不怎么慌张,他一面命令部队登上孟良崮山顶固守待援,一面口授电报,直接向蒋介石报告情况,并建议以第七十四师为诱饵吸引华东野战军,待诸军赶来合围聚歼我军。


蒋介石接到张灵甫电报,深感事态严重,感到弄得不好这张“王牌”部队就有被华野吃掉的危险。但他又觉得第七十四师是美械装备,战斗力很强,华野没有能力吞掉第七十四师,也许正是国军同陈、粟决战的好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能白白丢掉眼前的战机。于是便命令第七十四师张灵甫坚守阵地、吸引共军主力,迅速调动十个师的兵力增援第七十四师,以图里应外合,中心开花,夹击我华东野战军,展开一场决战。


蒋介石把电报发出以后,仍觉得不放心。于是他亲自乘专机飞抵徐州,坐镇督战,怒气腾腾地发出了“畏敌不前者杀!作战不力者杀!……”的“十杀令”。在蒋介石、顾祝同的亲自指挥下,国民党军十个整编师很快就从外围对我华东野战军形成了反包围。


再说被围困的张灵甫,虽然他已经身临绝境,但仍毫不慌张。他自


恃建制完备,武器精良,训练有素,官能指挥,兵会打仗,依托山头高地可以固守,在如此困境中正可以向他主子显示一下自己部队的战斗力。只要空投弹药、粮秣保障充足,即使战局发展于己不利,有那么多外围援军相救,摆脱险境也是易如反掌。


根据急剧变化的战场态势,陈毅、粟裕从敌人调动中发现蒋介石的作战企图就是要在孟良崮地区与我野战军举行决战。陈毅、粟裕认为:眼下的形势可是十分的严峻,无论是兵力对比,还是双方所处的作战地位,以及所形成的战役态势,都对我军十分不利。敌我双方现在是以主力对主力,以进攻对进攻,决战不可避免。但敌人的突击能力很强,武器装备精良,再加上增援的敌人靠近了,如果不能在短时间消灭敌第七十四师,我华东野战军部队就要陷入被动,不仅吃不掉敌第七十四师,反而会被敌人来一个反包围,那将陷我于十分被动的地位。陈毅和粟裕感到,此时我攻击部队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背水一战”,务必在24小时内消灭敌第七十四师,决不能让敌增援部队向敌第七十四师靠拢。


决心一经下定,陈毅立即给各纵队打电话,下达任务,明确要求,实施战场动员,陈毅给第一纵队司令员叶飞打电话说:“蒋介石拼死和我们决战,你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孟良崮拿下来,坚决把敌第七十四师消灭掉!”


随后又给第四、第六、第八、第九纵队司令员打电话说道:“聚歼敌第七十四师,成败在此一举。你们部队被打掉1000,我给你补充1000;你们部队被打掉2000,我给你补充2000。谁攻上孟良崮,谁就是英雄!”各纵司令员在电话里都异口同声保证:“请陈司令员放心,我们决不会让敌第七十四师一兵一卒逃走!”


敌第七十四师这支“御林军”深陷重围,危在眼前,蒋介石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唯一能做的只有再次向外围增援的十个整编师发出了最严厉的手令:


山东共匪主力今已向我倾巢出动,此为我军歼灭共匪完成革命唯一之良机,如有委靡犹豫,逡巡不前或赴援不力,中途停顿者……必以误国纵匪贻误战机严究论罪、决不宽容。


接到蒋介石的手令,第一兵团司令官汤恩伯也向所属各部发出急电:“张灵甫师孤军奋战,处境艰危,各部务须击破共军包围,救袍泽于危困,不得见死不救……”


在蒋介石、汤恩伯的严令督促下,外围增援的十个整编师都疯狂地向孟良崮地区攻击前进,与华东野战军外围阻援部队展开了空前惨烈的大血战。经连续几天血战,来增援的蒋军各部都被挡在包围圈外面。号称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第五


军,被我第十纵队阻击在莱芜一线;同样号称五大主力的另一支部队整编第十一师被我第三纵队挡在蒙阴以北;敌整编第四十八师被我第二纵队和第七纵队挡住,举步艰难;敌整编第二十五师、第八十三师被我第一纵队、第六纵队各一部挡在天马山以西,使他们进至距第七十四师只有五公里之地时就再也前进不动了,除了以炮火突击以示支援以外,别的什么招数也施展不了。


16日下午,粟裕命令:“第一、第四纵队向南,第九纵队向西南,第八纵队向东南,第六纵队向西,准备向孟良崮和600高地发起最后的攻击,并令特纵榴弹炮团迅速做好射击准备,到时候要不计消耗,集中火力向孟良崮和600高地实施最猛烈的袭击。”


总攻时间一到,三颗信号弹腾空而起,就像发出了埋葬敌整编第七十四师的命令,各路炮兵向敌军阵地倾泻了密集的炮弹,炸得敌人心惊胆战。一向号称训练有素、作战有方的第七十四师,在华东野战军炮兵的打击下,失去指挥,队形混乱,立即成了乌合之众。


在嘹亮激昂的冲锋号声中,我华东野战军主攻部队以神勇无敌的气概向孟良崮第七十四师残部勇猛扑去,漫山遍野都响彻了华东野战军部队雄壮的口号声:“打下孟良崮,活捉张灵甫!”“活捉张灵甫,打烂王牌虎!”


