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州民朱,年四十余。忽一日夜,梦少时师,容貌如故,语其于户东,曰:“备五十金予武生。”朱惘。问曰:“吾师何不自行?”曰:“吾不可。”既寤,思师已卒数年,大惑。翌日午,闻武生父前夜卒于家。

朱母巢氏,诣苏州祭母。手制布履,自觉甚小不中母足,然已至,化之。是夜,梦母告曰:“吾儿,鞋小,不合于足。”巢氏大骇,急新制化之。

朱,余母之弟也。

或曰:日思夜梦,信也。然朱与武往来甚疏,安能知其父?怪哉!巢氏自言:信则有,不信则无。此亦一说也。

世之生死,生者不知,死者无言,孰能昭之乎?诲曰:不可不信,亦不可全信。小子无知,岂敢妄言?


本帖原发水区,后被转出,灌水并非无视版规——作者注

本文内容于 8/1/2009 12:41:12 PM 被疯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