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七一、谨慎的根本

中国老坦克 收藏 9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在虎穴营地的作战室里,从来不抽烟的党育明也叼上了一支烟。 “这次情报处是怎么搞的?匡部队消失了这么大个事儿没发现。要不是杨司令他们抓了两个活的还麻烦了。”党育明看着沙盘说。 “现在已经证实了,二十九师团出现在临江,现在已经向我们这边出发,速度很快;四团已经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在虎穴营地的作战室里,从来不抽烟的党育明也叼上了一支烟。

“这次情报处是怎么搞的?匡部队消失了这么大个事儿没发现。要不是杨司令他们抓了两个活的还麻烦了。”党育明看着沙盘说。

“现在已经证实了,二十九师团出现在临江,现在已经向我们这边出发,速度很快;四团已经和毛利支队交了两次火,杀伤数百敌人,陈家堡子没有拿下来,由于情报错误,把增援敌人的一个联队误当成了一个大队,结果四团打援的一个连损失惨重,如果不是虎子机灵,没有陷在镇子里四团就麻烦了。二团那边二十四师团推进的速度也挺快,小力没有全力阻击,询问能不能把一团和警卫团调过去包个饺子。一团那边现在新九军打的很被动,据俘虏交付是程斌带队,整个匡部队五千来人都出动了,辉南留下的只是匡义平和电台。程斌太熟悉杨司令的打法了,每次设伏都失败了。王立平倒是成功设了几次小规模伏击,吃掉了五百多敌人,但是几次大的伏击行动都失败了,程斌的鼻子很灵。”赵树明汇报着情况。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了解情况,这次看来我们是中了圈套了。匡部队那边运动的速度怎么样?”

“很慢,他们很小心。二十四师团加强了一个战车联队已经到达了这里,预计明天会进抵二道花园沟北口一带。该部病号已经都留在了太平川,现在整个师团共计有九千三百余人,其中步兵约五千人,配有坦克七十余辆,火炮六十余门,其中有四门一五零重炮和八部火箭炮车。”

“二十九师团已经到哪里了?”

“在平川沟附近已经发现小股日军。现在虎子正带着一个连领着毛利支队在山里转圈,四团其它部队已经转移到了关门砬子待命。三团已经在清沟子设置了阻击阵地。”

“军长,还是把部队收回来打二十四师团吧。日军现在都是看带补给,能在山里转十天已经是多的了。那边少留点部队迟滞敌人就足够了。而且咱们吃掉二十四师团之后再调头把那两路也来得及。”孙长发在边上说道。

“这次四团说被飞机炸了是怎么回事?”

“当时正在下雪,认为日军飞机无法出动,结果飞机真来了,而且丢的都是大炸弹,虎子判断不小于三百斤。结果六个土坦克一下都被炸飞了,还损失了十多个人,后来敌机再来的时候有了防备,一共打下一架战斗机,一架轰炸机,后来天色暗了敌机没有再来。”

“看来鬼子是真急了。跟杨司令商量,把新九军也调回来。警卫团和坦克营马上到大牛槽沟与二团主力会合,三团留一个连牵制日军,主力撤到八九三设立阻击阵地;四团主力撤到大牛沟作总预备队,虎子带人好好牵着毛利支队在山里转。一团把匡部队往回头沟带,多拖点时间。”

“新九军过来由谁指挥?”孙长发问道。

“跟杨司令说,由我们统一指挥。这次我们打二十四师团和匡部队,特别是程斌,不把他打掉新九军根本就没有办法开展工作。另外让炮兵旅把加强的部队抓紧时间就位。对于二十五师团嘛,他们的这个经验很值得保留,如果二十九师团也接受这个经验我们的仗就好打了。参谋长,给各部下令,二月九日,也就是后天,凌晨前各部必须到位。新九军务必于八日晚二十点之前就位,这点很重要。二团必须设法迟滞二十四师团的行动,在八日下午十九时之前不允许日军通过小牛槽沟南口,部队打光了也不许日军通过。”

文小力提到命令后会没有要求部队节节阻击,而是派出了大量以步兵班加强便携式炮兵武器组成的小分队,不断对敌人实施袭扰以干扰敌军的行进。

对于这种小规模的袭扰日军十分愤怒,但是在几次派兵追击都以失败告终,还损失了好几百人。后来遇到袭击日军就用坦克四处轰一阵了事,但是前进的速度还是慢了许多。一路上多次发现路上有埋雷的迹象,但是每次工兵挖了一阵之后都发现是假的,后来干脆在地下做个标记了事。