此时的张灵甫在孟良崮主峰的一个山洞中,声嘶力竭地向第二十五师师长黄佰韬、第八十三师师长李天霞呼救:“李师长、黄师长,赶快向我靠拢。赶快向我靠拢……看在党国的分上,拉兄弟一把吧!”平日骄横自负的张灵甫,此时顾不得什么体面了,往日的傲慢和盛气荡然无存,只有发出绝望哀号的份了!


我第六纵队特务团首先突破孟良崮西侧,直取敌第七十四师指挥所盘踞的山洞。他们刚刚打上孟良崮主峰,就遭到1000多敌人的拼死反扑。他们集中所有轻重机枪向敌猛烈扫射,冲入敌阵展开白刃战,当即全歼该部。敌率领残部反扑的参谋长魏振铖被华东野战军生俘。当特务团三连冲到洞口时,正赶上张灵甫卫队的20多人刚要露出头,顷刻间就被消灭了。但就在这洞口冲杀的瞬间,遭到了洞内敌人的抵抗。三连指战员奋起还击。张灵甫一伙知道败局已经无法挽回了,他们以无线电告知蒋介石,诉说友军见死不救,对李天霞没有派出部队掩护第七十四师右侧安全极为不满,并说这是导致第七十四师失败的主要原因。随后,他将在指挥所的副师长以下,团长以上军官姓名报告了蒋介石,决心“集体自杀,以报校长培育之恩”。


经激战,洞内的一切抵抗停止了。我攻击分队冲进洞内,发现戴着中将衔的敌师长


张灵甫已经被击中,倒在血泊之中。与张灵甫同时在洞中被击毙的还有敌第七十四师副师长蔡仁杰,第五十八旅旅长卢醒、副旅长明灿等。


摧毁了第七十四师的指挥所,部队开始打扫战场、清点战果。但发现被击毙和俘虏的人数比第七十四师实际编制数少得多。粟裕马上命令各部进行战场搜索,决不让一个敌人漏网。此时,黑云盖天,山雨欲来,能见度极低,搜索部队在孟良崮与雕窝之间发现聚集了数千敌人。粟裕即令第四、第八、第九纵队出动兜剿。至下午5时全部肃清。至此,号称“国军模范”“常胜铁军”“”“王牌军”的第七十四师被我华东野战军彻底歼灭了。几天后,陈毅为歌颂华东野战军指战员血战孟良崮的事迹,特赋诗一首:


孟良崮上鬼神号,


七十四师无地逃。


蒋贼专横嗟命薄,


美帝侵略徒空劳。


华东战场捉笼鸟,


沂蒙山区似虎牢。


原野麦黄家家足,


人民军队胆气豪。


敌整编第七十四师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南京后,如同晴天霹雳震动了整个国民党统治中心。蒋介石痛心疾首、老泪纵横。他再三哀叹:“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竞为劣势乌合之匪众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损失!”


6月9日,华东野战军为了体现我军优待俘虏政策的可信性,专门为孟良崮战役中放下武器的敌第七十四师将校军官举行座谈会,陈毅与到会者见面,一一握手并致慰问。当将校们谈到第七十四师失败的原因时,陈毅很坦率地说:“蒋介石自北伐中期叛变人民,走上法西斯独裁专政的道路。蒋介石的这一条反人民的错误的政治路线,必然产生错误的战略路线。在蒋介石独裁媚外的政策与战略的双重错误下,国民党军队之遭受失败是必然的。例如贵军在抗战中的战功表现很好,战斗力亦堪为国民党军队之冠。可是一到内战战场,仍然逃不脱被歼的命运。各位应深深研究其中的原因。”


陈毅的一番精彩论述,一下子揭开了决定战争胜败的谜底,使俘虏们受到了很大的启发,都觉茅塞顿开。


陈毅又继续说道:“对于各位此来,我应负责照料大家、爱护大家。贵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之牺牲,毫无意义,应该惋惜。各位留在解放区内好好研究问题,重新认识问题,各位应视为平生最大幸事。我们能帮助你们的地方,一定尽量帮助你们,绝不为难。”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