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下:谍战朝鲜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金日成的理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


龚剑诚这样冷淡也是出于对威洛比的了解,这个不苟言笑的情报头目性格多疑,且刚愎自用,但是他的思维却十分敏锐,对方的各种举止都难逃他挑剔的眼睛,因而与他相处最好是和他一样,毫无感情。威洛比是麦克阿瑟的左右手,在太平洋美军中享有很高的权威,因而廖凯和李驰两人一样,垂手站立在那里,不敢多言。

三位台湾客人由于恭敬没有落座,他便用美国式的热情和礼貌,一边招呼三人坐下,一边让李驰为他的两位同行者介绍身份。

“这位是刚从台湾来的龚剑诚,是我们老军统的军官。”李驰很客气地位威洛比介绍。

“你好,龚上校,我在中国战区的时候就听说你的名字了!”威洛比的记忆力极好,他能准确道出龚剑诚的军衔和上次见面的时间。龚剑诚站起来,恭敬地向威洛比敬礼,

“将军的威名我早有所闻,再次见到您很荣幸,将军!”

“快请坐,龚剑诚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是当年中国远征军名将孙立人将军最欣赏的部下,那位很有胆识的情报科长?”

威洛比的记忆里确实有龚剑诚的影子,当年孙立人的远征军经常与美军情报体系合作,因为威洛比当时就是美军太平洋战区的情报主管,两个人很熟悉。龚剑诚知道这层关系,既然威洛比提到了孙立人,龚剑诚也想借此抬高一下自己,所以在回答的语气上增添了几分自信。

“您过奖!在缅甸战场和中国的大西南战线,威洛比将军在我们情报系统无人不晓,孙立人将军也经常提到您,您和美国空军给与我们的大力协助,作为一名中国军人,让我为之难忘!”

“哈哈,我是个同盟国军人,帮助中国抗战是义不容辞的使命,我们过去是一家人,我对蒋总统很尊敬,希望我们今后还是一家,在一起精诚合作!”

威洛比是中国通,说话自然带有东方人的味道。随后他通过李驰也认识了廖凯,只是对于这个年轻的少校,他了解不多。然后威洛比稍有迟疑,酝酿一下思维,在李驰身上停顿了片刻,他想表达什么,却不愿意率先提起。

李驰不愧是外交人才,他立刻就明白了威洛比对他有话要说,只是威洛比不愿意放下架子,李驰赶紧凑前了身躯,目光炯炯有神地注视着威洛比,然后话头尽可能开门见山。

“将军,您一定有重要的吩咐!请直言,威洛比将军邀请我们来,必有让属下勤奋之事!”

“嗯,我找你们是有件事。”



威洛比让站在门口的部下参谋人员离开房间,这表明这次会见是很秘密的。他请李驰等三人来到高大墙壁前站定,威洛比凝神看了片刻上面挂着的东亚地图,然后踱步到茶几旁白思考了一下。威洛比点燃了一支雪茄。

“有一个不幸事件对你们通报一下,步七师的罗森上校被枪杀了,也许你们认识他?”

“认识的,罗森上校曾经到过台湾。”

李驰赶紧跟着回答。

“嗯,就是他,我的部下CIC的上校等四名特工人员到一家饭店现场逮捕他时,结果出了意外,凶手是和罗森在一起的不检点的舞女,一个朝裔日本女人,初步判断是金日成在日本的高级特工。”

威洛比没顾及李驰等人的反应,他开始滔滔不绝,就像介绍小报上的独角新闻,

“罗森是害群之马,死了也好,这是我负责的远东军事情报局一桩丑闻,CIC特工搜查了罗森的住所,初步发现,他涉嫌泄露了美军太平洋战区在东亚的战略部署,以及国务院对南朝鲜独立问题的既定政策,我怀疑,正是他的情报致使金日成放开手脚,对美国大军视而不见,阴谋入侵了南方。”

李驰和龚剑诚都觉得威洛比和他们说这些机密的事,有些受宠若惊,而且也感到惊诧,这么重要的机密能透露给他们,这不仅仅说明威洛比对国民党特工干部的信任,更重要的是,他或许还有其下文。李驰不得不说了一句:

“将军明察秋毫,远东情报局如磐石坚固,虽然出了个败类罗森,天也不会塌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