由于有大量车辆和物资随队,日军一直没有离开那条简易公路,在多次挨了炮击之后日军也总结出了一点规律,尽量沿着路肩走,把路面留给坦克和车辆。连续几次遭到袭击伤亡都很小,只是道路两侧不时有人对子弹击伤腿脚,最可恨的是有的时候几个人踩在同一个脚印里,前几个人都没有问题,后面的人居然被伤到了,这让日军很是纳闷。工兵探路发现遍地都是地雷,等挖出来一看什么破烂都有,破碎的枪支,子弹壳什么的,真正的地雷很少,但是有几个子弹雷,其中两个被冻住了,稍微一活动又可以动作了。日军只好下令,尽量不要踩在前面人的脚印里。

随着零量地爆炸声,不时有人被抬到后面的车上。不到两天后面的车上就躺满了伤员,看着这一幕,根本中将不住的苦笑,只好让部队在一块开阔地先驻扎下来,派出一个战车中队和一个步兵大队护送伤员回太平川,并补充物资。

晚上营地又遭到了火箭炮的袭击,堆放油料的地方挨了一发,烧掉了一些油料。好在中将阁下有先见之明,所有的油筒都用雪包了起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中将阁下连让士兵去寻找敌人的欲望都没有了,这种情况下出去的小队是很难完整的回来的。

第二天早上车队回来了,中将阁下吃惊地发现少了两辆坦克和几辆汽车,大车也少了一些,最后发现步兵也少了将近一个中队,这有点奇怪了。问了带队的浅野中佐才知道,在返回的路上,由于走的是昨天晚上走过的路,就全体乘车前进,结果前几辆车过去都没有问题,第五辆车突然被地雷炸翻了,随后树林里飞出了大量的子弹,有几十个日军被打死,战车中队见势不好风忙冲上去压制敌人,结果有两辆坦克触雷被炸瘫在路边,其它的坦克打了一通炮之后敌人就消失了。浅野中佐一怒之下派出一个中队进入树林中追击这些土匪,结果没有听到枪声就传来阵阵惨叫声,时间不长几十个士兵抬着伤员狼狈逃出了林子,向浅野报告说树林里有许多窝弓和捕野猪的陷阱,他们中了这些陷阱,抢回来三十多个伤员,还有二十多具尸体留在树林里面。随后浅野亲自带了一个中队进入树林,找回了尸体,并安排一个小队护送四辆汽车把伤员送去医院,安排九辆大车把死亡的六十几个士兵送到太平川并通知太平川守军来把炸坏的坦克拖回去。此后路上还两次遭到炮击,一辆运汽油的卡车被摧毁,还有十几个士兵伤亡,好在其它车辆没有再触雷,路上还挖出了几个反坦克地雷。

听了浅野的报告,中将火冒三丈,左右开弓给了他十几个嘴巴。“谁让你派人进入树林的?现在我们的每个士兵都很宝贵,我们的士兵本来就不够用,你一下损失了将近两百人,这会严重扰乱我军的计划。”看了这些由帝国制造的反坦克武器,中将阁下哭笑不得。好在大部分物资还是到达了,昨天的损失也不大,现在又少了这么多人,物资供应反而显得非常充足。下午,日军又一次踏上了前进的道路,出了二道花园沟,根本中将命令部队扎营,这让所有的人都感到非常奇怪。只前进了不到三公里就在一个村庄前面停了下来。

“师团长,是不是您发现什么地方不对了?”远山登少将问道。

“今天我们走了这三公里多的道路发现有一个地雷了吗?”

“没有呀,今天前进的挺顺利的。”

“你认为这正常吗?”

“您是说这是火龙的圈套,要在前面伏击我们?”

“是的。现在天很快就要黑了,搜索联队认真搜索一下前面的那个村子,战车部队和炮兵联队做好增援准备。”

时间不长,搜索联队回来,报告说那个村子里没有人,已经废弃很长时间了,周围没有任何有人活动的迹象。那些废弃的屋子可以容纳三百人左右的部队在里面休息。想了一下,中将命令把伤员先安置在村子里,部队围绕村子扎帐篷,并构筑工事。


根本中将不知道的是在他西北两公里的一座小山上,有人正在用高倍望远镜观察他们。

“根本够贼的,咱们怎么逗他就是不进林子。”赵二楞对文小力小声说着。“你怎么不让我们在村子里埋地雷呢?”

“你以为你布了雷就能炸着他们?咱们已经打老小子惊着了。我还以为他能直接越过村子在小牛槽沟沟口休息呢。看来他是看出什么来了,早知道这样就在路上埋地雷了。噢,老小子把车都停在村子眼前儿了,坦克安排在村南口,大车在村北口,这是怎么个安排?噢,还在搭帐篷。”

“我看看,噢,那个骑兵搜索队往小牛槽沟去了。他们啥也不会发现的,那里我们还没有安排人。团长,今天晚上还打吗?”

“打,为什么不打?不打明天老小子就该高速通过小牛槽沟了,就咱们那两千来号人硬顶着这七千多鬼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团长,山神爷说了,明天铁定是烟儿泡,他们走不了。咱们要是不快点儿,弄不好也得捂里头。”

“这话准不准?要是不刮的话明天就要打硬仗了。新九军到什么地方了?”

