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巨响(中)

山鹰2007 收藏 2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PS:众位战友八一好,今天过节加餐。赞美我吧,嘻嘻……回忆当年在部队过节开茶话会那情形,看着兵MM在上面,在下面的兄弟们可是齐刷刷背板得笔直,张大眼睛流口水。那德性,太丢人了……提示一下,其实下文真正的‘全金属狂潮’这才开始。)

许光赫肃容道:“这是山地。我从上射击,火箭弹最大射程比平地大。天气观测交给我了,再加上老陶测量,校正规划弹道轨迹和弹着点,混蛋迅速精确计算密位以及诸单元。我看至少有3成把握,值得一搏!”

我补充道:“不,如果目标移动瞄准射击时静止,应该是4成。如果再加上咱们的迫炮至少有6成把握。”

看着大家自信的微笑,惠英东疑问道:“迫击炮?那家伙能打装甲吗?”

我转头道:“打主战肯定不行,打装甲工程车只要咱们表现好至少能让敌人的机械化工程兵不死也得脱层皮!另外,英东,这里敌人火力太猛,留下1个班帮我们阻击敌人,就行。”

惠英东道:“好的。老廖,剩下2个班,1个布置东坡防御,另一个我带头去把老岑(11班)换来!”

我点头应允。

9.20 0:15,611高地东外围阵地一线堑壕。

凝重的硝烟正悄然退色,轻风漂泊着淡淡稀薄的烟幕与流云,摇曳着诡谲惨白的月色,在深邃的夜中飘忽着一只只正在缓慢爬行的硕大狰狞的幽影。那一只只重逾数十吨的钢铁怪兽,就似一只只重逾数十吨的筹码,一只一只加在我心头的胜利天平之上,一只一只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

接着敌人M43加榴炮撕出的一断断开阔的口子,蹲开口边,沟壕里的我偷偷收回了伸出的62式望远镜。用TRC540道:“4号位,安全!各小组通报……”

老甘:“5号位安全!”

1班长(代)宗垒:“6号位安全!”

陈雪松:“北山崖无异常!”

狄雷:“南山崖无异常!”

唐展:“火力整备完毕!”

岑献功:“11班到达外围阵地二线堑壕。正寻找临时炮位。但我们的100炮每门只剩10发了。”

许光赫:“通报,3号位发现散兵坑2,警戒哨位2。人数6,狙击4,班用机2,方位11点,距离900米,下方洼地。高低差决定敌已进入我最大有效射程,我未进入敌有效射程。”

陶自强:“通报,2号位发现交通壕3,散兵坑8。人数一个排。方位12点距离1000米,未进入射程。”

交通壕!?我心头又是一紧,道:“沟壕走向怎样?沟深怎样?”

陶自强:“纵向!直通上坡口。无坎沿,近处500米内盖有隐蔽物,沟深不定。若不是我的Zeiss正发现少量敌工兵在堑壕边作伪装。根本无法发现。”

伪装?狗日的……

我道:“能这么快挖好沟壕的一定是敌人的ИЗМ挖壕机,纵向采用挖掘链,标准沟深应为1.2米,底宽0.65米。如横向拉动,多次作业,采用叶轮式抛土器可挖出深3米,低宽3.5米的深坑。如果加ИРМ战斗工程车的协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有不下4个最大可容4-7人的未知的简易潜形地堡工事已经布设到了我上坡口近处……做好敌人反扑防御准备!大徐,你和老胡怎样?”

徐渊伟:“1号位RPG-9准备完毕。等待通报诸单元!”

我嘱咐道:“注意尾烟,小心敌人火力包袱。”

徐渊伟:“明白!”

我道:“行动!”

陶自强闻言缓缓立起身子,寻了个被炮火削出个半拉开的口子,低姿态匍匐过去,偷偷用AN/GVS-5激光测距机悄悄窥探后,用步谈机道:“标号168,INC(倾斜角):52,SD(斜距离):1340,VD(垂直距离):107。务求首发命中!”

