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正文 第十八章 我要给你生儿子

身后 收藏 1 2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size][/URL] 顺姬推开男人,端坐着,静静的,优雅的脱着衣服。 她心甘情愿地在心仪的男人面前脱着衣服,一件一件,然后整齐的摆放于床头。 美丽的胴体出现在丁一面前,顺姬双手合抱于腹下,两厢对视。 眼前,完美的胴体呈现无比,她在等待,等待男人的开掘。 此前,她却从没有这样过,身体从来只是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


顺姬推开男人,端坐着,静静的,优雅的脱着衣服。

她心甘情愿地在心仪的男人面前脱着衣服,一件一件,然后整齐的摆放于床头。

美丽的胴体出现在丁一面前,顺姬双手合抱于腹下,两厢对视。

眼前,完美的胴体呈现无比,她在等待,等待男人的开掘。

此前,她却从没有这样过,身体从来只是一种负担和丑陋。在世俗人的眼中所出现的必然是一具没有羞耻的肉体,所以,羞于暴露,把身体缩在衣服中,把灵魂锁在身体里。

冷冷的阳光照在这两具肉体之上。

顺姬身材并没有被终日的劳作破坏。

雪白的肌肤,饱满的双乳,柔软的小腹,修长玉腿,丰满翘臀,就连因劳作稍显粗糙的双手在丁一眼中都有着无穷魅力。

丁一的嘴唇慢慢向上游走,从乳房到脖子,从脖子到下巴,从下巴到嘴唇……终于,吻到了顺姬的嘴唇上……

顺姬正想要迎接男人一番狂风暴雨般的狂吻,丁一却只是轻轻的在樱唇上一点,就慢慢向她的耳垂吻去。

耳垂是女人最敏感的方位之一,女人全身发软,一种又酥又麻的感觉,从小腹向上升起来,蔓延全身。顺姬早已意乱情迷,她羞涩地低哼了一下,两只藕节一般的双臂缠在了丁一的腰间。

额头、鼻梁、嘴唇、下巴……如同一缕清风,抚过繁花盛开的美丽原野,她在抖动,微微的抖动,任由丁一的索取。那缕清风一路向下,向下,从白滑汾嫩的脖颈,到吐露骨感光洁无暇的肩胛,到胸口那浑圆尖挺的所在,一直向下,经过她的平坦的起伏的小腹,直到那芳草萋萋处……

“你,你好坏……”顺姬的声音,销魂化骨。伸手去捶打丁一的胸膛。

丁一伸手擒住顺姬的粉拳,轻轻一带,顺姬身子转了个圈子,倒向丁一的怀里。他现在和顺姬面对面。丁一盯着女人的眼睛,低声笑道:”你难道不想么!”

他的笑容温柔中有一丝丝邪恶的意味,他的声音低沉中带有一种迷人的男人磁性,这一切,都让顺姬心头狂跳,意乱情迷!

丁一把被子铺开,轻轻抱起眼前的女人,放进那个紫缎做的洞穴中,自己坐在床头的地板上。他看到顺姬把头露出来,留下了两线泪。女人,总是让男人心生怜惜,而眼前这个留着泪的女人,竟让丁一忍不住的想陪在她身边。闭上眼睛,鼻子寻着眼泪苦涩的气味,用嘴唇,轻抚着眼泪。 这样的泪有些汹涌了,顺姬搂住了丁一的脖子,用舌头探寻自己眼泪的味道。

丁也躺了下来,躺在这个将情感长久冬眠的女人的身旁,看她流着泪。这样的情形,只能让一个男人情不自禁的把女人搂入怀中,喃喃言语。

顺姬扭动着身体,慢慢变得放开起来,身体也由刚才的僵硬越发柔软,她的身体滚烫异常,好像是一座渴望甘露的炽烈处子之地,诱人的嘴唇发出阵阵妮喃,而那芳草萋萋处。早已泛滥一片,成了四溢流漫的沼泽。

丁一附在顺姬耳边轻轻的笑道:“想要吗?想要,你就快说出来呀!求求我,我就给你!”

顺姬扭动着身体,呻吟了一声,说:“不是你想要人家的吗?应该是……噢!应是你求人家才对。”

丁一邪恶的一笑,使劲的亲了一口说:”那就让我们比比忍耐力吧!”

说着,手中的动作更有煸动性和挑逗性。

顺姬早已春潮泛滥成灾,如何能当得起丁一这般的挑逗,挣扎了不一会儿,就忍受不住了,抛开了所有骄傲和矜持,呻吟道:

“哥……,我……,我要……给我……”顺姬双目微闭,眼神迷离。气息凌乱。她蜷曲两腿,那丰翘的臀部,不由自主地迎合了上来。

她此时早已经春风撩动,被体内的那火。焚得难以忍受。

丁一笑:“这算是求情么?”

