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踪谍影有情天 正文 九 取宝壶搞嫁祸惩恶警

梅戈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URL] 李重九摸到当铺的后门,发现门上上着锁是非常高兴:“这下可省不少事,不然再对付当铺里的守夜人,这工夫可就要耽误多了!”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摸,李重九心里有了底儿:这门上的锁还是那种老式的铜锁,对于不会弄的人是对付不了,可对于李重九来说,这简直不当什么! 从挎在右胯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




李重九摸到当铺的后门,发现门上上着锁是非常高兴:“这下可省不少事,不然再对付当铺里的守夜人,这工夫可就要耽误多了!”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摸,李重九心里有了底儿:这门上的锁还是那种老式的铜锁,对于不会弄的人是对付不了,可对于李重九来说,这简直不当什么!

从挎在右胯骨上的百宝囊里一摸,李重九掏出一串钥匙,他从中选了选,选出了一把合适的钥匙。对准铜锁上的钥匙孔,李重九把钥匙轻轻地插了进去,随着三转两转,喀吧一声响,铜锁应声打开了。

放下铜锁,把钥匙装好,李重九回头向对面看了看,对面的几间房里除了微弱的呼噜声,什么动静也没有,他心里暗暗好笑:“这些人,东西给你们搬完了,你们也未必知道!”

一闪身,李重九进了当铺后门,随即他又迅速把后门关好。

这当铺,和所有的当铺一样,都没有前窗户,房门也比较偏小,到了当铺里,关好门,如果尽量小心不露出灯光,外面的人不走进来,是很难发觉里面有人的。

蜡烛点燃,李重九举着蜡烛先在当铺里转了一圈。

这当铺的格局到是非常简单,前面从这边墙到那边墙是一水近一人高的柜台,在柜台右头开着一扇小门,上面挂着一把锁,柜台与房顶之间则全是小孩儿胳膊粗的栏杆;在后墙这边立着的全是货架子,上面摆满了老百姓典当的各种东西;货架前摆着两张方桌,上面笔墨纸砚全齐,还有两把算盘。除此之外,在后门的后面还有一架梯子,是上二楼用的。

李重九举着蜡烛先在货架子上找了一个遍,没有老头儿当的铜壶,他又去柜台下面翻了翻,还是没有,这让他有点儿着急,举着蜡烛,他就上了二楼,可二楼上也没有。

李重九这下更着急了,这铜壶,当铺藏哪儿了?

他想直接去找当铺的东家,可这孔家前后好几进院子、三四十间房,那大胖子住的是哪间呢?尤其是到屋里一逼问,这盗可就变成抢了!

李重九站在楼上想了有一盏茶的工夫,最后决定还是先再下去好好找找。

重新回到楼下,李重九又开始仔细找,一不小心,他磕到了方桌上,这时他猛然想起,这桌子下面一直没看。

猫下腰,烛光一闪,李重九笑了。原来在两张方桌下面还放着不少东西,其中就有那老头儿说的铜壶,此外这瓶那碗的,还有好几件。李重九不客气,先把铜壶抄了起来,随后他又看见一只玉碗样子很不错,也顺手拿了起来。

把这两件东西在桌上放好,李重九看见在一把算盘下面压着一叠纸,他挪开算盘拿起那叠纸借着烛光一看,呵呵,原来是一叠借据。看着这借据,李重九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往蜡烛上一凑,这一叠借据顿时化作了飞灰。

找着铜壶,李重九松了一口气,他又看了看方桌的左右,这桌子还都有抽屉,其中有两个抽屉还上着锁。这难不倒李重九,他从百宝囊里找出那只钢钎,使劲在锁扣里一别,当啷一声就把锁别了下来。拉开抽屉他一看,除了几本账本,抽屉里又是钞票又是大洋,花花绿绿、光光闪闪也不知有多少钱。李重九没客气,他先把钞票捋到一处,厚厚的有一大把,转身随手在货架子上找了一块包袱皮,连铜壶带钞票是全包到了一起,最后又打了一个结。