许光赫通报道:“风向东北,风力1.2级,中空温度18.2,湿度75%。”

邱平随之计算器作业,校正后通报道:“标号168,HD(水平距离)XXX,扇面2-7,位差30,密位修正-10,伟哥……”

(PS:那个‘X’就不确切了。反正是写小说又不是作业务。这是勾股定理的运用。最简单的测距知识。大家明白就行。)

“唰!”骤然一计尖声,一道烁红如利箭一般穿透了浓墨色的黑暗,眼前撕开薄薄一层袅袅硝烟,在摇曳朦胧惨白的月色下当空划出一抹耀眼的惊艳,如流星坠落眨眼即冲着一辆ZIS4-23在黑夜里透出史前恶兽般狰狞,钢铁般冰冷,电光雷火一般向那黑洞洞的影子投了过去。

随着敌人来不及脱口而出的惊叫,“轰!”的一声,蓦地黑森森的洼地里恍若骤然就地炸开了一朵缤纷绚丽的烟花。猝然间,火星激溅,弹片横飞,一蓬烁红的火光,霎时冲天而起;炽热的炎流,暴虐的罡风腾起叠浪似的滚滚浓烟,如蛟龙出海,飞龙在天,飙风似的迅即卷起周匝羞涩暧昧的单薄乌烟,扶摇直上,四射暴散!

刹那间,一声声犹如地府九幽之下,声声厉鬼般惨烈的泣哭哀号惊蛰山麓;一条条火色的人影,从我一枚大口径火箭弹击起的一簇火堆里艰难跳落出来,在地面惨号,恸哭,呼救,打滚,瞬间又随着轰隆冲天巨响,震撼大地,红白刺眼的厉芒暴现即逝,一切归于尘土。

“斯塔咧!斯塔咧……”暗夜里,迷茫的烟尘中随着散布于前散兵坑里敌人前哨一声声凄厉的嗥叫声,所有敌人迅即行动起来了!

“摩萨!索——”(快点,打!)骤然间,偃旗息鼓的敌人ZIS 4-23轰然作响起来,5条火龙伴着敌人愤怒的狂嚣,向我身处的外围阵地一线堑壕咆哮嘶吼着威猛无铸冲撞过来,如火山喷发,如激流澎湃;狂风骤雨,巨澜狂飙似的金属风暴席卷过来,霎时密如急鼓,声如鞭炮似的稠密炸裂声震摄山体。带着23mm速射炮弹凌空穿透脑颅,撕裂灵魂似的惊悚尖啸声,爆炸声,一蓬沙尘暴似的扬尘飞土如瀑布一般向着我们倾泻下来,差点就把整个身子恨不能紧插堑壕底的我们差点活埋。

随之,二十余挺德什卡M大口径机枪,数挺KPTV弗拉基米诺夫大口径坦克机枪一片哗然,辣油炸开了锅似的霍然作响间,炽烈的枪焰在幽暗的夜色中剧烈持续喷发有若盏盏豆亮色的油灯,瞬间一线照亮了611东线洼地边缘线。灼热弹链拉着眩目的曳光,刮起凌利的罡风,摧枯拉朽似的将厚实的一线堑壕坡沿如老豆腐一样把千创百孔进一步戳成了千洞万孔。粒粒疾掠的闪烁,带着侧耳的尖细,如秋后嗜血的蝗虫一般嗡嗡作响,在我们的眼前飞腾,跳跃,碰撞。同5条骤然猛烈喷发毫无间歇与迟疑的自行防空炮密密交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厚实火网生生将我们罩在了里面。便是有着段段支离破碎的堑壕掩蔽依然让我们蔽无可蔽,如水银泻地一般,随心所欲的穿透破碎不坎的堑壕壁,持续对我们造成致命的威胁!随着一簇簇稠密作向的枪炮声高亢唱响,死神一声急似一声尖细的狞笑仿佛就在我们的头顶回荡,重重压得我们抬不起头……

正此时,趁着火力攒射掠过,数秒间的间歇。老甘飞快把握住时机,用62式望远镜偷眼一看,急道:“大头,快!敌人的工程作业车正脱离我火箭筒最大射界!”

我心头一惊,顶着敌人一簇紧似一簇的火力攒射,迅速打开TRC540通报道:“暴雪,暴雪,我是刺刀。标号168、标号169,反坦克撒布式地雷覆盖!”

