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心(人文关怀类) 正文 第四章  狼外婆(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往事,就像长在田间地头的野蔷薇,不但生命力旺盛,而且还喜欢开花儿,满满儿的一身细密的花。没有香味,却很艳丽。当你伸出手去摘时,你受伤的时刻来临了。那些不起眼的小刺,肯定会扎破手指头,带出血来。

当我从记忆中挖掘这些鸡毛蒜皮的往事,我的心情照样不能平静。尽管已经事过境迁,人物已经作古,说出来有什么用呢,有什么意义呢。我已人到中年,能够使自己使家人不再饥饿,这不是我个人的什么本事,而是社会发展使然。我的外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她老人家当初为什么能够两次遗弃不到十岁的娘呢?她怎么就能忍下心来?

娘在童年所受的苦是无法言说的,就是娘自己,也是欲说还休,往往是刚开了个头,就下意识地煞尾,不说了,不说了。昨天我还回到老家看望娘,娘很高兴,直抱怨我不带女儿过去。娘说,孩子考上大学,走了就走了,以后很难见面了。娘已经七十九岁,高大的身躯已经瘦弱不堪,皮包着骨头了。一说起刚刚故去的父亲,就哭,说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就是一块木头,也给焐热了;一闲下来,坐在椅子上,就会回忆往事,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淌。是的,父亲对娘并不好,父亲几乎把一生的精力都奉献给土地了。娘说,我不怪他,因为他要养活一大家人,不容易啊。


记得小时候,每逢春节,娘就给我派了一大任务,就是看节,带着猪肉什么的,一大腰篮,去礼拜外公外婆大舅。有二十多里泥巴路,我走得时常哭,时常怒,就不大想去。去了,外公最常讲的一句话就是,你来了,驼米来了吗,没有米,只能喝西北风了。又说,晚上没处睡,就挂在墙壁的钉子上吧。我那时似乎也知道是玩笑,但也憋红了脸,赶紧从堂屋逃走,逃出大人们的视线。那时年龄小,身体也弱,走路有时走不动,就要姐姐背。所以,姐姐都不肯陪我去看节。姐姐说,外公外婆重男轻女,去看节不说好处一点没有,还常常受到委屈,并且也不愿意在路上背我。说不是背不动,就是太难看了。然而,这一切都由不得我们姐弟,娘很暴力的,不去,大年初二就动粗的,毫不容情。尽管娘很溺爱我,但在这一件事情上毫不含糊。这就是孝心么?


每年的看节,在我,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事。路上至少要两个小时,当我带着一身的泥巴到达的时候,外婆通常就会端上来一碗面,里面藏着三个荷包蛋,而姐姐的碗里通常一个都没有,这也是姐姐不愿意去的原因之一。然而,娘早已在家叮嘱了的,不许吃,一个也不许吃。表弟这也是姐姐不愿意去的原因之一。然而,娘早已在家叮嘱了的,不许吃,一个也不许吃。表弟却不以为然,经常吃个锅底儿朝天,也没有什么事情。相反,外公外婆瞧着笑眯眯的,说他的外孙很能干。回去我就对娘说了,娘没有说什么,只是说我做得对。外婆家来人太多,如果一人三个鸡蛋,根本就不够,鸡蛋都是做面子的,吃不得。娘还说,上桌吃饭也只能搛些小菜吃,鱼和肉都是不能动筷子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