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专稿 严禁转载)


仓促间被卷入这场战争的毛泽东是个大赢家。他的军队中途入局,战线在鸭绿江边;战罢议和,战线在三八线上。他让邻邦已成死局的国家顷刻得救,让对手已成定局的胜利瞬间移位。一战扬威,震慑对手数十年;百年雪耻,稳定邦国半世纪。真正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所以说,即使朝鲜战争是个平局,抗美援朝战争也是个胜局。

其实最最了不起的,是他冲破了雅尔塔强权政治家们设计的战后政治格局,打碎了强加给中国人民的种种枷锁和羁绊,使病弱古国几乎在一夜之间,便以一个真正团结统一的完整国家形象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摘自一位空军战友的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53年夏天,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为了严惩美国南朝鲜伪政府方面破坏阻挠停战谈判的罪恶行径,粉碎李承晚集团继续北犯“一统江山”的美梦,有重点地对李伪主力部队发起了攻势凌厉的夏季反击战役。我中线20兵团67军反击部队自获得科湖里大捷后,挥戈西进,兵锋直指李伪第8师重兵扼守的十字架山(又称座首洞南山)。

十字架山是李承晚在新闻媒体面前常常自我标榜吹嘘的所谓“京畿堡垒”,该山位于北汉江的西北侧,海拔高度达673米,有十余个山头组成,十字架山主峰处在群山中央。它东临科湖里,西邻轿岩山脉,北面与我军前沿阵地隔沟相望,由李伪第8师21团盘踞,每个山头都修有二至条坑道,地面构筑了二至三道环形堑壕和坑道相连的射击点、掩蔽部、地堡等,在山腰山顶之间构成3-4层明暗火力点,形成了火力配系严密的环形防御。因此,李伪十字架山的阵地素有"模范阵地"、"京畿堡垒"之称,成为李伪傀儡部队各级军官参观见学的基地。

为了保证战斗的胜利,担任主攻任务的我志愿军第67军在兵力与火力上加强配备,组织了200师两个团、201师一个团,调配火炮308门,坦克8辆。与此同时,志愿军参战各团,在敌前沿阵地构筑了秘密囤兵洞700余个,炮、坦发射阵地100余个。进攻前还把七个步兵连秘潜于荫蔽地域和囤兵洞,以达成攻击的突然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师担任主攻任务的600团首长,命令二营五连为全团攻取十字架山主峰的突击连。6月11日夜,在我军前沿三号阵地的一个坑道里,五连指战员正在召开战前出征誓师大会。在师首长授予五连的一面火红战旗上,连长邢正常、指导员苟桂全首先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紧接着全连干部、战士也都争先恐后地在旗帜上纷纷签上自己的名字。六班长邓高明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大声地嚷嚷道:“我先签名!我先签名!”炊事班长也粘着两手湿面气喘吁吁地跑来说道:“插红旗也有俺炊事班的份儿!”全连干部、战士都憋足了劲,决心把上级授予的红旗插上十字架山主峰。

600团团长高风一和政委林东,看到五连指战员们高昂的战斗热情和集体荣誉感,心里十分高兴。两人等战士们在旗帜上都签完了名字,高团长在讲话中鼓励五连干部和战士们要坚决完成上级赋予的战斗任务,并强调指出夺取李伪十字架山主峰阵地的重要性,他说:“十字架山是轿岩山李伪第6师左翼的主要屏障,也是我军西进的一块绊脚石,你们连这个中心开花打得好不好,不仅关系到十字架山反击战的胜利,也对我军整个夏季反击战役有着很大影响。”紧接着高团长又讲了具体战斗部署:“根据敌防御纵深大、工事坚固的特点,为了缩短运动距离,减少战斗伤亡和达成战斗的突然性,团党委决定,五连和兄弟连一起,在攻击前潜伏于敌阵地前沿地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和高团长站在一起的林政委说道:“潜伏,是夺取战斗胜利的最重要一步,它要求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严格地经受各种意想不到地艰险和困难的考验,即使被敌人的子弹击中也不能暴露我们的行动意图。团党委号召大家向邱少云同志学习,人人争做遵守战场纪律的模范。”

团首长讲完后,五连指战员纷纷表示要在战斗中学习黄继光,为祖国人民敢与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最后高团长有交代了潜伏位置和潜伏纪律后,便命令部队出发,尖刀排长任志明带领着尖刀排首先走出了坑道。

漆黑的夜晚,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伴随着闪电雷鸣,山岭间狂风怒吼,沿着山腿有一条泥水溪流从战士们的身边淌过。郑连长趴在湿漉漉的草丛里,关切地望着尖刀排潜伏的位置。尖刀排潜伏在一条荒废的堑壕里,壕沟内的雨水已没过了脚背,战士们一动不动地坐在雨水里怀抱着枪支任凭风雨吹打在脸上,轻机枪手潘昌义抱着机枪纹丝不动;六班长邓高明搂着机枪把弹链搭在脖子上,尖刀排长任志明身边的报话员用雨衣裹紧步话机紧紧地压在胸前,战士们在雨中等待着总攻时刻的到来。