“已经到大牛槽沟了,是韩仁和韩师长带队。我可是瞅着他们不放心。”

“这话别乱讲,让军长听了又要挨骂了。就你那个臭嘴,记吃不记打。你去安排炮兵带八门八一迫击炮,到南边那个台地,看到没有,就是那个,对,天黑就过去,每门炮带四十发炮弹,听我的指令,打完之后马上开溜,记住,千万不要恋战,我这里让你们撤,就马上撤,在阵地上设好诡雷。这些我都教过你,撤的时候炮都带走,箱子留下。撤退的时候动作一定要快,不要被人家咬住尾巴,我总觉着咱们周围有敌人,但是没有发现他们的具体位置,你们带两个步兵排掩护。我估计鬼子能在那里放一个分队的哨兵。”

“行了团长,你怎么这么罗嗦,又不是头一回了。”

“不,这次一定要加强警戒。三团王啸那边已经吃亏了。告诉部队可能要刮烟儿炮,让大家做好准备,特别是炮兵,他们的东西多,一定要照顾好,不然打起来咱们就有麻烦了。”

“行,我知道了。这次还是燃烧弹吗?”

“对,这次全带燃烧弹。咦,鬼子还有红十字儿旗呢?以为弄个这玩意儿我就不收拾你了?你确认山神爷的话是准的的话我倒要看看鬼子明天怎么过。”

“我知道该干什么了。得嘞,我先走了。”


当晚,二团的偷袭分队到达台地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有人了,而且还不少。

“团长,我们发现这里有鬼子,能有四十来人。短枪多,长枪少,有四五部电台。”赵二楞小声汇报着。

“我怎么看不见?”

“在山这面。我们是不是先拿下他们?”

“先确定人数和位置,不要动手。找个地方把炮架好,步兵先把那伙鬼子围起来。别惊了他们,一旦贴上了估计咱们打不过他们。”

“我知道,你忘了我和空挺队打过了。”

半个多小时后,炮架好了,步兵也埋伏好了。

“团长,我们已经好了,没有其它日军岗哨,我们也没有惊动这股日军,不过山神爷可说了,天亮前烟儿炮准起来,你们也得抓紧撤回去。”

“你们把基准炮的坐标给我。……噢,好了,你记一下坐标,……一共三十二个,每个目标十发,记好了没有?”

“好了,我们现在就开火吗?”

“等一下,你那边日军位置都确认了吗?好,基准炮开炮后步兵集火消灭敌人,每个目标要落实到人,必须在第一时间打掉他们。”

“目标确认完毕。请求开始。”

“基准炮一发,打。”

随着“嗵”的一声,篝火旁的日军立刻动了起来,但是为时已晚,五十支步枪机枪猛烈地射击把三十五个日军打倒在地,他们连枪都没有拿起来。十个战士冲到了日军旁边检查有没有活口,突然两棵树上传来一阵猛烈地冲锋枪射击的声音,战士们抽搐着倒在地上。几挺机枪马上向刚才发出枪声的树上猛烈射击,很快几声清脆地步枪射击声音之后,机枪的火力熄灭了。

“二愣,怎么回事?”

“有漏网的,我们没有发现树上的哨兵。已经有十七个弟兄挂了。”

“那里离炮阵地有多远?”

“你别管了,快给我修正。”

“标尺减一,向右一五,急促射。开始。二楞,你们怎么样?”

“没有问题,打完了我们就转移。”

随着有一声没一声的枪响,不时有战士倒在地上。报完了坐标的赵二程伸手从边上一个战士手里夺过了狙击枪,来到一棵树后面,在一声枪响之后,他从树后闪出来抬手就是一枪,随后一个侧翻躲到另一棵树后面。随后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传来了重物坠地的扑通声,一个机枪手马上向发出声响的地方打了一个长点射。之后树林里只能听到一阵阵迫击炮射击的“嗵嗵”声。

突然,两棵手榴弹丢在了两堆篝火里,篝火被炸灭了,林中恢复了黑暗。随着迫击炮停止射击,林子里面重新恢复了寂静。

这时,两公里外的二十五师团营地里已经烧成了一片火海,尽管采取了各种措施,物资损失不大,但是大车、房屋、帐篷还是燃起了熊熊大火,日军纷纷忙着救火,抢救物资。铁青着脸的根本中将站在一门火箭炮跟前怒视着炮兵联队长。

“还没有确认敌人的位置吗?”

“大概是在那边的台地附近,那边应该有本川挺身队在活动,现在联系不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刚才听到那边似乎有枪声,但是现在什么也听不到了。”

“不管了,马上覆盖那个区域,该死的火龙,马上开炮。”

“是!马上开炮。”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