“唰!”不过数息,顶着敌人疯狂的火力攒射,青黛的夜空中猛然响起一簇簇尖酸刺耳的空气摩擦声。敌我本能抬头一看间,一蓬蓬拳头大小,水母似的随风飞舞着触须的物什如淅淅沥沥的黑色雨滴猝然在天空中抛洒出一道曼妙万端的弧线,向着611下洼地及周边覆盖了过去。噼里啪啦似爆竹一般金铁交击的声音在四际黢黑的夜色里,飞绽出一粒粒烁烁闪亮的火花。

更有不幸者,轰然一声红光与火星一同爆射开来,归于尘土。眨眼间,数百枚散布施反装甲地雷即被我抛洒至611外围阵地下洼地及周边丘陵地域近3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域里。虽然至今幸运打上了敌人装甲工程车的地雷爆炸仅能重创敌人装甲,但仍有至少我火箭炮投送的反坦克散布式地雷仍然对成功斜直插入了地面,在袅袅青烟,摇曳飘忽的月色下闪露出一丝丝钢铁一般森森冰冷金属色。

“嘣!”伴着一声水瓶炸裂似的脆响轰然一计,一声心惊胆寒,钢铁崩裂的刺耳酸声惊栗全场。一辆ИРМ战斗工程车不甘的艰难侧倒倾覆,骤然间“嘣!”的又是一声炸响,惊起敌人悲愤的呼号。敌投入我611高地东进行工程作业的16辆各式工程作业车辆顿然停滞。与此同时伫立原地的敌23mm转膛式防空炮,12.7mm 德什卡M重机枪,14.5mm KPTV弗拉基米诺夫坦克机枪猛然一滞之后,更加凶猛的咆哮开来。因为敌人明白在平均每3平米就有我一枚散布式反坦克地雷的覆盖之下,他们的重装备没了丝毫的机动空间。除了等待紧急调来的T-64 CYT滚筒式扫雷坦克给为自己扫出条退路外别无它法。瞬间敌我就陷入了你死我活的死磕之局;掩在我们身前的短短支离破碎的斜坡正敌人疯狂肆虐的金属风暴一米一米削平!

此时敌人的的火力与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一线堑壕侧近,虽然危险,但正是我给与敌人迎头痛击的好机会!

“老岑!老岑……”顶着敌人霍霍作响的金属流,瀑布一般倾泻而下的飞土扬沙,我捂着鼻子急切的呼叫着。

“闹你妈的,小鬼子!”岑献功在电台那边一声怒吼,立时,暗藏在二线堑壕的11班迅速发动了攻击!

“嗵、嗵!”骤然间,炸开了锅似的战场之上顿然响起两声牛皮鼓似沉闷浑厚声,迎着敌人幕布一般密实交织的火网,两道细不可察的赤芒在天空中划出道经久不绝的细长尖啸,直向成扇形散布在最两头的两辆23mm转膛式自行高炮迎头撞击而去。

“嘣!嘣!”伴着两声激荡群山的清声脆响,红光暴现,火星四溅之中,一辆自行高炮骤然间如点着浇饱汽油的柴堆一般,轰隆一声,火光乍起,连人带车瞬间成了燃着熊熊滔天烈焰的铁棺材;伴着随之而来的炮弹殉爆声,将其化作废铁与灰烬,空留下后面更多敌人的由远及近的痛苦嚣叫声。

另一辆幸运些的自行高炮则被11班的100炮砸中了车体侧部,就如挨了我们狠狠一计左勾拳,踉踉跄跄跟个醉汉似的摇头晃脑,摆动不定着近乎摔倒。激射的火力自然霎时停歇。敌人的自行高炮一愣,飞快抽出一辆来调转炮口准备向暗伏在二线堑壕两端的11班两个100炮组发动攻击。

猝然而至的沉重打击顿让敌人狂暴的火力霎时一疏,然有着敌人重机枪、坦克机枪依然的持续唱响,但幽暗的夜色中当空纠结狂舞的数十条火蛇纷乱涣散了……

就趁这敌人火力涣散、混乱的刹那间,一个侧滚复入到堑壕缺口,抬起激光测距机,飞快扫了便。随之滚到缺口另一侧,飞快转动着脑子,通报道:“标号167,INC(倾斜角):74,SD(斜距离):1412,VD(垂直距离):160。抓住敌人间歇发动攻击!”