“随你怎么想,快……快,我要……”

尽管顺姬曾经是孩子的母亲,但这方面的知识经验却远逊于城市中的女孩。

她只是紧紧地把自己的身体贴住丁一,温柔地抚着男人结实的胸膛和背脊,任由男人从自己身体汲取甘霖。

她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美丽的肉体在丁一的腹部上方起伏,冷冷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体却异常的温暖。她愿意让属于自己的一部分,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当然,另一个人的一部分也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

“给我……”顺姬体内的春潮再也熬不住了,梦呓般在丁一的耳边呢喃,轻轻吻着、咬着丁一的耳垂。

顺姬从咽喉中,发出一种压抑饥渴的声音,如同春天晚上的野猫叫春,短促、凄惨、动人心弦!

丁一猛然把顺姬推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上,压在她的身后,双手紧紧的钳制住她的纤细腰肢,执着而猛烈的直接冲刺下去……

——“啊!”顺姬发出一种很短促的叫声!

丁一抬起头来,闭上眼睛,享受着女人的蠕动和紧密、温馨和湿润。

丁一面容冷峻,嘴角含着一丝虐待意味的笑意,捉住顺姬的双手,都按在玻璃窗上,又把她的身子也压在玻璃窗上,从她身后冲刺、冲刺!再冲刺!

玻璃窗上的顺姬的双手,握紧,绷直,松开,握紧,绷直,松开!一对豪乳,被压迫在玻璃上,变形,变幻,变动!散乱的秀发,凄迷朦胧的眼神,红潮流动的脸颊,娇息吁吁而微微张开的红唇!

“哥……,快给我……我要……给你生儿子。”顺姬被顶上云霄,无意识地呻吟。

丁一放慢攻击的步伐,粗野虽然是他一向的作风,但温柔也是他必不可少的一个杀招。

——他一向信奉温柔和粗暴并重,缠绵和阳刚齐飞!

两人都放慢下来,保护着步行一致,节拍合一,在享受的同时,欣赏着巨大落地玻璃窗外面的美景!

在宽敞明亮的巨大到占据一面墙壁的落地玻璃墙前,丁一俯瞰着脚下的悬崖,远眺着群山美景,美人在胯下,任他大快朵颐攻城掠地,——这是何等的快意?

一种君临天下、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霸气油然而生!

两个人都赤裸裸的,贴附在落地玻璃窗前,玻璃窗极度透彻,看来如同无物,如果有人站在门口看去,两人就像站在悬崖边,凝固在空气中!

丁一如烈马奔驰平原,猛虎扑下山岗,气势如虹,威风凛凛,当者披靡,大开大合。

顺姬全身又是一种痉挛般的抽搐,身子猛弓了起来,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大叫。

“给我啊……”

他以一种君临天下的王者之风,把高射炮一发一发,一排一排,密密集集,轰轰烈烈的发射过去。

顺姬绷紧的身子慢慢软弱无力,瘫软,口中发出了被解放一样的叹息和喘息。

风停雨歇,丁一长久的伏在女人硕大坚挺的双乳间,不愿醒来。

下午三点钟的阳光,斜斜的从窗口照进来,撒在床头。

朴顺姬伏在丁一的胸膛上,温驯的像头赤裸小羔羊。

丁一搂着朴顺姬睡了五六个小时了,疲惫的身子,得到了充电,显得神采奕奕,精神抖擞。

丁一的手,此时正在这头小羔羊的身子上温柔的游走。

朴顺姬抬起头来,看着丁一的眼睛。

她的眼睛清澈明亮妩媚,甚至还有点忧郁和伤感。

现在的她,像个刚刚得到满足的小女人!她枕在丁一的手臂上,纤秀的手指尖,在丁一的乳头上圈圈点点。

丁一在抽烟,边抽烟,边说:“怎么样?还行吧?”

他的语气平淡,笑容却有点邪恶!

朴顺姬没有说话,只是娇羞的哼了一声,用粉拳捶了丁一一拳。

“哥,原来这件事这么美妙啊,谢谢你。”顺姬安详地抚着男人的身躯,体味着尚未散去的绝妙感受。

“你原来的男人没有给你过吗?”

“他是个好人,”顺姬语气有些低沉,“但他只会推倒就干,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我一直以为干这个只是为了生儿子。”

“你刚才喊着要给我生儿子,”丁一轻轻咬噬着温润的乳头,嘴里含混的说着,“我不要。”

顺姬满脸涨的通红,不知如何应答。

“我要你生一个跟你一样漂亮温柔的女儿。”

他刚才在床上的时侯,显得全身懒洋洋的,没有一丝力气,但是,当他一步站在地面上时,那种懒洋洋的感觉马上一扫而空,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旺盛的精力,充沛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

他伸展了一下四肢,全身发出了一种轻微的骨格脆响。

下午的阳光从玻璃墙照射过来,照在丁一的身上,给他的赤裸裸的肌肉,渡上了一层金黄色,看来是一种健康的古铜色。

朴顺姬痴痴的看着丁一的裸体,似乎被丁一这种男性的健美所震憾!

她的目光在丁一身上留连,仿佛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这个男人,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男人,这个男人不仅占据了他的身体,还占据了她的心。

在顺姬这里,丁一感受着完全不一样的温情。在这里不仅有疯狂的激情,更多的是如窗外瀑布一般经久不息绵绵不尽的温情。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