第二天清晨,下了一夜的大雨终于停了。潜伏在草丛里的战士们借着微微晨光,在观察着潜伏区四周的地形。潜伏区的东面是一条通往主峰的山沟,沟谷两侧山坡陡峭;透过阵阵飘荡的雾气,可看到东山梁上敌人三号支撑点的工事,游动的哨兵和铁丝网、盖沟都清晰可见。

天刚放亮,山上不断晃动的李伪哨兵不断地探头探脑观察着我潜伏区一带的动静。隐身在草丛里的五连战士们,警惕地蹲卧在树丛、沟底和旧工事里一动不动,潜伏区里鸦雀无声,只有山间小溪的流水哗哗作响。

下午15时左右,胆战心惊的南朝鲜十字架山守军突然以炮火对我潜伏区域一带实施火力侦察。卧在草丛里的邢连长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指导员,只见他嘴角紧抿表情十分严肃。他明白,考验全连指战员的最严峻时刻到了,在这关口什么情况都会发生。

在呼啸而至的炮击声中,一发炮弹落在三排战士李克文的身边爆炸了,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左腿鲜血从创口处淌了出来。剧烈的疼痛迫使小李咬破了下唇,他小心翼翼地蜷缩回左腿,一声不吭地掏出急救包紧紧地裹住了伤口,等他扎好最后一道绷带,他疼痛的一头昏迷过去了。

趴在小李身边的副连长张喜成,心痛地看着小李咬牙为自己包扎伤口的痛苦表情,眼看着战友负伤而不能施救,这比他自己受伤还要痛苦。过了一会,小李从昏迷中醒来了,他苍白的脸上布满了豆粒大的汗珠,被体温烘干了的军衣很快就让汗水溻透了,伤口处的鲜血浸透了绷带一滴一滴地落在了草叶上。李克文死死抓住手中的冲锋枪,咬紧牙关忍受着伤口剧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喜成的心弦紧绷着,他即为负伤的战友难过,又担心这名年轻的战士在无法忍受伤痛的情况下,会不会发出声响而惊动了山上的敌人。这样,不但五连会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潜伏在其它阵地前的六个连也会遭受重大伤亡,整个反击作战计划都会受到严重影响。但是,李克文这名坚强的战士,为了整个潜伏部队的安全他连一点呻吟声都没有发出 。他静静地趴在草丛里,以自己顽强的毅力忍受着伤痛的折磨,时间不长他又昏迷了过去。

在潜伏区内,凡是知道李克文受伤的战友,都向李克文潜伏的位置投来关切的目光。他们一个个紧握手中枪注视着山上李伪军的动静,决心向李克文学习,不怕牺牲,严守潜伏纪律,在战斗中英勇杀敌,坚决把红旗插上十字架山主峰。

6月12日夜里21时,反击十字架山守敌李伪第8师21团的战斗打响了。我军三百余门火炮一起怒吼,大地在颤抖,十字架山群峰被狂风般的炮火所席卷,呼啸的火箭弹,黑鸦鸦的榴弹,旋转地迫击炮弹,一股脑的落到敌人头上。敌阵地上爆光闪闪,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熊熊燃烧的大火映红了半边天际。

经过二十八分钟的炮火准备,南朝鲜李伪军阵地表面工事被摧毁了30-50%,主攻方向则高达70%。随后,以坦克为先导的我步兵群向敌发起冲击。

当我军地一发炮弹在十字架山主峰上爆炸时,600团突击五连的指战员们立即从潜伏区一跃而起,夺路奔向通往主峰的山沟。尖刀二排在排长任志明带领下,紧随着我军一排排开辟通道的掩护炮火飞快向主峰突进,在他们的身后紧跟着一排、连指挥所、三排和四排。


李伪军的阻拦炮火向山沟里打来了,照明弹也纷纷照亮了夜空。二排长冒着敌人的炮火边跑边喊:“同志们,敌人为我们挂天灯了,快借光前进啊!”

十分钟后,尖刀顺利俪通过了八百米长的山沟,占领了预定冲击出发阵地,一排和连指挥所也按时到达了预定位置。预备队在连指挥所后面,被敌人的炮火阻拦在山沟的中央。副连长张喜成看了一下四周的地形果断地命令:“拉大距离,冲过去!”三排在他的带领下,冲过炮火封锁区也到达了指定位置。

这时,邢连长着急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夜光表,准备发出冲锋信号。不料,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排炮弹在连指挥所位置落下,邢连长负伤倒下,苟指导员也负了重伤。

预定的冲锋时间已经到了,我军炮火以等速射向着十字架山主峰阵地进行监视射击,等待着步兵发出的冲锋信号。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飞逝,“哒哒”响的秒针似乎在撞击着尖刀排长任志明的心。二排长任志明似乎意识到,一定是刚才的一排炮弹使连指挥所发生了意外情况,因而,不能准时发出冲锋信号。五连能否准时发起冲锋信号,不但关系到全连按时投入战斗,还关系到整个十字架山反击战斗的成败。否则,就会失去战机,给整个战斗带来重大损失。在这关键时刻,二排长任志明毫不犹豫地命令通信员:“发冲锋信号!”