打好了这个包袱,他又找了一块包袱皮,把抽屉里剩下的大洋是全捧到了上面,随后他又撬开了另一个锁着的抽屉,这抽屉里也有不少钱,不过钞票的面值都不大,全是一块、五块的那种小面额。蚂蚁虽小也是肉,李重九还是同样不客气地全装了起来。

搜罗完这两个抽屉,李重九又去看那两个没上锁的抽屉。这两抽屉里却没啥,都是些零七八碎,李重九没有兴趣。

看看这夜收获满丰,尤其是帮老头儿找回铜壶,李重九心里很高兴,他把那玉碗放在这第二个包袱皮里刚想一起都包了,脑子却是一转,顺手他就从包袱皮里拿出几块大洋放到了一边,然后才把包袱包起。

弄好了这两个包袱,李重九用一只手提着,顺口吹熄了蜡烛,他把蜡烛就又装回了百宝囊。在桌上一摸,那几块大洋就抓到了手里。

轻轻地走出当铺的后门,李重九向对面看了看,对面的房子里还是静悄悄的,他一笑,把手里拿着的大洋顺手就在门口丢了一块。走了几步后,他又丢下了一块,等走到隔壁那有钱人与孔家共用的院墙下时,李重九在墙根下也丢了一块大洋钱,随后他把手里的包袱向脚下一放,轻轻一纵就跳上了墙头,随手把剩下的两块钱,他就丢进了那院里。

在墙头他使劲用脚蹭了蹭,蹭掉了几块墙皮,故意留下了一些攀爬的痕迹。

办完这事,他又跳回了孔家。

捡起那两个包袱,他顺着原路出了孔家的院子。


从孔家出来,李重九顺着墙根儿正朝客店的方向往回走,就听得从旁边的一条胡同里传出来一阵脚步声,并且这脚步声就是奔着大街来的,他急忙向一家饭馆的屋檐下一蹲,朝着旁边的胡同口就看了过去。

也就是他才蹲好的工夫,胡同里的人就出来了。

等胡同里出来的人李重九一看,肺不由得就气炸了,原来这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傍晚时在当铺前棍打老头儿的那个小警察,这小警察只有一个人,一边走还一边骂:“这手气真是他妈的背,这才多会儿啊?!十块钱就输没了,明儿还得想办法多弄点儿钱!”

他一边骂一边走,根本就没想到旁边屋檐下还蹲着一个人。

看着是这小警察,周围又没有其他人,李重九决定教训教训他。

他把右手里提着的两个小包袱一下全套到了右胳膊上,顺手把背后背着的短刀也抽了过来。瞄着小警察开始向西走,李重九就悄悄地跟了过去。

等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小警察拐弯奔了南。

李重九知道这三家店的街是东西长,南北的都比较短,一边一条街的两边不过住十来户人家,这条小警察拐去的南街也不例外,站在街口就能看到镇外,李重九瞅着小警察向南走不敢怠慢,几步就追了上去。

小警察这时正要走到街西的第二个大门前,伸手他就准备拍门叫门,可还没等他抬起手,李重九一个健步就蹿到了他的身后,左胳膊向前一伸,一下子就勒住了他的脖子,同时右手里的短刀在他后腰上一顶,低声喝道:“不许喊,喊就宰了你!”

小警察正在懊恼自己晚上输了十块钱,根本就没想到在警察所跟前会有人拿刀逼住他,并勒住了他的脖子,人当时就吓得几乎没背过气去,他的腿一软,人就向下瘫。

李重九一使劲儿,勒住了他向下瘫的身子,再一用力,半推半架地顶着他就向镇外走。走过小警察刚才要进的大门,李重九向大门口扫了一眼,门上挂着一块牌子,李重九也没仔细看,但牌子最下面写着的警察所三个白字,李重九还是看清了。

小警察被李重九用胳膊勒着,用刀逼着,是半天没缓过神来。

等到了镇外,李重九稍微松开了小警察一点儿,小警察使劲儿喘了几口粗气,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哀求道:“好汉,大爷,……您、您……”

李重九又是刀子一顶:“别废话,向前走,不许回头!”

