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30日文章,原题:我开始担心中国经济从表面上看,中国似乎在引领世界从衰退走向复苏。2008年底,中国经济增长停滞,但在2009年春季急剧加速。


据估算,今年第二季度,中国可能为经过通货膨胀调整、折合成年率计算的全球产出增幅贡献了高达两个百分点。随着全球其他地区经济收缩放缓.中国经济的反弹本身足以使全球GDP自去年夏季以来首次实现小幅增长。


这是好消息。坏消息是,中国最近的增长代价高昂。由于担心近期经济滑坡加剧,中国在制定宏观战略时选择了数量胜过质量的战略,其中最主要的是银行贷款融资的基础设施支出大幅增长。


当然,发展中国家总是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但是中国在这方面走向了极端。在中国近期实施的4万亿元人民币经济刺激方案中,基础设施支出(包括四川地震重建支出)占据了72%的份额。中国政府敦促银行加速为刺激计划提供融资,银行照做了。今年上半年,银行新增贷款总额达到7.4万亿元人民币,是2008年上半年的3倍,也是有史以来最为强劲的半年度信贷增速。


这种受银行控制的过度投资刺激无疑表明,2008年底和2009年初的中国经济是何等的糟糕。由于发达国家同时出现衰退,外部需求骤降,摧毁了出口导向的中国增长机器。中国政府决心采取一切手段来恢复经济的快速增长。


然而.这些举措不可避免地造成了破坏稳定的后果。不断飙升的投资对2009年上半年中国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空前的88%,是过去10年43%均值的两倍。同时,中国各银行的贷款质量多数受到今年上半年大量信贷投放的影响,该趋势可能为新一波银行不良贷款播下了种子。就在本周,中国监管机构告诉银行,新增贷款必须用于推动实体经济,而非用于股市和房地产市场投机。


中国总理温家宝曾在两年多前警告称,中国经济正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这是先见之明。然而,中国没有针对这些担忧采取措施,实施促进消费的调整政策。相反,渴望增长的中国却受到全球贸易繁荣的引诱.在最不平衡的行业加大了赌注。在2007年以前,投资和出口占中国GDP的80%左右。如今,面对严重的全球衰退.温总理警告过的那些问题更加恶化:受流动性推动的巨额刺激方案瞄准了最不平衡的行业。


这对任何经济体而言都是不可持续的,或者说无法为全球经济提供可持续支持。中国必须让经济增长转向国内私人消费,这可能需要在增长速度上做出妥协。但鉴于这会改善中国经济的质量.在增长方面做出短期的牺牲还是非常值得的。


与大多数人不一样,我一直坚定地看好中国经济。然而现在我开始担忧了。加剧失衡状况的宏观战略最终会导致失败。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正是2008年至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和衰退的原因所在。 (作者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斯蒂芬·罗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