许光赫顶着敌人剽风般的弹药,探了眼通报道:“风向东北,风力1.2级,中空修正0.078,中空温度19.3,湿度73%。”

邱平随之计算器作业,校正后通报道:“标号167,HD(水平距离)XXX,扇面2-11,位差30,密位修正-14.2……”

“老胡!”随着徐渊伟一声唤道,就在敌人稍稍稀疏的火力狂飙似的扫过1号位。徐渊伟与胡金铨飞快抬起RPG-9置于土坎外缘。焦距、准星、偏差刻度迅速焦叠成一个奇异的立体扇面,迅即“唰!”的一声奏响,交击鸣出一声动人心魄的音符。烁火耀眼的光芒,如球形闪电一般当空划拉出一道靓丽炫目的抛物线,像轮开的火色大锤狠狠向一辆正疯狂用火力向来回我扫荡过来的自行高炮迎头砸落过!

“嘣!”又是一声,一发大口径火箭弹就如同膂力过人的铁匠一锤狠砸在烧得通红透亮的铁条上一样,一声闷响,火花四溅,长条形面包似钢铁物件,顿被一计狠锤砸成了个带硕大凹槽的面饼。随着又一声炮弹殉爆的巨响震颤大地,熊熊烈焰冲天而起,面饼彻底变成了烧饼。厉鬼似的惨烈哀号,在称职的烤箱之中沉闷传来,战栗着一丝瑟瑟的秋风。惨白摇曳的月终甩开了浓黑的阴霾,将冰霜般的肃杀寒意浸透了3朵烧得泛红透亮的炽热火堆中水**融。完美演绎出死神炙热的无情,将一片触目惊心的惨殆呈现这个残酷世界之中。

残酷的杀戮,惨痛的伤亡并没有丝毫震慑住凶蛮剽悍的敌人,相反更激起了敌人嚣张的气焰。也是在徐渊伟爆破小组第二次瞄准敌人自行高炮,发动轰击的同时。两只黑洞洞的枪口迅即悄然从地穴微不可查的凹陷处伸了出来,两只代表死神意志的十字线已然悄声对住了上方在一线堑壕1号位土坎上一脸专注着,紧张操作RPG-9,茫然未知的徐渊伟与胡金铨二人。调整密位,果断扣动扳机——“砰!砰!”“轰!”蓦地,两粒冰冷的子弹,一枚灼热的火箭弹竟乎同时激射出膛,向着各自的目标奔投去,徐渊伟与胡金铨危在旦夕!

似乎是幸运,仿佛又也是天定;因为敌人狂暴火力射击被压得抬不其头的他们在使用RPG-9爆破之时并没有装上固定炮位,减轻后座力的三角支架。在竟乎同时发动攻击之下,RPG-9强劲的后座落迅即将二人合力死死用身体固定住重火箭筒的他们摔得直挺挺躺倒在地。就因为这瞬间差池的几个厘米,侧下向他俩射来的子弹几乎贴着他们胸口和面部的肌肤掠了过去。但纵然如此,凌厉的罡风,犀利的劲道,依然划拉出他们一线血色,随风消逝。还由不得他俩倒地暗自庆幸着捡回条命,寻着重火箭筒发射暴现的焰尾强光和浓烈硝烟,两辆自行高炮的4管23mm狰狞炮口业已确凿的对准了他俩藏身的堑壕位,毫无迟疑的准备发动攻击;危险!

“照明弹,射击!”危机时刻一班代宗磊急中生智,大吼一声,1班8名战友的在当空狂舞的火弹链之中英勇无畏的从堑壕里亮出身子来,8发PG462在幽夜里8颗陨落的彗星一般冲着自行高炮射角抛落过去。立时,强烈的明暗变换就如闪光弹一般造成的敌自行炮手和观测手视野的眩目和短暂失明。同时也将纤毫毕现的将露出身来的1班战友们完全暴露在敌人的射界与视野中!

最先倒在地上,感觉面部火辣出血的胡金铨瞬间意识到了敌人狙击手的存在。他匐在地上,一面奋力拖动着沉重的RPG-9转移,一面冲着勇敢亮出身来,射出照明弹搅乱敌人炮兵视线,掩护自己转移的1班战友声嘶力竭的高呼:“隐蔽!隐蔽!你们快隐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