小警察下意识地答了声是,李重九松开了他:“别耍花招,不然就一刀宰了你!”手里的短刀微微一用力,刀尖就扎破了小警察的衣服,刺的小警察就是一哆嗦。

小警察没敢废话,也不敢不走,李重九押着他就奔了河边。

这奔南的路到了河边就到头了,李重九向四外一望,风儿吹过,就听得一阵芦苇响。

小警察以为李重九是想在河边杀了他,然后把他的尸体抛进永定河,这时看见满河汹涌的大水如同一只怪兽咆哮着,他不由得就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也不管李重九是站在哪个位置就尽管自己磕起头来:“好汉爷,好汉爷,您饶命啊!我可没干过什么坏事啊!”

李重九一阵冷笑:“你坏事干的还少吗?”

小警察满脸是泪,磕头如捣蒜地哭求着:“好汉爷,好汉爷,您高高手,饶了我吧,我可也是苦出身,没办法才穿上这身皮的啊!您饶了我,我屋里还有钱,我给您去拿!”

李重九照着他就踢了一脚:“混蛋,谁要你的臭钱?!你不提你是苦出身还好,说了你是苦出身,小爷就气不打一处来,小爷生平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帮狗吃食的狗腿子!”

小警察扑倒在地哀求道:“爷爷,爷爷,您就饶了我吧,我、我……”

李重九嫌恶地瞪了他一眼,是真想杀了他,但自己又没见他真干了什么大的伤天害理的事。就这么放了他?打他一顿?李重九心里也着实踌躇了起来。

这时又是一阵风吹芦苇响,李重九心头不禁就是一亮,他冲着小警察喝道:“你不许叫,俺不杀你,不过你得听俺的话!”

小警察一听李重九说不杀他,身子一软,人就瘫在了地上,

李重九又踢了他一脚:“起来,听俺的话,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听话俺就不杀你!”

小警察挣扎了挣扎,爬起了半个身子,李重九喝道:“不许抬头,起来,向那边走!”随即短刀在小警察脸前一挥,指着旁边的一大片芦苇荡,李重九照着他的屁股又是一脚。

小警察连声说着是,爬起身,低着头,深一脚浅一脚地就向芦苇荡里走。

李重九跟在他后面,才一走到芦苇荡边,成群的蚊子就朝他们扑了过来。李重九挥挥手,但这丝毫不起作用,成群的蚊子如鹰隼般不屈不挠地向他们俩猛冲。

李重九忍着蚊子咬,押着小警察向芦苇荡里走了四五十步,感觉脚下有些湿了,他喝道:“站住,别走了,把裤腰带解下来!”

小警察不明所以,但也不敢不听从,听话地把裤腰带解了下来。

李重九接过他的裤腰带,两头一抻,这裤腰带还真长,李重九暗笑,这下还真够用。他把短刀向身边的地里一插,喝道:“把手背过来!”

小警察这时已经知道李重九想干什么,哀求道:“好汉爷,您就饶了我吧,我以后……”

李重九不想听他啰嗦,喝了一声:“少废话,再多废话俺就宰了你!”

小警察心里一怕,不敢再出声了。

李重九迅速绑好小警察的双手,又一脚把他踢倒,连胳膊带腿又绑了一个紧,最后他想了想又把小警察的鞋脱了,扯下他的一只袜子塞进了他嘴里。

办好这一切,李重九提起刀对着趴在地上的小警察道:“小子,今儿不杀了你算便宜你,以后你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爷的了!”说罢,他一转身,大步走出了芦苇荡。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