“啪啪啪”,两绿一红三颗信号弹凌空飞起,我军炮火立即向敌纵深延伸。在敌人的阵地前沿顿时响起了一片喊杀声,五连尖刀排的战士们,一排的战士们同时向十字架山主峰发起了攻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字架山主峰是周围诸峰的制高点,也是敌营指挥所所在地,驻有21团一个连的兵力。它自然分成东西两个山峰,一排长徐占山带领着全排战士攻打东峰,任志明带领尖刀排直取西峰。这时,四周山头枪炮齐鸣,我军各攻击部队也都打响了,他们按照战前统一作战部署,向十字架山各山头守敌发起了猛烈攻击。

尖刀排一发起冲锋,就遭到了西峰李伪军的强烈反击,山上守军用各种火器组成了交叉火力网,死死封锁住了尖刀排进攻的通道。企图以猛烈的火力把立足未稳的我突击连驱赶下去,再以远程炮火杀伤我军,二排长任志明心里十分清楚这一点,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敌前沿阵地的火力布防情况。在前方约六十米远处有一条盖沟,半环状拱卫着大半个西峰,盖沟里分别设有四处重机枪的火力发射点。观察一阵,任排长决定集中尖刀排的火力先打掉右侧那挺重机枪,以便快速突破敌人的前沿阵地。他命令五班压制东面三挺重机枪,自己率领四班和六班打西面那挺重机枪。

二排长任志明命令一下,五班的机枪、步枪和冲锋枪一齐吼叫起来,打得敌人盖沟前尘土飞扬。就在五班压制敌人火力的同时,四班和六班的轻重火器也以绝对的火力优势向右翼盖沟火力点压去,西侧敌人的重机枪被打哑了。

“上!”二排长任志明把手一挥,四、六班的战士们一跃而起,向着敌盖沟右翼扑去。

“呯!呯!呯!”只听三声枪响,李伪军向空中发射了三颗照明弹,把黑乎乎的地面照得一片贼亮。一阵炒豆般的枪声响起,敌人的一挺机枪在盖沟后面的一道土坎上疯狂扫射,密集地子弹阻挡住了我尖刀排进攻的战士们。任志明从机枪的射击声和威力判断,这是敌人的一挺高射机枪在平射。这时,盖沟里被打哑了的机枪又复活了,在它的两侧还出现了十几个吐着火舌的卡宾枪口。看样子在很短的时间里,敌人又加强了盖沟右翼的防御力量。而我尖刀排正处在盖沟前面的缓坡上,没有地形、地物所利用,任排长见状大声告诉通信员:“快,要求炮火支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配属五连作战的无后坐力炮班刚选择好发射位置,一看到尖刀排发出的信号马上进行射击,一连几发炮弹就摧毁了敌人的高射机枪

“敌人的机枪打掉了,冲啊!”尖刀排的战士们呼喊着又冲了上去。在尖刀排猛烈火力打击下,敌人盖沟右翼的那挺重机枪终于被消灭了,火箭筒手也打掉了盖沟中央的两挺重机枪,尖刀排乘势就要冲进盖沟里。这时,在尖刀排的身后有扫过来一阵密集的弹雨。两眼冒火的二排长任志明回头一看,只见从西峰西北方向的224号高地上,出现了敌人的一个火力支撑点,有三、四挺机枪在发疯似地吼叫。那里距离西峰不足二百米,控制着整个西峰前沿阵地一带。很明显,李伪21团企图利用两面火力把我突击连消灭在阵地前沿地带。

尖刀排长任志明在这生死攸关的危急时刻意识到:只有尽快进入盖沟与敌展开白刃战,才能减少部队伤亡占领敌前沿阵地。他命令火箭筒手立即消灭224号高地上的火力点,以重火器压制盖沟内之敌的反冲击。

“咚咚咚!”三声炮响,火箭筒手摧毁了224号高地上的三挺轻重机枪。但是,携带的火箭弹已经打完,李伪军残存的一挺机枪还在224号高地上吼叫;这时,在东、西峰的结合部也出现了敌人的一个火力点,子弹呼啸着向尖刀排压来。在疯狂顽抗的敌人面前,我五连尖刀排的指战员们表现出大无畏的勇敢牺牲精神。轻机枪手潘昌义三次中弹四处受创后,又被敌人的弹片击中了前额和鼻梁,鲜血糊住了双眼,副班长百万平见了急忙过来给他包扎伤口。当潘昌义从昏迷中醒来,他拨拉着副班长的手说:“你把我的眼包住了,这哪行,眼下正需要我的机枪!”他不顾副班长的阻拦一把拉下了眼前的绷带,狠狠抹去眼前的血液,抱起轻机枪就和敌人的机枪对射起来,一直把敌人的机枪打哑了。[size][/size]



在八一建军节的日子,谨以此文怀念曾战斗在鸭绿江彼岸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老前辈们!

本文内容于 2009-8-1 11:00:41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